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五章 书房谈话

另一端,偌大的书房,办公桌后有两个书架,慕振轩慵懒看着电脑视频,那视频里正是阳洋的房间,他把阳洋的一举一动都清楚掌控,复古华丽的沙发,地面铺着高级毛地毯,茶几上摆放着玻璃瓶,玻璃瓶里插放着娇艳无比的蔷薇花,淡淡的香气充满了整个书房。 慕振轩按了一下旁边的座机电话,叮嘱那边的傅管家派一个好一点的女佣给阳洋送饭,换床单。 没多久,他在视频里看到阳洋还是蹲在角落里,饭也不吃,呆呆神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恍然间,想起昨天他提到了宝宝时,她眼泪涌眶而出。 难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她恨他是真的,她不喜欢肚子里的宝宝也是真的。 慕振轩呀慕振轩绝对不能被她外表所欺骗了! 关了电脑视频,慕振轩把心思放在案子上面来。 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叶宇森像发了疯一样到处寻找阳洋下落。 到是已经离开陈家的向小悦听到风声,阳洋被慕振轩找到了,不见露脸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个半个月里阳洋日日渐瘦,精致的脸蛋看不到一点肉,身上被慕振轩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她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好几次在床上晕过去,看了医生都说是营养不足。 后来慕振轩接过了喂饭的工作,渐渐半个月又过去了,阳洋身上依然不见有起色,吃东西都是慕振轩强迫她吃,但吃下没一分钟就全部都吐了出来。 折腾来折腾去,阳洋还是瘦到不行,由于一个月以来都没见过阳光肤色白让人害怕,隐约还看清楚皮下的血管,眼皮都凹下,像生重病的人。 慕振轩如同往日喂她吃东西,蹲在角落里,“阳洋吃饭了!” 阳洋微微凌乱的短发,呆呆的目光定定看着脚丫子,也不应他。“如果你不吃饭,那我们就一直饿着。” 只有在他身下他才可以感觉得到她存在,她还是活着的。 就算他用叶宇森来刺激她,她也不理会他。 问医生她是怎么啦,医生只说心里问题,开药她也不吃,跟饭一样强迫她吃,就直接吐了出来。 “阳洋!”他坐在她对面,“你是不是想我把你从这里放出去?”其实他这话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见她丝毫没反应,他又道,“你要是吃饭,我就放你出去,不把锁在房间好不好?”目光紧瞅着她。 许久,阳洋缓缓抬眸看他,“慕振轩!” 听到她终于叫自己的名字,慕振轩心底涌起一股激动,双眸柔得可以出水,看着她,“怎么啦?同意吃饭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我?就算我死了你还是可以找到新的玩具,为什么?”憔悴不堪的面容,目光淡淡激不起半点波澜。 慕振轩视线微微侧转,片刻,他转会看着她,“没有为什么,你忘了?你还欠我很多没有还,你要这么死了我找谁要去?所以,没有我的命令你阳洋不能可以死,不然你身边所有人都因为而受罪,尤其是小悦。” “慕振轩!其实宝宝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踩滑了脚摔了下去,然后我好久好久才爬起来。”迷惑的双眸,她脑海里回忆着二年前逃跑时的画面,她继续沉溺在回忆里。“然后我好害怕会被抓到,我就一直跑,我肚子好痛,宝宝一点一点地离开我,之后我滚下山坡接下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当我醒来时婆婆说宝宝没了,我每天都有梦见宝宝,他说好想我,还叫我妈妈。” “慕振轩!对不起,我把宝宝弄没了,对不起!”在这个一个月里她不停地梦见宝宝,然后又说他好可怜,好冷。每每想到这,她心犹如刀割,沉痛不已。 慕振轩静静地听说完话,他沉默,眼眸里伤感转瞬即逝,现在这一切都无法弥补。 “慕振轩,我肚子好痛,好痛!”阳洋泛白冒冷汗,捂着肚子的手背上青筋冒起,紧要下唇瓣。 慕振轩一看地面,她身下出到处都是血,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一样,慕振轩下意识抱她回床上躺在,一边喊门外的傅管家叫医生来。因为阳洋生病的原因,医生家庭医生二十四小时住在慕家。 很快医生来了,检查完后确定阳洋怀孕,因为营养不良有流产现象,幸好救治及时早,不然肚子里的宝宝就没了! 听了医生的话,吓得慕振轩一身冷汗,幸好没事。 医生说孕妇需要静养,其他都出现,房间只剩下慕振轩。 他动作轻盈坐在床沿边,看着熟睡中的阳洋,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幸福,今天她还在和他说宝宝的事,结果就怀孕了!刚好一个月。 轻轻地抚摸着她薄被下的肚子,宝宝你要乖乖! 