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二十一章 大衍韩家

“小子,刚才那人很强!”凌战的声音很凝重,被一个强大的修士注意到,不知是福还是祸。龙桀也曾尝试着试探他的修为,发现他的身体内如同有一片汪洋大海,狂暴而深不可测。 萧漠一笑:“至少我们现在没有危险。”凌战默然,的确现在的萧漠太弱小了,即便是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 萧漠坐在船头,忽然眼睛一眯:“龙桀你的新肉身来了。”龙桀本体为龙鳄,龙鳄为天地异种,别说萧漠遇不到,就是遇到了也敌不过。龙桀偶然间得到篇残缺的秘术,可以让妖兽的灵体夺舍人类修士的肉身,只是有极大的缺陷,夺舍只能进行一次,而且修为只能达到丹成期。 此事龙桀自然不会隐瞒,萧漠当时承诺为其寻找合适的肉身,现在就可以兑现承诺了。“真的?”龙桀激动地问道,他渴望肉身已经很久了,星极子的肉身虽好,但是会影响他的修道生涯,夺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有了合适的肉身,再加上有前辈的指点,丹成期不一定会是自己修道的终点。 只见此时一只丈许长的黑影出现在船下,即便是远处的人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什么?” “妖怪啊……” 惊叫声,哭声响成一片,所有船只都在远离此地。甚至有人恨船游得慢,跳下水向岸上游去。 萧漠取出养魂石,说道:“去吧。”龙桀兴奋地扑进水中,那只是一条未到炼气一层的妖鳄,以他的实力足够夺舍。 修道界有一条夺舍铁律:不可夺舍凡属生灵。 曾有人妄图违反这一铁律,最终结果是此人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瞬间抹杀。此事也被记载下来,告诫其他人。那条妖鳄既然有了修为,那就不属于凡属生灵,龙桀夺舍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不一会儿,龙桀夺舍完成。一条浑身布满漆黑鳞甲的妖鳄浮出水面,他的嘴未动,然而却是有声音发出:“主人,属下夺舍已完成。”萧漠并未奇怪,妖兽妖虫妖禽是不会说话的,龙桀机缘巧合下学到腹语术,可以用腹语交流。 “走吧。”萧漠一步踏在他的背上,再留恋地看了一眼家的方向,而后离开。 大衍州,是一个相对混乱的州,但这种混乱仅限于世俗界,修道界中则维持着平静。萧漠此时正在大衍州的一座凡人城池内的酒楼中正独自喝着酒,自从小姨死后,他就喜欢上了这种东西。当他思念小姨时喜欢用酒来麻醉自己。 这时轰隆隆的巨响自天边响起,很快就传到耳边。萧漠抬头看去,只见一辆青铜战车在空中飞过,青铜战车后还跟着十数骑。这些骑士坐下皆为异种,实力惊人,他们所过之处可以看到连虚空都略有扭曲。 那些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气势,途经之地的凡人统统被震死过去。萧漠自然也受到了波及,七窍流血,但是并未像那些凡人一般死去。 “咦?”萧漠的异常引起了最后那个骑士的注意,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萧漠的内脏便立即产生裂痕,一口血沫自口中喷出。 那个骑士只是一眼便回过头去,不再理会萧漠。在他看来萧漠只是一只小小的蝼蚁罢了,不值得太多关注。 萧漠刚才的一瞬间被死亡的感觉笼罩,幸好凌战偷偷用自己的力量护住了萧漠的内脏,否则的话,萧漠怕是早就成为了一具尸体。 “好强!刚才那就是丹成期的威势么?”萧漠惊惧地说道,凌战先前告知他这是丹成期修士之时,萧漠只感觉敬畏,而如今他有些惊惧。但是更多的是不甘,刚才那个骑士的那一眼中的蔑视,萧漠看得清清楚楚。第一次,萧漠感觉自己的尊严被人践踏了。 凌战也知道萧漠的心情,开解道:“修道界实力为尊,你有了实力也就有了尊严!”萧漠重重地一点头,只有实力才能代表一切。而且萧漠感觉自己的仇人应该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有自己的实力够强才能谈报仇。 凌战似是有些怀念地说道:“那些人应该是韩家的人。”韩家是盘踞在大衍州的一个庞然大物,大衍州有韩家、李家和孟家三个家族,还有龙虎宗、九清宫两大宗门。