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四十一章 莫名感动

到家之后,快中午的时间了。看到看似平静的曹小静,李梦冰小心意意的,她不知道曹小静对舒子华的感情有多深。 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观察着她的神色。 看到她平静的神色后,李梦冰很感到不安,如果说她不爱舒子华,那么为什么不肯谈婚论嫁,而刚好在两人分手后,她却急着把自己嫁出去,这不嫌呛促了吗?而且也不见得她有多高兴。 如果说她爱舒子华,为什么她又能那么平静的准备着这一切。 观察了两天的李梦冰,头痛的摇了摇头,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 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她的心思,李梦冰不知道该怎样劝说妹妹。 见曹小静起身往楼上去了,瞄了瞄楼上,听到门“吱吱”响了,知道曹小静进自己房间了。 李梦冰立马跳起来,跑到一旁在客厅与爸爸正商量事情的妈妈身旁。 “妈,小静有没有到民政局登记”李梦冰有些神神秘秘的。 看在林妈妈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现在由于曹小静的婚事办得急,她可没时间去多想。 当下说道:“还没有选日期,不过也就在这几天,等忙完这些要采办的东西后,再去登记。” “噢,这就好,”李梦冰听了,眼里闪过狡黠之色。 李爸与林妈听她这么一说,很不解,疑惑的看着李梦冰,瞧她那神色,想是要做一件令人吃惊的事。 也许是给妹妹准备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吧,或者是惊喜…… 这就不得而知了。 结婚的事,该准备的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心里却涌来一阵阵失落。 手拉着小军,一副不在状况下的曹小静思绪又飘到遥远的地方。 一切都以成为过往,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遇见他。难道这就是上天对她开的玩笑。 全身上下传来一阵战抖,心又开始撕扯的痛。握着小军的手,力道加重,却在不觉的情况下抓痛了小军。他抬起头看到而露痛苦的干妈,他知道她一定有心事,可是什么心事他不知道。很想帮干妈的痛苦分担过来。 “干妈你怎么了。”直到身旁稚嫩的声音传来,把停在遥远思绪中的曹小静拉了回来。蹲下身子,把伤心的眼泪隐起来,头紧紧的靠在小军的身上。身子颤抖的厉害。 小军很懂事的用手拍拍着干妈的后背。以示安慰。 当他的小手以这种安慰的举动拍打在曹小静的身上,她振憾了。她的心猛得在瞬间收缩,心更痛了,也更坚定了。 原来自己竟然这么的脆弱,脆弱的连小军都有保护她不受伤害的心思。对,绝对不能让自己再这么脆弱下去。一定要坚强的站起来。 竟然已经想好嫁给谁都一样,就不要再瞎想了。好好的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然后做一个好妻子。 心终于在这刻放下来。带着些许欢快的步子,走向桔园。 现在的桔园,桔子已采完,留下片青翠的叶子。自从这里要办喜事以来,大门也不关了,这里又成了小儿子的游乐场所,而且以后也不打算关。 看着一群儿子玩得不亦乐乎,曹小静推了推手中的小军,示意他跟他们一起玩,小军,懂事的太早了,他应该拥有美好,快乐的童年。 “我没事,你去吧?”看着小军用关心的目光看着她,曹小静一阵感动莫名。 看着他跑去的身影,还不放心的回头看着她,她终于释然,自己应该振作起来,一心一意做刘海的妻子。 “来了,怎么不进屋坐坐。”一声温和的声音传来,曹小静转头微笑的看着刘海。 “我想看着他们玩,一看到他们我就想起小时候的事情。那个幸福的童年。”曹小静文不答题的说着。这给刘海心里增加沉重。 “小静你不是,有心思,你对我说好不好”刘海掰过曹小静的身子。在她耳旁轻轻的说。 “没有,我只是想好好的做你的妻子。”千言成语再也说不出。把头埋在刘海宽厚肩上。真的,她只把刘海当成大哥哥。可是心中的苦她实在是说不出。 “那就不要想太多。走我们去看看他们”刘海像是意识到什么,宽厚一笑拉着曹小静的手,像儿子们走去。 小儿子好像正在商量着该怎么玩游戏,见他们两个来了,几个小儿走过来连忙拉着两人的手,说要一起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好啊,好啊!”刘海连忙答应。那好就让他来做一回老鹰,曹小静做母鸡,小儿们全部躲在她的身后,夸张的叫着,闹着,躲着老鹰的扑捕。 这一刻,伸长双手与儿子玩着小时候自己的最喜欢的游戏,她放下了心中的一切,终于能好好的,尽情玩一回,把心中的沉重放下。 