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二十八章 空中阁楼

正在萧漠得到那块元石之时,通道中立即亮起了无数红色光点。“咔咔……”“咔咔……”……无数的摩擦声响起,萧漠一愣,随即脸色一变。 “这么多?!”萧漠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机关傀儡,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等他得知了那些机关傀儡的实力后,心中的惊骇也放下了不少。“还好,这些家伙的实力都在炼气期,没有筑基期的。”他取出自己的法宝,与龙桀一起杀向那无边无际的机关傀儡群。 而在萧漠与机关傀儡群纠缠之时,那些进入宫殿的丹成期修士们也不太好过。 “喝哈!”魔象道人怒吼一声,双手打出一个个漆黑火球。火球如同长了眼睛一般落在了那些机关傀儡身上。“噼噼啪啪”黑色火球的威力极大,一旦落在机关傀儡身上便立即化作一片火海将周围两三只机关傀儡覆盖。火焰如同附股之蛆般地将一只只机关傀儡化作火兽,仅仅片刻时间,一大片的机关傀儡便化作飞灰。 魔象道人将机关傀儡遗留的元石都迅速收起,心中一阵得意。“幸好我有关于宫殿内的玉简,这些机关傀儡可以提供元石是不假,但是……嘿嘿。”魔象道人冷笑几声,随即又陷入与机关傀儡的厮杀中。 毒疯子苦着一张脸,用法宝飞剑一个又一个地击杀着那些机关傀儡。他的一身实力皆在毒功之上,此时这些傀儡无痛无知,他的毒功也难以发挥大作用。“该死的,这里竟然会有这不惧剧毒的机关傀儡。” 毒疯子击碎了周围的机关傀儡,迅速将那些碎片收起。这些机关傀儡竟然不惧剧毒,毒疯子想要知道这些机关傀儡不惧剧毒的原因。“也许,这便是我晋阶结婴期的机缘。”毒疯子想到,他现在看着这些机关傀儡也觉得顺眼多了。 无欲魔君正站在通道中,在他的身前有一个巨大的阵法,那些机关傀儡成片成片地冲到阵法里。只见阵法中血雾缭绕,无数柄铁剑在阵法中横扫,那些机关傀儡被铁剑扫中后便迅速碎裂为一堆烂木头。无欲魔君不时心疼地将一件件材料扔进阵法中,这些东西虽然并不是极其珍贵之物,但是量多了也是极为庞大的一笔财富。 “幸好,这些机关傀儡上有元石这等存在,等我成为大神通修士后便可以用上这些元石了。”无欲魔君想到,手中的材料也不觉扔得快了些。 “咔嚓”正当无欲魔君得意之时,忽然一声异响惊醒了他。“嗯,什么声音?”无欲魔君睁眼看去,只见阵法上出现了数条裂痕。他赶紧一拍储物袋想要取出材料来修补阵法,“糟糕!材料用光了。”无欲魔君恨啊,自己怎么没有多准备一些材料呢。 好在他也是经验丰富之辈,只是略一惊慌便恢复了原样。“哼,本君的手段可不只是这一个小小的阵法。”他取出一杆长戟,长戟上流光闪烁,一阵阵强横的威压在通道中肆虐。看这杆长戟的气息,可以知道它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 果然,在他全力催动之下,长戟发出阵阵轻鸣,一道道灵光吞吐。在长戟灵光扫过的地方竟然留下了深深的划痕,这件长戟的威力强横如斯。无欲魔君满意地一笑:“这件从上古遗迹中得到的法宝果然厉害,只是我得到的时日尚短无法完全炼化。”随即他轻轻地一叹。 长戟凶厉,横扫过去便毁去大片大片的机关傀儡,而无欲魔君也完全放弃了阵法,且战且进,在他的身后留下了大批的机关傀儡残骸。 就在那些丹成期修士各施手段将一只只机关傀儡毁去时,萧漠正陷入苦战之中。 “哗啦”萧漠将一只机关傀儡打碎,忽然他身形向地面一扑,一条手臂粗细的红色火柱自他刚才所站之地喷过。沿着火柱看去,只见是一个形似山猪的机关傀儡自口中喷出火柱。“好险。”萧漠暗惊,这山猪形的机关傀儡混在一般的机关傀儡中,萧漠一时不察,竟差点被它偷袭成功。 得知了山猪形的机关傀儡的实力仅仅是炼气九层之时,萧漠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只机关傀儡实力在炼气九层,以龙桀的实力要对付它不难。”果然,龙桀只是上前去片刻工夫便将那山猪形的机关傀儡打成一地碎片。 山猪形的机关傀儡被打散后,其余的那些一般的机关傀儡忽然都静止不动。