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三十九章 银月宗

不消片刻,萧漠就见到了打斗的双方。一方是两个穿着相同衣衫的男修士,看样子他们是来自于同一个宗门或是家族,两人的修为都是在炼气八层。而他们的对面则是一头足有三丈高的魔猿,看它身上的气息就知道它的实力已经到达了炼气九层的地步,就差一点便可晋阶筑基期。这般实力的妖兽,萧漠在黑金山脉边缘走了多日也未曾见到。 “师弟,我拖住它,你快杀了它。”一个看上去老成,只是眼中荫翳的修士大声说道。而一个年轻些的修士点头道:“好的,师兄撑住。”说罢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中也是浮现出一个个印诀。很快,便见一条火红身躯上带着无数黑点的火蛇出现,直扑向魔猿。 那魔猿见到这条火蛇,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挥拳与火蛇相碰。“轰”火蛇竟被它一拳打爆,而它也只是受了点无关痛痒的小伤而已,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可痊愈。但那位师弟冷笑一声:“我的火蛇绝杀岂是那么好接的。” 魔猿刚欲冲上来彻底解决了这两个挑衅它的人类,但忽然发现自己的体内竟然传来了一阵剧痛,而它的伤口中竟然流出了漆黑的血液。萧漠瞳孔一缩,他没想到这个师弟竟然能将毒用在一个小小的火蛇术上。 “吼……”魔猿双眼通红,它强撑着身体想要冲上来。“一起死吧。”这是它最后的意识,然而它的希望落空了。“嘭”魔猿终于还是倒下了,它只是挣扎了一下,便失去了生机。 看着倒下的魔猿,这两个师兄弟都兴奋地冲上去,就欲将魔猿尸体收走。但,魔猿只有一头。看着这一头魔猿尸体,师弟刚欲请师兄让给自己,但让他感到不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师兄,你……你……为什么?”师弟看着没入胸口的飞剑,睁大了双眼看着他的师兄,似乎是从未想过他的师兄会对自己下杀手。 师兄看着生命正在飞速流逝的师弟,发出了病态的狂笑:“嘿,为什么?你说呢!自从你来到了宗门中,师傅便将他所有的关注都放在了你的身上,我呢?我只能做你的陪衬。你抢走了应该属于我的一切,你该死!” 师弟此时终于明白了,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笑,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变成一声无言的叹息。“也好,那就……一起死吧。”师弟轻声道。他的身体迅速涨大,师兄惊恐地吼道:“你在干什么?自己死不要拖上我!”他身上不多的几件防御法宝也全部被他催动。 “轰隆隆”一声巨响,淹没了一切。 萧漠早在看到那个师弟身体涨大时便已逃得远远的,再加上他离得较远,因而自爆对他的伤害不大,只是样子狼狈了一些而已。但那师兄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师弟的自爆本身就是针对他的,而他也离得太近了。即便是他动用了身上的所有防御法宝,也不免受了重伤。 “这对疯子师兄弟。”萧漠愤愤道,他只是偷看也倒霉。“不知道那个师兄有没有死在自曝下。”萧漠暗道,他略一犹豫,便立即返回。那对师兄弟的修为不低,应该身家丰富。萧漠最缺的便是修炼资源,这送上门来的好处他不会轻易放过。 修士修炼讲究“财、侣、法、地”,其中资源也就是“财”是第一位的,修士即便是天资再高,没有灵石等辅助之物也是不会有多少进军大道的机会的。“侣”并不局限于道侣,它还可以指信任的人。修士闭关时是最受不得打扰的,因此需要有人护法,而那“侣”便是护法之人。 “法”便是术法,没有功法,修士无法修炼。没有法术,修士空有修为而无用武之地。“地”即为修炼地,一个好的修炼之地对修士来说至关重要,比如萧漠在卧牛城中租住的临时洞府便是个修炼地。 萧漠很快就找到了地方,那里因为师弟的自爆而出现了一个大坑。魔猿的尸体已经支离破碎,眼看已经不能要了。萧漠一眼便见到自曝中心的师兄,他此时趴在地上,浑身是血,也不知是死是活。萧漠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小心地在一旁查探着。 “咳咳”忽然师兄的身子动了,他艰难地抬起头来,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让他耗费了极大的力气。