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33章 少女的震慑力

走到了一半,爱德华乔治的手向地面碰了一下,只见,周围的景色全部都变了! 周围原本是夕阳的景象,突然出现了日光,所以周围的大量的玻璃全部反射出了日光。周围突然变得非常宽广,原来小巷的阴暗和大楼的阻隔全都不见了。顾凡吓了一跳,心中喃喃自语:“又来了!刚打完了一场,还来!可恶!” 这时的顾凡停止了向前移动的步伐,摆出了要“冲上去”的架势!握紧双拳,想要把之前的感觉在找回来。 或许是因为刚才战斗过的关系,顾凡的力量已经有些透支,就连握紧双拳都有些困难!就连咬牙的力气都很难使出。就连全身是一点力气都会出很多的汗。 赤促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那个混蛋小子难道疯了么,之前那一拳基本是释放全力了,现在还想逞英雄么?混蛋!混蛋!真是疯了!” 顾凡深吸一口气:“快点给我出来啦!之前那光芒……奇怪了这……” 顾凡像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但是就像是一个“便秘”的患者在厕所里只是呻吟,但是却没有一点结果…… ““Moonshine,Starlight,letthewindcarryyourlight,letyourglowcovermybody,andletyourshinecovereveryeye.”。 爱德华乔治说着古老的咒语。 但是,任谁都无法辨别这家伙说的是什么!。 “……可恶,说什么外国话啊!麻烦死了!” 在听到爱德华乔治说出这种咒语的时候,让顾凡不禁皱起眉头。 “那到底是什么?”赤促在一旁也非常的着急。 这时在一旁的无神少女,戴妮弗说话了:“意思是:“月光、星光,让风带来你们的光采,让你们的光辉覆盖我的身体,让我的容光闪耀每个人的眼睛”!” “我去,还自带翻译啊,这么高端啊!……呸呸呸!我怎么现在还有心情吐槽啊!” 顾凡还是在不断的用力,希望可以出现神奇的事情! “糟了!……顾凡把眼睛闭上!” 在一旁的赤促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大叫着。让顾凡小心这招!顾凡马上的做出了反应:“知道了!” 瞬间,光芒冲天,紧接着,本来是夏天的傍晚突然变成了夜晚,周围的行人都像是被打了麻醉药一样,随身就倒在了地上,紧接着爱德华乔治说出了术式的名称:“拉斐尔预言!” 所谓的拉菲尔是西方宗教神话中的“上帝发言人”拥有预言的能力,可以预言日月星辰的变换,而这种术式只有Y国人会,也是被Y国的王室垄断着。 “现在可以挣开了!喂!顾凡!” 赤促大叫着,脸上已经暴起了青筋。 “啊,喔。” 顾凡在地上站了起来,发现身上的红色微光已经全都不见了,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好了!我现在要以Y国和上帝的名义宣布!”爱德华乔治在这里按照语法的规则停顿了一下! 爱德华乔治单手指向上方,之间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米字旗和之前六芒星中的奇怪图案,用贵族的语气说道:“以Y国和上帝的名义,以大宪章在此证明,在此宣布“终末之书”为联合王国的私有财产!” 赤促和顾凡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恕泽及时赶到并没有解决纷争反而加剧了矛盾的尖锐性。在一旁的赤促已经被打的满目疮痍,顾凡的奇怪的气场也退却,现在把所有的筹码全放在了恕泽的身上。 就在这时顾凡的手机响了…… 呼叫音响了三次。 艾达佐伊像小孩子般的一手托着话筒另一手玩着已经打结的电话线:“果然打不通么?还真记仇呢!” 呼叫音响了六次。 “为什么还不接电话!” 呼叫音响了九次。 “难道她们真的因为我上午的事情而生气了么?”艾达佐伊有些着急了! 虽然在心中感到不耐烦,但是却不想把电话挂断。在等待的这段期间,艾达佐伊心中又出现了一个想法“难道顾凡他们出了什么事了么?” 