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四十章 暴露

然而这两个血裔后代竟然死了!他们竟然就那么死了!“那两个混蛋呢?他们在哪里?”银月老祖心中怒道。他派了两个丹成期的修士去保护王元和冯文二人,在他看来有这两个丹成期的修士在就没人能伤害他们了,但是结果却是血淋淋的。 银月老祖想到这里,速度更快了,他要赶在凶手逃离之前找到此人并且将其抽魂炼魄,以消他心头之恨。 萧漠此时已经远离,他小心翼翼地接近着一头长相像狮子的妖兽。这只妖兽的修为只有炼气四层,萧漠自忖有实力对付它。那头妖兽正在撕扯着一头刚刚被它杀死的妖兽尸体,忽然它停了下来,对着萧漠的方向怒吼了一声。 萧漠见偷袭已经失败,心中暗暗着恼:“这畜生,感知竟如此敏锐。”他一记掌心雷打出,落在狮形妖兽的身上。它当即被打得怒吼了一声,前爪一挥竟然是一道灵气刀芒斩向萧漠。萧漠瞳孔一缩,这头妖兽的强悍出乎了他的想象。以往他遇到的炼气期妖兽都是凭借肉身攻击的,而这头妖兽竟然会法术攻击。 萧漠运转轻灵术,迅速躲避。然而还是慢了一步,他的左臂还是被刀芒擦到,顿时鲜血淋漓。萧漠大惊,只是擦到便如此那被直接打中了那还得了。萧漠手中掌心雷一次次发出,他所会的大威力的法术也就只有这掌心雷了。虽然还有不少法术他可以修炼,但是得等到他安全了再说。 “吼吼”萧漠运转轻灵术就是不让它靠近,而手中的掌心雷也是不要钱地发出。掌心雷所需灵气很少,而且施法速度较快,是最为实用的一种法术,故此萧漠可以多次用掌心雷。 当狮形妖兽最后一丝力气用去,萧漠也终于不再逃跑,他驾驭起飞剑,一剑便刺穿了它的头颅。“手段还是太少啊。”萧漠看着从它头颅中钻出的食脑虫,还有那暴饮一通鲜血的血魔蛛暗叹。这两种灵虫的实力不算太强,而且至今萧漠手中也就只有那么几只,损失任何一只都是巨大的损失,因此除了在卧牛城立威之外萧漠很少让它们直接去面对对手。 随手剥下妖兽的皮毛收入储物袋中,萧漠便迅速离开。刚才的动静肯定会引来其他妖兽,萧漠残余的力量可不一定能对付下一个。 而此时,银月老祖也来到了黑金山脉边缘。他并没有直接进入黑金山脉,而是取出一只罗盘来。将自己的鲜血滴在罗盘上,罗盘上的指针便剧烈地旋转起来。银月老祖的灵气不断地灌入罗盘,最后他双目一凝:“找到了。” 沿着罗盘指针的指向,银月老祖径直走入了黑雾。一路上所有与他相遇的妖兽或是修士都被他无情地杀戮,在他眼中这些妖兽或是修士都有可能是杀了王元和冯文的凶手。有罗盘的指引,再加上他结婴期的修为,很快他便找到了王元的尸体。 “怎会如此?冯文的尸体呢?”对于他来说王元和冯文即便只留下尸体也仍有用处,只是效果不如活人好。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紧迫地来到黑金山脉了。 银月老祖双手掐诀在王元的尸体上虚抓,只见一道淡淡的虚影自他身上出现,这是王元的残魂。同时一点黑光从王元的身上飞出,没入银月老祖的眉心中。银月老祖曾在王元和冯文二人的身上种下过一缕神识,打算时机成熟了便借助那一缕神识夺舍,那一缕神识便是刚刚没入他眉心的黑光。 神识不光是他夺舍的工具,也是他监视王元和冯文的手段。只是这二人不知道为什么要进入黑金山脉,这才使得他的神识无法发挥作用。神识中也记录了一些东西,事情的来龙去脉很快就被银月老祖得知。 银月老祖面色阴沉地看着王元的尸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哼,死有余辜。”要不是还用的上王元的尸体银月老祖早就将之粉身碎骨了。他看着萧漠离去的方向:“竟然敢杀了我的血裔,哼。”他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寻找了一番,没有发现萧漠的影踪,便愤愤地离去。 第二日,银月宗发布了一张通缉令,萧漠的画像就在上边。而这些,萧漠是一概不知。黑金山脉中到处是争斗,萧漠此时正在对阵着一头巨大的妖兔。这黑金山脉中的黑雾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任何在其中生存的人或是妖兽时间长了都会发生一些变异。 