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三十七章 怎么去解她的结

曹小静把爱情的上伤当做,疚愧之情发泄出来。眼泪如继线的珠子,涮涮的往下掉,弄得李爸,林妈,搞不清状况。 “我再也不离开你们了,”她的心好痛,疼得无以复加。只是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好像中有这句话才难表达她满腔的歉疚。 中饭是在曹小静压下满腔的痛,硬塞进一碗饭,她不想说,就算想说也说不出口,她的喉咙已经嘶哑。 二老问她在外过得好吗?她点头,偶尔摇摇头。再配上个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其实她是真的想笑,原来除了爱情,还有亲情,他们同样重要。因为她又回到了有亲人问暖询寒的家中,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是这样脆弱,脆弱的连爸妈也跟着担心。 她不想让爸妈再看着好这个样子,小声的说:“妈,我累了,想睡一睡。” 晚饭与中饭一样,都是在三人默默无方的情况下用完。 “妈,这次回来,我想好好的玩一玩,不打算再外出了。”终于心情平复了,这句话也是她从回家以后,说得最流利的一句话。 两个老人家很是体贴的点了点。“好,好。” “那我上楼去了,晚安”逃也似的上了楼。 一走进房间,就无力的靠在门后。眼泪不争气的哗哗的流了出来。 明明眼睛已经很干涩,为什么就有这么多的水份流出来,就好像井水一样源源不断流过不停。 她是真的不想流泪。 夜,一个人,无眠到天亮。 但可恨的他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越不去想他,他越在眼前跳跃。 对他的痴情是我不该犯的错,对他的思念是我的罪过。 男人如酒,女人喝一口,醉几分。 原来,爱情不但要曾经拥有,更要天长地久。 第二天,心情虽然沉重,但已能控制它,至少表面如此。她一改大大咧咧的作风,乖巧的在客厅陪爸妈闲聊,这在以前这可是不可发生的事,她不与妈妈吵嘴就不错了。 二老也觉得女儿什么不对劲,不过这样子的曹小静很好,很乖。难道她终于懂事了,两人也没深究。 中饭,“妈,我错了,我不该任性出去之后,我才发现家才是最温暖的,我现在住下了可不打算走了。”曹小静挤着笑。 她使用杀手锏,李爸,林妈只是点头附和。“我再也不离开你们了。” 她只是无意识重复的说着这几句话,好像不说,心里就不安似的。 当然她也没发觉自己说话的语病。 因为她现在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一样。 脑里,心里只有伤痛,无法平复的伤痛。 曹小静怕忍不住眼泪掉下来。“妈,我想到桔园走走。” “成,你可以去找找以前的同学聊聊天。叙叙旧”林妈妈知道桔园是小女孩最喜欢玩的地方,小时候曹小静呆在桔园的时间比呆在家的时间还长。 两老担心的看着小女离去的背影,不知她心中的结,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她的结。 只有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很久,没回来了,小镇有了不大不小的变化。 街道两旁多了很多的新房子,家家户户打着的防道网,诉说着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冷清。 桔园,这就是桔园小静在桔园门口出现,只可惜这里不像以前那样想来就来。已经被人砌了围墙她只能远观里面的景色。现在是金秋十月,桔树上是一片金黄色,在太阳下闪着金光。她仿佛又回到小时候。 小时候的她像个野小子,在这里与小伙伴玩游戏,她最喜欢玩得就是解放军抓土匪的游戏,一声准备,二声埋伏,三声开炮。她总是冲锋陷阵,每天玩得脏脏的,而李梦冰则坐在一旁与小女孩们摆弄着洋娃娃。 正在桔园玩的发疯时,一位下乡照相的老板,见有这么多的小儿子,抓住机会游说小朋友照相。李梦冰嚷着要照相,林妈妈只好让两姐妹照了一个合影。 相片就摆在客厅的镜柜前,每次家里一来客,都会对相片说一一翻。都赞美李梦冰像白雪公主一样漂亮,尤其是一些不知情客人,说林妈妈好福气,一儿一女,说得多了再加上大女儿成绩好,不像曹小静只知道疯玩,林妈妈也有些偏向大女儿,言辞方面,一些外出的机会等等从此曹小静就与姐记较了,从不与她站在一起。 对妈也记恨,八岁那张照片,曹小静一个男式头,黑黑的脸上,短短的头发,孤傲的样子。让人很难不相信她不是男孩子。相片被她收好压在床头柜底。就这样她就与这个家倔上了,不仅把姓改了没办法谁叫梦冰跟爸姓,她就只能跟妈姓林。