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道传》 第十三章 龙鳄

趁着铁玄蛇追杀马有成的时机,“星极子”冲进了原先藏在铁玄蛇身后的一个洞窟内。这个洞窟原先被铁玄蛇的身体挡住,萧漠开始时也没看见,直到铁玄蛇对星极子几人展开追杀,萧漠才发现。 “快,追上去,这个洞窟能屏蔽神识,我有预感,这次能碰上好东西。”凌战已经迫不及待了。不用凌战说,萧漠也打算跟上去。刚才星极子的变化时间极短,萧漠并没有看出什么来,至于星极子的话他也没有听清,因此萧漠还以为进洞的是星极子。 萧漠悄悄吊在“星极子”的身后进入洞窟,一进去萧漠便发现此地别有洞天。洞中阴冷洞壁湿滑,显然此地就是那铁玄蛇的巢穴。而且在矿洞壁上还嵌有许多鸡蛋大小的灵石,让萧漠眼馋不已,不过萧漠此时也不敢取下,以免打草惊蛇。蛇洞很深,萧漠一直跟着“星极子”走了半刻钟才发现前方有微弱的亮光。有凌战的指引,萧漠知道“星极子”已经停了下来,萧漠也随即停下。 “哈哈哈……找到了,终于让我找到了!”洞中传来“星极子”的狂笑,但在下一刻“星极子”惊呼一声:“啊!该死的小畜生!”随即就看见他跌跌撞撞地跑向洞口,萧漠似乎没有被其发现,他在萧漠身边经过时丝毫没有停留。而正在此时一阵腥风袭来,那条铁玄蛇回来了!它的嘴边和身上沾了不少血迹,显然那马有成是凶多吉少了。 见到铁玄蛇,“星极子”的脸色巨变,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现在情形很不妙。别看他身上气势骇人无比,实际上只是外强中干罢了。而且他刚才又受到另一条铁玄蛇的袭击,中了蛇毒,若是不赶紧逼毒的话,不光会损失这具肉身,甚至连他的元神也无法幸免。 “该死的!害我失去新肉身你也别想好过!”“星极子”恨声道,他的眼神一滞,一道黑光自他的体内飞出,消失在那漆黑的八面晶体里。而“星极子”的身体却在同时瞬间爆炸,他竟然自爆了。早已濒死的铁玄蛇受到这一记,终于死得不能再死了。 萧漠亲眼见着这一幕,心中也是大受震动。六个在他眼里高不可攀的大人物,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接连死去,萧漠心中的什么东西似是被触动了一般。“原来这就是修士,原来修士也有七情六欲,比之凡人还要更甚。”萧漠喃喃道,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认识修士,这也对他日后的修道生涯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星极子”自爆,杀掉了铁玄蛇,但是还留下不少的东西。萧漠上前并没有拿星极子的储物袋,而是找到一块漆黑的八面晶体,这是凌战强烈要求的,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凌战如此表现定然表明此物的不凡。 “嘿嘿,养魂石啊,没想到在这小娃娃身上还有这东西。”凌战很是高兴,也很是惋惜。在凌战口中,萧漠也知道这养魂石是什么东西。养魂石只有一些存在了无数年的大型战场才会产出,它极难摧毁,具有滋养灵体的作用。灵体包括元婴、元神、魂魄等物,像凌战这样只剩元神的情况,若是当年他有这么一颗养魂石也不必寄居在星殒中了。说道这些,凌战也是唏嘘不已。 刚才那道从星极子身上溜出的黑光萧漠没有看到,但凌战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萧漠一拿起养魂石,凌战便将自己的力量包裹在上边。“嘿嘿,里边的小东西还不现身?难道要本尊请你出来不成?”凌战冷笑道,他刚一展现出自己的力量,养魂石内便传出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前辈恕罪,晚辈这就现形。” 龙桀心里那个恨啊,怎么就在这虚弱之时遇到了这么要命的事。他本是一条龙鳄修道,却因强敌追杀而失去肉身,幸好他在偶然的机会下曾得到这枚养魂石,才避免了元婴消亡的命运。他在这养魂石内寄身了四百余年,期间倒是遇上了几个低阶修士不过他们的资质都奇差无比,所以龙桀就直接杀了他们。 直到遇上星极子,龙桀才感觉自己的运气来。星极子能被一个宗门收入,自然资质不错,事实上他是水、木双灵根的资质,有了这样的资质,龙桀自然要将他定为夺舍对象。这样有利于他在夺舍后实力快速恢复,原本他打算在星极子筑基期时夺舍,情况紧急,龙桀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凌战稍稍放开一个缺口,只见一股黑烟自养魂石里飘出,最后化作一条巴掌大小的怪物。