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34章 大宪章和查尔斯

这时,以爱德华乔治为首的炼金术士也展开了攻势,爱德华乔治将之前所做好的结界阵和地面重合,形成了一个类似于三棱镜的立体结界,恕泽刚刚拿出的道符一下子被弹了回去,恕泽吓了一跳,急忙的跳开,炼金术士的结界阵的范围越来越大。 恕泽回身大叫:“离我这离远一点!快啊!” 顾凡一手扶起赤促开始向后撤离,但是赤促拉住了顾凡,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咳咳……你这小子,要当逃兵么,停下啊!” 简直跟是军官在训斥这一个菜鸟一样! 顾凡心想:“这小子心里想什么呢,吃错药了么!” “你想干什么啊!”顾凡不耐烦的说道! “咳咳……说你傻,你别不愿意听,我之前说过的吧!”赤促看着顾凡说道:“咳咳……我说过有一个影术是我释放的,所以我也可以把影术给解除了啊,扶着我!” “听这小子,说话真不爽啊!。”顾凡在嘴里碎碎念着。 “真的好不爽啊!” 顾凡对这个总是爱充当“领导的家伙”,感到很生气。 赤促看着前方不断躲避着攻击的恕泽,紧皱眉头说道:“来,我现在没办法大声说话……咳咳……我需要你来帮我大声的重复咒语……咳咳……” “嗯!好的,我会认真听的。” 赤促以平常的速度说道:“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真皇人按笔乃书!” 顾凡深呼吸,平静心情之后一次不差的大声的重复了一遍:“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真皇人按笔乃书!” 接着,再一次看着恕泽,像是打了兴奋剂的田径运动员一样,恕泽的速度变得非常之快,回身一脚将两名修复结界的传道士踢开。 “这……”爱德华乔治看得目瞪口呆! 恕泽回头看着顾凡露出了女神般微笑着说道:“你小子还挺厉害的!” 一开始,顾凡以为自己在做梦,没想到恕泽也有温柔的一面啊,也不是单纯的女汉子啊! “……这种感觉这……” 顾凡的脸突然变得非常严肃,把赤促吓了一跳!。 “啊?咦?” “你干什么啊,顾凡?你看到什么啦!” “……这”顾凡环顾四周:“糟了!恕泽快点离开那各地方!” 恕泽半信半疑的跳到了一旁,疑惑的看着顾凡,紧接着顾凡条件反射般的趴在了地上,说道:“赶快趴下!” 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滋滋吱吱”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直径足足有8米的绿色光柱伴随着闪电在小巷的另一端喷射而来,小巷被打通了,变成了“走廊”在人们惊讶之余也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原核聚变!” 在一旁的顾凡无奈的叹气说道:“果然是她……” 在如同M国灾难电影般的场景过后,一个绑着金色双马尾的可爱少女,站在了顾凡面前,说道:“这次我看你怎么解释!” 站在爱德华乔治旁边的无神少女戴妮弗说话了:“哥哥……这个女孩子就是……” “我猜到了!撤吧……” 还没有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炼金术士已经撤离了战场,但是这件事并不是令人关注的重点,重点是,这个金色双马尾的少女是怎么一回事? 艾达佐伊的注意力突然的转移了,呆呆的问道:“那个……为什么我一来他们都走了啊?” 其他的在场者几乎和故犯的状态一样,都在看着这个数着金色双马尾的少女。原本非常有人味的动作都消失了,全部都呆呆站着,眼神如同无机质的玻璃一般。 “这个少女难道是……” 顾凡转头看看前后左右。没有错,如此巨大的破坏力和如此刺耳又甜美的声音,绝对是她! “艾达佐伊!你真的来啦!” 就在顾凡发出毫无意义的叫声同时,艾达佐伊站到趴在地上的顾凡面前,说道:“喂!