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三十六章 脚踏两只船

“你不舒服,哪里不……”一说到这里,舒子华猛然想起,在酒吧时碰到陈沛淇,他在心里想,难道曹小静也碰到他了,然后两人之间发生些什么…… 他的心一痛,看来曹小静对她还是不够真心,对自己还是有所隐瞒。她对他还余情未了吗?心就一下子没了温度,神色灰败的想要理理自己的思绪。 “好吧,那你回去记得小心”看着李梦冰急急的脚步,心就刺痛起来。 李梦冰强装镇定的在舒子华的注视下,忐忑不安的走完那一段路,以后一定要让曹小静知道她不介绍有她这个姐姐的历害。当然那要等到自己搬出她的鸟窝再说。 看着她那不自然的走姿心更加的痛了,一脸的冷若冰霜猛然转身离去。 两姐妹不分先后的回到家,一进屋,李梦冰就迫不及待的对曹小静说:“你确定这样做是对的。” “很抱歉,姐我还没来得及向他介绍家里的事”曹小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平常被姐姐压住风头,这次好不容易有个男人以她为中心,因为不想被人破坏这美好的一切,所以她没有向舒子华家里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我倒没事,我就怕会引起更大的误会,尤其是沛淇。”是啊,到现在陈沛淇还知道有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两人的关系也才明朗,可不要再有什么误会才好。李梦冰不得不提醒曹小静,当然她也怕那个舒子华有误会。 事实证明李梦冰的担心是对的。 两姐妹再也没有说什么,都沉默起来。不知道各自在心里想什么。 这几天由于忙曹小静也很少找舒子华,而舒子华以为她在纠结对陈沛淇的感情,他想曹小静可能正常感情线上绯回,他得抓住机会好好把握,要不然到时后悔的可是自己。 尽管心里不舒服,舒子华还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去争取曹小静的爱。 一大早,所以他好心情的打扮了一下,白色的衬衣,紧身的牛仔裤,把他美好身材展露无遗。 连自己也感到好笑,原来男人为了爱也会为知已容。 “小静今天有空吗?”江少华想给曹小静一个惊喜把车停在她的小楼下。 “我有点事,不能到外面去了,”正在闹肚子的她不好意思说,昨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就喝了一杯冰箱里没有喝完的牛奶吗,一大早的,就已经拉了十来次,这不都快拉虚脱了。 刚躺下休息一会儿,真的,她很想去舒子华约会,可是现在自己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被舒子华看了,自己的形象在他的心中不打大打折扣才怪。 尽管想,非常的想去,也不得不放弃了。 都怪自己好好的,想要增什么肥,现在到好,起码得瘦下好几斤。 看到李梦冰,穿上漂亮的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曹小静心时那个悔,肠子也青了。 “怎么能这样,我不管反正你要跟我出来。”江少华把电话挂掉,正想上楼把曹小静抱下来,只见曹小静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奔下来。 “难道她想给我一个惊喜。”只见她一路小跑,跑向另一辆小车,里面走出了陈沛淇一见面两人就一个吻,有说有笑的开车走了。 怎么会这样,我们在一起时,很少有这么亲密的动作,难道她,她,一直在骗我。 她一直与陈沛淇保持着关系,拿自己只是当挡箭牌而已,或者是她一脚踏两只船。 看到这一幕的舒子华脸色发白,脚下发抖。 心被人刺了一刀似的,很痛,痛不欲生。 直到看不到两人的背影,他一拳打在车顶上,打开车门,把自己狠狠的塞在车里,向酒吧开去。 江少华脸如死灰的回到酒店,喝起闷酒来。脸色阴沉的一边喝边想这女人一直把我当傻瓜,三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谈恋爱。 就这样被这个女人当傻瓜耍。他不甘心,他非常的不甘心。 一双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手也紧紧掐着手心,青筋突露,要是曹小静在眼前的话,他真的有掐死她的冲动。 可见他是多么的伤心与痛苦。 一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去,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直到他醉了。 季王武在酒店的酒吧巡逻时发现了醉熏熏的舒子华,真纳闷热恋中的人还有这情况,肯定是出现了什么状况,季王武没办法只得通知曹小静。 “小静姐,你快过来,少华他心情不好,醉酒了。”曹小静接了电话就跑来,她与季王武把舒子华扶进房间,季王武只得走了,人家可是二人世界。 