修道界中也有一些大型的修道家族,这些家族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拥有很强的凝聚力。而宗门则不会顾及血缘关系,宗门是以师徒关系聚集在一起的,拥有很强的竞争力。这二者各有千秋。 萧漠在酒楼里缓了一会儿,又有四波人经过。“看来五大势力都动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凌战说道。萧漠调息了一番将体内伤势稳住后说道:“我们跟去看看?”富贵险中求,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应该是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吧? 萧漠看了一眼死去的那些凡人,眉头只是微皱,很快就恢复。弱肉强食,在修道者眼中,凡人与蝼蚁无异。萧漠虽然做不到那么无情,但也不会轻易为别人做什么。 萧漠一路向着五大势力走去的方向跟去,路上还遇到了不少与他抱着相同的目的的人。通过这些人,萧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说是一处上古遗迹开启,那些人都是去遗迹捞好处的。 听闻上古遗迹开启,萧漠也是砰然心动。传闻上古修道者被称作炼气士,他们实力强悍无匹,反手间焚天煮。他们留下来的东西,即便是低阶法宝也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萧漠跟在最后,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实际上也没多少人会去注意他一个只有炼气二层的小辈。五大势力一路上可谓嚣张至极,但却没有人敢出来指责他们。那些跟在后边的散修可就惨了,惹不起五大势力还惹不起一群散修么? 一天之后,萧漠追出了三千里,此时他感觉到天地灵气的异常,而在更远处还有一道猩红光柱直通天际。 “上古炼气士的实力果真不是我等能够想象得到的。”萧漠感叹,这道猩红光柱只有在其附近才能看到,而且此地的灵气近乎于无,天地间充斥着另一种狂暴的力量。 五大势力的人已经将遗迹周围控制住,那些散修无人可以通过。这件事在刚开始时还有人忍受着,随着散修的人数越来越多,冲突也就起来了。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就是!放我们进去!” “上古遗迹不是你们的……” 一时间各种声音响起,那些护卫此地的丹成期修士初始时不去理会这些人,但随着这些散修的话越来越难听,他们也怒了。一个丹成后期老者冷哼一声,一掌拍下,只见一个散修吐血而亡。其他丹成期修士也有样学样,开始出手杀人。 “死人啦。” “各位道友,我等散修本就过着生死一线的生活,不要怕,大家并肩子上啊。”一个面相年轻但是修为却有丹成后期的修士吼道。 他这一吼,也激发了那些散修心中的勇气,当下各色法术、法宝出手。散修中也有丹成期修士,他们一开战就对上了五大势力的那些丹成期修士。正如那个丹成后期的散修所言,散修们经常与人厮杀,在鲜血与生命中成长,他们的实力普遍高于本身修为一些。而五大势力的那些丹成期修士大多没经历过厮杀,他们靠着手中法宝犀利,才堪堪与散修打个平手。 萧漠在远处看着这一幕,他并没有上去。即便有人趁乱潜进光柱周围,萧漠也依然平静如水。他相信五大势力不会就只有这么一点实力,想必还有许多后手。 这时,忽然听见一声怒吼:“一群低贱的东西也敢在此撒野!”只见一个面色赤红的持斧大汉从战车中出来,他手中战斧一挥,只见一道血色斧芒一闪而过。那些散修尚未反应过来,便感觉身体一凉,随即“嘭”的一声爆为一滩肉泥。 大汉这一斧斩下足有五分之一的散修陨落,剩下的散修见状,立即远离开来不敢再参与厮杀。 “咯咯咯……韩古你还是这么粗鲁。”一声娇笑传来,一个打扮妖娆的少妇自一座巨大的花车中走出。看她身后之人的打扮,明显是龙虎宗的人马。 韩古脸上愠色一闪而过,冷哼道:“哼,花狐狸,你那骚劲儿还是那么足!”花语笑脸上笑吟吟地,眼波流转:“那你喜欢奴家么?”韩古冷笑:“喜欢?你那些干尸小白脸才他妈的喜欢你这骚狐狸!” 花语笑正欲再说些什么,忽然脸色一变,五大势力中的强者也纷纷出面。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二十一章 大衍韩家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