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魅影》 第十六章 不露声色

洛诗深深的看着虎生威,无奈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她真痛恨自己,为什么连一点武功都不会,要不然或许还能帮上虎生威,洛诗眼眶湿润的说道:“那好生威哥,我马上到你家里去,你一定要活着出来,我会在你家等你的,永远永远。” 虎生威深深地点了一下头道:“快去吧,我一定会活着出来的,要知道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洛诗情绪失控的上前抱住虎生威,然后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递到虎生威身前,道:“生威哥,这个你拿着,你可以帮助你的。” 虎生威摇头道:“不用了洛诗,这个东西你还是留在身边吧,我需要这个,枪对我来说无非就是破铜烂铁,只要我有这一把中国第一剑轩辕,我便敢上天入地,无惧一切,你快走吧。”虎生威握紧手中的轩辕剑,如今轩辕剑就是虎生威的护身符,给予虎生威无限的勇气,有了它虎生威敢独自面对一切。 洛诗看着虎生威,擦掉眼角的泪水,说道:“生威哥,你一定要活着出来,洛诗不想失去你。”说完洛诗哭泣着跑出书房。 看着洛诗离去的身影,虎生威长叹一口气,收起手中的轩辕剑,然后换上执行任务时的装备,独自一个人摸进了昏暗而悠长的隧道。 这边洛诗收拾完东西,遣散完下来,开着车来到虎家门前,擦掉自己的眼泪,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的脸上保持着迷人的微笑,然后走进虎家,屋内杨美玲见过洛诗,赶紧起身,来到洛诗面前,亲切的说道:“洛诗你怎么了,你这一大包东西的,是要去哪?” 洛诗强颜欢笑道:“洛诗哪也不去了,厚着脸皮就呆在这里,不知道阿姨你会不会嫌弃洛诗而把洛诗赶出去呢。” 杨美玲抚摸着洛诗的头发,最近张家的情况她是都知道,露出一丝同情的语气道:“怎么会呢,你要住进来我们都欢迎呀,特别是生威,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张家现在只剩你一个人,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确实也会孤单寂寞,甚至会害怕的,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没有人会赶你走的,我马上叫人给你准备房间。” “谢谢阿姨,洛诗给您添麻烦了。” “什么话,你和生威还有德凯三个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妹一样,妹妹来哥哥家住,天经地义的事嘛,如果这都要说谢谢的话,那就显得见外了。”接着杨美玲又喊道:“张嫂,快去准备一间卧室,以后洛诗小姐就要住我们这里了。” 闻言,张嫂马上回答道:“知道了夫人,我这就去准备。”说完张嫂直接上楼给洛诗准备房间去。 楼下杨美玲看着洛诗问道:“洛诗呀,你知道生威去哪了吗?听公司的人说他今天并没有去公司呀,这孩子跑哪去了?” 一听到虎生威三个字,洛诗的内心一下就沉重了许多,但脸上还是不露声色的说道:“哦,生威哥,我刚才来之前和他通过电话了,他现在正在外面见几个客户呢,谈完了应该就会回来的。” 杨美玲点头道:“这就好,这孩子呀,自从进了公司之后,就变得有事业责任心了,一天到晚的就为了公司里的事,忙得不可开交,这么年轻就要撑起整个公司,还真是难为他了。” “谁叫他是堂堂虎家大少爷呢。”洛诗微微一笑道。 终于,经过漫长的徒步行走,虎生威还在隧道里绕了几个弯,终于看到洞口的一丝光亮,虎生威穿过光亮处,终于走出隧道外,里面又是另一番情景,伫立在虎生威眼前的是一座古城堡式的建筑,城堡的四周竟然点满明亮个蜡烛,如果没有这些蜡烛,这里估计也是一片黑暗,城堡的上方则是土层,这完全就是一个地下城堡。 城堡的大门关闭着的,门前也没有人把守,并没有虎生威想象中的那样戒备深严,根本就没见到有什么人,与他想象中这里应是高手如云的情况并没有发现,城堡中可以说是静得可怕。虎生威观察了一下城堡的四周和城堡构造,快速上前一个高空跳跃,直接来到城堡二楼的窗户翻了进去。 这里只是一个空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更别提有人了,但是虎生威还并不敢就此掉以轻心,小心地推开门,外面的情况还是一样,空无一人,整个城堡二楼静得可怕,虎生威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虎生威小心的摸索到第二个房间,轻声推开门,里面还是没有人,接下的几个房间之中,情况与前几间完全一摸一样,偌大的房间里竟空无一人,这些房间可以说只是摆设罢了。 