“这是……”萧漠惊疑地看着那些停止不动的机关傀儡,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过了半晌,萧漠面色一变:“莫不是那只山猪形的机关傀儡被打散了才变成这样的吧?”萧漠操控着法宝飞剑将附近的几个机关傀儡打散,那些机关傀儡仍然不动。 见状,萧漠大喜。他也不敢浪费灵气,而是手中掌剑将一个个机关傀儡打成碎片。半个时辰后,所有的机关傀儡都被萧漠清理。因为山猪形的机关傀儡的缘故,萧漠更是收了不少完整的机关傀儡。 萧漠收走最后一只机关傀儡之后,便继续前行。一直走了一天的时间,萧漠再也没有遇上机关傀儡。就在第二天时,萧漠终于走出了通道。 “这……是哪儿?”萧漠惊诧地想道,萧漠此时身处一个巨大的花园内,花园上的半空中还有一座阁楼。在这里萧漠还看到了一些熟人,其中还有无欲魔君等人。只是他们的模样很是狼狈,看样子遇到了什么危险。这些人都在对着地面或是花丛忙活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萧漠。 萧漠见他们行色奇怪,没敢轻举妄动。这时一个丹成前期的修士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朵花上,竟然凄厉地尖叫了起来。萧漠闻声望去,见这个丹成前期修士的一条手臂消失,而且在他身边还有无数剑气凭空出现瞬间便将他扫成碎肉。 萧漠瞳孔一缩:“禁制!”禁制是一种对能量的利用而产生的一种奇异之物,其中阵法便属于禁制中的一个分支。阵法是禁制的简便化利用,可能会拥有禁制的绝大多数功用。禁制之道很多人多少都会摸索一些,但少有人去真正地钻研。 对于修士来说,修炼的时间与精力是永远不够用的,他们宁愿将时间用在修炼一种大威力的法术上,也不会去修行禁制。禁制的限制很多,首先禁制的布置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在斗法中这些时间足以致命。再者禁制之道极其难走,自上古以来从未有人能以禁制成道的,所以修士轻易不会走上禁制之道。 萧漠见到那些禁制后心中暗叹,他本来是想要走出通道便寻找出去的路的,但是此时有禁制堵路,萧漠早点出去的愿望落了空。 心中犹豫了许久,萧漠一咬牙:“罢了,我就试一试又何妨?总比困死在此地强上许多。”萧漠仔细地看着脚下,那里有一片绿茵茵的草地,还有一些小虫自其中钻来钻去,看上去一派和乐景色。萧漠没有贸然踩上,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机关傀儡上的木头扔了过去。 只见那些草叶在一瞬间化作一把把绿色的小剑,刹那间便将木块削成碎屑。萧漠暗道:“还好没有贸然踏上。”萧漠对禁制的了解极少,因此便蹲在一旁,仔细地研习着禁制。对于萧漠来说想要破解禁制,必须要去学习禁制,他现在唯一的一条路便是破解禁制,最后进入那座空中阁楼。那里或许便有离开这里的办法。 花园中不时会有人被禁制吞噬,但无人去理会这些。 “啊……”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地行童子破解禁制失败,被禁制绞杀。他的惨叫只维持了一瞬便戛然而止,可惜没有人去在意他的死活。 魔象道人一脸轻松地站在一株小草前,心中暗暗推衍着破禁之法。“还好我当年得到玉简后便苦学了二十余年的禁制,否则现在的优势也就不会如此明显了。”魔象道人得意地想道。为了学习禁制,他曾灭掉一个以禁制而出名的小宗门夺了其道统。 “应该是这样……”他手中掐出一道道印诀落在了小草之上,禁制被触动,小草立即成为一柄血红利剑,但又随即消散。魔象道人看了看落在后面的那些家伙,冷笑一声:“哼哼,这回的机缘一定是我的,听说遗迹中有……”可惜他说道最后便不再言语,继续进入破禁的状态中。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二十八章 空中阁楼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