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四章 寒战

“你怎么会在这里?”惊异的双眸警惕看着他,脚步跄踉往后退。 她以为他还会过几年才会找到她,没想到昨晚刚想起他,第二天他就寻来。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两年我可找你找得好辛苦。”晶莹似玉的手指忽然间勾住了她下颌。 阳洋身子突然打了寒战,不知是触电还是冰冷。 他慢慢把她逼到墙角处,然后他俯身慢慢靠近她,让她无处可逃,他双眸尽妖娆泛滥,他轻挑了眉头,都充满着无限的诱惑。 他的妖他的美,恐怕连真正的女人都比不上。 “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你呢?” 看到她胆怯害怕的样子,他心里报复快感悄然而生。 慕家原来阳洋的房间。 朦胧的壁灯悠悠亮着,昔日的窗口已被木板固定住,阳台也被封住,一丝光线也照射不进来。 被慕振轩突如其来推倒在床上,那些囚禁半个月拼命疯狂欢爱的犹如电影画面一样不断在她眼前涌出。 她连忙爬起,躲到床上角落,离他远远,手上揪着衣领,目光充满了防备紧盯着他看,但她身子压抑不住抖了抖。 凝视她,慕振轩笑了,笑得妖艳无比,他慢条斯理地坐在床沿边,“你知道你此刻在我眼里像什么吗?”他预料她不会出声,于是他又道,“你就像是一只任人蹂躏的小兔子。” 他嘴角弧线笑得更加灿烂了,眼眸晶莹似雾中的星星,“白白的皮肤,胆怯的心,可惜你没长尾巴,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为你准备了尾巴。” 慕振轩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雪白毛茸茸的尾巴,另外一端还有人体下面的模型。 “不要!”惊慌看着他手里的东西,阳洋尖叫起来,胡乱挥着手臂,“慕振轩你走开,不要靠近我,走开!走开……”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怎么会走开呢?再说了你可是我的玩具,玩具不听话,主人有义务好好训练一番。”慕振轩慢慢接近她,然后不容她闪躲,伸手就把她抓在怀里,双脚固定她双腿,一手将她双手固定在头顶,“不要着急,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手指慢慢从她上衣伸进入,突然扯,上衣纽扣四周乱飞,跌落房间每个角落,上衣如一片残叶,向两边敞开。 优美线条,一高一低,一高一低,非常地美。 阳洋扭动身躯挣扎。“慕振轩你这个变态放开我。”双眼通红,脸颊红晕,羞怒着他。 “身为玩具竟然骂主人,那应该受到惩罚。” 包裹那美丽的山峰,毫不留情大力揉捏,没两下那山峰红火像火山,隐隐还传来淡淡幽香吸引着人。 “没想到两年没摸,依然还是这么有弹性。”慕振轩邪魅笑着,瞳孔深邃隐匿着灼热,盯着她美丽胸前,“好像大了一点。” “慕、振、轩!”声音仿佛在牙缝传出,阳洋狠狠瞪着他,恨不得扑上去把慕振轩咬成碎片,以发泄心头之恨和他对自己的羞辱。 “这么久没见,你依然还是不乖!”慕振轩松开她前面,从枕头底下掏出布绳子,将阳洋双手双脚绑在床的四个角落,形成了一个‘大’形状。 她身上衣服慕振轩两三下除去。 蕾丝垂帘,床上若隐若现,似白玉。 阳洋此刻就好像任人主宰的山羊。 寸无遮物。 慢条斯理地抚摸着她小腿,沿着往上,经过那一片幽黑的森林,来到她肚皮上,停留了一会,他抬眸望她,“这里曾经有个宝宝,现在宝宝已经没了!”语气非常冷淡。 他话让阳洋身躯霍地僵硬起来。 那个梦原以为不会再想起,已经忘了,慕振轩的一句话就让她回想起。 阳洋马上她沉溺在那个梦里,她的宝宝不断喊她妈妈,妈妈…… 长睫毛弯弯,呆滞的双眸,眼角如小溪流水那般滑下了水珠,一滴一滴淹没在床薄上,朵朵湿花晕染开来。 他手心处感觉得到她异样,他趴下,视线与她平行,他眼眸冷漠如同寒冬,“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逃跑?如果不逃跑那孩子就不会没有。” 得不到答案,惹起慕振轩面容狰狞,双眸赤红,寒如冰,双手扼住她雪脖,微微颤抖的手指猛然收紧,“阳洋你告诉我,为什么要逃跑,你为什么要让我的孩子没有了?为什么我的孩子死了,你怎么就没死呢?” 脖子上的疼痛,逐渐不能呼吸,阳洋面色通红,乌青,无法供血供氧上大脑,就在她以为要死去时,慕振轩顷刻间松开了她,冷看她拼命地喘气,胸前上下起伏。 “为什么你没有挣扎?还是想着已经落在我手里了,反正都是要不如痛快一点是吗?阳洋?” 他手指沾了她眼角的泪水,伸舌头舔了一下,薄薄的唇瓣邪魅肆意一笑,“原来阳洋你也会哭的,我以为你是冷血无情的动物,孩子没了都不会哭一下,因为我是你最恨的恶魔,连肚子里的孩子你都憎恨,怎么会让他活下来呢?对吧!