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42章 一个自杀一个犯病

“熙桀哥,你快劝劝我姐。” 张月珊看到君熙桀,顿时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冲过去一把抓住君熙桀的手腕。看起来是为了自己的姐姐着急,实际上却不露声色的把君熙桀和楚菲菲给分开。 看到张月珊的小动作,楚菲菲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倒要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 看到君熙桀,张茜西的情绪似乎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她瞪大了眼睛,急切的看着他:“熙桀哥,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爱你,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爱着你,我不要你娶别的女人。” 张茜西的话让门外围观的人群又开始议论纷纷,他们似乎已经弄明白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婚礼当天,却发生了三角恋的戏码。 就在这时,等不及的君良和楚云以及宋锦等人也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架势,纷纷变了脸色。 “这是干什么呢?” 君良站出来,紧绷着脸冷厉说着。 “茜西,你在做什么傻事呢?” 张国海一看到自家孙女一副要自杀的摸样,当即惊慌失措的走上前,一脸担忧地说着。 “爷爷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不想失去熙桀哥。我不能失去他,没有熙桀哥,我会死的。” 张茜西的情绪愈发的激动,甚至有些不对头。 楚菲菲冷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她总觉得张月珊跟这件事有摆脱不了的关系。别人看不出来,她却知道,张月珊表面是担心张茜西,可是那双眼里却明显带着看好戏的精光。 “熙桀,你快说点什么啊。茜西她……她这样下去真的会伤到自己的。” 张国海一脸焦急的转头看向君熙桀,而他则始终冷着脸,眼神淡漠的盯着张茜西。 “你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可以改变什么?” 君熙桀的话让张茜西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摸样盯着君熙桀。手上用力,刀刃很快就在手腕上割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鲜血涌了出来,滴落在地面上,像是红蔷薇一般刺目。 “茜西!” “姐!” 张国海和张月珊同时惊呼,张月珊一脸恳求的看着君熙桀:“熙桀哥,求你了,不管怎样,先安抚好姐姐的情绪。她再这样下去……咳咳……” 说着,张月珊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愈发的苍白。 “熙桀,算我这个做长辈的求你了。你快劝劝茜西,让她别做傻事。” 张国海干脆老脸都拉了下来,焦急的恳求着君熙桀。 “熙桀。” 见到张国海这幅摸样,君良虽然气愤张茜西的做法,但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还是不得不劝说君熙桀。 尽管如此,君熙桀却依旧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你要死要活都是自己的事情,我还要去举行婚礼,恕不奉陪。” 君熙桀的话无疑是催化剂,让张茜西原本就紧绷的情绪瞬间迸裂。 她瞪着君熙桀的背影,目眦尽裂,语气里充满了声嘶力竭:“如果熙桀哥真的这样绝情,那我就死给你们看。” “茜西!” “姐姐!” 张国海和张月珊同时惊呼,而张茜西则满脸果决,用力的把刀刃对准手腕的动脉割去! 顷刻之间,鲜血从她的手腕处涌了出来,洒在地上。人群发出一声惊呼,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 此时的张茜西已经彻底的疯了,一副咬牙切齿的摸样对准了手腕就要割第二次。正在这时,君熙桀忽然迅速上前,一脚踢掉她手里的刀子。 李荣同时冲上前,一把抓住张茜西把她打晕,然后顺势抱起她。 “带她去医院。” “是。” 李荣点头,抱着张茜西快步离开。 张国海苍白着脸,一脸惶恐的跟着出去。在经过君良身边的时候,他狠狠的瞪了一眼他然后才快步离开。 张月珊此刻面白若纸,她的额头忽然冒出虚汗,身体也开始不稳的摇晃起来。 噗通。 “月珊!” 君熙桀和楚菲菲同时回头,看到晕倒在地上的张月珊和急匆匆跑过去扶起她的付云眉,顿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来。 “熙桀,还愣着干嘛?没看到月珊晕倒了,快送她去医院啊。” 付云眉厉声斥责着君熙桀,而君熙桀则表情淡漠的转身看向外面站着的保镖:“过来一个人,把她也送到医院去。” 说完,君熙桀揽着楚菲菲的腰,径自外面走去。 “熙桀,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人命关天,你竟然只顾着举行婚礼?” “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吗?送医院就行了,何必非要让我去。” 君熙桀回头冷冷说着,然后转身再也没有停留。 其他看热闹的也不由跟了上去,君良和楚云等人也叹息了一声跟了上去。 “啧,堂哥真受欢迎啊。