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七章 安静

倨傲的眼神斜斜勾一眼米嘉欣,后者面色僵硬,她缓缓一笑,艳丽闪耀,“当然,我相信以米小姐今时今日的身价肯定是看不上慕振轩。”故意用话堵住米嘉欣,这算是还了米嘉欣方才的‘先发制人’。 不要以为她阳洋好欺负。 米嘉欣只僵硬笑了笑,脑子里想着如何反驳阳洋的话。最后心底毫无底气。最近夏泽良和慕振轩正式闹翻了,夏泽良给一些毁约的钱,之后就自己发展那块土地。 她想要和慕振轩有什么新的进展更是不可能,加上阳洋一回来,她怎么不着急,现在她什么都处于阳洋的下风,毫无反抗的机会,就好像回到了慕家当阳洋女佣那时的情景一样。 这如何不她生气。忽然间,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影。 米嘉欣嘴角勾起,自信满满的样子,“阳小姐见过夏小姐了吗?” 阳洋眼中闪过疑惑,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夏小姐是谁。 看到如此,米嘉欣就以为是慕振轩没有告诉她有关于夏雨珊的事,于是又接着把夏雨珊的一切如雨水般噼里啪啦说出来。 阳洋轻挑了一下眉,随之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她呀!米小姐对慕振轩的私事真是了如指掌,这要说你不喜欢他,实在没人相信。” 米嘉欣脸颊微微泛红,怨恨瞪着阳洋,没说话。原来别人挖井等着自己跳下去。 “米嘉欣其实你到底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就直说吧!我不喜欢跟你拐弯抹角浪费时间。”反正她和米嘉欣又没有什么利益关系,自个没必要讨好她。 慵懒靠着沙发背斜睨她。 转瞬间仿佛是有的一切都安静了! 米嘉欣看她目光稍有窘迫。 “阳洋这裙子好看吗?”向小悦换上了橘红亮丽的新裙子,身后站着工作人员。她走到阳洋面前,旋转两圈,双眸闪闪看着阳洋,“好看吗?” 阳洋上下看一遍,这橘红衬托出小悦的肌肤美白似水,“好看!” “米嘉欣你怎么会在这里。”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米嘉欣,向小悦语气不怎么客气地问。 “这里是商店,任何人来都可以。” “也是,竟然你来买衣服那就去挑选呀!不要这里打扰阳洋。”她方才有听到米嘉欣说的话,这女人改变就是来找茬的。 又见米嘉欣张口,向小悦又道,“不要和我说什么这里是商店之类的话,这里虽是公共空间,但你没看到别人不想理会你的表情吗?还是说你眼睛瞎了看不到?”说着她指了指傅管家又指着女佣和保全人员。 “要是想理会你不会带这么多人出来了!你们这些人吃什么的,没看到陌生人靠近吗?这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担当得起吗?”转头就大骂女佣和保全人员。 “行了,小悦我们走吧!”阳洋缓缓向她走来。 向小悦为了不让阳洋再和米嘉欣接触,她直接穿着身上裙子离开商店,剩余的那些衣服都有工作人员亲自送到她住的地方。 一出商店。 “看到米嘉欣快要气死的表情我好开心哦!”向小悦挽着阳洋手,边走边兴致勃勃地说,“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米嘉欣和夏雨珊两人关系超不好,两人经常都在商场为一件衣服大大出手,现在谁看了米嘉欣都躲得远远的,没人理会她。” “原来真的是你!” 阳洋抬眸看去。眼前裴柳秋睁大眼珠子看着她。 顿时觉得心里无力。 一出门就这么倒霉,遇上找茬的米嘉欣不说还遇见裴柳秋。 当然,阳洋面色仍然淡静,目光淡淡。 “她是谁?”向小悦沿着看去,问。 裴柳秋见她和向小悦两人手拉手的样子,压根没留意他们身后傅管家他们,上前,那目光就像是X光一样,从头到脚看一遍阳洋。 阳洋倒是没什么,眼底掠过一抹冷嘲。倒是向小悦先看不下去,直对裴柳秋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呀!这样看人。” 裴柳秋傲慢的样子,仿佛她的眼睛是长在头顶上,“我怎么看她关你什么事,你是谁呀?凭什么来管我。”不屑的目光落在阳洋身上,“拿了钱我不是让你滚出我视线的吗?现在你滚。” “你这人怎么……”向小悦愤然不平上前,阳洋拉住了她。 “叶夫人,这些天我来有兑现你的支票吗?没有吧!因为我撕了,你那十万块用来打发人实在少了一点,是我都拿不出手。”之前她是因为尊重裴柳秋是叶宇森的母亲,再加上她不想害叶宇森,所以才会由着裴柳秋那样对她。 人的忍耐力也是有限度,现在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需要忍裴柳秋,而且她相信某人更是不允许她忍。她这一忍,这意味着后面很多事都有由出手,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自己的玩具。 “你现在才来说少了,当时你可以不收的呀!要真的嫌少把支票还给我。”裴柳秋一点都不客气伸手就问要。 “你明知道我撕了还问我要回。”天底下也只有裴柳秋这么不讲理的人。 “她根本就是故意为难你。”