这次你怎么解释啊!” 艾达佐伊刚刚说完便转过身去看到刚刚离开的炼金术士所施法的地方,呆呆的问道: “那个……为什么我一来他们都走了啊?” 在一旁的赤促眉头一皱,嘴里嘟囔着:“出现了!“Nuclear”……咳咳!” 恕泽收拾好了惊讶的心情,走上前去,重叠在赤促的声音上面。 “……艾达!你怎么来了啊” 艾达佐伊的眼睛没看着恕泽,而是再看另一端说道:“……没……没什么!我只是来看看而已……” “……呵呵!好吧,好吧!”恕泽苦笑着。 “咦?顾凡,你怎么还不起来啊!”赤促看到了顾凡趴在地上,顾凡头的上方是艾达佐伊的“下方”。 按照正常的光学作用来说,这种角度的光正好让顾凡将艾达佐伊的内裤的花色,形状,大小看得一清二楚。这时,艾达佐伊回头看到了顾凡满脸通红的样子,大叫到:“……你,你在做什么啊啊啊!” 瞬间艾达佐伊的脚部发出了绿色的辐射光,如同强酸一样发出兹兹声,并冒出些许药物般的白烟。 类似于冲击波样式的气场将顾凡打飞…… 当大家的心情平复了之后…… “喂!艾达佐伊,我不是说了么,你不用来,你怎么还来啊!” 顾凡的左眼角被打出了淤青,但是还是摆出一副毫发无伤的样子问着艾达佐伊。 “什么!啊……那个……” 艾达佐伊好像是在想着借口来搪塞。 “呜……哇啊!原来顾凡是给你打的电话啊,很明显……咳咳,她是来找你的啊!” 赤促抢先在顾凡的解释前面,脱口而出。 原本以为赤促会帮自己,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这……你在说什么啊,我才不是因为他这个白痴……才来的呢!”艾达佐伊红着脸,继续解释:“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不不不,我是路过而已!对,就是路过而已!” 艾达佐伊自以为所编制的“谎言”是天衣无缝的,不过在顾凡一行人看来,也没有戳穿的必要,而且现在还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事情。 恕泽不慌不忙的点燃了一根香烟,说道:“赤促!你还有脸回来!” “……我没时间……咳咳,那件事我没法解释,总之我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这时,一旁的艾达佐伊抢先说道:“喂喂……我的话你们还没有回答呢!为什么我一来他们就跑了!” “……对啊,很奇怪啊!”恕泽吐出烟雾,一脸好奇的看着艾达佐伊。 站在一旁,满身伤痕的赤促看到这一幕,额头流出了汗,马上摆出一副要死的状态:“咳咳……那个赶快带我走,我有些难受……快。”赤促咬牙说道:“虽然现在能说话,但是……我快不行了!咳咳……。” 顾凡愣了一下。 虽然自己很清楚,刚刚赤促还很健康,但是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绝对有蹊跷。 但是自己心里更明白,在这个地方久留是不明智的,毕竟这场战斗的影响很大的,天网的安全局一定知道这些事情了! 顾凡一把扶起了满身是伤的赤促,说道:“ “走吧,现在救人要紧啊,其他事情还是以后再谈吧!” “切!”恕泽直视着前方回答:“好吧,你这条贱命,我先给你记着,走吧!” 艾达佐伊还没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傻傻的歪着脑袋,也只能服从了 顾凡和赤促一行人离开了这个已经残破不堪的小巷! %%%%%%%%%%%%%%%%%%%%%%%%%%%%%%%%%%%%%%%%%%%%%%%%% 在另一方面,自行撤离的炼金术士一行人,走在着挤满人的马路上。 “累死了!哥哥!” 一直是无神,无表情状态的戴妮弗终于“很难得”的露出了一副很热很累的表情。 “再走一会,就到了!” 爱德华乔治已经是满脸苦相,但是却故意的摆出一副“小菜一碟”的表情。 “陛下!这就是了。”爱德华身旁的传教士说道。 “知道了,就在这里进去吧” 爱德华乔治抬头看了下,便进去了。 爱德华独自一人走了过去,前面的大门上面纹饰这一个十字架,爱德华乔治走近后,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做祈祷状,大门打开了,原本在大楼外看着是一个商业大楼,但是里面的一个大门打开后,门内的装饰却是一个大教堂,教堂内没有摆饰这圣人的塑像,看得出来是一个Y国式的基督教堂。 爱德华乔治将戴妮弗带了进去,而那几位传教士奇迹般的变成了大门上的纹饰,就像是看科幻电影一样,活生生的人像是幻影一般,附在大门之上。 “……哥哥,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啊?” 还没等戴妮弗说完,爱德华乔治边打断了戴妮弗的话,背着身影对戴妮弗说道:“咳咳……戴妮弗,你还没有画十字把!” “……哦,对不起啊,愿主” 无神少女,戴妮弗虔诚的在胸前画出了十字,做祈祷状。 接着,爱德华乔治脱下了自己的外袍挂在衣架上,坐在教堂的长排椅上,看着天花板! 说道:“那个少女……” 戴妮弗也坐在一旁。 “哥哥,那个少女,就是“Nuclear”但是,你没有必要这么上心吧,只不过是天网的一个“棋子”而已啊!” 戴妮弗用着自己快要入睡般的双眼看着爱德华乔治。 “话可不能这么说,那个艾达佐伊绝对不是一般的棋子啊!” 爱德华乔治满脸疑惑的看着天花板。 爱德华乔治的心中响起了警报声。但是,爱德华乔治却不清楚这警报声为什么会响起。完全不知道理由。 既然是“Nuclear”的话,一定是核动源,但是他不清楚的是,这个核动源到底是不是他在Y国所见到的那一个。 因为在这个天网所控制的世界内,有28个次元,而这个28个次元里每一个次元里就有2到6个核动源,而且所释放的辐射量都惊人的相似,而且这28个次元内是平行的世界,所以一旦错杀的或者说是错认为的话,都会影响整个28个次元的秩序的。 一这时,又传来了新的脚步声,打断了爱德华乔治的思路。 而且是从楼梯上方传来,遮断了去路。 “……啊?” 楼梯上方站着一名像的少女的人,年龄应该有20岁了,正在看着爱德华乔治。一名没见过的少女。 有着晶莹白皙的肌肤、清澈透明的蓝色眼眸和闪亮金黄的秀发。 身着标准的欧洲贵族服饰,但是胸前却佩带着只有高级神职才能佩戴的金十字架。 从楼梯下来,在一般的英剧中都能看到,一个礼服后面的服装在后面拖地,但是令人惊讶的并不是她的衣服而是她的头发,几乎是身高的二点五倍——垂直的头发一直延伸到脚踝的高度后被往上折,又回到后脑勺的高度,然后以巨大的银色发夹固定住,接着又往下折,一直垂到腰际附近。 “大主教!查尔斯大主教陛下!” 如同中世纪下人看到了国王的礼节一样,爱德华乔治单膝下跪。 “大主教好”。 戴妮弗也行了同样的礼节。 那个名为查尔斯的主教,从楼梯走了下来,看着教堂,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做祈祷状。 主教的脸颊像是刚熟透的苹果一样,非常红润,就像是一个妙龄少女一样,虽然长相也非常像一个女孩子,但是在Y国教会里,这个“女孩子”并不不被人们认同,人们更觉的他是一个“中性人”。 查尔斯的全名为,查尔斯都铎,就连国王都要叫他陛下,因为他不仅是主教,他的职位是Y国国立皇家主教兼大宪章领袖兼Y国炼金术保护者联合王国的选王侯。所以会受大家尊敬。 “好啦,别整那么多的礼节了” 这个长相很像女孩子的主教,一开口就是一股子男子说话的语气。 “你们是不是……失败了” 主教每说出一个字,就像是要爆裂。说话的嘴唇也裂开来了,就像是体内受伤了一样,从嘴角流出了血液。即使如此,少女依然没有停止说话。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34章 大宪章和查尔斯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