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二章 频率

叶宇森揽着她肩膀,笑道说没事。 她紧张到破表的心脏因为他的这举动终于得到了缓解,不再那么紧张了!这种竟紧张又高兴的心情是她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拥有。 阳洋默默数着心脏跳动的频率,仿佛好像身处于在梦里一样的感觉,幸福又胆怯,害怕自己醒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华丽水晶吊灯,中间挂着一副很大的富贵花画,沙发样式舒适又有现代风格的华丽,水晶瓶子里插着娇嫩的鲜花,朵朵灿烂鲜艳。地板亮洁,可照映出斜斜的影子。 正这时,一名拥有贵妇气质的妇女缓缓从他们身后走来,将阳洋的四周张望看在眼里,瞳孔底下很快闪过一抹似嫌弃又似看不起的光芒。她优雅漫步而来,她身后还有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五官隐约像叶宇森。 叶宇森怀着的心情和阳洋一样,开心又紧张,人虽是陪在她身边,但心里却不断地暗自默念爸妈快点到来,然而他一转头就看到他们,连忙起身叫爸妈。 阳洋一听他呼唤声,原本稍微缓解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又紧绷了起来,她稍稍僵硬转头望去,手脚有些慌忙站起来,眼眸深邃隐匿着忐忑不安,她嘴角含淡淡的笑容,叫伯父伯母。 裴柳秋和叶齐光来到他们对面的沙发,坐下之后,裴柳秋才道。“坐吧!”那口气仿佛像是在施舍一般。 叶宇森没留意到,嘴角咧开了笑容,给父母介绍道,“爸妈,这是我和你们提起的阳洋,叫她阳洋就好了!” 他身边的阳洋非常敏感察觉到他们不喜欢她的到来。 叶齐光对阳洋疏离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而裴柳秋一直在打量她。 阳洋嘴角沁着笑意对视上他们的目光,原先紧张的心情慢慢滴被难过和苦涩覆盖,就恍若熊熊的大火被突如其来的冰冷浇熄了。下意识动作轻抿了抿下唇瓣,表示她内心越来越不安。 叶宇森面色细微怔了怔,察觉到身边的她有了异样,便伸手握着了她手,想给她鼓励和支持。 刚好这一幕落在裴柳秋眼里,再加上她原本就不喜欢阳洋,心中的不满升到了极致。 微微一笑,眼眸里带着鄙夷的神色,居高临下地凝视阳洋,温婉的声音问道,“阳小姐是哪里人?是D市本地人吗?父母是做从事哪个行业?” 虽然听起来温和的声音,但话里却字字带刺,阳洋心中苦涩不断扩散。原来门第观念还是存在,这也或许是她的不安和紧张所在吧! 梦好像要醒了!太过于甜蜜,她有些舍不得醒来,怎么办? “妈!”叶宇森突然插话,面色不悦,蹙眉头,眼神蕴含某种阻止神态看裴柳秋。他在要阳洋回来之前就已经和家人说过阳洋是孤儿,不要问这些敏感问题,现在还当着他面问起,这摆明是故意要刁难阳洋。 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偏帮着一个外人,尤其是要踏入她家门口的女孩,这不禁让裴柳秋心里凝聚了更多不满和不悦,看阳洋就越是觉得讨厌得到不行了,巴不得立即消失在她面前。 梦不管是多么依依不舍,时间一到还是要醒来,阳洋嘴角挂着不亢不卑的笑容,平淡的声音道,“抱歉!我不是本地人,我是孤儿没有父母,我不知道伯母会在意这些。” 这个社会上没有几个是真的可以麻雀变凤凰。 见她已经开口说了,于是裴柳秋也和她客气,一针见血地直说,“现在做父母的有几个不在乎这些,实话实说吧!阳小姐你和我家宇森一点不般配,至于你们的婚事我和我老公都不会同意。”意思是识相就赶紧分手了,不要拖着浪费大家的时间。 “阳小姐真是抱歉!”虽然口头上道歉,阳洋却一点都听不出叶齐光有抱歉的意思。“宇森被我们宠坏了,有些事希望阳小姐不要放在心上,就当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让它就这么过了。” 听着他们的话,叶宇森再也忍受不了,突地从沙发站起来,双眸锐利直视叶齐光和裴柳秋,“爸妈!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之前他和他们商量明明不是这样的结果,说会同意他和阳洋在一起,为什么他们的举动通通都在骗他呢? 原先紧张不安的心被疼痛淹没。 “阳小姐,我们现在要处理一下家务事,不方便外在场合,麻烦你先离开吧!”裴柳秋瞟叶宇森一眼,然后转对阳洋道。 “先告辞了!”阳洋向他们点头表示礼貌,梦她已经醒了!她不敢再做这样的梦了!面色无异样离开叶家。 “阳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叶宇森紧接着想也没想就追出去。 “宇森如果你敢出了这个家门就不要再回来。”外人一不在,叶齐光面容马上沉下,深邃眼睛蕴含着怒气。 眼看阳洋的背影越来越遥远,他停下步伐,转身对他们道,“爸妈,我就是喜欢阳洋,别的人我都不喜欢。”