阳洋。” 好奇的眼神紧挨着她,“那你现在哭出的眼泪是做戏吗?”像是困惑苦恼拢起眉头,“怎么办?阳洋我不会再吃你这一套,马上收起你的假情假意。”最后大吼出来。 “慕振轩,你想为了未出生的孩子报仇吗?那杀了我,你不就痛快了?”睫毛沾着泪珠,颗颗恍若琉璃般美丽晶亮闪烁。 “我不会杀你,我要一点一点地折磨你,直到你死的那一天。” 她根本不会知道他对她肚子里的宝宝有多么在乎,他心怀期待等着宝宝降临,没想到因为她恨他,逃离时把宝宝弄没了! 刚开始那几日他天天梦到那个不能降临的孩子,每每惊醒,他对她的恨就多了一分。 “阳洋所以我们的游戏才正式开始。” 那根雪白毛茸茸的尾巴他拿在手里,来到她下面,黑草一片,他伸手撩了撩两下,湿润了,直把尾巴捅入她下面。 “嗯!”下面火辣的疼痛直接刺激到阳洋神经,被绑着的双手双脚同时挣扎了一下,收紧拳头,手指甲陷入了细腻的手心处,绯红的鲜血汩汩溢出。 看到她下面鲜红一片,邪魅一笑,他凑上去,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原来你这两年来一直都没用这里,这是可惜了!难道那个叶家大少爷就这么放着你不爱?还是他那个地方根本不行?” “慕振轩!”阳洋怒火冲天向他咆哮,“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是个恶魔是个变态。” “哦!”慕振轩突然坐直,双眸无限妖娆神情,“原来你是这么在乎他的呀!要是让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说他,还会不会爱你呢?” “慕振轩,你要是敢我就和你同归于尽。”阳洋心一狠,双眸瞪着他,也在乎身上下面的疼痛。 她压根不敢想象到叶宇森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样,但一想到叶宇森眼中的厌恶,她心宛如针刺了一般疼痛。 “为了他,阳洋好样的,竟然敢威胁我。”慕振轩冷笑轻挑了眉头,瞳孔墨黑凝聚冷漠,如同夜晚上阴寒的森林,深而黑,看不透里面还有什么危险动物。 看起来异常危险的他,手里拎着一个小遥控器。“好好享受吧!”他原本还好心等她适应下面的东西,现在他直接把遥控器调到最大。 “啊!” 非常疼痛的尖叫声来回荡漾整个房间。 夜色深暗下来,天空上的月亮,偶尔朵朵青云飘逸而过。 密不透风的房间里,橘色壁灯亮着,光线缓缓洒落,房间角落都有斜斜的影子。 “嗯!” 阳洋紧咬唇瓣,那唇瓣周围凝结暗红的血迹,苍白的面色看起来弱不禁风,额前布满了冷汗,双眸紧闭,睫毛轻颤,眼皮下倒映出斜斜的睫毛影子。 “慕……振……轩,不要再来了!我……我不要了!”她下面从最先疼痛到慢慢变得没感觉了。看着他不断进出摆动,她出声道。 啪一声! 慕振轩毫不留情大力拍打她山峰,惹来五指红。 “疼!”阳洋紧蹙柳眉,低喃。 “知道疼了吗?身为主人都没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宠物来说话?”他加重大力推入。 床上凌乱像鱼干,欢爱气味和血腥味同时染上了床薄。 她下面已经是泛滥不成样了! 慕振轩丝毫没想过要放开她的意思。 当阳洋再一次醒来时床上头的闹钟显示中午十二点。 身体就像是被车碾过一样,全身都疼痛。 双手和脚已经解开。 浓浓的腥味令阳洋觉得非常不舒服,艰难爬起来,扶着墙壁沿着洗手间一步步走去。 看到自己身上的淤青,想到自己被慕振轩折磨不止一个晚上,阳洋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还能活下来,检查了一下下面破皮,有些红肿。 慕振轩真是禽兽。 现在她连脚都合不上,走起路来下面疼痛不说,还像一只大螃蟹。 泡完澡,阳洋用浴巾裹住自己的身体,扶着墙壁出来。 房间依然凌乱,地板还有昨天慕振轩用来折磨她下面的尾巴,雪白毛茸茸沾满了她的味道,不再好看,床上欢爱气味不断来回蔓延室内,仿佛像是在说明她昨天和慕振轩又多疯狂。 肚子咕咕地叫,但她没心情理会它。 她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那里的气味没有那么浓韵。 眼泪夺眶而出,一滴滴往下落。 她好想婆婆,好想叶宇森,好想他们,好怀念他们温柔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她脸颊和额头。 这样她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外面的世界已经和她无缘了!这一辈子都呆在里面,直到死的那一刻。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四章 寒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