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32章 上帝的名义

赤促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太府,那时赤促才知道,冬雁已经被定为“虚体”了,赤促为此大怒,召唤火龙,大闹了太府,最后被判罪为“环首”之刑,最后被图箜训救下,但是代价是不能与冬雁相见,而且冬雁与赤促的记忆全被抹除。 赤促必须为图箜训做事,来赎罪,从那之后赤促再也没有见过凌冬雁,直到接到了杀死凌冬雁,夺取终末之书的命令,这时的赤促才与凌冬雁重新见面,但是再次见面却是剑拔弩张了。 ……时过境迁,转眼赤促已经被凌冬雁的“新守护者”一拳打倒在地,为他讲述着赤促自己与凌冬雁的故事。 “从那之后……我便在也没了斗志,直到今天我才鼓起勇气,向命运再次挑战,但是……我又失败了!又一次失败了!”赤促的眼角翻出了泪光,仰头望着已经是夕阳的天空。 “......虽然不太懂,但是我能感觉到你真的是真心喜欢她” 顾凡对着赤促说道。 “已经没办法了,我输了,我又失败,又一次的失败了!” 赤促绝望了。 这时,赤促低下了头,像是伴随着抽泣声一样,祈求着顾凡。 “求你了,只有你,可以救她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顾凡很惊讶,这个男人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在顾凡的印象之中,这个操控火焰的男人绝对不会祈求别人的,更不会痛哭流涕,但是他今天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向顾凡露出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 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赤促已经抛开了,自己那一面的虚伪,就算他流出了泪水,也是真实的泪水。 “凌冬雁……我试图抓住,却发现眼前的仅仅是幻象。他的凌冬雁早已被自己舍弃,他是自私的,我只从自己的角度希望凌冬雁幸福,却忽略了她的感受。他已经伤害了凌冬雁,我绝不容许这样的事在发生第二次!” “所以……所以,所以我求求你,请救出凌冬雁吧!” “这……”顾凡被这一幕所惊吓到了。 炼丹术师,赤促再次的放下了尊严,大声请求顾凡:“请你务必救出凌冬雁!”他的举动让顾凡颇感惊讶,但是顾凡并没有回答。” 顾凡一言不发,走到赤促面前! “失败很恐怖么!” “还是说,你内心惧怕失败么?如果只是惧怕的话,那就让自己变得更强就好了!那就让大家一起努力救出凌冬雁!” 赤促被震撼了,他不会想到,这个小鬼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如果不相信我们,那就站起来挺起胸膛,呐喊吧,别在遮遮掩掩了!” “不论他们打算如何改变你的过去,仍然动不了你的未来!失去的羁绊,再重新建立就行了!不是吗,赤促!” 顾凡一连串的话语,让赤促坚定了信心,绝不会再动摇。 顾凡向赤促伸出了手,赤促擦干了泪水,也伸出了手,两人的手我在了一起,正式和解了。 正当这时,刚刚散去的黑烟再次的围了上来,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呛死人了!……咳咳” 顾凡突然开始咳嗽! 周围的黑烟再次聚拢,顾凡本能的把目光放在了身旁的这位“炼丹术师”发现原因并不在这里!自己身旁的炼丹术师也是遍体鳞伤,不可能再将烟雾重新组合了,况且顾凡也没听见这个炼丹术师有过“念咒语”的样子。 总之,四处看了一下,没看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没什么不对劲之处。 “咦?” 所以,唯一的一点异常,就显得非常突兀。 顾凡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巷子里,周围被高楼大厦所包围,虽然进过一场大战,周围的高楼只是表皮一层被摧毁并没有影响到全部的结构。但是顾凡环视四周,发现大楼表面浮现出了一个六芒星阵! 以造型来说,类似与西方的魔法阵,但是六芒星的中间还有一个奇怪的图案,图案上中间像是一个盾牌,左边是一个戴着王冠的狮子,而右边是一个类似于独角兽的生物,总之这个图案极其怪异!。 紧接着六芒星阵的光芒变得及其刺眼,顾凡和赤促本能的用手挡住眼睛。 顾凡猛地一回头发现后面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图案,并且也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这……这搞什么啊!” 顾凡低着头,刻意的避开光芒,喃喃自语。 这时,从左侧六芒星阵中走出了2个人,样子也挺奇特的,就像是中世纪的修道士一样,在右侧也走出了2个人,四个人手势都是做祈祷状,嘴里也念着比赤促的咒语还难懂的“咒语”! 这时光芒退却了,从微弱的余光之中走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的男子,鼻梁很高,一看就是标准的欧洲人,身着神父的装饰,胸前配着一个跟鼠标一样大的十字架,十字架还金光闪闪,顾凡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家伙就是“教徒”! “……混蛋,是洋教的人!” 顾凡在嘴里喃喃自语之后,听到了赤促说的这一句极其有攻击性的话。 “洋人?洋教!这都是哪辈子的叫法了!”顾凡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疲惫不堪的赤促。 