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26章 小看了那个女人

看到楚菲菲赶紧来讨好自己,楚云这下才平衡。他看向君良,脸上带着热情的笑:“熙桀呢?” “那小子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公事,还没回来呢。” “这么忙?没多久就要结婚了,他可别只顾着公司,把我这么可爱的孙女给丢在一边。” “哪儿的话,我看这两个孩子的感情好的很呢。” 听着楚云和君良的对话,楚菲菲的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她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听两个人讲她跟君熙桀的事情,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别扭了。 楚菲菲随便找了个理由,跟楚云和君良打过招呼,然后才离开。 站在花园里,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楚菲菲这下才觉得心底舒畅了几分。 因为月色很好,而且花园里的景色很漂亮,楚菲菲不知不觉就往更深处走去。忽然,她似乎听到了花丛中有什么动静。 楚菲菲蹙了蹙眉,以为是谁受伤了,不由往前走了几步。 看到眼前的画面,楚菲菲的脚步顿时就顿住了。 什么啊,竟然是一对野鸳鸯。真是够大胆的,在这种全都是上流社会大家族的宴会上,竟然还敢做出这种勾当。看起来,应该是其中哪位的孙子和孙女吧。 楚菲菲没兴趣偷窥别人,几乎是立刻的转身就要离开。 “是你?真没想到,你竟然追到这里来找我啊。” 楚菲菲抬头看着衣衫大开,激情未退的苏粤安,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真是倒霉,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么?竟然好死不死的,在这里撞到苏粤安这个奇葩孔雀男。 “抱歉,你请继续。” 楚菲菲说完就走,她一刻也不想跟这家伙待着。 苏粤安却不想就这么简单就放楚菲菲离开,他直接伸出手要抓楚菲菲。却在想到上次的过肩摔之后,讪讪的收回了手。 “你别误会,刚刚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服务员罢了。而且是她勾引我的,我只是因为正常男人的反应所以才……” “你要做什么跟我没有关系,所以不必解释。” 楚菲菲郁闷的翻白眼,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究竟是怎么长成这样子的?他在做着这些自以为是的事情时,究竟是什么心态? “你三番两次的出现在我面前,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想要成为我的女人吗?” 又来了,又是这种让人火大的自大论调。 楚菲菲停下脚步,一脸阴冷的瞪着苏粤安:“我说过好几次了,麻烦你先拿个镜子照照自己的长相。就你这样的,给我做跟班儿我都嫌丢脸。” 楚菲菲毫不客气的说完,转身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她的好心情,全都被这个自恋的孔雀男给破坏了。 花园里景观树旁边,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身影把这一幕尽收眼底。那双漆黑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狠毒。 身影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张茜西。 张月珊说的没错,苏粤安果然对楚菲菲有意思。 虽然她知道苏粤安的衣衫不整跟楚菲菲没有关系,不过她还是把那样的画面拍了下来。 只要把这样的照片找到一个适当的时候交给媒体,就算是楚菲菲和苏粤安之间没什么,也一定会被杜撰出什么来。 哼,这次,楚菲菲的把柄终于被她抓在了手上。有了这个把柄,她就不信整不死楚菲菲。 张茜西带着一脸的冷笑,在楚菲菲走远之后,立刻追上了苏粤安。 回到会场,楚菲菲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才朝着楚云和君良走去。 “菲菲啊,你来的正好,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君良一看到楚菲菲就立刻笑眯眯的上前拉着她的手说道,他指了指自己对面坐着的精神矍铄的老人,说:“这位是你张爷爷,跟君家可是世交。” “张爷爷好。” 楚菲菲面带笑容,恭敬的跟张国海问好。 “这就是熙桀的未婚妻?长得真漂亮,跟熙桀那小子挺般配的。” 张国海笑着说,然而眼神中却带着几分异常。楚菲菲看出来他并非真的喜欢自己,虽然觉得疑惑,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张国海喜不喜欢她也不是重要的事情。 “爷爷,君爷爷,你们都在这里啊。咦,菲菲也在?” 听到张茜西故作热络的声音,楚菲菲的手臂上不由的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茜西啊,你认识菲菲?” “当然啊,君爷爷您忘了我跟月珊就住在熙桀哥隔壁。前些天菲菲都在熙桀哥哪儿,我们可是很熟识了呢。” 听到张茜西的话,君良和楚云不由的对望一眼,眼底闪过进行的光芒。 真是太好了,照这样下去的话,很快他们就可以升级做太爷爷了。 原本张茜西故意说的清楚是想要让君良对楚菲菲的印象坏掉,因为君良其实还是个传统的人,又当过兵,所以对于男女之事应该更加的守旧。 如果让他知道楚菲菲婚前就经常在君熙桀家里的话,一定会觉得她不是个好女孩儿。 然而在张茜西看到君良的反应之后,却是又气恼又郁闷。 