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27章 我自己动手

楚菲菲忽然睁开眼睛,那双带着骇人冷光的眼眸让苏粤安吓了一跳。在他怔愣的时候,楚菲菲迅速的曲起膝盖,用力的撞在苏粤安的双腿之间。 “啊……” 苏粤安发出一声惨叫,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 楚菲菲则顺势一把推开苏粤安,把车门打开,踉跄着冲下去。 四周的灯光很昏暗,宽阔而清冷的马路上没有车子经过。路的两边是密集的树林,在黑夜里看起来有些阴森。 然而楚菲菲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也不想的冲到路边的树林里。 现在,只有小树林里才是安全的。 她刚刚那一下并不重,苏粤安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如果她沿着大路跑,按照她现在手脚无力头重脚轻的状态,很快就会被追上。 在树林里不同,至少有这么多的屏障挡着。 楚菲菲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身上的礼服早就被横七竖八的树枝给挂的不像样了。手臂上和腿上都很疼,应该划伤了。 至于鞋子,早就在进入树林之前因为碍事被楚菲菲自己给脱掉了。 所以不用想也知道,她的双脚肯定也早就已经惨不忍睹了。浑身都在痛,尤其是脑袋。 “万一死掉怎么办?” 楚菲菲郁闷不已的在心里想着,然而终究还是因为药物和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 好冷。 楚菲菲觉得她快要被冻僵了,甚至可以感觉到血液的流淌速度变得缓慢起来。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做不到。 眼皮重的吓人,像是被人用胶水给黏在一起似得。 “唔……” 不由得,楚菲菲发出一声呜咽。 就在她难受不已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被拥进了一个怀抱里。很温暖,让她下意识的靠过去。渐渐地,心底的不安也被消散。 楚菲菲露出一副心安的表情,再次沉睡着。 再次醒来,楚菲菲只觉得全身都在痛。就像是身上的骨头被拆下,然后重新安装了似得。 她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熟悉的房间不由嘟囔道:“怎么是君熙桀的房间?” “怎么,不喜欢?” “嘁,那家伙的房间我怎么可能喜欢。” 楚菲菲下意识的回答,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她转头看向另一边,视线瞬间对上君熙桀的。 “咦,你怎么会……” 楚菲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被拥进一个炙热的怀抱里。 “怎……怎么了?” 老天,这怀抱太炙热的。感觉就像是君熙桀的所有人感情都透过这个怀抱传达给自己,这样的深沉感情让楚菲菲手足无措。 她倒是希望,君熙桀能够冷着脸教训她一顿呢。 当然,她绝对不是M才这样想的。 “幸好,你平安无事。” 这是怎么回事? 君熙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柔软了?他的身体,在颤抖? 楚菲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感觉到的,因为这太匪夷所思了。在她看来,君熙桀属于生死关头也可以做到临危不乱的类型。 可是他竟然,因为自己的平安无事而颤抖? “让我这么担心,我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你。” 就在楚菲菲心跳加速震撼的快要感动的时候,忽然听到君熙桀说要惩罚自己。所有的旖旎情绪瞬间消失不见,楚菲菲一脸戒备的看着君熙桀。 一提到惩罚,楚菲菲不由的就想到了前几天自己屁股挨的那顿大。 瞧见君熙桀掀自己的被子,她立刻伸出手,做出誓死捍卫的姿势来怒瞪着君熙桀。 “这次的事情不是我的错,你怎么可以惩罚我?” “让我担心的是你。” 君熙桀毫不理会楚菲菲的抗议,用力的抓紧被子一扯。楚菲菲难以抵挡,瞬间一败涂地。 “喂你……嘶,好痛。” 楚菲菲下意识的就要蜷缩起身体躲在角落里,但是却忘记了身上的伤,不由痛的皱起了眉头。 “别乱动,你身上很多地方都被划伤了。” 君熙桀一脸无奈的看着楚菲菲,他说的惩罚只不过是把她摁在床上狠狠的欺负一番而已。没想到楚菲菲竟然这么抵触,真是拿她没办法。 “你乖乖躺好,我不计较就是了。” 君熙桀大人有大量的说着,然后转身走到一旁坐下,果真一副不会再计较的摸样。 楚菲菲这下才放了心,她重新躺回被子里看向君熙桀:“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是爷爷打电话通知我的,说你离开会场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家。” “可是,你不是有重要的事要处理吗?” “你觉得听到你出事,我还可以安心忙公事吗?” 君熙桀反问着楚菲菲,他的话让她立刻闭嘴。虽然她是很想反驳说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重要,最终还是没有说。 因为,那是显而易见的问题。 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帝都最大地产商的总裁,而且在国际上都拥有一定的决定权。他的公事一定是动辄上亿的交易,那可不是小数目。 可是这样的他却为了自己而丢下公司回来,足以证明她在他心里的重要性。 说实话,楚菲菲还是很开心的。 “这件事,谁做的?” 君熙桀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那双黑眸中幽冷的寒光几乎可以把人给冻结。 