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去活来》 第七章 不是这个意思

镜子里是一个顶着逢松的头发,在黑暗的灯光下猛一看起来还真有点像鬼的,她赶紧用手扒了扒了,算是整理好了,只要等下不吓着人就行,在这方面她曹小静一向不发心思打扮,走出了洗衣手间,顺便一关灯,随着她一走,整个走廊变得乌黑的,她高高兴兴的下班去了。不错,今天为公司节约了电费。一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回家。 一进门,没有看到老姐梦冰在家,她从冰箱抽出一桶面,就着开水,泡了一桶,呼及呼及把面解决,然后就到卫生间冲了凉,倒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这几天怎么了,很想睡觉,今晚又睡个好觉,她在这边睡的香甜,一觉睡到大天亮有人一个晚上都没睡好,还鼻青脸肿的。 早上,睡足觉的曹小静穿上平底鞋,她可不想穿着高跟鞋爬楼,唉,节约什么成本,害她每天要爬楼上班。 舒子华你该不会想整我吧。不过想想舒子华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在路上买了一份早点赶在进公司前吃掉,因为舒子华最讨厌有人在公司用早点了。 所以她还是自觉得好。 在公司大门前用早餐也不好,就是不够自在,但很多员工都是站在这儿用完早餐才进去的。 就在她用完早餐正要跨步进公司时,发觉舒子华一脸凶神恶刹的走进公司。脸上还贴着创可贴。呵,该不会夜路走多了,摔得吧! 天啦,等下你千万不要掉下来,我可顶不起。一看到舒子华那张危险的脸,曹小静一大早上班的心情都没了,唉,难过的一天。 费力的爬上楼后,整个人瘫在了办公椅上。 十楼耶,难,难,难上加难。 大口大口喘气。 呼呼的吹着气。 这时办公室的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了,“各位,我有一件事想问,我记得昨天下班后,走廊上的灯与卫生间的灯没有关,请问后来是哪位关的。” 办公室没人没回答,只是不解的看着总经理。在心里猜测总经理为什么会这么说,好奇怪哦。见没人应答。有人很想说是自己关的,但看总经理的脸色就知道,肯定又没好事。 所以都隐忍着没出声。 见大家没有做声,舒子华皱了皱眉“总得有人关吧,这可是节约成本的事。” “是我……”看到舒子华不把人揪出来,就不放手的样子,曹小静本不想邀功,这可是被逼的,再说。这可是一件好事,说不定一高兴给她来奖也说不定。 “是你,”舒子华冷着脸看了一眼曹小静,跟他猜想的一样,果然是她。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完留了个冷冷的背影给曹小静。 曹小静见了心里七上八一的进了办公室,该不会又做错事了吧。 当然纳纳的跟在舒子华身后走进办公室。 “把门关上”见曹小静把门关上,舒子华走到曹小静身前,上下打量着她,狠狠的那种打量。他真想走过去一把曹小静掐死,昨夜害他手机掉进水里,并且自己还被砰得鼻青脸肿的。 一想起昨晚,舒子华满脸的黑线条。 昨晚:舒子华正在厕所方便时,由于下班晚,江妈妈打来电话,“少华还没下班吗?现在已经晚上8点了,外面下雨记得别淋着雨。” “知道了,妈妈,88。”舒子华说完顺手把手机放在洗脸盆上,底下头对着水龙头洗脸,待他洗完脸一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黑暗。想可能是遇上停电了,不过他不担心,因为酒店里是双向电,也就是酒店会在三分钟后来电,所以他并不着急,用手摸索着去拿放在洗脸盆上的手机。 没想到手滑手机直接掉进满满一盆水的洗脸盆里,他气急败坏的,把手机从水里捞出来。打开电池盖,把电池取出来。 然后凭着记忆想走出洗手间。 来到外间,不小心,又把手机哐在了地上,他虎青着脸,自从自己见到那个曹小静开始今天就一直没顺心过。 她真是他的刹星。 呵,他把这一切归究于曹小静,但也没怪错她,确实是她关的灯。 舒子华单膝蹲在地上,心想再等二分钟,就会来电了,等来电再去捡手机。越等下去,眉头皱得越深。脸色也虎青着。 在他等了五分钟竟还没有来电,他的火爆脾气上来了。这工程部是干什么吃的,看来是自己管理的还不到位,就他们这些人做事的效率也应该把他们好好的整顿一下。 哗,从脑子冒出一股火。他腾地站起来,再凭着记忆直直的往前走,对于经过夜间训练的他来说,黑夜行走,问题不大,可是他忘了,他在蹲下捡手机时身子转了个方向。 “砰”毫无预兆的直直的撞在了凉凉的墙壁上。眼冒金星,额头上顿时起了个包,有的受了,眼里有了湿润。 也有了火花。 他气得一拳打在墙壁上,“叭”的一声,头顶上的灯在这时亮了,什么没有停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竟然没有停电,那就是有人关灯了。 