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34章 疯狂偏执的白邵庭

白邵庭也笑着说,眼神里一片柔软。 楚菲菲点点头,显得格外豪气:“那来吧,刚好最近我也手痒。” 陈若凡笑了笑,转头看向对方人群中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来吧,我们这边准备好了。” 比赛毫无悬念的,楚菲菲他们完胜。对方惨白之后,留下了最初说好的赌金,然后悻悻然离去。 楚菲菲跟陈若凡以及白邵庭又玩儿了一会儿,然后才出发前往老地方。而所谓的老地方,不过是一处人迹稀少的河堤边罢了。 三个人并排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睛看着逐渐西沉的夕阳。 “在美国,每天下午我都会躺在跟这里相似的地方,想着菲菲你会在做什么。” 白邵庭微笑着说,眼神里满是温柔和情深。 楚菲菲没有去看他的表情,只是以为白邵庭这么说全都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友情。她哈哈笑了两声,笑声爽朗又清脆。 “什么嘛,邵庭你果然还是老样子。以前你就最喜欢待在这种地方,而且每次都好入迷。” “那是因为跟菲菲待在这里就会觉得很安心,所以在美国那段时间,我总是这样躺着然后想象你就在身边。真是个方法,让我渡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 白邵庭的语气忽然变得忧郁起来,楚菲菲的心底也莫名的一紧。她知道当初白邵庭并不是心甘情愿离开的,是他的家人硬要带他走。 而那些家人,也不过是只有血缘关系罢了。实际上算起来,还不如她跟陈若凡跟白邵庭的关系亲密。 “现在还说那些干嘛,现在的你不是已经自由了吗?” 陈若凡语气淡然的说着,眯着的眼睛里始终带着几分警惕。 这次的白邵庭,完全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他在美国,究竟经历了什么? “恩,自由了。只是,还有必须要得到的东西。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实现夙愿。” 夙愿? 陈若凡对于白邵庭这样的形容词不由的产生了一股异样,他侧头去看,却发现白邵庭眯着眼睛根本看不透他的心思。 “有些时候,强求得到的,只会是痛苦。” “是吗?” 楚菲菲皱眉,她怎么觉得陈若凡和白邵庭的对话这么奇怪? “喂,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啊,随便聊几句而已。” 白邵庭笑着说道,语气轻松到根本没有刚才他跟陈若凡字里行间的针锋相对。 三个人一直躺到天黑,陈若凡接了通电话,因为必须要离开所以就提前走了。 “菲菲,你等一会儿,我去买酒回来。” 白邵庭说着直接起身,不等楚菲菲回答就已经风驰电掣一般的离开了。 楚菲菲躺在草地上,有些莫名的皱皱眉头。 总觉得,白邵庭跟平时很不一样。可是她又说不出,究竟是哪儿不同。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白邵庭就回来了,看到他买的一大堆酒,楚菲菲有些哑然:“我说,你买这么多是想要让我俩醉死在这里么?” “没办法,回国之后第一次跟你单独相处,太兴奋了。” “嘁,说的好肉麻。” 楚菲菲作势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她坐起身子随手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丢在草地上。 白邵庭递给她一罐啤酒,两个人开始喝了起来。 一罐接着一罐的啤酒下肚,楚菲菲已经有些醉了,看着白邵庭的眼神也迷离起来。 “不行……了,再喝下去的话我会醉。” “没关系,醉了我带你回去。跟从前一样,绝对把你安全送回去。” “听你的语气,是想把我灌醉啊?” “恩,灌醉了之后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哇,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可笑。” 楚菲菲笑嘻嘻的说着,又接过白邵庭递过来的啤酒喝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白邵庭笑意深处掩藏的认真,更没有看到他眼底近乎于偏执的疯狂。 “菲菲,醒醒,菲菲……” “唔,不要吵。” 楚菲菲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她已经醉了,眼睛都变得睁不开了。虽然听得到白邵庭在叫自己,却不想回答。她好想睡觉,好困。 “菲菲,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白邵庭继续说着,看着楚菲菲的眼神无比灼热。见楚菲菲渐渐地进入沉睡,白邵庭的眼底流露出痴迷的神采。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楚菲菲的脸颊。 “菲菲,你真可爱。” 白邵庭的笑容里带着沉醉,指尖滑过楚菲菲的脸颊,挺直的鼻梁然后是饱满的樱唇。他的指尖流连在她的唇瓣,眼眸越来越幽暗。 “菲菲,成为我的好不好?” 白邵庭俯身,脸几乎贴着楚菲菲的。他的眼神越来越痴迷,仿佛楚菲菲对于他来说是什么神物。 他像是虔诚的朝圣者,带着崇敬和疯狂的膜拜着自己心中的神。 “菲菲,你真美。” 白邵庭说着,俯身抱起楚菲菲离开。 草地上,楚菲菲的手机屏幕不断的亮着。闪耀着的来电名字,正是君熙桀。 “小野猫在做什么,竟然不接电话。” 君熙桀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不由的皱眉,挂断电话,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这个时间小野猫怎么可能会不接电话。 “boss,你在听吗?” 李荣看向君熙桀,觉得他家boss有些奇怪,好像心不在焉的。他现在汇报的可是很重要的合作案签约事宜,关于数十亿的大案子。 而且这之前,是君熙桀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谨慎一点的。结果他自己倒好,竟然在发呆。 君熙桀看了一眼李荣,神情威严又冷厉:“你自己分析,按照你说的方案就好。我有事,先离开一下。” 总觉得,心里不怎么踏实。 君熙桀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楚菲菲,弄清楚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楚菲菲不在菁园,楚家也打过电话询问,也不在。就连楚菲菲平日飙车去的那座山君熙桀也找过了,还是没有。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心底的浮躁越来越浓。 “真是欠调教的小野猫。” 君熙桀用力的握着方向盘,眼神幽暗而深邃。他打电话给李荣,让他查到陈若凡的住宅地址,然后直接开车过去。 让君熙桀失望的是,别说楚菲菲了,就连陈若凡也没有找到。 无奈,君熙桀只好再次返回了楚菲菲经常去的那座山。希望运气好一点,碰到上次见过的那帮人。他们,或许知道楚菲菲去了哪儿。 “唔,好痛。” 楚菲菲呢喃一声,缓缓地张开眼睛。 陌生的蓝色屋顶,就连墙壁也是蓝色的。无边无际的蓝色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让楚菲菲的胸口立刻不舒服起来。 她起身,环顾着陌生的房间,对于自己怎么出现在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楚菲菲起身,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打开门走了出去。 “有人在吗?谁在这里?” 楚菲菲一边走一边高声的大喊着,可是整座房子仿佛就只有她一个人。哒哒哒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回音。莫名的,让楚菲菲紧张起来。 “邵庭?陈若凡?喂,究竟有没有……” “你醒了?” “哇啊!白邵庭,你想吓死我啊?” 楚菲菲一脸愤怒的瞪着忽然出现的白邵庭,她刚刚差点没被吓死。 这家伙,明明在这里怎么也不应自己一声。 “抱歉,我刚刚在洗澡。” 白邵庭笑了笑,一边擦头发一边朝着楚菲菲走来。这时楚菲菲才注意到,白邵庭竟然只在腰间随意的围了一条浴巾。 上半身全部露出来不说,身上还带着水珠。在结实的肌肉衬托下,有股说不出的魅力。 “喂,把你的衣服穿上啊。” 楚菲菲瞪了一眼白邵庭说着,而白邵庭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摸样。 “有什么关系,以前我不也经常在你面前这样。” “可是现在不行啦,我可是有婚约的人。” 楚菲菲几乎是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正在口口声声的说着要逃婚。 白邵庭听到楚菲菲的话,眼底闪过一抹尖锐的冷意。他没有停下脚步,直直的朝着楚菲菲走去。 “可是,你不是说不要结婚还说要逃婚吗?” “我是这样说过没错……呜哇,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白邵庭几乎要贴在楚菲菲的身上,吓的她立刻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因为没有注意到身后是沙发,所以楚菲菲直接往后栽去。 而白邵庭则顺势,扑向楚菲菲。 他把楚菲菲锁在自己的胸膛和沙发之间,两个人身体几乎贴在一起。 楚菲菲有些窘迫,她撇过头语气又急又慌乱:“快起来,你这么重会压扁我的。” “不要,我喜欢这样。” “喂,不要再开玩笑了。” 楚菲菲说着就要伸出手去推白邵庭,他却忽然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腕,毫不费力的把她的手锁在她的头顶。 “白邵庭,你再开玩笑我可就要生气了。” “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白邵庭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带着坚决和冷硬。楚菲菲一愣,下意识的看向白邵庭。 当她看到他那双坚定而幽暗的黑眸时,心底忽然慌了。 “喂,你想干嘛?白邵庭,别胡闹。” “我没有胡闹,我只是想要让菲菲你属于我。” “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 楚菲菲从白邵庭的身上察觉到了异常,她确定这不是从前的白邵庭。从前的白邵庭,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他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 “你不是不想要结婚,想要逃婚么?跟我在一起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会照顾好你,我会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白邵庭直勾勾的看着楚菲菲,他的脸上满是认真,眼底满是疯狂。 这样的白邵庭,仿佛是看到了鲜血失去了理智的野兽,让楚菲菲察觉到一阵阵惶恐和不安。 她必须要逃,现在的白邵庭一定会做出恐怖的事情来。

返回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34章 疯狂偏执的白邵庭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