楚菲菲的好心情瞬间就没有了,想到昨晚张茜西和苏粤安对自己做的事情,她的胸口不由的一阵冒火。 “这件事,我想要自己处理。你就看着吧,我一定不会让惹到我的人好过的。” 楚菲菲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厉的寒光,小脸紧绷着,仿佛是气势十足的女王。 看着她这幅摸样,君熙桀的神情不由的软了几分。 “确定不需要我的帮忙?” “不需要,这点小事我自己都搞不定的话,那也太没面子了。” 楚菲菲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了君熙桀,她可不是在这么点事情面前就手足无措的人。 斗志昂扬的楚菲菲,眼眸显得格外清澈透亮,给人一种明艳逼人的气势。君熙桀清楚他的小野猫有多少实力,所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先躺着,我去看看粥煮的怎么样了。” 君熙桀说着起身下楼,楚菲菲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在脑海里想着要从谁身上先开刀。 她已经大概想到了,张茜西应该跟当时的服务生串通好了。下药的是张茜西,跟她合作的两外两个人也是帮凶。这三个家伙,她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菲菲,起来把这粥喝掉。” “哦。” 楚菲菲应了一声,坐起身子。抬头,瞧见君熙桀身后的张茜西,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这女人,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竟然还敢恬不知耻的出现在她面前。她是真的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她什么都没有察觉吗? “菲菲,我听说你出事了,没被怎么样吧?” 张茜西一副关切十足的摸样问道,眼睛里假惺惺的光芒让楚菲菲不由的厌恶。 “咦,没被怎么样?难道你知道我是被人给带走的?” 楚菲菲故意装作一副懵懂的摸样反问着,听到她的话张茜西的眼底立刻闪过一抹慌乱。 “那个……是……是听君爷爷说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真是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对方没有得逞,所以作为回礼,我会好好地教训一顿他。顺便,他的同伙我也不会放过哟。” 楚菲菲一副笑面虎的摸样,眼底却带着幽暗而尖锐的冷光。 尤其是她说话的时候,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扫过张茜西。 这让张茜西愈发的紧张,心跳如雷。 “那个,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月珊最近一直都不舒服,我得回去陪陪她。” 张茜西一副担忧不已的摸样说着,顺便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楚菲菲。 君熙桀听到张月珊又病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月珊是怎么回事?我走的那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听到君熙桀的问话,张茜西的眼底闪过一抹得意。恰好被楚菲菲给看到,她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张茜西在临走之前刻意提到张月珊的目的。 这女人,刚刚才设计伤害过自己,现在又想要往她身上泼脏水了。 这城府,可不是一般的深啊。 “其实也没什么的,是你走的那天月珊来给菲菲送饭。两个人不知道怎么了,情绪似乎都有些激动。菲菲推了一把月珊,然后月珊就……熙桀哥你也知道,月珊的身体很孱弱,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引发旧疾。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熙桀哥你也不用责怪菲菲,她应该不是故意的。” 啧啧,还真是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顺便还以善良大度的形象做结尾。 张茜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玲珑了? 楚菲菲不以为然的吃着自己的粥,似乎房间里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改天我去探望月珊,你让她在家好好的。” “恩,我知道了。那我走了,熙桀哥。” 张茜西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呜哇,真香,真好吃。” 楚菲菲放下碗,拍了拍已经吃饱了的肚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摸样感慨着。 君熙桀好笑的看着她,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拿过一旁的急救箱,从里面拿出药和纱布放好,然后开始替楚菲菲更换脚上和身上的药。 从头到尾君熙桀都没有提及张月珊的事情,这让楚菲菲有些抑郁。 她可是都已经想好要怎么面对君熙桀的质问了,可他如果什么都不问的话,她反而觉得忍耐不了了。 “那个,你不责怪我吗?” “是因为你的缘故月珊才会犯病吗?” “当然不是。”

返回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27章 我自己动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