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32章 他不允许

她坐起身子,抓了抓长发,然后起身。 “嘶……” 她的腰啊,君熙桀那个流氓变态昨晚是有多卖力啊。 楚菲菲苦着脸,扶着腰艰难的走到浴室,洗了澡然后换了衣服就直接出门了。反正君熙桀去了公司,她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随便找了家餐厅吃了饭,楚菲菲直接打车去自己的秘密基地。 说是秘密基地,其实是她租来的一个院子。哪儿放着她所有的机车,以及跟其他飙车党比赛的时候赢来的机车。她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今天刚好有空所以就去一次。 “菲菲,你来了。” 楚菲菲抬头,看到迎面而来的白邵庭不由一愣,然后才露出一脸惊喜的笑。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 “我刚回国,忽然想到这里就来看看。这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碰到你。看来,我们之间还是这么有缘分。” 白邵庭一脸灿烂的笑容说着,那双眼眸深处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走吧,我们很久没有切磋了。既然今天巧遇,不如就比一场。” “好啊,我也想看看菲菲你的技术有没有落后。”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楚菲菲的秘密基地,一人挑选了一辆机车,然后戴上安全帽各自骑着直奔平时他们比赛专用的山。 “这里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恩,跟你走的时候一样。你这次回来,还打算走吗?” 楚菲菲笑着随口问到,白邵庭把额前的头发拂上去看着楚菲菲说:“我可是特地为了你回来的,当然不会再走了。” “你还跟以前一样喜欢开玩笑,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楚菲菲嘻嘻哈哈的笑着,然后转头戴上安全帽,从玻璃镜里看着白邵庭:“快准备,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跟你比一场了。” “马上。” 白邵庭笑着回答,眼神中却带着几分忧郁。 他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对,应该说他每一次都是认真的。从三年前开始就已经喜欢上了楚菲菲,一直到一年前迫不得已出国。 现在他终于摆脱了一切回来了,他要跟楚菲菲在一起,永远。 看着楚菲菲跨坐在机车上那副英姿飒爽的摸样,白邵庭的心脏又忍不住剧烈的跳动起来。 他第一次看到楚菲菲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那副景象,永远在他的心底。让他从来都冰冷的心不可抑制的狂热起来,从此只为了楚菲菲而跳动。 “白邵庭,你丫在发什么呆呢?” 楚菲菲等了许久也不见白邵庭有反应,不由怒吼道。 “就来。” 白邵庭收起自己过于灼热的视线,跨上机车,戴上安全帽。两辆机车并排在一起,然后在楚菲菲大喊了三声之后,同时出发。 “哇,一年不见,你的车技好像比之前更厉害了嘛。不过还好,还是我赢了。” 楚菲菲脱掉安全帽,一脸得意的朝着白邵庭眨眨眼。 “作为输掉的惩罚,我请你吃饭。走吧,天色不早了,咱们去老地方。” “恩,那也叫上若凡他们好了。你走了之后,大伙都挺想念你的。” 楚菲菲说完就直接拿出电话拨给陈若凡,丝毫没有注意到白邵庭眼底的失落。 很快楚菲菲跟白邵庭就到了他们经常去的酒吧裸色,没过多久陈若凡和其让人也陆续到了。见到白邵庭,难免是一番热络。 众人点了一堆小吃,又叫来一大堆的酒,气氛热烈极了。 楚菲菲左边坐着陈若凡,右边坐着白邵庭,再过去就是其他一些经常玩儿的飙车党。大多数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潮范儿十足的衣服染着扎眼的发型。 “邵庭,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们大家好去接机啊。” “就是,你这样一声不响的回来,也太客气了点。” “难道,邵庭你回来是为了参加女王的婚礼?” 人群七嘴八舌的说着,白邵庭的全部注意却集中在不知道谁说的那句‘他回来是为了参加女王的婚礼’。 白邵庭一脸震惊的看着楚菲菲,眼底带着不可置信的光芒问:“你,要结婚了?” “哎呀,是我爷爷擅自决定的事情啊。等着瞧吧,我一定会逃婚的,才不要乖乖听话。” 楚菲菲气恼的说着,想到君熙桀昨晚的流氓行径,更是恨的咬牙切齿。如果嫁给这样腹黑的大尾巴狼,她不被吃的骨头渣都不剩才怪呢。 听到楚菲菲这样说,白邵庭眼底的焦灼才消褪。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紧绷的情绪也放松起来。眼底的锋芒,也很快被掩藏起来。然而这一切却被陈若凡看在眼底,他的心中不由的生出几分警惕。 “啧啧,女王你完全是口是心非嘛。” 人群中,又一个声音带着挪揄和暧昧。吵闹的人群又乱成了一团,纷纷看向说话的人。 “瞧,女王身上可是有爱的痕迹哦。啧啧,看起来,昨晚应该蛮激烈的。” 那人接着说,这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菲菲的身上。