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二十九章 揍人的冲动

餐厅服务员只是担心的看了一眼曹小静走去方向。看来这个女孩子又会吃亏了,对于这种事,她见得太多了。想管也管不了。 “小姐,看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那个男人,死皮赖脸的跟在曹小静的身后。一脸的讨好。 “谁说我醉了,我只是心情不好而已”曹小静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成双影的男子。 此时心中那一点点的警觉也消失不见。 “那我陪你散散心。” “好,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曹小静道完谢,转身想离开他。 脚下一个不稳,曹小静就要倒向地上,那个男人趁机把她抱在怀里。 当然这种正经的女人,比那些小姐要干净的多,况且像这种一夜情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过后就是云淡风轻。谁也不会纠结谁。 尤其是对他这种人发生这种事是最好不过了。 “你醉了,走,我送你回家。” “谁说我醉了,我没醉。”那男人知道曹小静已经醉得很历害了,况且刚才自己给她吃得药应该也要发作了。当下抱着她发烫的身体走向自己住的酒店。 说是酒店,在这个旅游区,也就这个酒店够档次,所以大部他的人都住在这个酒店,包括曹小静来旅游的团队。 那男子,心里想着肮脏的事来,等下可要好好的尽情玩得开心。把她绑起来然后再…… 这一路都是他抱着曹小静,曹小静感觉身上好热,有一种想把全身衣服都脱了想法。 这个抱着他的人,男人,对现在她眼里,心里想的都是男人。 她明知道不能与这个男人发生什么,可是这个自己看起来都讨厌的男人,此刻在她眼里是那么的吸引她,甚至于他的吸引力超过舒子华。想到了舒子华,她费力的想挣脱抱着她的男人,怎奈浑身无力,要是离开他的话,连站起身来的力气也没有。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无力的趴在了他的身上。 脸上一脸的滚烫,绯红。竟然双手攀手对主的肩膀。 男人的手在她的背后抚摸着,给她带来一阵颤抖,全身有一种无可言语的舒服。 在酒吧喝酒的舒子华见曹小静脸色不对的走了,心里有了瞬间报复后的快意。当这种快意还来不及有所扩散,心中更深,更重的一抹痛涌上心头。 他连演戏的心情也没有了,一手挥开身旁妖媚的女人,一个人喝着闷酒。妖媚的女人看了他一眼不情愿的走了。 醉了,醉不醉人,人自醉。可是他的头脑却越来越清醒。脸和眼睛在酒精的作用下,迅速变得通红起来。他知道自己醉了,趁自己还清醒时离开这个风流之地。 一脚跳进电梯,见里面搂抱着的男女,那急不可耐的神情,眼里有了鄙夷。那女的背对着她,穿着的衣服他很熟识,因为曹小静今天就穿着这样一件衬衣。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吧,她的头无力的依在那个男人身上。男人的手却不老实在她背上乱摸。 他心里一阵了堵。很烦躁的移开目光,现在他不想看到,知道那个女人的一点消息。 冷漠的看了一眼后,背对着他们。眼里有了想揍人的冲动。 当电梯停在了8楼,舒子华带头走出了电梯。身后也跟着有人出了电梯口。 他加快脚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这是哪儿,我要回酒店”出了电梯口,曹小静下意识的瞄了瞄酒店的走廊。这个酒店的走廊与自己住的那个清雅的酒店不同,这里布置的金碧辉煌,透露出别样的豪华。 这个不大不小的有些吐词不清的声音,直捣已经打开房门正准备进房间的舒子华耳里。如五雷轰顶。 迅速的看向那两个隔着一个门的男女,刚好这时曹小静摇摇晃晃的抬起头。 正对着他。眼睛半睁着,透着慵赖迷情的眼神,任谁看了身体也会起异样的感觉。 “现在就到了,等等,开了房门就到了。”那男人一边用手掏门卡,一边用手扶着要倒下去的曹小静。 此时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意识也全无,只会任人宰割。 舒子华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见抱着曹小静的又是另一个男人,他不禁也火冒三丈的走过去。冲到对方的身旁后,又冷静下来,现在曹小静的事与他舒子华没有一点关系。 他凭什么去管她的事。 曹小静的事与他舒子华没有一点关系。 他凭什么去管她的事。 就这样硬生生的停下来。转身要走时,耳朵里又传来她的慵赖的声音“少华,是你,我好想你。” 接着就是她亲人的声音传来。舒子华回头一看,见曹小静双手抱着那个男人,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她的眼里满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小美人,别着急再等等,我会让你离不开我的。”