清晨阳台阳光斜照而落,隐约照在阳洋的脸上,不一会,她缓缓睁开双眸,迷迷糊糊地嘟了嘟嘴,觉得奇怪,她房间里会有阳光呢?而且她闻到花香。 想坐起来,慕振轩比她更快一步扶她小心坐起来,用枕头垫住她腰。“小心一点。” 阳洋的注意都放在阳台外面,万里晴空,空气新鲜,她好久没看到阳光了,好想出去晒晒太阳。 “你现在不能乱动,乖乖呆在房间。” “慕振轩!你是准备放我出房间了?”阳洋斜着头看他。不然怎么反锁的窗和阳台都拆了,只是拆东西应该有响声,她怎么没听到动静?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一个先。” 看他严肃的面容,阳洋想了一下,“坏消息。” 见她小心翼翼的表情,他轻抿笑了,笑容如同绽放的蔷薇花妖娆,“坏消息就是你不可以出这个房间,要乖乖躺在休养身体。” “哦!”她早预料到了,他怎么可能会放她出去。 瞥她失落的面容,他又接着道,“好消息就是你要当妈妈了!” “呃?”怔怔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当妈妈了!” “真的吗?”阳洋眼前一亮。 “真的,在接你回来那天怀上的。”说完,慕振轩想到那天的‘暴力’他脸上的表情略有不自然。 “太好了!宝宝又回来了!”激动的心情阳洋难以控制,不由而来双眸通红,手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肚子。 前三个月最为危险期,慕振轩寸步不离陪在阳洋身边,而阳洋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呆在房间里,而慕振轩就会变法子找一些乐子,这样一来让阳洋觉得不会闷。 一满三个月慕振轩和阳洋都松了一口气,当然也有包括傅管家。上一次梦寐以求的小小少爷没了,实在没法向老太爷交代,愧对老太爷,现在又有小小少爷,他去报喜,老太爷高兴地不得了,还说要回D市。 慕振轩可以说是对阳洋有求必应,知道她无聊,他特地去把向小悦请来家里陪她。 清爽微风轻轻吹拂,树叶缓缓不时飘落,蔷薇花依然鲜艳灿烂,阳光下,微微反光,美胜一切事物。 “阳洋终于见到你了!”向小悦一见面就给阳洋一个大拥抱。“我好想你哦!” “我也是!”阳洋开心回抱她,然后轻轻推开两人距离,“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你和陈海晏开花结果了吗?我有一次听慕振轩说,陈海晏的奶奶还在反对你们,现在好一些了吗?” “慕振轩会说我的事?”向小悦难以置信斜睨她。 半年之前她得罪了慕振轩,两人都没联系,这一次可是慕振轩主动来找她,让她来陪阳洋几天。 “嗯!”那一次无聊,慕振轩就当是讲故事一样说出来。 “你和慕振轩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好了?我之前可是听说他把抓回来对你一直很不好,关上房间不说,还不给你饭吃,生病了也不管,这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她当时听了可是担心个半死,想来找慕振轩算账,一出门被陈海晏阻止。 “其实谈不上。”阳洋想了一下片刻才道。“那一个月里我患有厌食症,什么东西都吃不下,慕振轩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 “你患上厌食症也因为他,他陪在你身边也是出于负责,你要是好好的,他压根就一直在折磨你。”向小悦愤愤不平道。 她太了解慕振轩为人,没有利益的事绝不做。 “或许吧!”但因为在那段时间里她也看到了以前看不到的东西,然而有时看到了又能怎么样?辛苦的是自己。 “我跟你说,慕振轩是个卑鄙小人一个,当初他为了引蛇出洞,故意让海晏的奶奶求着我们回来,还同意我们的婚事,结果我们一回到D市海晏的奶奶就变挂了!后面我们才知道是慕振轩在搞鬼。”离开了陈家两年,向小悦对王瑞雪他们的称呼全都变了,反正该还的已经还清楚,她现在不是他们家女佣。 “半年前那天我和海晏都出席新楼盘会,那天媒体记者又多,他故意让记者们拍到我们相片,就是想着用我来威胁你。”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见当时心里有多愤怒。 她都说了,总有一天慕振轩落在她手里,狠狠折磨一副才足以发泄心中的不快。 “慕振轩身边当时还带新选的玩具来炫耀,天呀!当时看了他,我恨不得踩他一脚。”说着,向小悦还狠狠地往地面踩去,仿佛地面就是慕振轩的脸。 端水过来的傅管家刚好听到向小悦说这话,心里头多多少少有些担心,眼角余光斜睨阳洋,后者什么表情也没有,他这才放心。 阳洋笑看着她,喝了一小口牛奶,“小悦,我觉得跟陈海晏在一起之后性格变了,变得比以前还要开朗了一些,以前的你多多少少都有些顾忌。” “真的吗?”向小悦开心问她。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五章 书房谈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