眼眸里有着无比坚定的神色,仿佛恍若泰山那般安然不动。 “那个女孩有什么好的,让你迷得晕头转向的,你以为她是爱你吗?她是看上我们家的钱。”裴柳秋说完转头又对叶齐光诉苦,眼泪朦胧一片,“老公,你看宇森他都被人骗得团团转,还在怪我们。” 叶齐光拍了拍妻子胳膊安慰,对叶宇森道,“我们已经给你物色了一名女子,你马上和那个女孩分手,不然你会知道我的手段。”叶家就一个儿子,他不可能会让自己儿子娶一个没身份没地位又是孤儿的女孩。 “你的手段?反正之前我离家出走你把我经济来源断了,现在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些我都不在乎,我除了阳洋我谁都不娶。”叶宇森再一次表达了自己想要阳洋的决心。 历练商场的叶齐光突然目光冰冷看着自己的儿子,“你以为我手段只有这些吗?你忘了她在哪里上班吗?刚好我和那家公司老总熟,我打一声招呼过去她就要卷铺盖走人,她没了工作她还会养你?恐怕到时候她会恨你。” “对呀!现在又几个人不爱钱的,尤其是像她那样的女孩,为了存在说不定早已经出卖了。”裴柳秋在一旁火上加油。 “阳洋不是这种人,我不许你们侮辱她。”叶宇森心绪稍恍惚了一下,神情转瞬间变得格外坚固不移。 “儿子,日久见人心。”裴柳秋一脸苦口婆心的表情劝说。“她一来我们家就东张西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孩,要是有修养的的女孩子不会一来我们家就东张西望,现在她知道你是有钱人家小孩,她对你肯定是不会放手,不在你身上赚一笔钱她是不会离开的。” “你妈说的对!”他在商场上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像阳洋终于的女孩见了一大堆,最后还不是想拿着钱才愿意乖乖离开。 “我说了,不许你们侮辱她!” 叶宇森甩下话转身就跑出家门,也不管裴柳秋在背后喊他。 “老公你看吧!以前的宇森是多么乖巧,现在都被那个女孩子教坏了,班主任前几天来电话说他好几天没去上学了,老公你说怎么办好?”裴柳秋说完眼泪婆娑,伤心欲绝看着叶齐光。 “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叶齐光眼中隐约闪过一抹狠光。 回到家中,顿时阳洋觉得充满了疲倦,好像有千万公斤重担子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样,好累,心也好累! 之前她是孤单,心却不像现在这般累到无力。 开灯,亮白的光芒斥满了房子。 步伐跄踉走到床沿边,摊开双手直倒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白色石灰的天花板。许久,她抬起右手,灯光下,白金戒指依然灿烂耀眼,但再不属于是她的。 左手的大拇指轻轻触摸着白金戒指上的细钻,好美,虽然舍不得那股温暖离开自己内心,然而她却知道他们最后还是没有结果。 他们身份之间的距离相差太远了!他是家中宠儿,她现在是一文不值的垃圾女,他们怎么可能相配在一起呢? 人果然会越来越贪心,竟然留恋起那一丝温暖。 但她的幸福为什么会如此短暂?为什么不能再让多幸福一会吗? 昨晚还身处于幸福梦幻中,现在却是身处于冰冷之中。 心隐隐刺痛,在颤抖着,多么舍不得。 幸福就像烟花一样短暂灿烂,就这样吧!一直埋藏在她心底下吧! 缓缓脱下手中的戒指,看着圆圆的圆圈。 她微怔。 古代的圆圈指好彩头,和和睦睦,圈住彼此的爱意,直到死的那一刻都不会脱下,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像古代的人一样,到死温暖都陪伴在她身边。 从小她是孤儿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呆在慕家一直混混沌沌地活着,但没人知道她想要一丝丝的温暖,慕振轩没有给她,叶宇森有给到她。 按道理来说,看到一丝丝的温暖不管发生都应该牢牢抓住不放开,但她不能这么自私,让所有人都与他为敌。 要是早在之前遇见慕振轩之前遇见叶宇森就好了! 这样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牢牢抓住他,到死都不会放开他。 突然听到开锁的声音,阳洋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知道该是面对的时候了! 她选择了淡然。 叶宇森步入窄小的房间,两人彼此相望。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阳洋走到他面前,伸开手心,光滑的手心上放着一枚白金戒指。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二章 频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