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一章 目的

简陋的房子只有二十平方,一些简单的生活家具,看起来有些旧,没有一丝丝灰尘,说明这家的主人是个勤快的人。 一名大约十八的男孩子脸庞白白净净有些婴儿肥,他眼眸恍若琉璃闪亮美丽,他正不停地往厨房看,眉宇间透露出他的紧张,手里拎着一个小红色的盒子,盒子外观非常精致高档,他忐忑不安地放在身后。 这时,一名短发约二十一年女子端着烧好的菜出来,此人就是阳洋。她没有像往日打扮土里土气,肌肤恢复了白嫩嫩,五官精雕细琢非常地美,淡静的气质难得一见。 “好了,可以吃饭了!”阳洋微笑道,那笑容和煦春风触动人心。 叶宇森一见她出来就急急忙忙把盒子放进了口袋里,神情略微不自然应了她一声,“哦!” 端着米饭,叶宇森偷偷地斜睨她,稍一发现她看自己,视线马上转看碗里的白米饭。 阳洋像平常时吃饭,没察觉到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眼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叶宇森心里头越发是郁闷。 吃饭完,阳洋又负责把碗碟清洗,放好。然后切一些水果端出来放在叶宇森面前。 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也是他们这半年来的习惯。叶宇森有事没事都往她这边跑,慢慢她也习惯了他的存在。 叶宇森一直心不在焉看电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以及今晚的目的。 从他认识她以来,她的世界就只有她一个朋友,半年前他离家出走没地方去,不知不觉就老喜欢往她这边跑,久而久之他慢慢习惯她的存在,再慢慢地就发现她原来是这么美的。 后来每一次见到她,心就会怦然跳动,手脚都不受他控制不住,老在她面前出糗,不过每一次她都会笑容包容他,就算有时他无理取闹生气,她也会过来哄他,逗他开心。 他向她提出交往,她也答应了! “阳洋!”斜斜看她一眼,声音里因为紧张有些紧绷。 “怎么啦?”阳洋稍微分一些注意力看他。 片刻,见他什么话也不说,她又接着关心问,“是不是回到家不习惯?”他离家出走这半年里头偶尔在她这边住,有时也会在他朋友那边住,最近他才回去。 “不是!”他摇了摇头道。 “那是为什么呢?”阳洋眨着纤长的睫毛,看着他,耐心又温柔。 见他脸颊通红,还是不说话,双眸如同小白兔那般无辜看着她,看得她心柔软成潭水,伸手把他拥入怀里,用脸蛋蹭了蹭他脸颊,“到底怎么啦?” 婆婆去世之后,她心空荡荡,每天反反复复做同一个噩梦,梦里小孩子不停地叫她妈妈。 叶宇森的出现,他纯真的笑容犹如孩子一般,她慢慢都被他所感染,空荡荡的心有了他的陪伴也暖了起来,不会再那么孤单了,她不再做梦了。 后来他们交往,她的世界里从此以后不再冰冷,他们并没有再进一步发展,她有时总是喜欢抱着他,仿佛像是在寄托些什么但又好像不是。 她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他的存在。 “我……我有东西给你看!” 他轻轻挣脱她手臂,缓慢从口袋里掏出小盒子,紧张得心脏不断跳动,不自觉他手心也开始冒汗,脸颊绯红似血色的红玫瑰,娇艳无比。 “给你!”惶然不安递给她。 亮白的灯光下,一丝杂质都没有的双眸撩过羞涩看着她。 看着手中的小盒子,阳洋一下子微怔,慕振轩面容在她脑海里转瞬即逝,轻舔了一下唇瓣,看起来有些紧张,她大约知道这里头是戒指,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他这里面是什么。 叶宇森害羞笑了笑,眼睛眯了眯,像极了慵懒可爱的猫咪,“打开来看看。” 阳洋嘴角浅笑,心底思绪闪过千万次,她接过小盒子打开了,叶宇森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她脸上,错过了她手轻微颤了一下,抬眸对上他闪亮似星的双眸,“是戒指,为什么要送戒指给我?” 她脑海里又浮现了慕振轩的身影,一闪而过。 慕振轩只会强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就连结婚她也是最后知道。被人求婚,她是第一次,心脏频率突然停了一下,逐渐加快,甜蜜一点一点溢满了心田。 或许她和其他的女人一样有了虚荣心吧! 叶宇森是一个温柔纯气十足的男孩,也许是因为这个所以她心才会有他的存在。 “阳洋你嫁给我好不好?”绯红的脸颊,双眸认真深情凝望着她。“我会对你很好很好,我也会乖乖听你话,我是真的很喜欢喜欢你,也想你一直一直可以呆在我身边,一直一直陪伴着我,好吗?阳洋。” 虽然他说的话不是很华丽,但却是可以触动她内心,让她觉得幸福和温暖。 她要是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我的过去你了解吗?