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屠天》 第七章 真的还是假的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家伙有那么神奇?”奉天很是不相信,指着禹皓手中的水晶球道,禹皓缓缓的道:“上次,我给你们的礼物,相信你们很清楚它的效果吧!”说完后看着奉天和金利两个人,两人都是十分肯定的点点头,禹皓就继续说道:“这就是他的合成部分之一,虽然和上次的效果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也是难得的好东西,特别是在你们以后渡劫的时候,你们就会更加清晰的知道,我现在说的话” 禹皓不想给他们过多的介绍水晶球,他们上一次,禹皓已经用紫色灵气给他们的身体改造了一下,禹皓相信,水晶球的力量两个人是可以吸收的,所以禹皓才会这么做。禹皓说完,天丰还有什么疑问一般,要说出口,而禹皓在这个时候却将个水晶球向两个人同时抛了过去,金利一直就注视着禹皓手上的水晶球,理所当然的是接到了,而奉天呢,满脑子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却是被水晶球给砸个正着,但是幸好反应过快,在落地之前接着了水晶球,但是奉天一将水晶球给拿在手里,就说出话来“大哥,这家伙,好重哦!”说着手还在水晶球上摸来摸去的,俨然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 禹皓听闻此话,只是笑笑,就又说道:“你们好好保管,不要让别人给发现了” 金利这个时候收起了水晶球,对着禹皓道:“大哥放心,我们会好好保管的” 禹皓接着说道:“你们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到我度二九天劫的地方去找我,就说是我的兄弟就可以了” “大哥为什么要去那里啊?”奉天不明白的问道,“原因,我现在先不给你们说了,等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好好解释的”禹皓缓缓的道,“好,大哥,那你在外面什么事情也要注意点哦!”金利这个时候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明天我就要走了,时间有限,你们两个那里还有修炼上的问题,说出来,我给你们说说,以后修炼就只靠你们自己了”禹皓道接下来,禹皓就给金利和奉天两个人对修炼上的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做了指点,就让两个人入定了。 禹皓也在两个人入定后,写了一张纸放在了地上,深情的看了一眼金利和奉天两个人入定时候专注的样子,心道:“二弟,三弟,别怪大哥不辞而别,大哥也是舍不得,但是大哥更不想看到一幅生离死别的样子,只有先走一步了”说完后禹皓就缓缓的走出了营帐。 漆黑的夜晚里面,一个身影迅速的飞出了凤阳军营,直向东方飞去。 而在这个身影飞出军营的时候,从军营的众多营帐里面飞出几个身影,停留在天空中,只听一个声音道:“元帅,这小子真够识相的,这么快就走了“另一个身影道:“这个小子,雷鸣,你看着吧,他将来必定不是池中物,”说完后叹息一声,就又回到了下面的营帐里面,后面两个身影也是紧紧跟随而下。 禹皓独自一人,现在正在远离军营外五里的一个小道上面,疾步行走着,漆黑的夜晚一点也不影响修真者的夜行,田野是走的匆匆忙忙的,怕自己忍不住就又回到军营里面,毕竟天宇和奉天还有金利是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兄弟了。 禹皓在离开军营的一霎那,感觉到凤阳军营的山脉中有什么古怪,但是,禹皓随即就放弃了,想到既然自己离开了,那么就要真正的离开,这里的一切基本上都和自己是没有关心的了,也没有去山脉里面好好的探查一番,将这埋在心底,等待着以后回来的时候再说这个事情。 蜿蜒崎岖的小路,禹皓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见到已经是远远的离开了凤阳军营,就把脚步给缓了下来,因为这个时候禹皓想到了蓝王雨,脚步停了下来,急忙就给太羽传音道:“太羽,玉儿还好吧!” 太羽传音道:“主人,小姐很好,你就放心好了,只是好像很担心你的样子,” 禹皓嘴上“哦”的一声,心里是十分的感动,继续传音道:“太羽,把她给放出来吧!” 禹皓说完,只见太羽的整个上面就开始有红雾吞吐出来,渐渐的将太羽给笼罩,只是瞬间太羽就消失了,只有浓郁的红雾,只见一个身穿一身戎装的蓝王雨从红雾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整个人是憔悴了好多,脸上已经是略显苍白之色了。 禹皓见此,心里十分的感动,心疼的要命。 蓝王雨出来的瞬间没有见到禹皓,还是迷茫在太偶遇释放出来的红雾,一会后,才看到了禹皓,当看到禹皓的时候,两只眼睛上面就不由自主的缓缓的两道清泪顺着蓝王雨憔悴的脸颊滴落在土地里面,只是在这漆黑的夜空之下不是很明显。 