难道…… 顾凡真的发生什么事了么? “难道……” 就在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艾达佐伊的胃袋涌上来的那一瞬间, 就在这时,电话另一端传来了阵阵猥琐的声音:“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设置了语音留言系统,请在“哔”的一声后留言“哔……”!” “喂喂喂!你吃错药了吧!你当我听不出来啊,死顾凡!”艾达佐伊像是疯了一样的在电话的另一端大叫! 顾凡好似刚尝试了错误的减肥方法一样,全身乏力地问道: “你听出来了啊!呵呵……我没别的意思呵呵!” 接着响起了咚咚的声音。 应该是气得满脸通红的艾达佐伊,非常愤慨的敲到电话机的声音吧。 “艾达佐伊,我回去再说!总之……总之我这边有点事情,我走不开,一会再联系你!” “少来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艾达佐伊没有把顾凡的劝解放在心上。 “喂!”顾凡在心中反驳。 没想到这个被称为“第一少女”的核动源艾达佐伊竟然也有着小孩子般的出气方式,竟然选择击打电话来诠释心中的苦闷! 艾达佐伊完全没有一个大小姐该有的作风啊! 这样令人觉得好笑的举动,其实是因为长年以来“被人娇宠”所造成的,这样一想,又让人觉得好心疼。 “咦?顾凡……顾凡,你那边听得到么!说话啊,你可别给我装听不见啊!” “啊,呃……” 在艾达佐伊的思想之中,顾凡是一个极其不靠谱的家伙,所以在潜意识里就告诫自己“关于顾凡的事情一定要查清楚”。 艾达佐伊在电话的另一端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啊!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上午得事情,还在生我的气啊!” “我才没有生气呢!哎呀,总之你别管了,我要……” “……” 顾凡一句话还没讲完,话筒对面又传来:“啊!你本来就不该生气,人家又不是故意那么做的……” “……我没说什么啊!”顾凡有些生气! “总之你给我如实招来,你在哪里了,在干什么!” “你对于我这个朋友,完全没有一个尊敬的意思啊!”顾凡哀叫着:“好了,我现在要挂电话了,你也挂了吧!” “等等!我还没说完啊!”艾达佐伊不让顾凡过早的挂掉电话! “没事。我要挂断了。” “……喂!” 现在的艾达佐伊,应该在电话的另一端歪着脑袋困惑着吧?顾凡心想。于是他接着说: “对了,你知道吗?艾达佐伊,我这个电话可是对方付费的呦,一分钟要10元!” 随着“啊啊”的声音,电话被切断了。应该是话筒整个被摔在地上吧。 “真单纯的家伙。” 骗到艾达佐伊的顾凡,切断电话之后一个人喃喃自语着。 但是,旁边的炼丹术师,却是一脸非常想要说些什么的模样。 “干……干嘛?” “没什么。”赤促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觉得你也太缺乏紧张感了吧。这里可是战场哩。竟然还悠哉地打电话给女孩子。这种轻敌大意的行为如果能害死你自己的话我也觉得不错,但 可别把我给拖下水。” “你在嫉妒吗?” “唔……” 赤促沉默不语,感觉全身的血管好像有六成都涨破了。顾凡觉得自己越来越清楚,该怎么样跟眼前这个人相处了。 “……是啊,没错。” 赤促接下来的这句话带给顾凡的冲击,比他原本预期的更大。 顾凡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受到这么大的冲击。然而,赤促又继续说道: “你可别会错意,我只是奇怪,对方是什么人!”赤促没看着顾凡的脸,接着说:“咳咳……我想说的是,你这么很对,没让那个孩子来,我很是庆幸,因为这场闹剧不能再纠结更多的人来参与了,这也是冬雁的本意吧!” “呃……” “不能再让任何无辜的人介入了,该结束这场可笑的闹剧了!”赤促自顾自地如同唱歌股说着:“就这样,这也是我为什么执意要让你一个人介入了!” 赤促望向顾凡的脸。 他的视线,好像在看着一个已经绝对无法实现的未来。 “不过,说道凌冬雁,我还是要插一句嘴,你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她!”赤促叹了一口气说道:“毕竟,现在她最相信的一个人就是你了,她和我的记忆基本被清空了,现在也只有你在她的记忆里是最重要的了!” 顾凡一句话都无法回答。 如果,自己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是这个人丧失了记忆,什么都不知道,而这时有另外一个人冠冕堂皇地陪在她身边的话,自己会怎么想? 自己还能保持冷静吗?顾凡在心中问着自己。不,这不只是这个冠冕堂皇陪在她身边的“另一个人”的问题。 难道自己不会觉得,自己被心中最重要的她给背叛了? 但是,眼前这个人,却依然相信这自己,贯彻着自己的信念。 多么坚强啊。 顾凡看着自己的手机。短短五分钟,毫无营养的对话内容。 通过这次对话,曾经在顾凡心中一直是杀人不眨眼形象的炼丹术师赤促,也一去不复返了,因为他为了他的珍视选择了孤独,也用了最痛苦的手段,让自己忘记曾经的记忆。 到现在,这些人痛苦的记忆已经变成了期望,而这些人的期望……。 这些人的期望全部都寄托在了顾凡的身上。现在的顾凡,已经不能在自顾自了…… 如果,这是凌冬雁的唯一心愿,更是大家的期望,那顾凡就一定会守护到底。 顾凡看着自己的双手:“未来我并不知道。但是,如果我真的救了凌冬雁!” “是的,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必须负起救她的责任。”顾凡将头抬起。 就好像一时兴起而给野猫食物一样,但是永远不要建立起羁绊,一旦建立起的话,一旦失去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让些无聊的羁绊在我的双拳下被打碎吧!” 就在这时,爱德华乔治,将拇指放在了十字架的正中央,紧接着…… 爱德华乔治的手指放在了墙壁上,伸手轻轻敲打着完全没有什么异样的墙壁。 “该死的局面……” “是啊!真的很该死啊!”恕泽在一旁挑衅。 爱德华乔治没有把目光注意力放在恕泽身上而是继续施法,来完整自己的结界。 恕泽回头望着顾凡,说道“刚才电话里是谁!” “……呃,是艾达佐伊,她想来这里,我否决了她!” “嗯,做得对,现在我们都自身难保了,可管不了她,再说了,介入的人越少越好!” 这里是“战场”,而奥雷欧斯是必须打倒的“敌人”,这一点顾凡很了解,但是那句“自身难保”是什么意思,顾凡很奇怪,难道恕泽没有必胜的把握么! “你们别那么惊讶,我只是给你们打个预防针!”恕泽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你看对面的那个家伙,绝非等闲之辈!” “从他的十字架上能看看出来,这家伙绝对是神职人员,而且神职地位绝对低不了,他的结界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 恕泽说着,随手掏出了一个道符,说道: “何况现在他的结界已经触动了,想要快速结束战斗也是不可能的了!” 恕泽的这句话让顾凡大吃一惊,在那天夜里恕泽的能力简直是强到爆了,为什么今天如此的内敛含蓄呢? 这时在一旁的赤促听不下去了,偷偷地告诉顾凡:“这……这个事情赖我,我之前所使用的影术,影响了恕泽的能力,所以导致她现在的力量很不稳定,这……真的对不起啊!” “我去!这这……这怎么办啊。” 顾凡左右看了一下。 在赤促的解释来看的话,这些事情很好理解,因为在此之前的赤促为了不让恕泽介入,所以释放了影术把恕泽引开,但是在事情被说开了之后,炼金术士一行人释放了新的术式,这么一来原本的影术和新的术式对恕泽进行了双重的干扰,所以恕泽的力量变得极其的不稳定。 只是影术的话就已经对恕泽造成了很大的干扰了,现在是两个术式同时运作,恕泽的战斗力量已经大打折扣了!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33章 少女的震慑力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