这下,更多人看到了她衣领下不小心露出来的吻痕。 楚菲菲也低头看去,看到那些吻痕,她的脸瞬间红成一片,一脸恼羞成怒的吼道:“都闭嘴啦,这才不是什么吻痕,是我洗澡的时候自己弄的。” “瞧,都害羞了,还说这样的话。” “哈哈,女王竟然也会害羞。”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楚菲菲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的足以煎鸡蛋。她气恼的起身,恨恨的说了句去洗手间,就飞快的离开了。 躲进厕所,楚菲菲对着镜子把衣服往下拉。看到从胸前一直蔓延到肋骨的吻痕,楚菲菲的眼底一片又羞又愤的光芒。 “可恶,君熙桀你个大流氓。” 楚菲菲对着镜子又是一阵幼稚的大喊大叫,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吼声被走廊外面的白邵庭听的一清二楚。 靠着墙壁,白邵庭的双手用力的握成拳头。他的眼底满是尖锐而疯狂的冷光,以及浓浓的不甘心。 明明他才是最爱楚菲菲的,为了楚菲菲他甚至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去说服家里人,做出各种疯狂的事情甚至不顾性命也好回到她的身边。 可仅仅是过了一年,她竟然已经属于别的男人。 不,他绝对不会允许。 “咦,邵庭你怎么在这里?” 楚菲菲一脸惊讶的看着靠着墙壁的白邵庭,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真的不想嫁给那个人?” 白邵庭神色认真的看着楚菲菲问,那双幽暗的眼底一片异色。 被白邵庭这么认真的询问,楚菲菲竟然一下子犹豫了。她垂着眼睛,脑海里迅速的闪过这些天跟君熙桀相处的画面。 虽然最初的时候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一直觉得他就是个披着俊美皮囊的臭流氓。 可是后来相处之后,楚菲菲却发现君熙桀总会做一些让她触动的事情。他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细心,更加懂得揣摩一个人的心思。 而且,他做哪些关心自己的事情,总是不露声色。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关怀,让人觉得很舒服。 最重要的是,君熙桀绝对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从他对于张月珊张茜西姐妹的态度就可以看的出来。 这样的君熙桀,她真的不愿意嫁吗? 看着沉默不语的楚菲菲,白邵庭眼底的希望之光一点点的变得暗淡起来。他勾唇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声音淡漠的说:“你的犹豫,已经给出了答案。菲菲,你不讨厌他,想要嫁给他吧?” 白邵庭的语气无比肯定,这让楚菲菲不由的皱紧了眉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忽然就生气了。 “我都说了,不会嫁给他的。绝对不会,不管他在我心里的印象有什么变化,我都不会嫁给他的。你等着看好了,我绝对会逃婚的。” 楚菲菲说完就气呼呼的走了,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白邵庭眼底的异常。 回到包房,楚菲菲莫名的觉得怒火难耐,不由的又抓起酒瓶猛灌。陈若凡看着她这幅摸样,眼底的担忧更浓了几分:“你怎么了?” “没事,别管我。” 楚菲菲皱紧了眉头,又拿过一罐啤酒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后来白邵庭没有再进来,楚菲菲也没有在意。她只觉得越喝心情就越郁闷,最后也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陈若凡要送她,楚菲菲却执意不肯。无奈,陈若凡只把楚菲菲送上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地址然后才让楚菲菲走。 陈若凡回头,看到站在黑暗中的白邵庭,眉头不由的皱在一起。 “你是不是对菲菲说了什么?” “没有啊,我只是问一下,她是不是真的想要嫁给那个男人。” 白邵庭笑的一脸无辜,精致的眉宇下,隐藏这让幽暗而让人不舒服的情绪。 陈若凡眯着眼睛看向他,眼底有警告的光芒:“最好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对菲菲做什么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这就是对一年不见的老朋友问候的方式?” 白邵庭讽刺的笑着,毫无畏惧的跟陈若凡对视着。 “如果你是真心想要跟从前一样大家做朋友,我自然欢迎。但是如果有其他的目的,我绝对不会不管的。” 陈若凡说完,不等白邵庭回答就径自离开了。 白邵庭站在原地,唇角依旧上扬,笑容依旧充满了讽刺:“你觉得,你管得了么?” 他的声音很轻,陈若凡并没有听到。 楚菲菲摇摇晃晃的下车,看着菁园的大门,不由愣住了。 “可恶,我到底来这里是要干嘛?”

返回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32章 他不允许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