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二十一章 做春梦的女人

“我想亲你。”季王武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去亲曹小静。 “不要。啊。”曹小静大惊,挣脱季王武跑出了房间。 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只答应做你的假女友,你不能亲我的。” 这女人真不懂察颜观色,整个计划泡汤,季王武泄气的倒在了床上。 听到这儿舒子华眼睛一亮,一阵狂喜涌上他的心头,原来他们真的在假谈恋爱。 世界在瞬间明朗灿烂起来。 心霍霍的欢跳着。该是自己发起进攻的时候了。 不管季王武以什么手段,什么目的,他再也不能让王武围着曹小静转了。 在这之前的舒子华,曹小静的辞职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振憾,自己远远还没有意思到已经喜欢上了曹小静。直到季王武围绕在曹小静的身边,他才惊觉,自己只想紧紧的将她锁在身边,不放开他。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爱上了她,否则不会这么强烈的在乎她。 但若要追究从什么进候开始喜欢她的,他也说不上来,从去桂林车上的那一幕,或者说得更远一点,从她撞到他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跟她联系在一起了。 他发现的似乎有点晚,为什么要等到曹小静与别的男人有了瓜葛后,他才发觉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现在挽回还来得及吗,竟然要跟季王武抢女朋友的事,他还真没想过。觉得这样做有失风度,不过在自己相爱的人的面前,是没有风度可讲的。 虽然他不知道季王武与曹小静为什么要谈假的恋爱,但是在今晚他也看出来了,季王武很喜欢与曹小静呆在一起。 与曹小静呆在一起的感觉,自己也是很莫名的喜欢那种感觉。 曹小静逃也似地跑出季王武的房间,拿起阳台上还没有的衣服,冲进卫生间套在身上。 “改天有空再去见你妈,我先走了,拜拜!”站在客厅的曹小静对着房间喊了一声,就走出了这个异常压抑的房间。 一出房间,果然空气好多了。神情动作也自然了。舒服。 出了别墅群,到小卖部买了几瓶矿泉水然后挤上公交车回家。 回家之后,把水丢在茶几上。没见老姐在家。也有可能她找个地方洗澡去了。一想到洗澡,曹小静又想到了与舒子华一幕,那场景,羞人,也迷人。只是可恨的被那个舒子华占了便宜去,不过接吻的感觉真的很好。甜蜜,还有那种飘飘然的感觉真是用任何语言也描述不出来。晕晕的。飘飘的整个身体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是那样的令人激动人心与向往。 可是一想到对方是舒子华,曹小静就一脸的坏心情。 今晚又会有人失眠,一个做春梦的女人。 季王武为自己的失策而感到懊恼,本来他打算好好在舒子华面前神神气气的说自已正如曹小静在交往。 舒子华见了肯定会气上好几天。可是都被那包小小的卫生巾,打破全盘的计划,自己只顾着不让舒子华抢去卫生巾,而忘了要去对付舒子华。 而现在倒好,自己并没有气到舒子华,却自己惹了一肚子的火。 他真替自己感到不值。一头懊恼的倒向床上。睁着眼感到自己好像中了某个人的圈套。 回到房间的舒子华,想起刚才看到季王武看曹小静的眼神,他心里传来丝丝紧张,看来自己得先下手为强了趁季王武还没有发起进攻时,自己先出手。 他已经在心里有个计划那就是由季王武出马,以他的名义约曹小静。 想了这么多,舒子华又想到刚才洗澡的一幕。 刚才那动情的一吻,舒子华就心神荡漾,有些飘飘然。 由季王武陪着曹小静在培训班报完名回来,曹小静一想起培训班那些学英语只十来岁的孩子,曹小静就毫无底气的。 季王武问她要报什么阶段的,曹小静说了一句让他很吃惊的话:“从英语字母开始。” 季王武再一次全新的认识了曹小静,看着他比牛玲还大的眼,曹小静神色不自然的讪讪起来。如芒刺在背浑身难受。 “嘿嘿”的傻笑着。 季王武只是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面可爱的曹小静。 第二天,曹小静一上课,班上全是刚刚学英语的小朋友,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岁,小的也就八九岁,她悲催的要命狠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要不是看在温和的培训老师的面子上,她早就落荒而逃。 接着就是老师的教学内容。 一看怎么又是这些。 class,狗拉屎。goodmoning,狗来摸你,English,英国的。怎么念着有趣就怎么念,到最后一个单词都没记住。 上完课的曹小静在想,看来这次学费又是白交了。 