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屠天》 第三章 二九天劫

禹皓控制飞剑下降把两人放到了地上,不过出乎他预料的是,就在两人刚下来从周围的树上就被藤蔓缠着向后往林中拖去,那些想缠上禹皓的藤蔓被禹皓用三味真火给全部烧掉了。 “你——” 禹皓一把抓过三顾武的首领,刚才一时大意忘了用神识查探周围,没想到三顾武首领居然如此老奸巨猾。现在不但金利和奉天两人被抓,自己也被数百个武器瞄准着,虽然禹皓打赌三顾武首领不会和自己同归于尽,但是他还有事情没有做不想在这里赌一把生命。 “哼,你把我放了,我就把他们放了,还送你们离开三顾武地界。” 三顾武首领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丝毫不在意禹皓的反应。 “你!” 禹皓舒了口气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 “你刚才说过你不是人类,既然如此我只要和你签订主仆契约那么一切就都解决了!” “我……我胡说八道的你也信!” 三顾武首领明显被说中了,一时间慌了神,不过马上又强作了镇定起来: “人类和人类是无法签订主仆契约的,不然会受到天谴,而且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和你签订主仆契约!” 三顾武首领没有发现它说话已经前后矛盾了,看来禹皓这随口一说对他的影响非常大。 禹皓脸上挂上不在意的笑容: “大不了一死,死马当作活马医。你当我会信你放我们走的鬼话么,既然试也是死,不试也试死,当然要试一下,万一真的行那就中大奖了是吧!大不了一死,死马当作活马医。你当我会信你放我们走的鬼话么,既然试也是死,不试也试死,当然要试一下,万一真的行那就中大奖了是吧!” “混……” 三顾武首领的话还没说完,一个黑影从天上掉了下来直接砸在两人脚下。 禹皓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回来,青筋突起,抓着三顾武首领的手瞬间收紧。 三顾武首领挣扎着: “你……你要勒死我了!” 禹皓直接把三顾武首领甩到了地上,然后一个紫色的罩子就罩在了他身上,罩子上还贴了一张黄色的符篆。三顾武首领想要走出罩子就会被罩子上的闪电弹回去,倒在地上惨叫。 禹皓冲上去扶起被打落在地的蓝王雨: “玉儿!” 蓝王雨穿着来时的盔甲,此时却脸色发白双眼紧闭,不断有冷汗从额头冒出。 听见禹皓的呼唤蓝王雨勉强撑开双眼: “禹皓……哥……” 只是三个字蓝王雨就用尽了全身力气,双眼一闭再次昏了过去。 “玉儿,你先休息一下!” 禹皓怕等一下的战争会波及到蓝王雨就把她收到了太羽之中。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三顾武的首领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眼见禹皓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吓着边叫便后退,却因为碰到后面的罩子惨叫一声再次扑倒了地上: “恶魔,你是恶魔!你……你别过来!啊——” “是你们把玉儿打成这样的!” 禹皓想到了倩儿的死,想到了脸色惨白的蓝王雨,心头气血翻涌,走着走着一丝鲜血就从嘴角渗了出来。 三顾武的首领双手抱头蜷缩在地上: “你别过来,恶魔走开,走开!不是我,不是我打的,是她自己从时空隧道里面掉出来的!“你别过来,恶魔走开,走开!不是我,不是我打的,是她自己从时空隧道里面掉出来的!” 此时的禹皓在三顾武的眼中就是一个嗜血的恶魔,双眼通红嘴角流血,就像是一个渴望鲜血来充饥的恶魔一样要把三顾武首领生吞活剥。 此时的禹皓在三顾武的眼中就是一个嗜血的恶魔,双眼通红嘴角流血,就像是一个渴望鲜血来充饥的恶魔一样要把三顾武首领生吞活剥。 “……” 禹皓的脑袋里面翻云覆雨向有数十个钻子在同时运行,他根本不想去听去想三顾武说的话,他脑里面只有两个女人同样苍白的脸色在来回播放,看的他只想要杀人。 “你……你要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三顾武被无色的真元抓着脖子硬脱出了罩子,雷不停的打在他身上,直到咒符和罩子承受不住破碎,三顾武已经没了半条命浑身散发着烤焦的味道。 “主仆契约” 禹皓冷笑着不管三顾武首领的挣扎,从指间挤出一滴精血在三顾武额头写了一个奴字。 禹皓没发现在他不远处的天空已经聚集了一片黑压压的雷云,正缓缓地向他头顶压过来。 禹皓的血慢慢从三顾武首领的额头渗进去,一股奇怪感觉,禹皓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控制三顾武首领的行动生死,主仆的联系就此在两人指间建立起来。 通过契约禹皓知道这三顾武其实就是一颗大树上掉落的果实化成的精怪,生存方式就像是蚂蚁一样,其他蚂蚁的生死繁衍都由蚁后三顾武首领来决定,所以禹皓控制了三顾武首领就等于控制了整个三顾武族。 