蓝王雨对着禹皓带着哭腔叫了一声“禹皓哥”就直接扑到了禹皓的怀中,“嘤嘤”的哭个不停,禹皓没有想到蓝王雨会这么激动的就直接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也是无奈,只好也是紧紧抱着蓝王雨柔弱的身体,以此来表达自己地歉意。 蓝王雨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就止住了哭声,但是头还是深埋在禹皓的胸膛上面,而禹皓这个时候,脸上确实红彤彤的,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没有人看到,禹皓的心里是暗暗的庆幸。 禹皓见到蓝王雨止住了哭声,就缓缓的说道:“玉儿,是禹皓哥不好,没有及时的告诉你,让你担心了,但是我保证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蓝王雨听到禹皓这么一说,心里是十分高兴,回答道:“不怪你,是我不好,从你那里回去之后,巩固什么修为吗?结果也没有给你的大赛加油,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却在那里面了,那个时候我死的心都有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说着,就又开始嘤嘤了起来,禹皓听到蓝王雨的一番话,只有更紧紧的抱着她了。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在这个寂静的夜空下站立着,蓝王雨的哭泣声成为了这片夜空之下最动听的声音。 禹皓小声的在蓝王雨的耳边安慰着她,渐渐的蓝王雨再次停止了哭泣,缓缓的开口说着,自己在太羽面的情况来。 原来蓝王雨进入漩涡的时候就晕了过去,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间进入了太羽里面,在里面很长的一段时间,蓝王雨才醒转过来,蓝王雨醒来的时候看着太羽里面的红色雾气,无助的哭泣了起来,最后是太羽给她传音,说这里是禹皓让她进来的,还说了一些关于禹皓的事情,蓝王雨才停止了哭泣,安心的在太羽里面呆着不动,一直到刚才禹皓让太羽把她给释放出来为止。 禹皓听完了蓝王雨的话,用手缓缓的推开了在怀中的蓝王雨后,用眼睛直视着蓝王雨,花瓣般的脸蛋,现在已经十分的憔悴了,还残留着刚才哭泣之后晶莹的泪珠,显得是楚楚动人。禹皓缓缓的抬起手,轻轻的擦拭掉蓝王雨的泪珠,温柔的道:“玉儿,和我一起走吧!” 蓝王雨这个时候是痴痴的看着禹皓,听到禹皓这一句话,心里是大惊,但是随即就是狂喜,难得一见的脸上露出一抹红晕,蓝王雨等的不就是这句话吗,这个是后哪里还有不答应的理由啊,对着禹皓重重的点点头,表示认同。 禹皓见此,直接来了个大转变,拉起了蓝王雨的芊芊玉手,紧握在手中,蓝王雨这个时候心里道:“禹皓哥,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以前看都不敢看我,现在却主动的拉起我的手来,”蓝王雨对于禹皓的突然转变是小吃一惊,但是心里是狂喜。 蓝王雨也不摆脱禹皓的手,任由禹皓拉着,蓝王雨只顾着自己高兴的,是不知道禹皓现在的心里,是扑通扑通的直跳,刚才的表现,禹皓是鼓起了自己几十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勇气才做到的,但是好的一点就是蓝王雨没有拒绝,禹皓很是高兴,如果那个时候蓝王雨摆脱掉天宇的手来,禹皓还不是无地自容。 蓝王雨看了一眼禹皓,说道:“禹皓哥,现在我们去那里?” 禹皓看了一眼蓝王雨身上的重甲,说道:“我们现在先去附近的镇子上面转转,给你买件衣服好了,一个漂亮的女子,穿着重甲多不好看,你说呢?玉儿” 蓝王雨经禹皓这么一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束,也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点头。这个时候的蓝王雨俨然就是一个陷入爱河的女子。 走了很长的时间,禹皓的神识范围之内,出现了几个人影,但是禹皓发现他们都是向着一个方向走去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都是没有丝毫的修为,禹皓猜测,他们去的方向应该是一个镇子,所以禹皓也就和蓝王雨也向着哪个方向走了过去。 越走,见到的人影都是越多,人群中也出现了一些有修为的人来,但是修为都不是很高,天宇是毫不在意的,很快,禹皓和蓝王雨两个很普通的人就融入了众人之中,但是蓝王雨的重甲却是有点惹人耳目。

返回
《我欲屠天》 第七章 真的还是假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欲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