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24章 罚你不准出门

当机车抵达出发点时,山顶忽然变得寂静起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摸样看着抱着安全帽朝着楚菲菲走来的君熙桀。 “不可能吧,我是不是看错了?” “咦,怎么回事?” “接着。” 君熙桀把安全帽丢给楚菲菲,在她下意识的去接安全帽的时候,他却忽然闪身上前,一把把楚菲菲抱在怀里。 低头,封唇。 “咦?” “哇!” 人群中,惊叫声此起彼伏。 楚菲菲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君熙桀的脸。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巴里。霸道的带动着她,迫使她跟上他的节奏。 旁若无人的热舞,激情蔓延。 人群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君熙桀和楚菲菲的身上,就连陈若凡回来都不曾察觉。 在楚菲菲觉得自己要断气的时候,君熙桀终于放开她。他霸道的揽着她的腰,冷锐的眸扫过所有人。 “这只小野猫,是我的未婚妻。所以我希望,下次不会再从你们嘴里听到她跟其他男人般配的话。还有,我想你们现在的王,应该是我。” 君熙桀的这番话说的霸气而狂妄,但是却丝毫不让人觉得盛气凌人。 反而是他全身迸发而出的强大的如同王者的气场,让周围的人不由的震撼。几乎是下意识的,齐齐点头。 “那么,我们先告辞了。” 君熙桀拥着楚菲菲,在自动让开道路的人群中往前走去。 “等等。” 楚菲菲忽然挣脱君熙桀的怀抱,飞快的转身跑到了最初设下赌局的人面前:“我赢的钱就当做请客了,你们玩儿的开心。” 说完,楚菲菲又走到陈若凡面前,朝着他伸出拳头。 陈若凡愣了几秒,然后也伸出拳头,跟楚菲菲的一上一下撞击了一下,然后又相对着撞在一起。 “我先走了。” 楚菲菲笑,然后转身离开。 陈若凡目送着她的背影,视线跟君熙桀的交汇。 两个男人都面无表情,眼神中却蕴含着狂风暴雨。幽暗的光,在各自的心底迸发。然后错开,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楚菲菲和君熙桀离开之后,陈若凡也离开了。 山顶上,目睹了这一切的人面面相觑。对于这三个人的关系,也纷纷议论着。 “你是怎么赢过若凡的?” 楚菲菲一脸热切的看着君熙桀,她对于这个问题实在是好奇的很。 明明就是个严谨的帝都上校,竟然能够飙的赢陈若凡。不知道他跟自己比赛,谁会赢。 “我会赢,不是因为你把宝押在我身上的缘故吗?” “哇,你怎么知道的?” “听到了你的话,猜得。” “放屁,你出发之前又不知道我们要打赌。” 楚菲菲炸毛,瞪着圆滚滚的眼睛看着君熙桀。 骑士十五世忽然急刹车,楚菲菲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嘴巴就再次被君熙桀给堵住。 这次的吻比山顶的还要疯狂,炙热,带着几乎灭顶的霸道。 楚菲菲只觉得自己在被掠夺,被攻城略地…… “今晚的帐,回去就跟你算。” “喂……” 楚菲菲几乎贴在窗户上,拼命的喘息着。想要反驳几句,却发现在君熙桀浑身散发出的冷厉气场下,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君熙桀独居的别墅停好。 楚菲菲察觉到不妙,刚准备开溜,却被君熙桀像是抗麻袋一样麻利的扛在肩膀上。 “喂,流氓,强盗,土匪,快放我下来!” 楚菲菲拼命挣扎,君熙桀却丝毫都不停留,大步流星的穿过花园。幸好别墅里的佣人都是采用钟点工的形势,现在都不在,否则的话楚菲菲就丢死人了。 不过,这样倒挂着,脑袋充血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哇。” 楚菲菲惊叫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等到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君熙桀的双腿上。 “流氓,你……哇!” 楚菲菲惊呼出声,小脸更是在瞬间变得爆红。 君熙桀在……在打她的屁股?这是哪门子教训小孩子的方法?她都已经要满十八岁了,竟然会被打屁股。而且还是,皮肤直接接触的那种。 而且,好疼啊。 “呜……王八蛋,你干嘛打我。” 楚菲菲痛的眼眶发红,君熙桀下手竟然这么重,他究竟懂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啊? “小野猫,你最好保证不会有下次。” 打了大约十五下之后君熙桀停手,他把楚菲菲翻转过来,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睛。 君熙桀的表情很严肃也很认真,让楚菲菲惊的瞪大了眼睛,任由眼泪凝结在眼眶。 看着她这幅梨花带雨的安静摸样,君熙桀的心忽然变得柔软起来。他俯身,轻柔而认真的亲吻着她眼角的泪水。 明明刚才还那么凶的在打她,现在却又一副温柔似水的摸样。楚菲菲也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忽然觉得心底的酸涩像是无法在抑制了。 