就比如说这只妖兔,外界的妖兔实力在炼气期时是绝对不会长到像一头象一般大小的。而这只妖兔却是长得比象还要大,这就不正常了。而且在黑金山脉中呆的时间长了,修士的杀性也会越来越重。萧漠在这黑金山脉中就遇到了不少的杀戮疯子。 萧漠用掌心雷将妖兔打得重伤之后,便换成火蛇术。他的御敌手段实在是太少,法宝终究是外物,凌战曾告诫他不能过于依赖法宝。萧漠自然也就将法术当作重中之重,现在他正在修炼着得自银月宗那两师兄弟身上的火蛇术。 发出几记火蛇术后,萧漠体内的灵气只剩下了三成。萧漠也无意久耗,放出食脑虫和血魔蛛来结束了妖兔的生命。食脑虫经过萧漠的喂养,已经长得鸡蛋一般大小,气息也接近炼气三层。萧漠收起食脑虫后便决定若非特殊情况,这食脑虫都不再放出来。而血魔蛛的实力在炼气二层,萧漠还能控制它们一些时日。 收起妖兔的皮毛,萧漠立即远遁。黑金山脉中的妖兽之皮可以在外界换取灵石,一些高阶妖兽或是特殊妖兽更是浑身是宝。萧漠虽然得到了不少的灵石,但是那些灵石也只是能让他支持一些日子。他不能等灵石耗尽再去想办法,这些妖兽皮赚的再少也是肉。 其实进入黑金山脉的只有三种人,一种便是猎取妖兽、寻找机缘之人;第二种便是被追杀进入的人;第三种是宗门、家族的历练弟子。萧漠就是第二种人,而那两个银月宗弟子就是第三种人。 萧漠在黑金山脉中小心地走着,此地虽然危机重重,但是也是一个宝地。萧漠一路上将所遇到的妖兽或是修士只要自己能杀的便全杀了,修道界很残酷,萧漠无力去改变修道界,他只能改变自己。让自己去适应修道界的残酷,让自己变得同样冷酷。 事实上,猎杀修士的收获要远超猎杀妖兽的收获。萧漠似乎天生就适合杀戮,他的杀戮技巧提升得很快。到今天他已经在黑金山脉中呆了一个月的时间,死在他手上的修士有六七十人,而死在他手上的妖兽更多。 在黑雾中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萧漠不知不觉间已经向黑金山脉深处走去。黑金山脉很大,萧漠其实走上许多年才有可能走到黑金山脉的深处。 越是走萧漠便越觉得妖兽越多,此时他正小心地伏在树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被他小心地控制着,即便是有人看过来也会认为这里空无一物。这是他不知得自哪个倒霉鬼的一种伪装的小法术,可以让自己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只要不是实力超出他太多,就不会轻易被发现。 在不远处一个漆黑的洞口中正传出“喀嚓喀嚓”的咀嚼声,那个洞口足有一人高,可想而知其中的存在是多么的大。其实那里存在着一只嗜血魔螳,它的修为有丹成初期,而且它身上的气息并不稳固。龙桀的修为虽然也有筑基后期,但是即便是萧漠与他联手也无法轻易的打败它。 但萧漠此行并不是要杀掉这嗜血魔螳,而是为了另一样东西。一个时辰之后,那只嗜血魔螳从洞穴中爬出,扫视了周围一番后便振翅而去。萧漠在树上等了一会儿,然后像一只猫一般从树上跳下,一步便冲入洞穴中。 “嘿嘿,终于走了,也不枉我等了这么多天。”萧漠笑道,洞穴中有数十颗拳头大小的卵,那是嗜血魔螳的卵。萧漠也不多啰嗦,直接将那些卵都收进储物袋中。随即萧漠便迅速离开洞穴,为了不被发现,萧漠还在地上撒了不少的妖兽粪便。 仅仅是过了片刻,嗜血魔螳带着一头狼形妖兽回来了。而等它进入了洞穴中,随即便发出了疯狂的尖啸。“轰隆隆”嗜血魔螳的洞穴炸开,它从洞穴中飞出来在附近疯狂地寻找着。“吱吱”嗜血魔螳尖啸着,它的一对复眼四下看着,忽然它看到地上的那些妖兽粪便。 这一天嗜血魔螳洞穴附近的所有妖兽都被疯狂的嗜血魔螳报复了一番,而萧漠则已经躲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偷笑着。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四十章 暴露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