《为爱入局》 第八章 黑暗

看着裴柳秋背影,向小悦呸了一声。走回埋怨,“阳洋你是什么眼光?叶宇森他妈不是什么东西,他会是好东西吗?”意思是有什么父母就有会什么子女。 阳洋温柔盈盈一笑,“宇森和他家里人都不同,别气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她现在都心情逛街了! 楼上,米嘉欣看着被拥簇的阳洋步出广场大门,嘴角勾起冷笑。 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得不到。 她不再是那个懦弱的米嘉欣,什么都让着别人。 出了广场正门,两名保全人员去开车,他们站在路边等。 向小悦拉着阳洋说笑聊天,后面两女佣提着向小悦的胜利品。而三名保全人员和傅管家负责是留意安全。 一辆奔驰正向缓缓行驶而来,傅管家看车牌是自家的车,于是打开车门让阳洋先上车。 阳洋刚坐上后面,刹那间,前面的保全人员突然踩尽油门,车子像闪电般飞出去,傅管家和向小悦他们看着车子飞出去,恍然回神,脑海里立即浮现‘绑架’两字。 傅管家马上命人开另外一辆车去追,然后打电话给慕振轩。 后出车未关上,阳洋双手紧紧抓着车顶安全手扶,路面坑坑洼洼,不让自己的身子飞出去。 突然车子叽一声停车。 前面下车,一名陌生男子毫不了怜香惜玉硬是把阳洋从后面拉出来。阳洋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配合陌生男子离开,被男子拖着手腕,力度非常重,手像是要断了一样,拖着她好几次差一点害她摔倒,幸好她都是另一只手支撑地面。 没走几步远,一辆白色面包车,男子推开车门,一手推阳洋上车,紧随他也跟着上车,车门一关。 车内一片黑暗。等了许久,阳洋才适应黑暗。两名男子左右坐她身边,以防她逃跑。而坐她的对面却是一个她打死都愿意再见到的人,余副秘书长。 中年身材不改,当他对上阳洋视线,面容立即笑起来,笑得非常邪淫却非常扭曲恐怖。“呵呵!我们终于再见面了!” “你不是在A市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昏暗的光线,他的表情阳洋看得清清楚楚,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和呕吐。 余副秘书长脸上表情狰狞无比,两个凝眼睛瞪得大大,咧嘴一笑,像是极了恐怖片里的女鬼那样笑,非常阴森,冷气直往窜,她硬是打了个寒战。 他把脸慢慢靠近她。 阳洋身体里的下意识闪躲开,然而她两身都是坐着两名陌生男子,无论她怎么闪躲都躲不了余副秘书长的那张惊骇的脸。 “你到底想干嘛?”阳洋伸手就把自己我脸蛋捂住,胸前恐惧起伏不断。 余副秘书长看了她,仰头哈哈大笑,憎恨的双眸赤红瞪着她,“你问我想干什么?你怎么不问一问慕振轩对我干了什么?我今天变这样子全都是拜你的男人慕振轩所赐。”顷刻间,他一手残暴抓住了阳洋头顶的短发,暗暗的光线下,手臂和手背颤了颤,说明力度不断增加。“你竟然还好意思问我想干嘛?” 车子迅速平稳行驶。 另一手甩了个耳光。 阳洋头微微一歪,余副秘书长大力一扯,阳洋脸面对着他。想挣扎,她双手早已被坐在她身边的男子左右边抓住,现在的她是动弹不得。 阳洋尝到嘴中的血腥味,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还有一丝发麻。鞋子已不见一只,裙子凌乱不堪,狼狈。 犟气十足的目光瞪着余副秘书长。 “他妈的老子现在就想干你。”粗暴的嗓音朝阳洋大吼。太阳穴底下继而冒起青筋。 在回A市的路上他不仅仅车祸,还接到他受贿的消息,国里马上停了他职位,眼看就要手的秘书长位置竟然被他的对手抢走,这些还不算,他双腿好了,竟然发现自己不能行房。 一下子他的世界跌入低谷,昔日的朋友都躲着他,情妇看到他下台也离开他,老婆更是嫌弃他不能硬起来。平时子女不亲,现在连理都不理他。 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慕振轩一手造成的。他不好过慕振轩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慕振轩的女人给他戴绿帽子。”余副秘书长大笑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慕氏。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阳光斜照,地面光亮照人。 慕振轩接到傅管家打来的电话,马上让陆子轩派人搜查阳洋下落。陆子轩一出办公室门,慕振轩冰冷的双眸突然恍了一下,他连忙打开电脑。 阳洋逃离慕家没带跟踪器耳钉,她一回来他又命人做了一对新的红宝石耳钉,给她戴上。 