不过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张茜西也就没那么生气了。反正,楚菲菲嚣张得意也不过是现在这片刻的时间罢了。 很快,她就会彻底的跟君家未来儿媳的身份说再见。 张茜西得意不已的在心底想着,脸上的笑容也不由的愈发灿烂了几分。 “菲菲啊,我祝你跟熙桀哥百年好合。” 张茜西说着,从身边经过的侍从手里端过两杯香槟,把其中一杯递给楚菲菲。 对于张茜西忽然的友好态度,楚菲菲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一想到这里好歹也是高级宴会,而且她应该没有胆子明目张胆的对自己做什么。 权衡一番之后,楚菲菲还是没有推辞的跟张茜西碰了杯,把香槟一饮而尽。 又在宴会上待了大概半个小时,看宴会还丝毫都没有要结束的意思,楚菲菲便跟楚云打招呼说要提前离开。 原本楚云要让司机送她的,楚菲菲拒绝了。 因为这种高级的住宅区,一般都在门口配送的有接送宾客的专车。所以只要楚菲菲走出别墅区的大门,就可以搭车回去,很方便。 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有些头晕,想要走一走,吹一吹冷风清醒一下。 这种随处都充斥着香水味的宴会,楚菲菲最难以忍受。她以为自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呆久了,所以才会头晕。 “奇怪,怎么会越来越头晕?” 楚菲菲一脸茫然的皱紧了眉头,她觉得眼前的景色都变得模糊起来。 无奈,楚菲菲只好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想要休息一番然后再起来。 忽然,从大道上行驶而来一辆车子。刺眼的灯光照射着,楚菲菲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着眼睛。 手腕忽然被抓住,楚菲菲的神情立刻冷了下来。她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却发现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是不是觉得头晕无力?” 是苏粤安的声音,他怎么知道自己头晕无力?难道,是他捣的鬼? 楚菲菲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尖,让意识恢复了片刻的清明。她狠狠的瞪着苏粤安,声音冷厉的说:“不想死的话,就放开我。” “现在的你力气还没有猫大,还逞什么强。放心吧,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苏粤安根本不在乎楚菲菲的眼神,他一把抓过她的手腕,用力的抱起楚菲菲直接塞进车子里。 “混蛋,放开我……” 楚菲菲拼命的挣扎,可是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的脑袋渐渐变得昏沉起来,眼皮重的像是压上了千斤的石块儿。 就算是刻意的让自己疼痛,清醒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短。 该死,苏粤安是什么时候动手的?他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啊? 难道,是张茜西? 不行了,意识越来越模糊了。这样下去的话,她一定会被带到危险的地方。 真是,太过于小看张茜西那个女人了。她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怎么办,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车子很快就离开了别墅区,周围的景色越来越陌生。因为是郊区的缘故,并没有太多人。楚菲菲一边抵抗者混沌的大脑,一边警惕着苏粤安。 他跟张茜西合作,一定是色胆包天。 现在的自己无法反抗,而且沿途根本没有车子经过,难保苏粤安不会在车里对她进行不轨侵害。所以,她必须尽快找到摆脱陷阱的方法。 现在的她,谁也不能依靠,只有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 楚菲菲故意装作药效发挥的摸样,渐渐地闭上眼睛。很快,车子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在苏粤安看不到的地方,楚菲菲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掌心。原本不算锋利的指甲却全部刺入皮肉中,鲜血混杂着刺痛,让楚菲菲的头脑保持着十分之三的清醒。 果然,看到楚菲菲装作药效发挥之后车速渐渐地就慢了下来。 几分钟之后,苏粤安干脆把车子给停了下来。虽然闭着眼睛,楚菲菲依旧可以感受到苏粤安火热而不怀好意的视线。 她在心底把苏粤安骂了狗血淋头,暗自发誓等到这次脱险之后一定要让苏粤安付出代价。 安全带被解开,楚菲菲的椅子也被放平。她努力的集中精力,等待着可乘之机的到来。 “真是让人爱不释手的皮肤,好滑……” 苏粤安说着,忽然俯身,鼻尖靠近楚菲菲用力的嗅了一口,然后露出极其享受的表情来:“好香,让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苏粤安伸出手,用指腹摩挲着楚菲菲的脸颊。 他的呼吸几乎喷洒在楚菲菲的脸上,让她的胃里一阵阵翻涌着,想要吐出来。 苏粤安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他的双手撑着座椅,几乎整个人俯身贴在楚菲菲的身上。 就是现在!

返回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26章 小看了那个女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