从此有李梦冰地方就看不到她曹小静,有曹小静的地方就看不到李梦冰,姐在小学三年级时由于成绩优异,跳级之后从重点中学一直到重点大学。两人生活的圈子也不同。曹小静只在一个大专混了一张毕业证。 现在想来,感到自己当时有些莫明其妙,和可笑,确实是自己太过份了。她该好好的补偿她所失去的亲情。心情好了一些,原来除了爱情,还有亲情。 浮现在眼前的一幕幕是那么美好。苦涩的心,苦涩的脸上终于有一抹淡淡的笑。 曹小静用手敲了敲桔园铁门。这时铁门旁的小房子里走出一个三十三左右的男子,看到站在铁门外的曹小静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你开一下门,我能进去看看吗?”曹小静满脸的请求。 “噢”那男子没有多余的话,走过去把门开了。 “谢谢你,我呆一会儿就走”曹小静向他报以抱歉的笑。然后在他的注视下离开,走在儿时熟识的路,身旁一株株橘树往后退。 看着眼前的橘子树上掉着金黄的桔子,在太阳下闪着亮光。这里笼罩在一片的金色之中,好美的景色,多像童年的美好时光。 整个人也沉浸于往事中。眼前浮现儿时同伴在这冲锋陷阱的情景。 这了一会儿,一些采橘的人过来采橘,他们挑着箩筐,拿剪刀与工具有说有笑的一边工作,一边说笑。 曹小静就在一旁看着这其乐融融的画面。心里暖暖的,脸上也有了久违的笑容。 帮着她们一起采橘。 “我来帮你摘桔子。”曹小静一边说,就一边忙活起来。心情自然也就明亮起来。 这时那位帮曹小静开门的男子,过来把大家摘好的桔子,装箱然后搬上一辆面包车上。看样子这些橘子是要拉到市场上去出售。 “谢谢,姑娘,你贵姓”一位看起来做事很麻利的大婶打量了一下忙活中的曹小静,觉得这她人实在,又亲和。 “阿姨,叫我小静就好。”刚好想着小时候自己与小朋友到这儿偷橘子,刚好被主人抓个现形。 被主人训了一顿才放回去的事情,脸上不自觉的扬着笑意。当然笑嘻嘻的回答着。 一时没反应过来。怔愣的几秒才纳纳的答道。 “小静,好名字,在哪儿工作,看你应该是在大城市上班吧。”那位大婶经过打量,就断定曹小静一定在外工作,不然她的皮肤不会这么白。 在乡下是不可能不被太阳晒的。 “我、我刚从外面回来,”曹小静没有再说什么,心里无缘故的发堵。她牵强的向那阿姨挤出一笑容后。就闪到另一边去了。 他的举动被正常一旁搬桔子的男子洞察,他也是过来人,一看那表情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一旁做着手上的工作。 当大家收工时,已是上午十点了,曹小静跟着他们走出桔园,“阿姨,再见”曹小静向他们道了别,又满脸心事的回家。 这里变化好大,看着一幢幢新的高楼大厦,陌生的很,走到一处小平楼前,她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这幢小平房还没有变,她立马高兴的跑上前去,叫了几声“阿英,阿英”这家是曹小静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家。 本来高高兴兴的见到老同还,可是竟没有人答应她。看了看锁着的门。 她沮丧极了。有些闷闷的回家。 在进家门前,她努力的挤出一抹微笑。 “爸,妈我回来了。”跟爸妈打了招呼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她不认识的小孩。有五六岁的样子,模样很机灵,也很有礼貌。见到她,甜甜的叫着“阿姨。” “噢”曹小静答应着,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妈妈。 没想到,妈妈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就是阿英的儿子。” “阿英的儿子”曹小静吃惊不小。一脸的不相信,“有这么大了。” 这才想起阿英那年考上大学,因为家里没钱,而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到外面打了一年工。然后回家她妈就给她介绍了一男朋友,没到半年就结了婚。 那男的是一位大户人家,但他不务正来,整天游手好闲。 吃喝玩乐样样精通。阿英本就是一性格柔弱之人,也管不了他,一年后她就生了阿军,那个男的也因为从偷盗进了监狱,从此就是阿英与儿子相依为命。 这些尘封的往事,在此时打开,曹小静也想起了自己的初恋。那是一名高中老师,她记得由于初中那段不愉快的经历,她由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变成了整天沉闷的人。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三十七章 怎么去解她的结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