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四十章 报复的快感

“完了,也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至少要知道她的心是怎样的”凌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曹小静“你好,你播的手机已关机”凌云不知道曹小静住在哪儿。 他有些着急的对舒子华施压。 “子华,我希望你清醒点,现在小静找不到,我怕万一是个误会,她是个死老筋的人,一时想不开,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舒子华大骇,他怕了,他只沉浸于自己的悲痛中而没顾及曹小静的感受。“什么,你说什么”他大骇这下有点反应不过来。 待他反应过来。就只听到门被打开的砰砰声。 “砰”门被打开,舒子华疯了一般的冲出去,不见了人影。 留下摇头苦笑的凌云。到今天他才发现一向优雅的舒子华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当舒子华一口气冲上二楼停在曹小静的房前,他不要命的拍起门来:“砰,砰,砰”声不绝如耳。引来邻居们不满的抗议声。 敲门没反应。手机又打不通,他转身下楼坐在车里发懵。他只有等,他要等清楚,等明白。 晚10点过,街的尽头一辆小车徐徐开来。他一眨不眨的盯着,这小车他太熟了。呵,这就是所为的赤,裸裸的背叛。 他一脸阴霾看见曹小静从陈沛淇的小车上下来,隔着车窗摆手,幸福又甜蜜,我误会她,简直天方夜谈,她折磨我一个月“哼”他要她知道他的厉害。脸色阴沉的下车,反手一带车门与车身来个重吻。 冲上去抓住曹小静的手,应该是梦冰,扬起手,真想把她可恶心的脸打掉,在扬起手的一刹那间,住手,自己怎么会这么没风度,全是这因为这个女人。手停在了半空中。 “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意思。”灯光下的她很吃惊,是因为他揭穿她的面目吗? 真是自以为是的家伙,他带着一抹笑,一个月没见在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更娇艳,连声音也比以前动听,是被爱情滋润的如此动人。 他的心在撕扯般的痛。他闭着眼,脸有些扭曲。难道她不知道哪个陈沛淇一直在骗她吗,上次为了另一个女人,她还痛苦的喝醉,她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不过看她现在的气色,是他多虑了。 “你为什么要骗我!”他在瞬间跨掉,松开抓着她的双手,像泄气的皮球。声音充满着疲倦,消极。 这时陈沛淇走上来,他也想知道原因。 “我骗你?”顶着大问号的李梦冰,终于想起他就是曹小静的上司也是曹小静的男朋友。难道他说的是上次换工作的事。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瞧她说得多轻松,根本不把舒子华当回事,他算是栽了。 误会,这就是凌云口中的误会,他气,他恨自己太傻,他笑了,他笑得发狂,倒退着狂笑。 有些不对劲“舒先生等等,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瞧,称呼都改了,女人真善变。看她到底还有什么花招,他到要看清楚,看明白。转身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向他走来的优雅身影。 灯光下的她,又美丽又高贵,这是他不熟识的曹小静。眼里有了一丝丝疑惑。 “我想问你,小静是不是在你那儿。”闻言舒子华像看外星人一们的看着她,听不懂她说的话,她想圆什么谎。真看不出她那镇静的功夫深不可测。谁说她傻,她笨。到现在还在骗故事,竟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不答反问“你不是说很爱我吗?” 吓,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我什么时候说过爱你。”听他这么说,李梦冰也急了,她与沛淇才刚刚和好,要是陈沛淇误会她,她就死定了。她有些慌了。看向陈沛淇,果然他的脸色极其难看。 看着这幕的舒子华有了报复的快感。当然又翩风点火的说道。 “前一个月,你不是还吻了我吗?”有时间,有地点,有主角。还有事情的发展过程。可想而知陈沛淇脸色大变,前一个月他与李梦冰还处在复合期。所以也不知道在那段时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盯着李梦冰看,想把她看清楚,看明白。 可想而知陈沛淇脸色大变,前一个月他与李梦冰还处在复合期。所以也不知道在那段时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他这么说李梦冰反而不急了,一身轻松原来又是这傻妹妹在玩花招,对我的成见还真深,肯定还没说有一个双胞胎姐姐,这不自作自受“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找错人了,我叫李梦冰,有一个叫曹小静的据说是我的双胞胎妹妹。”