他挣扎着,右手缓慢地摸向储物袋,那个储物袋在不久前还属于自己的师弟,那里面有他的师门秘制的疗伤药。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将他的储物袋抢走,而他看到手的主人时,顿时心中大怒。但他的脸上未曾表现出来,而是勉强地一笑:“道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在下是银月宗的弟子,与师弟来此历练。未成想遇到了只魔猿,那魔猿在濒死之时竟然自爆,将在下的师弟性命夺去。那储物袋中的东西都可以给道友,只希望道友能帮在下走出黑金山脉,在下感激不尽。” 说着他强撑着向萧漠一拜,那样子很是诚挚。若不是萧漠刚才见到他杀自己师弟的一幕,此时必定已经相信了他的鬼话。可惜,萧漠是绝对不会相信此人的。萧漠冷笑一声,既未答应也没有拒绝。 那师兄见状心中暗呼不妙,但为时已晚。萧漠一剑刺穿他的胸口,将他的心脏搅烂。他怨毒地看着萧漠:“你杀了我,银月宗是不会放过你的……”萧漠回应给他一个阴冷的笑容:“可惜你是看不到了。” 萧漠迅速收起储物袋离开,至于那师兄的尸体,那些妖兽会解决的。两个储物袋里放着不少妖兽的尸体,看样子两人在这黑金山脉呆的时间不短。而且在储物袋中还有不少灵石、灵药,这些都便宜了萧漠。 萧漠将那两个储物袋内的物品都转移到自己的储物袋中,随即便丢弃了那两个储物袋。有了卧牛城的教训,萧漠此时已经谨慎了不少。 “杀人夺宝果然是最快的来钱途径。”当萧漠看到自己那堆积如山的灵石后,不禁感叹道。他的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在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银月宗内。银月宗是一个四级宗门,实力不弱。其中有一个结婴期老祖,他正盘坐在密室中修炼一门秘法。忽然他感到心中一悸。 “嗯,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元儿他们出事了?”银月老祖自语道,他眉头紧锁,想要知道他们的境况却是毫无办法。“不,还有一个办法,只是……”他心中想道。 忽然值守魂简堂的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掌教,大事不好了!” 银月老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仍是强自说道:“如此失态,成何体统!” 值守弟子连忙告罪:“弟子有罪!” “嗯,说吧,什么事?”银月老祖说道。 “禀告掌门,王元师兄和冯文师兄的魂简碎了……”值守弟子紧张地说道,他知道老祖这两个人的重视,所以心里越发地紧张。 “什么!”银月老祖怒吼一声,腾地站了起来。一股强悍的气势瞬间爆发,那个值守弟子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被震成了一滩碎肉。分不清是鲜血还是肉糜的值守弟子在地面上铺成一只血色的扇子。 银月老祖看都不看滩碎屑,直接冲出了银月宗山门,向着黑金山脉赶去。 “是谁?到底是谁敢杀我的弟子!”银月老祖的胡子根根炸开,他的眼中充斥着凛冽的杀机。那两个弟子对他来说太重要了,银月老祖虽为结婴期拥有数千年的寿元,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资质是无论如何也晋升不了通神期的,因此他便一直寻找着解决之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他进入了一处中古遗迹,遗迹中他九死一生得到了一卷秘法。秘法中记载了一种名为“夺基炼神”的诡异功法,只要条件符合,那就可以夺取他人的修道资质,进而改换自己的资质。只是这种功法需要以自己的血裔进行,那王元和冯文正是他不知多少代的血裔后代。 事实上,为了得到优秀资质的血裔。银月老祖自数百年前便改头换面在世俗中大肆娶妻,繁衍了不少后代。数百年来,银月老祖一直关注着自己的那些血裔。终于让他在数百年后的今天找到了两个资质出众的血裔后代。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三十九章 银月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