禹皓正打算控制三顾武放了奉天金利,却在转身的时候感觉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巨大能量波动。 黑压压的雷云的瞬息之间便笼罩了禹皓头顶的天空,禹皓皱了一下眉头: 没想到刚才因为看到蓝王雨受伤而心境波动误打误撞之间心境竟然提升到了出窍期,然后不过几息之间修为也突破了停滞已久的瓶颈,引来了二九天劫。也幸好刚才收服了三顾武,不然禹皓还真不敢在这么一大群人的包围下渡天劫。 “我去渡天劫,你放了那两个人,如果敢耍花样你就等着承担后果。” 眼见天雷即将降下,禹皓也没时间和三顾武的首领多扯蛋,只是警告了一句就跳上了飞剑全速向前面的山峰飞去。 三顾武首领看着被天雷包围的禹皓心里复杂万分,他即希望禹皓渡劫失败能够报他刚才被欺压的气,但又希望禹皓能够平安无事,因为禹皓一死作为仆人的他必然也会跟着一起死去。 奉天和金利虽然被三顾武放了,但是两人也没有马上离去,而是留在原地看禹皓渡劫。 外面众人五味杂陈的心情禹皓当然没时间去顾忌,因为第一道天雷已经打了下来。 天雷虽然是天地对修炼之人的一种责难但天雷也是一个锻体的机会,没扛过一道天雷对肉体都有洗髓伐骨的功效。 禹皓看了一眼并不算大的天雷,一咬牙把要放出来的防护罩收了回去。 二九天劫总共十八道天雷,每三波一次叠加,一共叠加六次,炼体的修真都会选择硬抗前面的六道天雷。 禹皓虽然不是炼体,但是他明白一个法修的法术再强大如果没有肉体的支撑始终会有后力不济的一天,更何况他辅修之一的还是剑修。 天雷直直打在了毫无防备的禹皓身上,只是第一到雷就把禹皓打的跪倒了剑上,禹皓闻到了从自己皮肤上散发出来的焦味,及腰的头发被烧得全部卷了起来。 禹皓咳了一口废血摇摇晃晃的从剑上站起来,可是不待他站稳,又一道雷打到他身上。禹皓被直接打飞到了下面的山壁上,山被他狠狠的砸出了一个大坑。 奉天金利两人是修真界的人,不是由下界上来的,在修真界渡天劫没几个人渡雷的时候是不用法宝护法的,再不济也会防护全开,向禹皓这样一副打算硬抗的样子看的两人目瞪口呆。 禹皓看着接连而来的第三道天雷,依然被嵌在山壁上的他此时就像是张开双手迎接天雷丢掉一切防御,面对天雷毫无还手之力。 禹皓最终还是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只见在天雷即将到达的瞬间他的身体表面瞬间多了一层防护罩。 只是两道天雷就让禹皓基本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禹皓发觉或许是这修真界的天雷和下界有所不同,他在下界度一九天劫的时候靠着硬扛渡过了六道天雷,虽然二九天劫完全不是一九天劫可比拟的但是也不至于会强到两道天劫就让禹皓无力招架。 禹皓此时只能尽力的防御了,天雷一道一道的降下,禹皓的防护罩一次次的碎裂,禹皓被天雷震入山壁数十里…… 终于等到了最后一道天雷,但天上的黑云越来越黑,而且缓缓地往中间集结而去就是不降下来。 本来方圆数百里都黑云压阵的天空此时只剩一朵黑云停留在禹皓上空。 禹皓经过前面的十七道天雷已经只剩下喘气的力气了,但是当他看到头顶那一朵不大力量却让人心惊胆战的雷云,感到了死亡的逼近。 禹皓正打算闭上眼等待最后一道雷劈下来。 但是却瞬间想起了倩儿和还在等待自己的蓝王雨,禹皓马上睁开了想闭上的双眼: “既然你这老天不想让我活,那么我就只好逆天了!” 禹皓运起自己最后的真元力以及从太羽里面借来的力量,两种禹皓运起自己最后的真元力以及从太羽里面借来的力量,两种力量混在一起变成一种紫色的灵气,令人惊讶的是禹皓并没有把它用来防御,反而收回了所有的防御,手中凝结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灵气团直接向雷云攻去。力量混在一起变成一种紫色的灵气,令人惊讶的是禹皓并没有把它用来防御,反而收回了所有的防御,手中凝结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灵气团直接向雷云攻去。 同时最后一道雷终于打了下来,雷比前面的雷都要细,就像是一道划破天际的银色流星,向禹皓射去。 禹皓把紫气团向雷劫扔去,然后脱力向地面坠去。 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紫气团迎上劫雷既没有被打碎,也没有引发两种力量碰撞的爆炸,静悄悄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然后气势汹汹的雷光就被紫气团吞噬掉了。 这样的结果就连禹皓也一头雾水,不过他想可能和太羽的力量有关系。 雷云散开之后一道霞光降下禹皓瞬间感觉到了本来被抽空的体内瞬间充满了力量。 禹皓调息了一回收好紫气团和劫雷形成的珠子回到了众人那里。

返回
《我欲屠天》 第三章 二九天劫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欲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