看着他一脸的惊讶,李梦冰潇洒的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丢给舒子华“这是我的名片,欢迎你大驾观临。” 怎么会有这种事,不是他不愿相信,其实他是非常愿意这件事是真的。那他的曹小静不是又可以回到他的身边,他做了一件非常鲁莽的事,有可能因为这样而失去她。 虽然他弄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曹小静介绍陈沛淇是她的男朋友,最主要的这个不是重点。 一个月都没有她的消息,他怕了,怕她出事,他双手发抖接过名片,上面印着“为你而设计”广告公司设计总监李梦冰。他的瞳孔迅速放大。心在颤抖,有可能因为这小小东西,而把击碎,击夸,击得烟飞灰灭。现他多么不愿意曹小静与死这个字沾上关系。 “她肯定没有告诉你,她有一个双胎胎姐姐吧。”至此,舒子华才知自己对曹小静一无所知,真可笑。对她不了解,却在这爱她爱得死去活来。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你一定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舒子华语无论次的抓住梦冰,他还真健忘,李梦冰才向她打听曹小静的事。直到她吃痛,舒子华才松开手。 抱歉的说“对不起。” “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有一个月没看到她了。”说到这里打住,自己在生那门子气,一个月,没,没看到她了,李梦冰急了心狂跳。 “你知道小静有什么要好朋友没有”当下李梦冰有些慌乱的直播曹小静的手机,当然是劳而无功。怎么办,怎么办,她抱着陈沛淇抽泣。 舒子华强做镇静的一个又一个的打电话过去。从美女队员,直到公司的李玲芳她们。每打一个电话,心就跟着往下沉。 “你不是还没跟家里打电话”经过刚才一惊一炸的陈沛淇此时回复了心智。提醒李梦冰。李梦冰一喜跳起,跳到一半跳夸下脸。曹小静是不可能回家的。她最讨厌家了。 明知道曹小静不可能回家,李梦冰只能抱着最一丝希望的。 按了号码,良久才传来应答声“喂”通了。 李梦冰眼睛抹上喜色。“妈,家里还好吧。”她不敢直说,只能旁敲侧击。可急死一旁的舒子华了。 “好啊,”林妈显然很高兴。 李梦冰听出来了是因为她打电话回去的原因,对了她也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喉咙发堵她怕自己忍不住说出李小静的事爸妈年纪大了,她不想再有什么事发生匆忙的挂掉电话“没事,我也很好,再见。” 见李梦冰挂掉电话,不敢要求她再打,这毕竟都是他的错。为什么一向冷静的他,唯独在这件事,失去冷静。唉,关乎爱情出轨的事,几乎没有人能冷静,除非他不爱她。他后悔,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三人陷于无边的沉默中。 “嘟,嘟”手机响了,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刺耳,由其是此时此刻。李梦冰神经质的仿佛刚从梦中被人惊醒。有些不知所措,发愣了一会儿后,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家里打来的。她小心的按了接听键“喂。” “梦冰,小静的事你知道吗?” “吓,我……”李梦冰心沉手发抖。不知道妈妈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你,看你,当姐是怎么当的,小静没告诉你吧,是这样的这个月28号,她就要结婚了。” “啊,这么快?”这边的李梦冰算是听到一个惊爆的消息。 “还以为你知道呢,本想明天打电话给你,竟然你没睡,现在就打给你,记得明天回来帮忙。” 心上石头刚落地马上又掉起,小静要结婚她到底想干什么。闪婚吗?“我知道了,晚安。” 不过总算松口气见紧张的舒子华,她实话实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静没事,不过这个月的28号是她大喜的日子。” 她没事,没事就好,老天待他不薄。大喜的日子“你是说要结婚了,我,我祝福她幸福美满”是自己对不起她,在她面前没有他没有资格说爱,只要她没事,他的心也跟着放了。他没有勇气再她了,她是好那么美好纯真,他怕自己的私心你伤着她。她不会为自己开脱,更不会狡辩。 说到底她就是笨。他身边就是有赶也赶不走的苍蝇,万一风言风语她受不了,他怕失去她,所以他放弃他对她的爱。只要她开心就好。自私的他,他以为这样曹小静就会过得幸福。在李梦冰的惊讶中他走了。 对着陈沛淇泄气的说,“你看看,这是什么人。” 看到那个决然离去的人影,李梦冰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第二天一大早,李梦冰火急火燎的赶回家。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四十章 报复的快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