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三十章 今天不是愚人节

她把他江华人俊置于何境地,他好恨恨自己相信她与黄小涛是纯友情关系。也许那个黄小涛也被她骗了,被她那副假装的纯情骗了。她在骗财,还是在骗色,也许两都也是,或者说有些女人天生就是演戏的专家。 想到这里,心更痛,自己怎么就会喜欢这种女人呢,好吧既然你是这种女人,那好我就演好我的那部分戏。 终于忍受不了疼痛曹小静昏了过去在得到满足后,舒子华撩开曹小静凌乱的发丝看到她满足的睡了过去,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他起身去洗了个澡,然后就想转身出门,看到沉睡的中的女人,他又停下脚步,深深地看着她。 看到她脸上是一片疲劳过后平静,他撩起被单帮她披好,想到自己就要与她永不相见,心里又是一抹深深的刺痛。 却在转身离去时发现洁白的床单上有一抹血渍,像樱花一盛开,怒火,妒火又狂炽他脑海,女人竟还用这种修补处女膜来骗人,看来她是此道高手,经常用这种手段去骗男人。 他知道她与陈沛淇交往过,还为他怀过孕,但那时他相信她是被人骗的,她与黄小涛的暖味不明,他她选择相信他们之间是纯友谊。但他就是忍不住被她吸引。两人在一起时,她的无心计,不娇柔做作。以及她无厘头的风格,都成了吸引他的资本。这些都是人的缺点,但是在他眼里却是吸引他的法宝。他还在想,这女人为什么会被人甩也是因为她身上的这几个缺点。 再说现在的年轻男女那一个不是分分合合,他才不会傻到去追究女人是不是第上一次,他甚至还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自己心有所系的人了。 所以他已经准备好找一个机会好好的向她表白,然后好好的疼她一辈子。现在这一切都不需要了。 在得知自己甩掉这个可恨的女人,为什么心会那么痛呢。不……他不要心痛,她一点也不值得自己心痛……她一点也不值得自己心痛。 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的重复着她的不可饶恕。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曹小静竟然利用这个东西去骗男人,而且是骗了一个又一个,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竟然你是这种女人,那我就不要浪费了。 他的眼神迅速变冷全身肌肉蹦紧。紧咬的牙,以及紧握的手格格的作响。为什么在她骗走自己的的心后,才发现她是一个如此可恶的女人。 当下他又狠狠的扑上那个还在沉睡的人。 他又想狠狠的对她发起进攻可是看到身下未着寸娄的女人他轻轻的伏上她,然后进了她的体内。轻轻的,柔柔的抽动。 他只好好的与她爱一回,他不想在这件事再做过多的挣扎。然后……分了。 当房间了一切都停止后,心痛,心碎,难堪……还有往日的一幕幕,将他击得粉碎。 而床上的人,因为心伤,心碎到只想沉睡再也不起来。当然对这一切都没有感觉。 靠在客厅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一支又一支,房间里满是烟雾弥漫。 夜晚的时间在无声的溜过。从明亮到黑暗,从黑暗到明亮。 而房间里只是有个小红点在一闪一闪的。伴着一晚的沉闷。令人阴郁到了极点。 早上,一睁眼,曹小静就感觉全身上下不对劲,全身酸痛不已。自己不就是爬爬山,走走路什么的,不甚至于这么疲惫不堪。 还有不寻常的痛处。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海闪过一些昨晚的零星片断。她甩甩头,头痛的很,在想昨晚是不是喝酒了。 突然脑海闪过舒子华与酒吧女的一幕,然后,紧接着是自己心灵受伤到餐馆喝酒的一幕。自己已经喝得有些醉了,然后,一个男从过来跟她搭讪。再然后,她与那个男人一起走了。再后来自己与一个男人滚在一起。天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把掀开床单看到床上那一抹血染的暗红。她完完全全的呆住了。 心扑扑通通的狂跳。哦,她到底做了什么……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不要吓她。发生这种事她可不经吓。 她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见鬼的神情。眼前的血印却是那样的刺眼夺目。自己守了28年的清白就这样没了。天啦…… 精气神一下子就被抽空,她无力的瘫在床上。空洞的看向天花板。眼里隐隐泛着苦涩泪光。脑内是一片空白。 再加上舒子华的背叛,双重打击,她无力承受。未着寸缕。全身如掉进冰天雪地,伤心,苦涩,悔恨……齐齐涌上心头。 到最后只是绝望。 良久,直到黄小涛在外大声呼喊,“小静姐,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集合的时间到了,快点啦。” 