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二十章 魂悲离

而正在这时,在森林中急速穿行的萧漠感到莫名的心悸。萧漠立即停下,仔细地检查自己的身体和周围环境。“奇怪……”萧漠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凌战见萧漠停下问道:“怎么了?”萧漠知道凌战见多识广,便回道:“刚才我感到莫名的心悸,不知道为什么。” “心血来潮!”凌战惊道。 “心血来潮!”萧漠惊惧,心血来潮是修士自身感受到将来要发生的事的一种预警方式。发生的事极有可能是生死危机,这种事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可能会发生在与自己关系紧密的人身上。萧漠现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看一看,他的脚步下意识地加快了些。 但在此时,一头硕大的黑虎从林中窜出,萧漠心系小姨,一时不察被黑虎撞到树上。“混蛋!滚开!”萧漠双眼瞬间红了,这头黑虎的实力有炼气三层,自己的修为不足,想要摆脱它很难。萧漠现在急着回家,哪有时间与它周旋?怒吼一声,萧漠运转轻灵术逃走。 红衫男子就像一个红衫恶魔,他的一指就是催命的符咒。每一指落下,都有一朵血花绽放。村民们无论是逃跑还是求饶都不能幸免,绝望充斥着整个山村。 凝翠早在心里感受到不安时便准备逃跑,此时正一脸惊慌地向林中跑去。红衫男子向她一指,她只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将自己紧紧地困住,随即她也化为一团血雾。 “别了,我的漠儿……原谅小姨不能看你长大成人……对不起……少夫人,我没能完成您的心愿……” 正在林中一边躲避黑虎的攻击一边疾行的萧漠忽然感到脑中一痛,一幅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出现在脑海中。 铜鼎村外的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小姨正在惊慌地跑着,忽然她的身体停下,她留恋而又悲伤地看了一眼萧漠,下一刹便化为一团血雾,血雾又迅速收缩为一颗血红色的丹丸。 画面到此为止,萧漠悲吼一声:“不……” 萧漠的步伐乱了,黑虎抓住机会将萧漠一爪子拍倒在地。萧漠站起来又被拍倒,很明显黑虎在耍他。萧漠怒极,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瞪了黑虎一眼,黑虎一惊,赶紧往后跳出数丈远。萧漠也不与它纠缠,将轻灵术运转到极限向着家里赶去。 铜鼎村此刻已经成为一座死域,村中数百口人尽数被杀。红衫男子舔舔嘴唇冷哼道:“蝼蚁就是蝼蚁,竟然只能让我恢复这么点。算了,还是找个地方先炼化一下精气疗伤吧。说罢,他一脚踏出,一道巨大的裂缝自半空中再度出现。红衫男子一只脚刚迈进去,忽然轻咦一声,那一直放在铜鼎村中的铜鼎被他一把摄入手中。“这是……”余音传来,裂缝已彻底封闭。 萧漠摆脱黑虎的纠缠后,一路疾行。体内的灵气耗尽,轻灵术无法施展,萧漠便靠两条腿。他现在离铜鼎村有六千余里,但他没有管这些。他心里只想着赶紧回去,去确认自己看到的那些画面是假的,去确认小姨还活着。 太阳起起落落,转眼间七天过去。萧漠七天来一直不停地赶路,他现在浑身是伤,尤其是双脚已经溃烂,但他却仍不知觉。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快些回家。 铜鼎村近在眼前,萧漠一步踏入,只觉得被悲伤与绝望缭绕。眼前的铜鼎村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铜鼎村么?原先的那个鸡鸣狗吠的铜鼎村哪里去了?村中一片静寂,凌战神识一扫轻叹道:“唉……村中空无一人,甚至……连尸体也没有……”萧漠脚步微颤,但随即又恢复正常,只是他的眼中是一片死寂。 走到画面中的地方,萧漠眼中的死寂更深。轻轻地拾起地上的一缕头发,那是小姨的,萧漠将它珍重地收入怀中。 “为什么?”是啊,为什么?萧漠记得自己未曾得罪过任何人,为什么小姨会落得如此下场?小姨善良正直,为什么会不得善终? 回头铜鼎村尽收眼底,风声呜咽,似是在控诉天地的不仁。萧漠的双眼死寂得更深,任何生灵望去都会陷入绝望与悲哀中。 萧漠回到自己的家,家中与当年自己走的时候一样。“吱呀”一声,门开了,萧漠走进小姨曾经住过的屋子。屋内是浓浓的药味,这是她为自己熬制药草时留下的味道。萧漠的眼中好像出现了小姨为自己熬药时的背影,那只火炉也像是从未熄灭过一般。 萧漠静静地坐在屋里,不吃不睡,若非有星殒每天晚上为他体内输送一股灵气,萧漠早已支持不住了。两天后,萧漠从屋子里走出来,现在的他蓬头垢面,浑身死寂气息萦绕,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萧漠走了,带着遗憾,带着仇恨…… 十天后,一头黑虎伏尸萧漠脚下,萧漠没有收起那炼气三层的虎皮。而是取出长刀,一刀一刀地斩下,直到黑虎的尸体彻底化作一滩肉泥。随后,萧漠离开了,身后尽是累累血路。 又十天后,萧漠出现在矿洞口。他没有进去,而是静静地等着。 “妈的,那小子怕是死在了里边,不找了,咱们回去!”矿洞里传来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有几道有气无力的声音附和着。四道人影出现在洞口,这四个人人人带伤,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太好。只有一个头领一类的人只是受了点轻伤,刚刚那句话很明显就是他说的。 刚一出来,四个人就惊得说不出话来。随即那个头领怒道:“妈的,臭小子,老子在洞里找你,你他妈的……”他尚未说完,只见萧漠提起长刀像世俗武者一般地斩来。片刻后,四人被枭首,萧漠将四颗头颅扔在一座人头塔上,那里早已有一百三十二颗头颅。 又等了十天,萧漠将十四颗头颅扔在人头塔上,便离开了,只余下血淋淋的人头塔矗立在矿洞口,似在诉说着什么…… 在大衍州与乱魔州交接处有一条大河,此河名为界河。这条河河水很平稳,适合通航。河上千帆竞逐,无数凡人依靠着这条河生活。 春天是个美丽的季节,无数公子小姐乘船而游,不知又生出多少美丽的爱情故事。在广阔的河面上一只游船随波逐流,一个黑衣少年独自坐在船头。他的双眼没有眼白,幽黑得可怕,让人不敢与之对视。此人正是萧漠,他在矿洞口杀了一百余人后,便租了这条船,在河上漂荡。 一只小船缓缓漂近,“人生如梦,为欢几何。道友来一杯如何?”一个白衣男子踏在船头,向萧漠举杯示意。萧漠本身并不嗜酒,但是船家还是送了一桌酒。萧漠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感觉自喉咙一直滑到腹中,萧漠精神一振:“再来!” 白衣男子笑道:“好!”满饮一杯后,白衣男子笑道:“道友看这水如何?” 萧漠看了一眼河水,道:“它已经死了。” “哦,道友何出此言?” “它一路平缓,没有激流也没有瀑布,如同死人没有感情起伏。” “道友此言差矣!你看到的只是河水露出来的那些,道友且看河底,那一块块顽石,它们将河水分割又聚合,岂不是一种生机?还有河水中的鱼儿,它们在河水中穿行,这岂不是另一种生机?道友,心亡则死。”白衣男子意味深长地说完这句话,便长笑着乘船而去。 “心亡则死……”萧漠自语道,他的心中略有明悟只是尚不清晰,但这一丝明悟在他此时的修为时出现,足以惊世骇俗。“哈哈哈,好一个心亡则死。”萧漠抓起酒壶满饮一口,他身上的那种死寂的气息,在这一刻竟缓缓地消失。若有人能看见这种气息,则可以看到它并非消散,而是进入了萧漠的体内隐藏了起来。 萧漠眼中的死寂与绝望也被他深深地隐藏,只有在他魂魄的最深处才能看到。 没有问白衣男子的名字他也未曾问自己的名字,萧漠饮下一大口酒,望着白衣男子离去的方向,他有预感,以后还会见面的。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二十章 魂悲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