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屠天》 第十五章 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谰言这个时候,因为寒星的悲鸣,这个时候的气势突然增大了很多,趁着还和寒星有点联系,谰言就催动全身的修为想把寒星给解救出来,但是,紫色漩涡产生的强大吸力,虽然没有禹皓在渡劫时候那么强大,但是也不是谰言能够摆脱出来的,瞬间谰言的脸上就是满头大汗,谰言的整个脸上是怒气冲冲的,但是寒星就是出不来。 禹皓见到谰言满头大汗的,心里很是不忍,毕竟两个人打斗起来,禹皓觉得更像是在和自己的朋友切磋一般,况且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禹皓就决定放弃了紫色能量罩上的漩涡来,而这个时候的谰言却是正在拼命的运转全身的修为正在召回寒星,禹皓这样一个突然的撤退,谰言却是没有想到。 只见寒星在这个时候,是如流星一般的速度,迅速的就向谰言冲了过去,而谰言这个时候是没有丝毫的防备,寒星的突然到来,谰言是大吃一惊,已经是躲不及了,谰言看到躲避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索性就稍微的移动了一下,寒星“嗖”的一声,插入了寒星的肩膀处,见到这样的变化,众人都是吃惊,没有想到谰言会伤害在自己的剑下来,更是没有想到禹皓会在这个时候放弃了对寒星的约束。 受伤的谰言却是没有言语,直接拔下了肩膀上的剑,端坐在地上,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用吃惊加悲伤的眼神看着寒星,这个时候大家也都把视线转移到了寒星上面,只见这个时候的寒星,已经失去了原先出来时候的光泽,暗淡无光,好像是所有的灵气都被吸收掉了一样,没有一丝的灵性,看上去就和一块废铁一般。 但是谰言,还是双手紧紧的抚摸着寒星,脸上尽是忧伤的表情,知道原因的人,心里也都是深深的为谰言难过,这把寒星剑是谰言的父亲澜天,在修真界时候的兵器,追随着谰天几千年,谰天在几千年前飞升到了仙界,那个时候的谰言还是一个很小的孩子,谰天没有什么好留下的,就把自己的剑给了谰言,几千年的时间了,谰言都舍不得拔出寒星剑来,没有想到今天的这个时候拿出来,却是被禹皓给毁了,谰言现在在心里是深深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拿出寒星剑来呢? 禹皓是当然不知道寒星对谰言的重要性,这个时候见到抱着寒星这么伤心的谰言,禹皓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站立在那里,心里也是深深的指责自己,是没有发现这个时候帝良的身后已经来了几个陌生的人,这几个人这个时候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禹皓。 谰言突然站立起来,看了禹皓一眼,就缓缓的抱着寒星剑准备离开,禹皓见到谰言要离开,就缓缓的道:“对不起,我也不是有心要毁坏你的宝剑的,” 谰言看了禹皓一眼说道:“两个人打斗这是难免的,你也不必在意,只能怪我技不如人”说完之后,就缓缓的移动起了脚步,向着镇子的方向走去。 禹皓哪里容得谰言离开啊,这个时候就急忙对着谰言的背影说道:“如果你把剑给我,我可以让他给你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谰言这个时候听到禹皓这么说,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激动的道:“真的可以吗?”这个时候旁边的众人也都是惊讶的看着禹皓。 禹皓重重的点了点头,就缓缓的向着谰言走去,这个时候俨然两个人就像是好朋友一般无二,对于刚才的事情也好像是忘却了一般,而旁边的众人,这个时候心里也都是小吃一惊,都想看看禹皓怎么能够修复那柄已经失去了光泽的寒星剑来。 禹皓其实也不知道怎么修复这柄剑,但是禹皓手里有神器太羽啊,禹皓觉得太羽应该知道怎么修复这柄只是中品灵器的寒星来,所以禹皓见到谰言准备这么伤心离开才这么说的。 谰言缓缓走到了禹皓的前面,对着禹皓说道:“只要你修好了寒星,我就兑现我们先前的约定” 禹皓缓缓的接过已经失去光泽的寒星,没有回答谰言的话,而是接过来的时候禹皓就传音给太羽道:“太羽,怎么修复它?” 太羽回音道:“主人,你以后最好先问一下我,再答应下来,要是我万一修复不好,那这个人还不恨死你,你不是就弄巧成拙了吗?” “我知道自己答应的太唐突了,你就别再说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能够修复这把剑?” “能,不过需要主人你的帮忙。” “怎么帮?” “需要主人重新释放出那个紫色的能量罩来,然后你的手紧紧握着这把剑,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禹皓听到太羽这么说,知道太羽一定是有什么办法修复寒星剑,禹皓就对着谰言道:“我现在给你修复这把剑,你先离开我,稍微远一点,修好就给你。” “好”谰言简介的回答了禹皓一声,就缓缓的走开,在距离禹皓五米外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看着禹皓是怎么修复寒星的。 