黄小涛对着一扇门内没有人的房间大声嚷嚷。直到黄小涛在门外叫了几声,曹小静才收回无神的目光。回复意识。哦,天啦,这间房应当就在自己住的房间隔壁,太巧了。 就是巧到等下不知道怎么样向黄小涛他们解释。 她不敢做声,掏出手机给黄小涛打了个电话。 “我知道了,叫什么叫,挂了。”一大早的心情不好,把电话给黄小涛凶了一顿,谁叫他在外面鬼叫鬼叫的。活该,迅速起身洗澡。不管门外有些发愣的黄小涛,这小静姐是不是有毛病,在房间里答应一声不就得了,还费钱费力的跟他打电话。 “那我先下去了,你快点”说完黄小涛满头雾水的走了。听曹小静的口气这老姐口气相当的不好。唉,女人,脾气大大的女人。黄小涛还在以为是曹小静大姨妈来了的反应。 站在水龙头下,任温暖的水淋在身上,她只是呆若木鸡的蹲在地上,双手抱膝。全身发冷。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眼泪泛滥成灾…… 知道自己没有很多时间在这悲伤,像个木头人一样穿好衣服,走出酒店。站在集合的队伍最后面。 过完今天,一切都结束了…… 队伍又开始向景点出发,黄小涛跑过来她立马绽开一机微笑。灿烂如花,可是心痛如刀。她要伪装,不能让别人看出一点点破绽。 可是红肿的眼睛出卖了她。 看到她红红的眼睛,黄小涛怜惜的把她搂在胸前。“不舒服吗?”声音轻轻柔柔的。 体贴又周到。 “有一点,过了就好了。”曹小静终于忍不住,抛出一抹苦笑。她只想借个肩膀靠靠,所以回手也抱着黄小涛。 脆弱的心得到稍许安慰,至少自己还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黄小涛一震,原来做女人真的很难,每个月有那么几天麻烦,还很痛。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人影神情灰败,全身僵硬,眼神凌厉的喷出一股浓浓的火焰。恨,妒。痛。终于受不了的他狠狠的转身离开。 由于现在是黄金旅游周,到处是人山人海。 人声鼎沸,处处都是喜洋洋,每个人脸上都绽开阳光一样的笑容。 只有她与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在一处景点休息时,黄小涛问坐在石墩上的曹小静“我去买些吃的,你在这儿等我。” “嗯。”微微点头,曹小静突然发觉黄小涛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也懂得关心人了。看着黄小涛远去的背影。眼睛再次有了湿润。 朦胧的眼睛看不清眼前景物。 她不想在别人面前流露出脆弱,可是,她真的忍不住想号啕大哭。 直到几个黑影遮住了太阳光线。她才有所察觉抬起目光打量来人。 眼睛睁的大大的,是他,昨晚那个夺她清白的那个魔鬼。心跳如豉,神情激动。她好想抓好着他打一顿,然后再把他挫骨扬灰。可是……自己就没有错,想起昨晚对方喊她一句“美女”,自己当时就飘飘然了,不然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说出来说去都是自己虚荣心做怪。 她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只想他自动消失,她保不准自己有会有杀人的冲动。 此时他正用带着仇恨的眼光看着她。他盛气凌人。 他逼人的气势,曹小静有了心虚,生怕他说些什么风言风语,那她无脸见人。 曹小静想找一个人少地方,当然了这种不光彩的事,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 她起身绕过他们向一条小路走去。心想要是对方想要钱的话,好了,她出点血,她可不想那个可恨的舒子华知道这件事。 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真的无脸见人。 看到她走在偏僻的地方,身后六个男人,全都淫笑着。有乐子可寻。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配合。 终于在只有几个游人的地主,六个男人走上前。 捂嘴的捂嘴,挟人的挟人。在曹小静发懵的情况下,她还来不及有所动作。 就被对方几个男的胁持。一边一个男人,把她挟在中间。身后还顶着一把刀。 曹小静出声不得。 再加上这里地处和山腰的岔道口,人烟稀少,无助的被他们胁持后,连拖带抱的拉走了。 被挟持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虽有有几个人对他们投来惊疑的目光,但很快,又是一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啊!”痛呼一声,就被对方一把甩在地上。 在来的路上,她看到一张路标牌,标着“游客止步”来到一个有几个大石有头的山上。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三十章 今天不是愚人节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