或许我没有你想象中地那么好,你还会愿意接受我吗?”阳洋似水平静的双眸定定看着他,心里却是波涛汹涌。 感动归感动,但她不能自私隐瞒她过去,万一他知道了她怕他会接受不了,他太过于干净,干净得让人心疼却不忍心去伤害。 “我向你求婚就不会在乎你的过去,如果你想告诉我也可以,不想也没关系,反正我爱的是现在的你。”叶宇森双手捧着她美似仙的脸蛋,眉宇间透着纯气但却让感觉得到他的认真和真心。“你接受我好不好?不然我就成为了没人要的小孩了!”温柔的声音撒娇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喜欢对着她撒娇,换做是他父母,他就不会这样。她身上有种他自己都说不明白的气质吸引着他,让他感觉到自己呆在她身边非常舒服,自在。 “对哦!”阳洋佯装恍惚想起了什么的样子,看着他,“你比我小,很多女人都是喜欢找一个比自己大的男人来照顾自己,你……”迟疑的眼神,上下看他一遍,假装像是要‘退货’的意思。 这可把叶宇森吓了,手脚不协调,惶恐失措看着她,“哪有,现在很多女人另一伴有找比自己小的,而且我也会照顾你。”为了成功把自己推销出去,连忙说自己的优点,却没看到阳洋眼里戏谑的光芒。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你在照顾我,反倒是我一直在照顾你,这半年来都是我在做饭洗碗,你来我这里只会吃,什么也不会帮我做。”阳洋故作一本正经地说。 其实她这里地方小,压根没东西可以给帮忙干。 “那……那我以后帮你洗碗。”叶宇森想了想,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帮做过。“现在你能不能先答应我的求婚?”手里捧着小盒子,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她。 阳洋往沙发靠去,紧盯着他面容看,微微犹豫了一下,自己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吗? 半晌,叶宇森心中不安和紧张已经飙到极致,想再开口问她答案时,阳洋拿起盒上摆放的白金戒指,戒指不像传说中的鸽子蛋那么大,但小钻闪烁无比,切割技术非常好。 “帮我戴上吧!”她将戒指递给他。 “好!”叶宇森连忙接过,把戒指戴上她无名指。此刻他激动心情难以形容。 他捧着阳洋脸颊,亲了一下她额前,然后像个无尾熊一样赖在阳洋怀里。 幽亮的灯光,小小房间充满了甜蜜的气氛。 阳洋看着眼前的别墅,现代式风格,色调以白色为主,屋顶尖尖的三角形,看起来非常小巧,似乎像阁楼又像是古堡,高档却不过分华丽。缕花将整个别墅围绕起来,门前树木耸立笔直,斜斜的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璀璨恍若水晶,宛如走了爱丽丝梦幻的世界里。 昨晚她答应了叶宇森的求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拉起床,说是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反正是星期六,出去就出去。她迷迷糊糊想着。 谁知,快要到叶家时他才说是来见他爸妈,害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非常紧张。她是第一次遇到见家长这种事,下意识就想转走人,却被叶宇森看出了她的心思,手硬是拉着她手不放。 她在公司上班偶尔有听她们在说女方到男方家必须要买手礼,表示是对长辈的尊敬,她礼物都没买,肯定待会很丢脸。 阳光明媚,一会有阿姨小跑而来开门,一看门口站着是叶宇森,连忙笑着叫少爷。当视线扫瞄到阳洋时,表情略有些微怔,继而笑着点头问好。 一回了家,叶宇森眉宇间流露出轻松神色,笑得特别开心,拉着她手就往里走。 他们挨在一起坐下长沙发里,方才开门的阿姨给他们倒了两杯水,然后道,“老爷夫人很快就下来了!” 叶宇森让她先下去忙,也见四下没人,笑得可憨气了,恍若像是捡到了宝宝似的,一直合不拢嘴,抱着阳洋一只手臂,“看把你紧张的,其实我爸妈挺好相处的,你不用担心。” “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要是知道你带我来你家,我肯定会好好打扮一番,而不是像现在穿得这么随便。” 叶宇森目光手下打量,一身简单上衣和牛仔裤,非常干净的感觉,于是他道,“我觉得你这个样子挺好的,不需要太过于打扮。”说完还趁她不一注意,亲了一下她脸颊。 娇嗔的目光瞪他一眼,伸手轻拍了一下他手背,“注意一点,被人看了怎么办?”这是他家不是她住的地方。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一章 目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