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四十四章 洞房花烛夜

舒子华到卫生间冲洗一翻,然后,静静的躺在曹小静的身边。手放在她的腰上把她抱在怀里。 感觉一股熟识的味道围绕在自己的身旁,睡梦中的曹小静,往身后温暖的身上靠去。她睡得更安稳了,你脸上也有了安静的睡容。 竟还带着甜甜的笑容。感觉睡了这一觉起来,一切不好的事,都会变成好的。所以这一晚她睡得很好。 第二天,曹小静醒来,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大红的被子,墙上挂满了结婚用的大红双喜大字。难道梦还没醒。“小静你醒了。”洗濑完华的舒子华出现在她面前。她吓了一跳。以为‘还在梦中’“你怎么这么真实的在我梦中。” “小静这不是梦这是现实”舒子华温柔的向着曹小静,手抚摸着她光洁的额头。 “什么是现实”曹小静使劲的掐了掐手,不痛,舒子华却痛得呲牙咧嘴。原来她掐出手了。 嘿嘿在梦中,那我接着再睡吧,这么好的梦她才不愿意醒来,身子往床上一倒。“砰”从床上摔下来。“哎哟”真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才真真实实的看清楚那个舒子华。吃惊的说道。 “我们已经结婚了。”见曹小静又回到那个,神情兮兮的状态,舒子华终于放下心中的事,本还以为她清醒后会闹一翻。 “怎么会这样”曹小静才想起自己好像失明了,看不清人,现在却突然好了,她吃惊莫名。 “小静,这就是我的真心,我已经娶你为妻了。” 舒子华脸色慎重的对着曹小静,脸上写满真诚,坦然。 “我是你老婆什么时候的事”一醒来,自己就变成舒子华的老婆,她可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会不会是跟她开的一个玩笑,不过这个玩笑,她真的玩不起。 “就在昨天呀!” “你说你这不是骗婚吗,诈婚,不要,我不做你这个讨厌鬼的老婆。” 对于昨天的事,曹小静想起来了,昨天在教堂时,在自己昏倒前,听到了舒子华的名字。难道……他们早就计划好了。把自己一个人懵在鼓里。 这么说,她不用不好意思了。 “你还说我讨厌,我们连面还没见你却把我从头到脚看了,反正我要你负责到底。” 见曹小静并没有生气,舒子华赖皮到底。 “不要啊,救命”舒子华追着小静满屋子跑。两人在床你追我赶。“这个梦真好,好得我不想醒来。” “哈哈,终于让我抓到你了。”舒子华带着阴阴的笑意,刚刚刷完牙,嘴里全是清新的口气。还留着牙膏的味道。 也不想想昨晚他可是忍得好难受,洞房花烛夜,却不能洞房,你说他恼火不恼火。 嘿嘿,现在就把昨晚没做的事情,做完再说。 两人之间的隔膜,在不知不觉的消失融化,原来不是不想原谅对方,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现在曹小静就是他手里的绵羊,而他舒子华是大灰狼,她逃不出的他的手掌心。 而曹小静也没打算逃出他的手掌心,只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但是她真的很紧张,上次是舒子华用强的,所以这次心里有很大的阴影。 心脏砰砰乱跳,越想越紧张,不由的添了添干燥的嘴唇。 舒子华不容她有所反抗…… 就在这紧要关头,一阵古怪的声响传来“咕噜,咕噜”有人从昨天早上吃了一点点心外,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所以五脏庙发现严重的抗议。 听到这响声,舒子华很无奈,虽然现在自己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是他得考虑曹小静的身子,昨天还晕到了,所以现在必须得让她补充体力,补充体力后,就是他为所欲为了。 当下打了个电话到酒店,让酒店服务员,送来了早餐。 而曹小静到卫生间洗涮去了。顺便也洗了个澡。 出来时,早餐早就摆在了客厅。快速的把东西往嘴里塞。 一边吃早餐,抬头就看到舒子华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她,心里传来阵阵的不舒服,他以为他这样做就把她吃定了吗,所以她要把自己所受的苦全部加倍的收回来。当下也用挑战的眼神看着舒子华,并看得舒子华心里直发毛,这女人该不会不让他的计划得逞吧。 一看到曹小静把早餐吃完,他就心快的走过去,双手禁固着她,不让她逃跑。 俯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小嘴,务必要一气呵成。两个人贴得很近,心有火花,瞬间点燃,一发不可收拾。 舒子华存了这心思,岂是曹小静能够抵抗的了的。 室内一室绮丽风光。 中午两人回了娘家,再就是直接去旅游。舒子华带着曹小静开着新买的红色宝马车。一路风光无限的在美丽的景色中流连忘返。 旅途中,宾馆“我要一杯水”舒子华端来水等着曹小静喝。“不还是喝我的最爱,咖啡。”曹小静边翻杂志一边说。 “咖啡来了。” “哎呀,晚上还是不喝咖啡好些,给一杯桔子水吧。”曹小静脸上露着狡黠,他就要看看他舒子华到底能忍到何种程度。 “我说你到底要喝什么,一次性说清楚好吗?”声音还那么温和。只是神态很不耐烦。 这下被曹小静抓到把柄了。开心一在一旁拿起桌上的手机。 “怎么密月还没过,就这副嘴脸,唉,还是打个电话给刘法官。”按键声响起。嘴里嘟囔着,“反正我们的婚姻无效。” “唉呀,不要打。”一把抢过电话,“我去还不行吗?”他最怕这招了,哪次哄得她高兴了,把结婚手续重办。 看到了吧,三从四德就是这样的。 三从: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说错要盲从。 四德: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太太发钱要舍得。 这就是傻女训夫记。这份协议就此诞生。 假期终于,结束,舒子华的感觉就像是犯人终于可以出狱的感觉。这个蜜月度得他可是心惊肉跳。 期中不仅遇到了她的隔壁大哥,没想两人的情义还蛮好的,一见面曹小静就手拉手的牵着对方的手,把他这个准夫婿不放在眼时,介绍时竟然说,自己是同事。 好吧,同事同事,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 他自然是清楚那个所为的隔壁大哥,对曹小静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而曹小静也是热情的似乎过了头。这不,他们两人在前面手拉着散步,而他则在他们身后,大包小包的提东西。 还好,她没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要不然,舒子华可保不准自己不会杀人的的冲动。 终于假期在舒子华的唉声叹气中度过。这可是有史以来世界最痛苦的蜜月了。 两人在回家的路上,此时车正在行驶在高带公路上,曹小静尿急的很,怎么自己才两个多小时,就想要尿尿,而且,还有要呕吐的现象。她可是一脸的难受,眼睛不时的看向车窗外,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生理排泄。 而舒子华正在想着该怎么回去哄着曹小静把结婚手续重新办理。没注意的曹小静的脸色不好。 又憋了十来钟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对舒子华说:“少华,我想下车尿尿。” 曹小静非常用不好意思的开口。 “不行,这是高速公路,可不能随便停车。”舒子华一口回绝。 “难道要我尿在车上吗?如查你再不停车,那好,以后你就别碰我。” 曹小静也发起狠来了。舒子华没办法只好在一条小岔道停下了车,让曹小静下车,一下车,曹小静就跑到高速护拦处,大力的呕吐。紧接着一堆难闻的呕吐物,被抛在了护拦外。 还好护拦不高,曹小静爬过护栏,看到上面是一个小山丘,上了山丘,上面长满杂草,她躲在一棵小树后解决完小便后,这才舒服一些,刚想好好的吸收一下新鲜空气,就听一阵巨响传来。 “轰隆”这是车子相撞的声音,曹小静下意识的看向刚才舒子华停车的地方,不看还好,一看她全身被眼前的情景吓得没了呼吸。 只见,那辆红色宝马车,车头已经严重变形,而且还被撞得翻下了那个小坡路。 这一吓,直把她的七魂吓掉了六魂。剩下的一魂支持着她没有倒下。 “少华”一声惨烈的呼声从她口里裂出。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晕倒。眼泪像决堤的湖水,奔腾而出。她真的好后悔,是自己不顾舒子华的反对,让他在此停车。 “少华,是我害了你。”声音悲凉无比。她宁愿出事的那个人是自己。 人也急带向山下跑去。脚下不稳的走在山路上,一个不小心一脚踩在山凹里,向山下滚去,裸露在外的手,脸被山上的小刺刺划出许多的小口子。 不顾身上的痛,她只是疯狂的向山下跑去。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叫嚣,“少华,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突然从身后被人一抱住。不管她如何用力都甩不掉身后的人。 “放开我,我老公还在车上。” “少华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丢下我一个人要怎么办?” 曹小静伤心的大哭起来。她只想好好的陪在老公身旁,正想用力踹身后的人。忽闻一个令她发抖的声音传来。 “宝贝,干吗呢?”身后传来舒子华带着笑意的声音。曹小静不敢相信的回过头来。看到全身安好无缺的舒子华,她高度兴的回身抱走他,“你没事就好,可吓死我了。”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四十四章 洞房花烛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