是谁,脑海里闪出一个人影,是曹小静那洋洋自得的样子。不是吗?她叫他看她手抄的时候,样子不知道有多嚣张。哼,女人我不找你麻烦,你应该烧香拜佛去,竟还跟我做对,看来你是吃饭了没事干。哼,有你好看的。这晚舒子华就在气呼呼中度过,一晚没睡得好。 一回家,等在大客厅的江妈妈一见儿子鼻青脸肿回来,忙问是怎么回事:“怎么啦。” “不小心撞得”舒子华捂着青肿的脸,本不想让妈妈看到,但还是被细心的妈妈看到了。而他侧在心里想着该怎样给曹小静来个下马威。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江妈妈嘴上这么说,但她是一脸的不相信。 这儿子这段时间总是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每一次一下班就呆在书房,除了吃饭一步也不出。说是为了工作吧,他可不是那种为工作拼命的人。 “我没事,不用担心”舒子华说完就要上楼。 “这样子是不行的,我叫陈姨给你拿点冰敷敷。” “嗯,妈妈那我先上去了。”一走上楼梯刚才还是笑嘻嘻的舒子华立即一脸黑线。 不惩治那个关灯的人还真的不行。 视线拉回来,看到瑟缩在角落的曹小静,眼里有了笑意,怕我,那就好办,直到曹小静受不了他的眼神,他才冷冷的说:“很好,很好,关得好。” 声音冰冷的让人感觉进地狱。 “噢,这是我应该做的,不客气”这总经理是不是有毛病,虽然他平常看起来很正常,人也有神经错乱的时候。他该不会,一下子就神情错乱吧。不然嘴里一直说着,‘很好,关得好’几个字,不就关下灯用得着这样激动吗?曹小静这人是最没眼力的人,她从不懂得进屋看脸色,出门看天色之类的,本来她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但是就是与人相处不好。这不她再一次又得罪了舒子华。 要不要趁他神志不清时赶紧的溜掉呢? 曹小静正想说,哪没事,我走了,陡闻舒子华一声冷哼:“哼”的一声,吓住了她,不敢再有半点举动。 看到她怕怕的举动,舒子华在心里想,这个女人昨天百分之百是在整他喽,有胆量做,怎么没胆量承担后果。一声“哼”出,见曹小静吓成那样,他还真有点想不通。 看着她战战兢兢的样子,舒子华眼里竟然有了笑意,呵呵这样才有趣,女人你就等着接招吧。 曹小静感觉越来越不对味,听他的口气关灯还关错了。 “总经理,关灯这事也是照着你指示关的。” “什么,我什么时候……” “就在昨晚,你说过,下班记得把灯关了。”果然昨晚关灯关错了,看他架式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看我不顺眼,有本事就把我炒掉就是了。 干吗用阴招对付我。 “噢,我想起来了,是有这回事”舒子华立即面如死灰。敢情她这是故意整我。现在还故意在自己面前扬威是吧。哼。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想都别想。当下,压着怒火,心平气和的对她说。 “没事,你可以先出去了。”声音温和不少。 “好的”曹小静如蒙大郝,点头哈腰的走了。 就在她刚走出办公室把门关上,舒子华一拳打在办公桌上,他真怕自己忍不住一把掐死她。眼里冒着火花。这几天这个女人没在公司,公司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条,员工各司其责,眼看就要步入正轨,她曹小静一来,就弄得他心烦意躁,叫她背个八常法,她也背不得,这还是他自己的直属部门。叫他面子往哪儿搁,叫她手抄十遍,她用电脑给你打出来,还美其名曰:节约成本。 气不过,舒子华在办公室走来走去。 还是不解气,打算出去喝酒解闷。这时电话响了。 “喂。” 电话那头传来凌云的声音,他立马高兴起来:“下周,礼拜天就回来,好好,到时我一定为你接风洗尘。” “……” “好,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88。”放下电话,刚才凌云说叫他计划人生的大事,也就是说,凌云他有女朋友了,现在催起他来了。 是啊,自己也该想想终身大事了,30岁也不小了。 但一想起那个讨厌的女人来,他就没心情考虑这档子事。叹了一口气,“吁。” 不把曹小静搞定,其它的事,他是没心情做了。 无奈的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的样子,以后出门,还得戴墨镜遮丑。

返回
《爱到死去活来》 第七章 不是这个意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到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