她无聊的翻着以前读初中时的英语笔记本。 以前的英语读法已深入她的脑海一下子,是改不过来。今天教得是,howdoyoudo,好毒有毒,where,喂鸭,what`syourname,袜子有雷么。pens,喷死。 就在两节课之间休息时她去一趟洗衣手间,她的笔记本被小朋友借去抄了。 回来后虽然看到笔记本被翻过了,但她也没有往心里去。第一天学英语就这么丧气,下了课她很无语的回家,然后把自己甩在沙发上。 没想到培训了一天,什么也没学进去,脑袋到现在还是一脑子将糊。 用手扶着头,对于学英语的她来说:两个字,头痛! 第二天,当曹小静一踏进培训室,里面就是闹哄哄的一片。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带着疑问的看着一屋子的神情激动的家长。 yes,咽死,seeyou色友。father发愁……当小孩的爹妈,拿着这样的笔记本质问老师时,老师看完之后。 问是哪位小朋友的笔记,大家指着曹小静。 错愕的曹小静无地自容,拿起桌上笔记本就跑,唉,培训课是上不成了。脸面也丢的干干净净。 心也跳的乱,出了门跑下楼再拐弯。 底着头猛跑。 在拐弯时撞到一个人,因为刚才的事她实在没脸见人,所以她连撞了什么人也没看,道歉的话也没说,就那样匆匆的走掉。她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呆着,好让自己静静。平复着这翻天的情绪。 舒子华正在打电话还没反应过来,曹小静已经从他身旁走了,这次竞然连对不起也不说了。 “喂,你的东西掉了,”舒子华悻悻的对着曹小静的远去的背影说。她跑的好快,一转眼就没见了,“飞毛腿你呀。” 一天没见曹小静主挺想念的,他装着散步的样子,寻找机会想与曹小静偶遇的样子,这不刚到这儿还没想好两人相遇时的见面词。 就这样碰到她了。而且连说话的机会也没给他,或者是说,她根本就没看到他。 舒子华有些气妥的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怔了几秒钟才底下头。 捡起一看曹小静的英语笔记本,翻开一看什么跟什么,class,狗拉屎,goodmoning,狗来摸你,顿时,口水喷了一地。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看来她的傻事蛮多的,一件接一件。 培训课上不成了,班还得上。一上班曹小静就神情颓败的坐在办公旧前,胡思乱想。 别人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为什么时候我总找不到话题与他们搭讪。 真是好笨,曹小静生气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笨嘴笨舌的。现在看来也算了,他们都是高学历,高职位。我们又加了一条语言不通,主要他们会讲鸟语,我不会,到时碰到一讲鸟语的朋友我还不尴尬死。本想找一个有钱的,可是自己的条件太差。还是不要痴心妄想。到时丢人的可是自己。 下午,5点钟。从她办公桌路过的舒子华把一份文件丢给她,“把文件整理好下班前交给我。” “好的”都要下班了,还拿这么多的文件给她整理,明摆着又想整她,那家伙就这么喜欢整人吗?曹小静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念咒语。 “HI,miss林这么忙”季王武那小子最近没事总往办公室跑。 得意什么,哼,以后我就不用见到你们这些讲鸟语的人了,她说得是自己英语没学的好,肯定做不长久了。 “HI,季王武你什么带我去见你的家长”曹小静着急死了,对哦见他的爸妈,就好见自己的爸妈。这样的话就用不着自己花钱去请人了。 “那个,小静姐不用了。”季王武讪讪的说道。 “季王武,你玩得是哪一出。”曹小静走过去,真想给季王武来一记爆粟子。 “小静姐,那个,不用再去见家长了,这件事已解决好。我先进办公室去,有事下班后聊。”季王武面对要发飙的曹小静只好把这件事压下。昨天他可是想的很清楚了,自己还是离曹小静远点,要是自己与曹小静万一来个假戏真做。他还真得没准备好与曹小静这种小清新交往,再说了,昨天还接到舒子华的警告,让他与曹小静远点。 “不用见家长了,那我还要见家长呢。”看着季王武已进办公室了,曹小静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小声嘀咕着。 终于5点半了,文件也整理好,嘿,可以下班了,不过下班前得把文件送给哪个舒子华。 “砰,砰”曹小静在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请进。”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二十一章 做春梦的女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