当进入到城堡第三层时,虎生威眼前一亮,三层里只有三个大房间,第一间看着里面的设施,看着像是一个办公指,有办公桌、椅子、沙发、电脑、酒柜等等,反正里面东西是挺齐全的,与虎生威的办公室比起来丝毫不逊色,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灯光暗淡;第二个房间,就大得出奇了,这里是一个练功房,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只要说得上名来一一具备,设置还有一些武器虎生威连见都没见;当来到第三个房间,这里的门关着,虎生威此时也没有什么兴趣继续看下去了,按他的直觉,玉玺不会藏在这里。 虎生威继续向上走,来到四层,也是整个城堡的最后一层,这里的房间更少了,仅有一间,而且门还上了一个大锁,这下就让虎生威起了疑心,玉玺应该就藏在这里不会有错了,虎生威上前拿起大锁一看,便知道这锁不简单,不仅构造复杂,而且坚硬十足,不是一般的锁头所能够媲美的。 虎生威放下锁头,退后一步,招出轩辕剑,轻微地一使力就将锁头从门把上削了下来,然后百生威快速的收起剑上接一步接住掉下来的锁头,他可不想发出声音来,吵到不该吵的人,接着虎生威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里面更是漆黑的一片,但虎生威透过眼镜还是看得一清二楚,偌大的房间竟然只有一张木头制的桌子,重点是桌子上放着一个木盒,房顶之上还有一个正方形的小口,从口外射入一丝亮光正好照射在桌子上的木盒,让这个木盒在这间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显眼。 虎生威只是感觉奇怪,这个城堡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而且将这玉玺奉为镇组之宝,怎么也没有把守,就草草的栓上一个大锁就了事了,这和他事先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根本就不符合常理,或许这里可能设下了什么机关陷阱,为了以防万一,虎生威还是决定小心行事,从怀中抽出了数十片枫叶朝房间的四周一一射去,枫叶一片片的插入墙壁之上,但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设置任何机关陷阱,虎生威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这灭魂组织办事不可能就这么草率,事实上虎生威将枫叶扔出实乃一大败笔。 当下,虎生威已不在多做他想,必须马上完成任务离开这里才是,虎生威迅速的来到木桌旁,拿起桌上的木盒打开了一看,里面装着一个充满威严的玉玺,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这正是国家要虎生威拿回来的传国玉玺了,虎生威赶紧将玉玺装入囊中,正准备离开之际。 从虎生威的身后传来了一阵中年男子的声音,“将传国玉玺放回到原处,否者就留下你的命!” 虎生威赶紧回身望去,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高大威武的黑衣人就站在他的眼前,不同的是一个黑衣人胸前写了一个‘天’字,另一个黑衣人胸前写的是‘地’字,虎生威能感觉得出,这两个人的功力觉不简单,两个活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可自己却一点都没有察觉道,便开口问道:“你们是谁,如实出现在我的身后?” 胸前写着‘天’字的黑衣人开口说道:“我们是灭魂双煞,我叫天煞,他叫地煞,我们两个专门负责看护组织之宝玉玺的,我们其实一直在你的身后,只是你没有察觉罢了。” 此时地煞发出他沙哑的声音说道:“年轻人快将玉玺放回原处,我们便饶了你这一回。” 虎生威岂会将玉玺交还回去,还口道:“如果我不还呢?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闻言,天煞铿锵有力的说道:“如果你当真不还,那么你就得死!” 地煞接着说道:“而且会死得很难看!” 虎生威虽能感觉出二人厉害,但是他也不会将玉玺交还回去,虎生威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定将死战到底,挑衅道:“那我到是要看看,你们是如何让我死得很难看。” 地煞看着虎生威说道:“年轻人有勇气可不见得都是好事,你这只是在逞匹夫之勇,与寻死无异。” 天煞接着说道:“年轻人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交不交出玉玺,我们二人的这双手已经有十年没有沾过血了,你该不会是想成为我们十年后杀的第一人吧。” 虎生威不屑道:“你们就不要装仁慈了,要打就快点,要我交出玉玺,无非就等于你们在做梦一般,绝不可能!” “无知小儿,那你别怪我们了。”天煞、地煞同时喊道。

返回
《神偷魅影》 第十六章 不露声色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神偷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