此物蛟龙首鳄鱼身,通体布满着青铜色斑驳粗糙的鳞片,长了一只密布着三角形利齿,显然正是龙桀的元婴。 “晚辈龙桀拜见前辈。”龙桀两只爪子一抱拳恭敬地说道,尽管他知道眼前这人并不是那位前辈,但是仍要恭敬行礼。凌战悄悄告诉萧漠:“这是一条龙鳄的元婴,拥有稀薄的蛟龙血脉,嘿嘿,正好收了他做你的手下。”随即凌战对龙桀说道:“你叫龙桀?虽然蛟龙血脉太少,不过也勉强够用了。本尊的弟子正好缺一个得力的手下,马马虎虎就你了。” “啊!”龙桀惊叫道,并不是高兴的而是气的。若是凌战这位不现身的前辈要收服他,他肯定会同意,但是要他去做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下,那他是打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形势比人强啊,若是自己说一个“不”字,怕是马上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萧漠闻言也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对于凌战的意图,他多少也知道了一点。凌战见龙桀的表现就知道龙桀的想法,阴恻恻地道:“怎么?难不成本尊的弟子配不上你?还是说你看不上本尊的弟子?”虽然这是事实,可是龙桀他是有苦难言。 “哼,原想让你为本尊弟子护法百年,本尊可以指导你修行三次,既然你不识抬举……”威逼完了,就是利诱。凌战一语立即让龙桀激动万分,能得到前辈的指点,这可是千载难逢的造化。龙桀乃是龙鳄之体,然修道一途殊途同归,若是他能得到指点也就不会卡在元婴期四百年了。 威逼加上利诱,龙桀小小地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晚辈愿为前辈高足鞍前马后!”凌战笑道:“算你识相,哼哼,不过需本尊徒儿为你种下禁制才能完全相信你。”“好!前辈尽管施法!”龙桀倒也光棍,早在同意时便想到了这些,若是对方什么也不做,反倒让他怀疑。凌战迅速传给萧漠一种种下禁制的手法,凌战最多能帮助萧漠伪装气息和用自己的神识预防危险,至于别的事,还要靠萧漠来完成。 禁制手法并不复杂,萧漠很快便理解。他看看龙桀的元婴,双手按照一个奇异的轨迹掐出几道印诀,体内的灵气于此同时也自行运转向他的指尖聚集。空气中传来淡淡的灵气波动,一个奇妙的符文很快成形。这个符文刚一出现,萧漠便咬破舌尖吐出一滴精血飞向符文,精血、符文一经碰触立即变为一个血色圆环飘向龙桀。 这也是一次冒险,萧漠心里紧张而凌战更紧张,凌战并不能直接在打斗中帮助萧漠,此时他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吓唬一下龙桀罢了。龙桀一脸平静地飘在半空,对于这个禁制他不懂,也没打算懂。在他看来反正自己今日都不可能逃掉,反抗的下场就是死,而服从则会有一线生机。他也想过那位前辈很有可能是虚张声势,但他不敢赌,哪怕是一丝的可能他也不敢。 血色圆环飘到龙桀头上后,便悄然落下,于此同时也迅速缩小,待落到龙桀头上已与他的头部一般大小。龙桀只觉得身上好似多了一只无形的枷锁,随即这种感觉便消失。而萧漠则是有更加玄妙的感觉,他心头一动龙桀心里想的都一点不落地知道了,而且他还感觉到若是自己想要龙桀死,只需要他一个念头就够了。 被种下禁制,龙桀心中轻叹一口气但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而是躬身道:“龙桀……见过主人。”萧漠再成熟也终是孩童,一下子收了一个元婴手下,心里早就是混沌一片了。当下也只能简单地应了一句:“哦……这……你先回养魂石里吧。”最后他也只能让龙桀先回养魂石里呆着,自己要好好消化消化。 凌战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小子,这么点屁事就让你不知所以啦?没出息!快去收取战利品,要不然其他什么东西过来了,你什么也得不到。”“哦……好。”萧漠迷迷糊糊地应道,拔腿就走。“我……慢着,先去把那铁玄蛇的尸体收好。”凌战真是要被气死了。

返回
《凡人修道传》 第十三章 龙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凡人修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