所谓“洋人”之前被称其为“洋夷”而“夷”就是蛮夷之意,19世纪前的Z国对于外国人的统称,也有瞧不起的意思,在19世纪中期之后,在Z国近代进程中,逐渐的对外国人的称呼从“洋夷”转变为了“洋人”而他们的“天主教”和“基督教”也就统称为“洋教”! “踏破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呵呵,找到了!” “神父”悠哉地说道。 顾凡很惊讶:“这个外国会说中文!还有!这个外国佬怎么会说Z国谚语呢?真是怪了,世界Z国化么?” “顾凡?”神父歪着脑袋问着顾凡! “是啊!”顾凡看着这位“神父”说道:“你找我干什么!还有,这些黑烟和浓雾也是你们制造的么?” “……算是吧!” “……这些家伙绝对来者不善,或者说跟东方世界有瓜葛,不然的话赤促不会那么说话的。” 顾凡自顾自地喃喃自语完之后,旁边的赤促却也恨恨地喃喃自语: “混蛋,怎么把他们引过来了……已经做了这么严密的防御措施了,他们还是察觉得到么?可是那堵火墙根本什么“信号”都传不出去啊!” “咦?你说什么……啊?” 顾凡回过头来看着赤促。赤促看着面前的这些“洋人”,好一阵子才叹了口气。 摇了摇头。 “没……没什么,我只是在质疑我的能力,我的能力可能出了些小问题!没什么!” 赤促虽然嘴巴这么说,但是表情却一点也不轻松。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明明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但是还是有些失误,但是失误还很致命,所导致的无助的感觉。 “……啧!” 随着顾凡的“啧!”旁边的外国人也忍不住了,很友好的行了一个西方人的礼节。 赤促在一旁看到这样的情形,咬牙切齿,像是在说着“混蛋,少给我装好人!”之类的话! 但是顾凡在一旁看的有些迷糊,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顾凡有些分不清了,但是顾凡还是一直保持着“警戒”的状态! 说实在的,赤促在后面已经激动得不行了,但是因为之前的战斗,赤促现在根本无法自己站起来,只能在后面干着急,不过在前面的顾凡,也没有忘记要“警惕”,这让赤促放了很多心。 “我先做个自我介绍!”“神父”毫不拖泥带水地回答:“我是联合王国的爱德华公爵兼王国的选王侯,及担任王国和大宪章驻天网大使馆的直属权令使,爱德华乔治!” 神父的这句话,估计是深吸了一口气所说出来的。 “等等……你说的那个什么……那个不列颠我知道,但是那些个选王侯和大什么章我不明白!” 顾凡绞尽脑汁的重复了这些职位。 “是大宪章!全称是“大宪章福音团”!”这时,之前与顾凡见过面的“无神少女”出现了! “……你你,我见过你,你不是那个在餐厅的那个女孩子么!” 顾凡一脸激动和疑惑,在一旁的赤促一脸嫌弃的说着:“这也把持不住么!” “嗯?你见过他?戴妮弗!”爱德华乔治面无表情的问这。 “嗯!今天中午的时候在餐厅见过!”戴妮弗说话的声音毫无抑扬顿挫。 “……那个东西!那种十字架……十字架!”赤促用非常惊讶的口气说:“顾凡……赶快过来,把我扶起来,快点!” “……来了!”顾凡急忙跑到赤促面前,将满是伤痕的赤促扶了起来! “看着那女孩子胸前的十字架,还有那个……咳咳!”赤促因为咳嗽停顿了,过一会继续说道:“还有哪个男子身上的十字架,告诉我是不是有一个金冠!” “……的确有啊,怎么你看不到么!”顾凡看着遍体鳞伤的赤促。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啊,刚才你的那一拳真的是够疼了,打得我现在身体有些感官已经……已经不管事了,需要静养!”赤促像是在埋怨顾凡一样,继续说道:“如果真有一个金冠,那就麻烦了,可恶……” “……虽然不太懂,不过那些家伙的确是来者不善,但是那个女孩子也没有攻击性啊!这……”顾凡还没说完,赤促就对着顾凡狂叫! “笨蛋,你一看见可爱的女孩子就一点防备的心理都没啦!混蛋!”赤促怒火冲天。 “……我知道啦,跟恕泽一样……一看见这个女孩子就……不对……!”顾凡好像是想起了什么。 这时,顾凡突然想起了恕泽在餐厅追问这个女孩子的事情,还有自己身上残留的终末之书的气场的事情,全都想起来了! “赤促,今天赤促也对这些人胸前的十字架很感兴趣!” “……那是因为,这些家伙是我们的敌人!”赤促敌视这面前的这些Y国佬! “我问你件事,我的能力是不是已经被盯上了!” “废话!不然我为什么会如此疯狂的来找你呢!不仅是他们,就连东方世界也已经下达了通缉令!”赤促艰难的说着! “切!还真是这样啊,那对这些家伙就别客气了,直接上吧!” 顾凡想一口气冲上去,但被赤促一把拉了回来:“我去!你这家伙真的是做事不经思考!太冲动了!” “好吧,不然你打算如何?在这里等我回来?” 顾凡望向那些Y国教徒,那些想要得到终末之书的混蛋们。 说真的,如果顾凡真的冲上前去靠武力取胜,基本没有胜算,因为现在顾凡的能力还不知道是否能对付这些“炼金术士”炼金术士不同于炼丹术师,所以有必要冷静下。 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顾凡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不然的话赤促得伤不但不会得到治疗,反而还会因此恶化。 站在一旁的Y国教徒,已经等不及了! “好了,你们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 炼金术士爱德华乔治轻轻地说。 顾凡放下赤促,一言不发的走向那些Y国教徒。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32章 上帝的名义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