敲打电脑键盘,没一会,电脑视频出现了一副地图,地图上面有抹红点点不停闪烁,那就是阳洋所在位置。 他给陆子轩打电话,带人布置好所有的一切,他会马上赶过去。 挂了手机,慕振轩紧握手机,另一手重重一捶办公桌面,心里默默地说,不管是谁都要死。 慕氏集团忙翻了天,然,另一家合资公司却是静谧。 偌大的办公室,惯身穿纯白西装的山本尹泽,温润气质萦绕修长的身躯,他慵懒靠着老板椅背,金黄色阳光洒下,白皙的肌肤染上金金闪闪,发丝浓密而有型,温文尔雅。 清水山宫黑西装,冷得像冰块一样,恭敬站立他前面汇报了慕振轩动向。 突然他一笑,双眼尽是算计。 他知道阳洋回慕家,就想到了余副秘书长这一枚养了两年多的棋子该出来了!这也算是他给阳洋这个老朋友的‘惊喜’。 两年前,夏泽良和慕振轩合作,他公司资金周转不来,为了可以赢慕振轩,他不惜冒险把公司里的股份拿去银行做抵押,所幸,抵押给银行的股份现在逐渐回到他手里。 “总裁,现在需要我们出手帮余副秘书长吗?”清水山宫问。 “帮什么?”山本尹泽精明冷笑,“现在我们只需要把事情闹大,闹得越大越好,让慕氏明天股市一开盘就跌,你派人从中收购。” “是!夏小姐已经在外面,你需要见吗?”清水山宫恭敬问他。 山本尹泽面色一凝,“她来这有事吗?” 在阳洋离开慕家,夏雨珊就是他培养的女人,外表与阳洋相似,气质不差分毫,他特地安排她到孤儿院里当老师,刚好趁机被慕振轩选上当宠物。 “听她说,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汇报。”清水山宫略有些迟疑,但还是把话带到。 “那让她进来吧!”他让她监视慕振轩的一举一动,通通都向他汇报。所以夏雨珊时不时接到他的命令来这边,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吩咐,她怎么私自来找他。 “是!”清水山宫退出办公室。 一会,一袭淡色的夏雨珊优雅步伐缓缓走过来,高贵由此迸发。“山本先生您好!”她恭敬地向他行礼。 “有什么新的消息吗?”山本尹泽冰冷瞥看她。 夏雨珊故作淡静的双眸底下撩过一抹黯然。她知道自己没有按他吩咐来行事,不悦也是正常。 阳洋回慕家消息是她透露给他知道,阳洋一回来,慕振轩注意力都放在阳洋身上,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理会她,所以她没办法在慕振轩身上得到更多的消息,但她真的想来见他。 从她见到他的第一次起她就喜欢上了他,他不仅仅帮她家里度过难关,还给弟弟妹妹有书可以读。 他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让她吸引慕振轩的注意,她也做了,他要情报她也给,但他从来不会回应她的真心,也看不到她的真心。 瞥她沉默,山本尹泽脸上凝重,双眸冷漠不变,“你冒然跑来知道有什么后果吗?这要是让慕振轩知道我在你身上所做努力都是白费了!” 长得和阳洋相似却一定都没有阳洋的聪明冷静。 “抱歉山本先生,我是看现在不管是公司还是家里注意力都放在阳洋身上,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所以我才一个人来这边给你汇报新消息。”夏雨珊敛起眼中的黯然,恢复淡静。她知道他一直喜欢冷静优雅的女人。 “什么新消息?” “阳洋已经怀孕了!三个月一点点。” “怎么现在才知道。”山本尹泽眉头一紧。 “之前慕家把消息都封锁了,后来阳洋那个朋友向小悦来了,才从她们对话中知道这事。”她跟在慕振轩身边日子不长,慕家上下佣人口风都非常紧,不轻易透露些什么让她知道。 “知道了,你现在赶紧回去吧!”过一些时间恐怕慕振轩已经救回阳洋,到时她的行踪肯定会被暴露。 余副秘书长能力到达哪个程度,他非常清楚,跟慕振轩斗无疑是手下败将。 “是!”心里舍不得,但她不得不回去。 山本尹泽抬眸刚好看到她眼里的黯然,于是语气稍稍带一些温柔,道,“你回去之后要记得小心,不要轻举妄动,有什么也可以给我电话,让山宫把我手机号码给你。” 之前他们联系都是由清水山宫负责给她电话。终于可以拿到他的手机号码,黯然的心情被激动所覆盖,夏雨珊看着他,瞳孔闪闪发亮,感动地说,“谢谢你!我会很小心。” 送走了夏雨珊,山本尹泽恢复了冰冷。 就像阳洋所理解那样,温润,只不过是他的外表,他内心却是冷漠阴狠。 为了得到想要的,他回不惜一切代价得到。 夏雨珊是一枚棋子,她喜欢他,他又会怎么不喜欢,只能是他一直都不放心上,他要的是事业。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八章 黑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