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十九章 悼亡念

“轰”掌心雷击中瘦小修士的胸口,瘦小修士惨叫一声,倒飞出数丈远。萧漠想要趁热打铁一举杀掉他,突然见他诡异地笑了起来:“爆!”萧漠的左臂瞬间血肉纷飞,森白的骨头也露了出来,上边也布满了裂痕。萧漠痛的怒嚎一声,再次打出一记掌心雷,也不看结果转身就逃。 “你逃不掉!”瘦小修士冷笑道,他在修道界摸爬滚打了多年,萧漠这种修道界菜鸟怎么是他的对手。而且论及伤势,萧漠比他的更严重,瘦小修士知道萧漠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自己的情况自己也知道。“不行,我这么下去很快就会被追上,但是正面交锋又打不过,怎么办?”“主人,待会儿属下用神识冲击那个修士,您抓住机会。”龙桀说道。萧漠一点头:“好!” 只见那瘦小修士在追的过程中突然哀号一声,萧漠立即回身一记掌心雷打向他,这次掌心雷没有任何阻挡地落在了瘦小修士的胸口。瘦小修士再度受创,一口鲜血喷出,他用尽全身灵气斩出一道刀芒,不偏不倚落在萧漠胸口。 “噗”萧漠一口鲜血喷出,只觉胸口火辣辣地疼,那里有一道足有一尺长,两寸深的伤口。好在萧漠用灵气护住了内脏,否则这一刀就能斩开他的心脏。炼气期修士,除了比凡人强壮一些会用几个法术外,其他地方与凡人无异。 不顾全身的伤痛,萧漠起身手里再次掐诀,凝聚掌心雷。 “道友,道友,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灵石、法宝、术法,只要你放过我,它们都是你的。”瘦小修士说道,其言辞诚恳真切,而其心里却是暗道:“等我恢复过来,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的家人我也不会放过!” 萧漠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看他眼睛深处的那抹怨毒就知道自己必须要斩草除根。萧漠说道:“真的?” “真的真的。”瘦小修士连忙道,脸色大喜。 “那把你的储物袋扔过来。”萧漠说道,手中的掌心雷并未散去。 瘦小修士赶紧去取自己的储物袋,但随即双目圆睁:“你……不守信用……”他死不瞑目。萧漠再扔到他身上一记掌心雷,确认他已经死了,才放心地取过他的储物袋。“守信用也要看对谁!”萧漠冷哼道,收起东西便迅速离开此地。 过了一刻钟后,三个人赶了过来,他们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瘦小修士尸体。 “死了。” “是那个小子干的么?” “不管是不是,先追上去再说!” 而萧漠此时早已借着自己对矿洞的了解,躲在自己曾经闭关的裂缝里了。 萧漠在矿洞里一躲就躲了六天,这六天来,借着凌战和龙桀掩盖自己的气息,萧漠才没有被人找到。“唉,已经是最后一块灵石了。”萧漠取出最后一块灵石叹道,在他旁边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白色粉末。 六天的时间,萧漠不断地吸收灵石中的灵气来恢复伤势,将自己身上的灵石消耗的只剩最后一块了,而萧漠的伤势也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收起最后一块灵石以备用,萧漠悄然离开了裂缝。 “那些人绝大多数已经进入了矿洞的深处,我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逃出去。”萧漠不是不想跟去看看矿洞深处有什么,但他有自知之明,因而硬生生忍住了好奇。 一路疾行,果然没有遇上其他人。而且矿洞里到处是打斗的痕迹,萧漠见到了十数具尸体,可见之惨烈。忽然萧漠身体一侧,一记掌心雷甩向左边。只见一柄飞剑斜斜刺入右侧的洞壁上,左侧一道身影自黑暗中出现。 “还好有龙桀探路,否则今日我得栽在这里了。”萧漠暗道,手中又是掌心雷扔到那道身影上。见萧漠故技重施,那道身影身周出现一道蓝色的护罩将其笼罩其中。萧漠瞳孔一缩:“防御法宝!” 防御法宝比之攻击法宝要少见的多,萧漠收集了许多的法宝,绝大多数是攻击法宝,甚至辅助法宝也有几件,但唯独没有防御法宝。而且一般散修是很难弄到防御法宝的,否则那飞天双煞也不会硬躲萧漠的掌心雷了。 “哼,算你聪明,把你所有的东西都交出来。”躲在防御法宝里的人说道,听其声音竟然是一个女人。萧漠不答话,手中迅速出现四个掌心雷,这也是他的极限,再多就会受到反噬。丢下掌心雷后,萧漠转身就跑。 他不想在这里与人纠缠,此地靠近洞口,只消片刻便可离开,没有必要去与人纠缠。萧漠一出矿洞便立即踏上纸船,迅速逃离。那个女修也追出来,见萧漠已经逃得很远了,便一跺脚转身向与萧漠相反的方向离去。 一刻钟后,一片茫茫大山中,一只黑色的纸船落下。