向小悦大约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一听裴柳秋这么无耻的话,立即为阳洋抱打不平。 “我就是要为难她怎么样?一是给回我支票,二是马上从我眼前滚。”略有些动气的裴柳秋面容实在扭曲得厉害,皱纹一条条出现。 一楼广场人来人往,顶上偌大空间,水晶吊灯庞大而高贵。柔和光线静静筛落。 “怎么?好意思收了别人的钱就不好意思滚了吗?”尖锐的声音故意提高嗓音,惹来众人关注。 没得阳洋指示的傅管家难以忍受,上前,但被阳洋摆了摆手阻止,但他目光冰冷看着裴柳秋,仿佛像是在记下裴柳秋的样子。 裴柳秋马上手指傅管家,“你看什么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关你什么事。”被他看得心里起毛。 傅管家冷冷收回视线,如果不是阳洋阻止他,他上前就是一个耳光甩过去。 “钱我什么时候收过?”阳洋眼眸一闪而过嘲弄。 如果不是看叶宇森的母亲,她就不阻止傅管家了! “什么时候收过?你自己都刚刚说了,还什么时候收过,摆明是不想认账吗?” “我只收了你给的支票,至于钱我没收,而你正所谓的支票只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根本不能兑现。”在她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她就知道支票只不过是幌子,打发她使用的道具而已。 “谁说不能兑现了?”被阳洋说中了索性裴柳秋来个打死不承认。 于是她又来先声夺人“你以为我是你这种人呀!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以为从农村里出来就是城里人,哼,不管你怎么努力还是改变不了你孤儿身份的事实。身穿名牌也不会像名媛。” “哟!我说呢!”向小悦忍不下去了,就算是叶宇森他妈又怎么样,也就绝不能让欺负阳洋。目光冰冷,不掩饰她眼底的厌恶与讽刺,她视线上下看了一遍裴柳秋,“哪里来的疯婆子,没想到是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说话也学裴柳秋拉高嗓音,让注目他们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就算是穿了名牌也遮不住你身上的发福的肥肉。” 话一落,立即惹众人哈哈大笑。 裴柳秋快要四十岁但她保养算极佳,面容是不怎么留下痕迹但身材略有些发福的现象。 看到裴柳秋被小悦的话气个半死,扭曲的面容好像拥有了更多皱纹,阳洋心里那口气也下了一些。正好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是什么东西,我跟她轮不到你来管。”裴柳秋气得手指颤抖直直指着向小悦。心脏好像喘不过气来了! “我是人,只有说别人不是东西的人才不是人。”向小悦逻辑思维非常强大,直把话转回裴柳秋身上。 这两年跟着陈海晏多多少少都学到一些东西,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你说什么?你竟然说我一个堂堂的总裁夫人不是人?你才不是人。”裴柳秋在未当上叶太太之前也是从农村里出来,泼妇的潜质依然存在,一气之下,破口大骂起来。 “我听不到,我听不到,我听不到!”向小悦恍若置若罔闻,大声回裴柳秋话。“我只知道有人没钱充当有钱人,还好豪气用十万块不能兑现的支票给人,我还在看到泼妇在这里大骂。” 泼妇的裴柳秋哪里是刁蛮向小悦对手,吵不赢就想对阳洋下手,“我告诉你,离我儿子远一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不要以为你现在有人在你背后撑腰就很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在D市没有我裴柳秋治不了的人。” “怎么?你想打我们家阳洋吗?”向小悦冲上前用身体挡住裴柳秋去路,不让她越过去找阳洋的麻烦。“我告诉你!”手指着裴柳秋鼻子,“我们家阳洋可是重点保护动物,我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慕振轩更是不用说了,不整个叶家的一家子至死都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老娘心情不好,你要是再敢上一步,我马上就要你好看。”向小悦见她还想着撞开自己去阳洋麻烦,立即怒火冲天地警告裴柳秋。“我说得出绝对做得到。” 裴柳秋神色略迟疑了一会,看到向小悦身后的五名保全人员和两人女佣还有傅管家都瞪着自己,摆出一副不好惹的表情,又想着自己是一个人,怎么也不够他们打,想想还是算了!但又觉得不甘心,在走之前放恨话,“我给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要你好看的。”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七章 安静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