曹小静从卫行间打来水帮躺在床上的舒子华擦洗,虽然上次发生了自己醉酒的那件事,曹小静还是脸红心跳的为他换了睡袍,让他睡得舒服点。江少华喉咙里一阵不舒服爬起来,想呕的样子。曹小静赶快拿了一个垃圾桶接住,看到醉熏熏的舒子华,曹小静在心里想。倒底是什么事让他烦心。 等舒子华吐完了,又帮他擦了嘴角倒了一杯水喂他喝下。刚坐在床上,就被舒子华抱住压在床上,他野蛮的亲着她,把她的衣服扯了个精光,曹小静挣扎着,没想到他的劲更大,没办法任他施为。 自己不是早就打算给他了么,可是在他醉酒的情况下,她真得不想给。 夜,就这样过了。 早上,舒子华一醒来,就见到躺在他身旁的曹小静。她睡得正香。 看着她美好的睡容,从心底传来一阵痛处。 心里想着小静的残忍,还说对我不放心。她竟然,干出那样的事,舒子华痛苦,闭上眼睛。今天,就了断吧。“曹小静,”他刚一做声,曹小静就醒了“什么事,”迷迷糊糊的问。 “我们两个你喜欢哪个。”曹小静不在迷糊着,以为他说的是舒子华与舒子华,两人本来就是一人,哪有人人吃自己的醋。又想耍我吗?当然想都没想就答道:“你们两个我都喜欢不得了。” “那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听到她这么说,舒子华就差没疯掉,冷冷的说。 “什么,你说什么,”曹小静被惊清醒了,不相信他说的话,想到他才占有她,就说出这样的话,我早就说过,长得好看的男人不可靠,只是没想这么快就实现了,曹小静跑下床,忘了没穿衣服。 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就走。她的心碎了,她没脸见人。没想到自己这么使人厌烦才谈的恋爱还不及松口气就遭到抛弃。 当曹小静伤心的冲出酒店,世界在瞬间倒塌,茫然的她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美琳家吗?还是租屋。老天为什么跟我开这么残忍的玩笑。爱情还没来得及享受它的开花,就胎死腹中。心碎了,四肢麻木。走在一条自己不知道终点路。 呵呵,曹小静惨笑着,状似疯癫。引来路上行人的侧目。 舒子华在曹小静走后,痛苦闭上眼,她这么水性杨花,分手应该是最好的结局,可是为什么他的心却有种被撕扯的痛。 失去了她就像失去了全部。整个思绪沉浸于满天乌云中,女,心为此而颤动。 她简直可恨到极点。原以为她很傻,傻到无心计,而自己可以轻松自如面对她,不用再与那些永远只想着怎么对付你。还精心设计的爱,或者是精心算计你的钱。 原来自己才是最傻伤口,直被她玩弄于手掌中,伤口又被她撒了一把盐。 他一拳打在墙壁上,血顺着紧握的手指慢慢的流出来,血,刺目的血。与手上的痛却一点也不能缓解心中的疼痛。 惊喜原来是这样的惊喜,呵,可叹,可悲。可笑。 爱。就是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漫无目标的曹小静在街上走着,在一站上停下,汽车来了,她机械性的上车,坐在车上的时间是茫然的。因为脑袋里是空的,能做的只有呆呆的坐着,静静的流着眼泪。 车在终点站停了,下意识的随着人流走。心自悲着,心一直在自问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样。情断心碎,舒子华我恨你,想爱想爱,不想爱就断。 身子如风中的落叶,风轻轻吹就会倒下。 她茫然的走在即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她不自知,直到在一座两层楼的平房前停下,悚然惊觉回家了,很可笑吧,自己在外五年,一直不曾回家,在外过得逍遥自在,从没想过要回家,现在累了,倦了,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家。 她嗤笑,笑自己是多么的自私,就为了妈经常赞美姐姐,而负气走出家门,只是偶尔打过电话,从此再也没回家,现在这样不是报应,真是活该。 为什么,人总在失意时才想起家的温暖,她气极反笑。 她努力平复着情绪。原来家才是永远的港湾,累了,痛了,回家才是最正确的。擦干眼泪。呼气,吸气,鼓起勇气上前叩门。 门开了,后面是一张因岁月蹉跎而留下痕迹的脸,“妈,我回来了,我想你们了。”说完,曹小静冲过去抱着,喉咙哽咽再也说不出话来。 “回来就好。”林妈妈拍着小静的背,她知道这个女孩外表坚强,内心其实很脆弱。她很明了,她一定有重大的事解决不了。 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询问。 “妈,我错了,我不该任性,就那样走了,走出去后,我才发觉家永远是我的最温暖的港湾,这么久没回来看你们,爸妈,女儿对不起你们了。”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三十六章 脚踏两只船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