与儿子们打闹在一块。 看着老鹰在扑抓捕中,竟与母鸡撞在了一起,然后,两人就抱在一起。“你没事吗”曹小静揉着被刘海撞痛的额头。笑着摇头表示没事。 欢声,笑声,叫声,快乐,美好……的这一幕映在栏杆外一个憔悴人的眼中,是的,他本就不该来,是他把她伤的体无完肤。他有什么资格来见她,来打扰她的幸福。 看到一副的美好的风影,决绝暗然的转身离去,留下一抹落寂的身影。 在他离去后,她只是刚才,无来由的总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心一慌就被撞头了。她下意识的转头四处看看,却没有看到那道凌厉的目光。 心里传来浓浓的失落感。 还有五天就是自己的婚期,自己到底还在期待着什么,心里泛起了苦涩的心酸。 “小军跟叔叔在这儿,玩,干妈回去有点事。”她始终无法说出让小军收刘海为干爸的事情。把小军交给刘海,当下心不在焉的走回家。 一间小宾馆的房内,舒子华面色灰败的到在床上,回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当听到曹小静要结婚了,他立马心痛的要死。是自己把她推到别的人的怀抱,他想她已经对他死心,所以他心灰意冷,的放弃这段感情。 然后回到公司上班,可是不管怎么忘情的投入天工作上去,但是一静下来,脑里,心里,到入都她的影子,一举一动,一笑一言。 是那么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有时一不小心走神,连工作也做错。 想见她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他知道离她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所以他迫切的赶来小城,想对她说,他爱她,但是这句爱她已经变质了,他是那么的不相信她,又那么残忍的伤害她,一想到这里,他就一点底气也没有。 当看到她与那个他在一起幸福相拥,他的心真的好痛,为什么自己当初那么傻,固执的认为她是一个坏女人。现在想来,是自己失去对她爱的资格。 他无力的,瘫在床上,懊悔之极。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曹小静要到公园去照婚纱照,所以她一大早就到影楼化了妆,然后,再与刘海以及摄影师一起坐车来到这个风景优美的公园。 公园不大,却景色不错。 两人依照着摄影师的要求做着照相的时的亲密动作。或依,或靠,或抱……穿着白色婚纱的她,清纯,亮丽。文静,脸上虽带着笑,但笑容不达眼底,心底,而刘海则是满脸开心的笑容。他知道曹小静是一个淡然的人,所以并没有看出来,她不开心。 当一系列的繁琐照,照完后,曹小静差点累翻,又随着化妆师进一个用帐蓬做的小房子里换衣服。 再出来时,身上是一套红色古裙装,更衬她美好身材。 虽然她巧笑嫣然,可内心的那抹苦涩无法言语,听着摄影师要求,两人要怎样才能照出更温馨,更亲密的照。心更加的痛,眼里有了雾气,仿佛一切只不过是梦一场。 当曹小静抬起头眼里有了舒子华的身影。刚刚心里才想着,要是与舒子华结婚,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就马上出现了舒子华的身影,一朵苦涩的笑绽在嘴角,摇摇头把这幻觉摇走。心也跟着那飘渺的影子,走了,像个木头人一样,跟着刘海走,依着摄影师的说法做。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听到摄影师一声“OK”她如释重负。浑身轻松。浑身传来无力感,就像自己爬了一天的山路一样。很累,很累。 “刘海,我累了,想先回去,”曹小静歉意一笑,不好意思的对刘海说出。 “嗯,这几天多注意身体,再见”刘海整个人沉浸于喜悦中,高高兴兴的一边走路,一边与摄影师商量着结婚那天,该如何把结婚热闹情景都拍下来。见证着自己的人生大事。 “嗯,好的,再见。” 从公园出来,曹小静向一条林间幽径走去,想着自己的心事,浑浑噩噩的她并没有注意身后有抹人影在跟着她。 直到猛得被人从背后抱走,她才惊叫连连,费力反抗:“救命啊!”刚来得及的惊呼出口,然后嘴巴就被无情的堵住,不能出声,细细的腰被一只手野蛮的禁固着,脑后也被一只手压着不能动分毫,也就在一刹那间,她看到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人,心底闪过惊喜,激动。 整个人被他的气息包住,不能呼吸,只感觉他的吻如狂风暴雨,如甘如露,沁人肺腑,她就像那枯萎的鲜花,等着他施于甘露,她是那么迫切的需要他,她的人,她的心……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四十一章 莫名感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