修真界中能够修复宝剑的人是少之又少,谰言刚才听到禹皓说可以修复的时候是很惊讶,有点不相信,但是现在听到禹皓这么肯定的回答,心里开始相信了,谰言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相信禹皓说出的话,也许是谰言太过关心寒星而相信了禹皓的吧。 禹皓缓缓把自己的紫色能量罩给释放了出来,在自己的身体外面形成三米的大小,而寒星剑,这个时候正在禹皓的手中,禹皓现在正在听从太羽的要求来修复这把宝剑来,只见见禹皓缓缓的松开了双手,寒星剑漂浮在禹皓的面前,突然,只见禹皓这个时候双手就是一阵的晃动,紫色能量罩开始了变化,只见在能量罩里面开始出现原先和寒星释放出的一样的星光,缓缓的都向寒星涌去,而寒星在吸收了这些星光之后,渐渐开始恢复原有的光泽来。 在外面看到这个样子的众人,都是大感奇怪,心里也都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打算,在众人之中最高兴的就是谰言了。能够让自己的宝剑复原,在谰言看来是比什么都高兴的事情了,这个时候对于禹皓,他的心里是越来越觉得有好感了。 很快,寒星就恢复到了最先出来时候的样子,但是也有了一点的变化,只是很不明显而已,众人也都是没有放在心上,禹皓也慢慢的将寒星给再次紧握在手里,收回了紫色的光罩。 而在这个时候失去了紫色能量罩保护的寒星,散发出来的比以前更加强大的气势,是深深的打动着所有人的心。 寒星在这个时候虽然样子上面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已经是改变了很多,这个时候的寒星是更加的强大了,至于强大到什么地步,只有太羽知道,而没有将寒星给拿到手里的谰言,这个时候也是不知道寒星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已经感受到了寒星和以前不一样了,比以前强大了很多,心里是深深的吃惊,眼睛直盯着禹皓缓缓递过来已经修补好的寒星来。 谰言从禹皓的手里接过已经完好的寒星,拿在手里的时候,只是瞬间,谰言已经是震惊了,心里疾呼道:“仙器,竟然是下品的仙器” 接下来谰言就用恐怖的眼神看着禹皓,对于这样的眼神禹皓感到很是奇怪,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禹皓刚才也是感觉到了寒星的变化的,禹皓就知道谰言的眼神一定是和寒星有关,禹皓就传音给太羽道:“怎么回事?” 看着谰言的眼神,禹皓也只是对着谰言相视一笑。 谰言这个时候只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多谢” 他是修真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了,这个时候喜得仙器,也是不敢说出寒星现在级别来,他是深深知道,自己说出来之后的后果,那恐怕就会引出杀身之祸来。 灵气和仙器的差别,那不是一个等级的差别那么简单的,这点谰言是深深的知道,灵气和仙器那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在真各个修真界中,仙器那是少之又少,有的几件,几乎不是在一些大乘期和散仙级别的高手手中的,就是在一些修真界中一流的门派之内的,像谰言这个的孤家寡人一个,而且还是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如果让别人知道他有仙器,估计谰言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 禹皓也是心里有数,也没有说出来,就只是简单的回答了谰言一句“不用客气”说完后是呵呵的笑着。 谰言知道禹皓的意思,但是谰言看了一下,在帝良身边的几个人,就对着禹皓道:“还是你一会能够从这里脱身的好,如果你连这些人都收拾不了,我还怎么和你一起走啊!” 禹皓一直都是在注意着谰言的,对于那几个人禹皓刚才也看到了,但是没有放在心上,经谰言这个时候这么一说,觉得那几个人一定也不是什么简单之辈。 禹皓就放眼向那几个人看去,只见在帝良的身边这个时候已经多了三个人,都是年龄不小了,其中一人就是一个老人,禹皓看了一眼三个人的修为,脸色就是巨变,那个老人是元婴后期的修为,那两个稍微年轻一些的,也是元婴中期的修为。 禹皓见此心里就想着一些别的事情来,嘴里嘀咕道:我一个小小的陌生人,竟然能够引来这么多的高手”

返回
《我欲屠天》 第十五章 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欲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