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自纸船上走下来,正是逃出来的萧漠。“唉,竟然不能用了。”萧漠看着纸船叹道,原先纸船尚可以再多用几次,但是为了逃跑,萧漠强行催动它,以致于纸船损坏。 萧漠看了看周围尽是参天古树,树林里没有丁点阳光。选定记忆中的一个方向后,萧漠便施展轻灵术疾行,那个方向是家的方向。 而在萧漠赶回家之时,铜鼎村发生了一件大事。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微风轻轻地吹拂着,让人昏昏欲睡。村里的老村长正在带领村民们庆祝,那些被仙人带走的孩子有几个回来探亲了。听他们说,那些没有回来的是因为要守护仙人的洞府,下次就回来了。 老村长的胡子都要笑歪了,他的脸好像一朵菊花一样地盛开着。这些可是村里的大喜事啊,能让一辈子为村子操劳的老村长不高兴么。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村里的娃娃都成了仙人了,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今天大家不要省着,肉敞开了吃,酒就不要藏着啦。”老村长身体还健壮,说话中气十足。大家都在欢呼,那些成为仙人的孩子的家人都笑了。孩子回来的笑着,笑得兴高采烈。孩子没有回来的笑着,只是有些遗憾。 只有那些被称为“仙人”的孩子知道星极宗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他们尽管笑着,只是笑得有点假。 而正在这时湛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看到这一幕的村民们惊呆了。随即一双白皙的手从裂痕中伸出来,双手左右一拉,一条十丈长的裂缝出现。裂缝中吹出阵阵黑风,周围天地的温度降了一大截,但对那双手毫无影响。 这时不知谁叫了一声:“仙人降临啦。”顿时“呼啦”一声跪下一大片人。凝翠在人群中,心里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在带着年幼的萧漠逃亡之时曾出现过两次,两次都救了他们的命。 就在村民们高呼“仙人”时一个身着猩红衣衫的青年男子走出裂缝。男子身材高瘦,皮肤洁白如雪,双唇一片血红,俊俏得近乎妖艳。只是他的衣衫破烂,显得有些败景。 “该死的七杀竟然毁去我的本命法宝,不行,现在要先找个地方疗伤。”说着,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嘴角挂上两道血丝。 老村长看不到这所谓的仙人嘴角的鲜血,至于仙人的破烂着装他也只是略一犹豫便选择性地无视了。“仙人啊,请下来歇息歇息吧。”老村长喊道。 “仙人啊,请下来歇息歇息吧……” “仙人啊,请让我的孩子跟着您把……” “嗯?这些愚蠢的蝼蚁竟然把我认作仙人,那就为仙人的疗伤奉献吧,桀桀……”说着,他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右手一指一位跪拜的村民,那位村民还没反应过来便“嘭”的一声化为一团血雾,随即血雾凝结成一颗拇指大小的血红色丹丸。在村民们惊恐的目光中,红衫男子将那颗血红丹丸吞入口中。 “啊……不错,精气不少。”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全然不顾那些村民的目光。而一颗血色丹丸入口,他的脸色也好了一丝。 “仙人啊,我们做错了什么啊?”老村长悲愤地大吼着,那个被化作丹丸的人是他最疼爱的孙子。年逾耄耋的老村长老泪纵横,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仙人啊,请息怒,请告诉我们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一位村民一边磕着响头一边问。 可惜,红衣男子并未理会这些在他眼里看作蝼蚁的人,手指连点,又有五人化作血红色的丹丸入口。每当一枚丹丸入口,他的脸色就好上不少。 “乡亲们,他不是仙人,他是吃人的恶魔!”老村长悲愤道,他举起手中的猎刀冲向红衫男子,妄图为大家争取一线生机。哪怕是明知斩不了这个恶魔,他也要去,因为身后是他的乡亲,是他的家。 红衫男子毫无感情波动的眸子淡淡地扫了一眼,随意一指只见老村长身体崩溃。在这一刹那,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园。“别了,我的家……”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十九章 悼亡念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