那男子向曹小静脸上亲去。 “吱”房门被打开了。 男人一把抱住全身无力的曹小静走进房里,用脚后跟把门踢上。可是房门没有如愿自动关好。 忽闻冷哼一声,“放开她”刚才看到曹小静亲那男人的一幕,心狠狠的被刺痛,他又有了想离开的冲动,可是看到她在别的男人怀里展转承欢,他的心又忌妒,又难受,又心痛,心情复杂无比。 脚再也迈不动。 那淫邪男子回身看了一眼全身上下笼在怒气中的男人,1米8的个头,紧握的拳头明知道不好惹,但他仗着自己是这里的地头蛇,不屑的问道:“兄弟什么事。” “我叫你放开她。”声音里透出暴怒的边缘。 “你说放就放,你是谁?”男子一旁作势就要去亲已经半昏迷的曹小静。 “砰”他的嘴巴还没有挨着曹小静身上就传来重重的一拳。人就往一旁倒去,还没弄清怎么回事,手里的人就被告对方已经拥在了怀里。 经过这阵的震荡,曹小静有些清醒过来。 手抱着身旁的男人更加的用力。 舒子华面无表情的走出房门,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门。 背后一双狠毒的眼神向他射来,那眼神有不甘,有狠戾,一副不会就此罢休的架势,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单打独斗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况且在这里也不适合把他做了。 等着睢。男人狠狠吐了一口痰在地上。 舒子华走进自己的房间,一把把曹小静丢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让冰凉的冷水对着她直冲。然后自己走了出来,抽出一根烟,立马空气中烟雾弥漫。 面对这样私生活泛滥的曹小静,他心痛,心死,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要去关心她,受不了她在别的男人怀里,展转承欢,面对那样子的她,他痛彻心扉。 而又无能为力。 喝了酒的他,本身也醉了,只是一种意力让自己没有醉下去,此刻他的眼里布满血丝,神情却是冰冷。有一股想杀人的冲动。 眼前浮出,与曹小静相识的种种场景来。到桂林游玩的一幕,再到上班叫她罚抄八常法,再到那天一上车她就亲了他的一幕……一幕,就像放电影一样涌上心头。 心底也传来生生和刺刺痛。飘远的思绪随着卫生间里的水声而停止漫游,再随着门吱的一声响,围着浴巾的曹小静神态慵懒的用干毛巾拢好。刚才经过冷水冲洗的身体没有先前那么燥热了,可是全身上下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对着镜子甩干头发的举头也没心思。心思只在男人的身上,闭着眼,眼里出现了男人的身体,此时此刻她又沉沦了。 身体里空虚,令她全身发颤,一想到男人的身体,全身上下就有一阵电流袭过。舒服的令人直升九霄云外。 脑袋又开始混浊起来,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身体得到释放。 头发还有点湿,她用干毛巾把它笼在头顶,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她就这样的出现在舒子华眼前。 但她没有发现隐在没有开灯房间的舒子华。 舒子华也感觉到曹小静的不一样,走过去想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从卫生间亮着的灯光洒出一片光辉来。那朦朦胧的余光。增添了她身上的神秘之色。 手情不自禁的抬起她那的脸。眼里有了然之色,女人被人下药了。难怪她变得如此妖娆。媚态横生。正想不管她的死活走出房间。才发觉这个房间是他的。 感觉被人摸过的地方传来阵阵电流,曹小静抬起迷离的眼神。少华,是你吗?请允许她在这亦真亦幻的境况下看不清楚,然后便是她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的把舒子华抱满怀。 此时此刻她已经忘了自己要恨他。心里却想他,见他,念他…… 舒子华理智的把曹小静拉开。他想他现在没有心情与。 听到她口里叫着少华,舒子华有那么一怔愣。但是他心情并没有因为她叫出他的名字,而感到好转,反而有一种更压抑的沉重。 不是吗,她是一这个这样的女人,乱搞男女关系不说,还到酒吧搞一夜情,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怎么会与那个看起来令人肮脏的男人在一起。 是因为受不了自己在她面前泡妞吗? 真可笑,怎么会有这个想法。舒子华自嘲。 可是任他怎样使劲,曹小静就是不松开抱着他的手。 但他的心智是清醒的,带着狠狠的,施虐似的惩罚。毫不留情的亲上她柔软的嘴唇……以及想要得到更多。 女人你就这样离不开男人吗?想起她与自己在一起一副纯情模样,心里一阵悲痛,她就这么会演戏吗?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二十九章 揍人的冲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