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乖,不要哭了。” 君熙桀被楚菲菲的眼泪闹的手足无措,慌乱却又笨拙的抱着她,轻声的安慰着。 “都怪你,打那么重干嘛,好痛啊。” 楚菲菲一边痛哭一边控诉着,君熙桀也察觉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似乎有些过了头。他伸出手掌包裹着楚菲菲红肿的屁股,轻柔的按摩着:“以后,不准跟着他们瞎起哄。” 什么王,什么女王,什么般配,什么在一起的。 他听起来就火大的很,如果不是顾及楚菲菲,他早就当场翻脸了。 楚菲菲的哭声戛然而止,她眨巴这样安静看着君熙桀:“你是在吃醋吗?” 说完之后楚菲菲又觉得不大可能,她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说:“哎呀,你这种的大叔也不会吃醋吧。” “如果我说我吃醋了呢?” “怎么可……” 楚菲菲后面的话全都被君熙桀吞回了肚子里去,他一边吻一边投机取巧的对待楚菲菲。 等到楚菲菲被吻的七荤八素,晕头转向的时候,君熙桀忽然一张嘴咬了一口她的唇,眼神凶狠却灼热无比的说:“我要罚你下不了床。” “啊……” 房间里,火热正在上演,且愈演愈烈。 “嘶……我的腰,好痛。” 楚菲菲呲牙咧嘴的扶着腰坐起身子,柔顺的长发顺势披在在胸前和背后,让她看起来如同纯真的精灵。 她想起来了,昨晚君熙桀像个野兽似得,做了一次又一次。她都记不清楚自己多少次昏睡过去又被折腾的醒过来,到接近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哇,已经晚上九点了。” 楚菲菲看着表,摸了摸饿扁了的肚子。撇嘴,她好饿。 混蛋啊,君熙桀竟然不在。 楚菲菲站在一楼的客厅,气恼的恨不得仰天长啸。 “菲菲,你醒了?” 楚菲菲转头,看到拎着保温盒的张月珊,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那个,是熙桀哥拜托我来的。他因为公司有要紧的事,可能需要离开几天的样子。家里的佣人今天又都放假,所以我……” “哦。” 对于张月珊刻意的一大堆交代,楚菲菲全都不关心。 她只盯着食盒,愈发的觉得肚子饿了。 “那个,这里是我做的一些菜,你赶快来吃吧。” 张月珊似乎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笑了笑,把食盒放在餐桌上就招呼楚菲菲过去。 “谢了。” 楚菲菲率性无比的坐下,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因为起来的时候顺便洗了澡,所以楚菲菲只随便围了浴巾就下楼来了。湿漉漉的长发被她随意的挽在脑后,露出纤细而白皙的颈部。 在那些裸露的皮肤上,一枚枚吻痕映衬着雪白的肌肤,显得格外妖艳。 张月珊的手,用力的攥紧。 就算是在家里,楚菲菲这样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还是,她明知道自己要来照顾她,所以才故意穿成这样。让她看到她跟熙桀哥亲密的痕迹,跟她炫耀熙桀哥有多疼爱她? 这个女人,看起来一副大而化之的摸样,实际上也城府深的很吧。 呵,想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让她知难而退?根本不可能的! 熙桀哥,只能是她的。 张月珊在心底恶狠狠的发誓,她一定要把楚菲菲从熙桀哥的身边赶走。她要让所有人都厌恶她,让她没有办法跟熙桀哥结婚。 “那个,菲菲,你穿成这样,恐怕有些不好吧?” 张月珊有些难为情的看着楚菲菲,一副在为了她着想的摸样。 “没关系啊,反正是在家里。” 楚菲菲吞掉饭,不以为然的回答着。在她看来,在空无一人而且保全系统超一流的别墅里,她就算是只穿着内衣跑来跑去也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毕竟,这里是君熙桀的家也姑且算是她的家。 而她在自己的家,当然是怎么随性怎么舒服怎么来。所以对于张月珊的问题,她完全不以为然。 然而张月珊却不同,她把楚菲菲的意思曲解成了轻蔑和炫耀。因为想要炫耀这里已经是她的家,她的房子,所以跟她可以为所欲为。 张月珊心底气恼一片,脸上却依旧是孱弱又善良纯真的摸样:“虽然在家里没错,可是菲菲你这样真的有些不妥。只裹着浴巾就跑来跑去,被别人看到的话很失礼的。” “是吗?” 别人?你说的别人不就是你嘛。 知道君熙桀别墅的门锁密码,可以随心所欲的进来。 楚菲菲在心底想着,却没有说出口。 她放下碗筷,正准备起身,张月珊却忽然走到她身边。她靠的很近,脸几乎贴上楚菲菲的。楚菲菲被吓了一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出手想要隔开自己和张月珊的距离。 然而张月珊却忽然脸色大变,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返回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 第24章 罚你不准出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绝世宠婚:辣妻,不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