婚礼当天,竟然有女人为了他自杀。” “哎哟喂,这大喜的日子见红,还真是不吉利。但愿啊,这事不会影响到咱们君家。” 君微微和宋悦一唱一和的讽刺着,让付云眉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她原本就注重面子,现在儿子举行婚礼的时候出了这样一场闹剧,又被一直关系不好的妯娌讽刺,自然而然让付云眉觉得丢面子。 而她也很偏执的把这一切都归咎到楚菲菲的身上,如果不是因为她,君熙桀也不可能放着张月珊不管。 看到付云眉的神情,宋悦和君微微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眼底都写满了得意。 她们知道付云眉爱面子,所以故意这么说。就算是不能捞到好处,但是看着付云眉不好过她们也会舒坦。总之就是付云眉一家越不顺畅,她们就越是痛快。 “放着那两个人不管,真的没关系吗?” 楚菲菲扭头看着君熙桀,皱着眉头问道。 那一对姐妹还真是够呛,一个自杀一个犯病。这场婚礼,不轰动也难。 “认真完成你该做的事情,其他都不要管。” 君熙桀低声说着,话音刚落两人就已经走到了牧师前面。这场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婚礼这才开始,在庄重而威严的宣誓中,两人终于完成了仪式。 送走了所有的宾客,楚菲菲已经累的腰酸背疼。 她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楚云以及宋锦和楚安华夫妇。 “菲菲啊,刚刚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宋锦有些担忧的问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太让人印象深刻了。虽然知道君熙桀跟张茜西不可能会有什么关系,为了楚菲菲着想,宋锦还是想要问清楚。 “君熙桀的青梅竹马,不甘心他结婚,所以闹自杀呗。” 楚菲菲耸耸肩,换另外一只手臂支撑着脑袋,脸随之也面对楚安华。 “婚礼上怎么可以闹出这样的事情?你之前怎么不阻止?不是说,最初跟她在休息室的人是你吗?” “唔,我怎么知道她会真的自杀。” 楚菲菲至今都觉得,张茜西的情绪过于激动了。按照她对张茜西的了解,她那种人应该是蛮惜命的。但是竟然真的自杀,到挺让人震撼的。 “这件事不管跟你们两个有没有关系,都给我立刻去处理。我可不想让人说我们楚家的不是。” 这次发难的是楚云,一张老脸上满是不快。 楚菲菲默默无语,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是爷爷,我会催促君熙桀处理好的。” “好了好了,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吧。我跟你爷爷爸爸就先走了,你到时候回门了咱们在细聊。” “恩,爷爷爸爸妈妈你们慢走。” 送走了楚云等人,楚菲菲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一转头,忽然对上付云眉冷淡的脸,楚菲菲在心底暗道一声倒霉。她想装作没看到,可是付云眉已经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妈。” 楚菲菲讪讪的叫了一声,站在一旁等待着付云眉开口。 “啪。” 付云眉出手又快又准又狠,楚菲菲根本毫无防备。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告诉她,自己被打了。 周围虽然宾客都走完了,但是有收拾的服务生在。听到动静,纷纷好奇的看了过来。 此刻付云眉也顾不得那么多,她只觉得胸口窝火的很。都怪楚菲菲让他们君家让她今天丢脸,她就要教训她。 就在付云眉伸手准备打楚菲菲第二个耳光的时候,楚菲菲伸出手挡住了。 “妈,我尊敬您是长辈,但是不代表会站着让您打。” “呵,笑话,你眼里真的有我这个长辈?如果你眼里有我这个长辈的话,之前怎么不让熙桀送月珊去医院,怎么不让他好好劝一劝茜西?” “您身为君熙桀的母亲,在他面前说话都不顶用,我一个刚刚结婚的妻子难道还有比您更大的分量不成?” 楚菲菲毫无畏惧的反驳,她才不管会不会得罪付云眉。 反正她不自己是事实,她也犯不着委屈自己去讨好她。 被楚菲菲顶嘴,付云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她用力的想要抽回手,无奈敌不过楚菲菲的力气。 被气急了,付云眉竟伸出左手打算去打楚菲菲的耳光。而这一次,她的左手也被拦了下来。这次阻止付云眉的不是楚菲菲,而是君熙桀。 “你要做什么?” 连妈都省略了,君熙桀直接冷然而厉声的逼问着。 说完,君熙桀看向楚菲菲。看到她脸颊上红肿的手指印,眼神愈发的阴郁森冷。整个人仿佛透出一股寒意,让付云眉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没事吧?” 君熙桀一脸心疼的伸出手抚摸着楚菲菲被打的脸,小心翼翼的问。 “没什么,回去用冰块敷一敷就好。” 楚菲菲毫不在意的说着,因为不想参与到这对母子两人之间的事情里,她松开付云眉,转身离开了。 看着楚菲菲上了车,君熙桀才回头看向付云眉:“您凭什么打她?” “我是她婆婆,打她还需要理由?” “这次就算了,不过以后我希望您记住。她是我的妻子,除了我,谁也不准对她发火动粗。否则,我会不客气。” “君熙桀,我是你妈。” “我知道,生物学上的。” 君熙桀冷淡的说着,不顾付云眉气的发青的脸,转身离开。 “真的没事?” 君熙桀再次看向楚菲菲的脸颊,语气里满是担忧。

返回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42章 一个自杀一个犯病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