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屠天》 第四章 进入军营

不远处的众人一直关注着禹皓,自然也看到了最后诡异的一幕,看到禹皓回来三顾武首领总算是心服口服的收回了不服之心。 奉天和金利两人也松了一口气上前和禹皓告别: “恭喜兄弟成功渡劫,我们二人因为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就不设宴庆祝了!” 禹皓点头: “一路好走不送!” 禹皓突然想起两人在军营从事或许见过倩儿手里纽扣上的徽章也说不定,急忙叫住两人: “等等,在下还有一事需要询问。这一纽扣上的图案不知两位可曾见过?” 奉天反复看了好多眼,摇头: “我没有见过。” 金利只扫了一眼: “可以冒昧问一句你为什么会打探这一个图案么?” 金利显然认出了纽扣上的图案,禹皓没想到那么快就有了线索: “这和我失踪的妻子有关系,我妻子失踪只在房中留下这一个纽扣,我想或许有什么关系。” 禹皓半真半假的解释到,金利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我也不确定纽扣的来历,不过我在一次军营的任务的时候见过这一标志,我猜测估计和军营有关系。” 竟然和军营扯上关系!禹皓想不到对方的来头居然真的大有来历: “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入军营?” 奉天抢答到: “最近军营在招新兵,你要想加入只要和我一起回去就行了。” 禹皓听到奉天的回答也不想多留,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查明真相,拉着两人直接上了飞剑,按照他们说的方向向凤阳军营飞去。 果然负责征兵的军官看了一眼和奉天两人一起回来的禹皓,得知禹皓修为不错,在核查了他的来历之后就把禹皓安排到了新军营开始训练,算是对禹皓比较优待的。 禹皓就这样和奉天两人分开一个人进入了新军营开始训练,然后夜深人静的时候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调查关于徽章的事情,不过几个月过去了丝毫没有头绪,他知道这个不能着急,但是不免有些烦躁。 又是一天一无所获,禹皓结束一天的训练慢慢的向营帐走去,路又是一天一无所获,禹皓结束一天的训练慢慢的向营帐走去,路过操场见到两个人正被几个老兵围在圈里殴打,这样的场面禹皓几天就要见一次,虽然看不过去但是为了不暴露身份禹皓一般都会选择明哲保身。过操场见到两个人正被几个老兵围在圈里殴打,这样的场面禹皓几天就要见一次,虽然看不过去但是为了不暴露身份禹皓一般都会选择明哲保身。 不过那两个被打的身影总让禹皓觉得莫名的眼熟,忍不住用神识去一探究竟。 令禹皓意想不到的是那两个人竟然是奉天和金利,对两人还算有好感,而且这两人在这样被打下去迟早闹出人命,禹皓边想着脚已经向看起来向是领头的老兵走去了。 “不知道这两位犯了什么错,要被几位这样不要命的打法?” 那几个老兵转过来瞪禹皓,一脸凶相: “哪来的新兵崽子竟然敢多管闲事,给我一起打了!” 跑龙套的老兵推了禹皓一把,想要把禹皓推到地上,却被禹皓用巧劲给弹了回去,自己反而摔到了地上。 领头的老兵看出了禹皓实力不错总算停下了手收起了轻视的表情: “实力不错,但是你知不知道在这军营混光是靠实力是混不下去的。” 禹皓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威胁,更讨厌被一些混混流氓给自己讲道理: “不论在哪里,能够通行的自然是理之一字。但是当理讲不通的时候就只能用实力来和对方沟通了!” “现在的年轻人以为自己会三两招就天下无敌了,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种人!” 领头的老兵一个眼神周围的几个老兵瞬间架起武器和招式向禹皓攻去。 “哼!” 禹皓冷笑一声,向前冲的人瞬间呈抛物线向后倒飞出去在地面砸出了一圈的屁|股印。 “你——你走着瞧!” 知道自己大势已去,领头的老兵甩下一句狠话就扭头迅速离去,被摔在地上的其他人也迅速起身一瘸一拐的追了上去。 禹皓自然没打算追上前去,扶起地上的两个人就要离去。 金利却叫住了禹皓: “多谢多次相救,虽然我和奉天两人不是什么能人但是如果日后禹皓兄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吩咐。” 奉天剥开金利扶住自己的手上前环住禹皓的脖子: “你就是喜欢这些唧唧歪歪的东西,什么日后不日后的,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那么有缘不妨就结拜为异性兄弟好了!” 金利犹豫到: “我倒没什么意见,只不过禹皓兄……” 禹皓对两人印象还算好,而且能够多两个人帮自己也是好的,修禹皓对两人印象还算好,而且能够多两个人帮自己也是好的,修真者对于立下的誓言都是非常重视的,如果背叛都会受到上天的惩罚,禹皓到不担心两人结拜之后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之心真者对于立下的誓言都是非常重视的,如果背叛都会受到上天的惩罚,禹皓到不担心两人结拜之后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之心: “难得两位看的起我禹皓,我自然不会推辞!” 奉天得到两人的点头当即一拍手: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不如就今天结拜吧,正好我前天偷藏了一壶酒在营帐!” 金利一听到奉天藏酒当即皱起眉: “你又违反军纪,当心被军棍责罚!” 奉天却不在意: “有酒且醉,明日之愁明日忧,你就是想太多才会一副老头子模样!” 禹皓早就看出了奉天是少根筋的存在,能活到现在大概金利帮了他不少忙。 三人去奉天那里取了酒,找了一处空地,禹皓学着桃园结义一样三人完成了结拜,禹皓原意是按照年龄大小来排辈分,金利当大哥的,但是金利坚持按照修为强弱来排,所以禹皓成了大哥,金利是二哥,奉天是三弟。 三人去奉天那里取了酒,找了一处空地,禹皓学着桃园结义一样三人完成了结拜,禹皓原意是按照年龄大小来排辈分,金利当大哥的,但是金利坚持按照修为强弱来排,所以禹皓成了大哥,金利是二哥,奉天是三弟。 结拜过之后三人眼看天色不早也不敢多逗留,禹皓半开诚布公的告诉了两人自己的一些事情,两人表示一定会帮禹皓查出纽扣的主人。 分别之前金利像是想起了什么,担心的看着禹皓: “大哥,你可知今天打我们的那些老兵是什么来历么?” 禹皓早就看出了那些老兵不过渡劫初期和金丹中期左右的实力,虽然金利两人不一定打得赢他们但是也不至于完全被他们压着打: “不知道。” 奉天这厮又跳出来找存在感了: “管他什么将军的部下亲信,要不是二哥拉着我早就打的他们哭爹爹求娘娘的了!” 禹皓当即拍了奉天的后脑勺一下: “谁让你插嘴的,等下我就打的你哭爹求娘!” 禹皓示意金利继续,金利会意的点了一下头: “正如三弟说的那让那些人是林岚将军的亲信,平日里一直横行霸道惯了,我和奉天因为以前得罪过他们,他们总是变着法子找我们麻烦。今天下午你这样对他们,他们一定也会去找大哥你麻烦的……” “二弟放心,能忍责忍实在忍无可忍那么谁来就用谁杀鸡儆猴好了。” 禹皓倒不是个冲动的人,也不会做出什么被赶出军营的蠢事,只要对方不要太过分,他很多时候更希望息事宁人。 金利点头拖着满嘴跑胡话的奉天离去: “大哥能如此想我便放心了!”

返回
《我欲屠天》 第四章 进入军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欲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