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31章 操纵火焰男人的眼泪

“准备好了,这一拳将是最后一击了!” 顾凡摆好了架势。随时准备攻击。 “这一次不会让你跑掉了!”赤促张着大嘴,不断的大叫。 “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沉疴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 “真火!” 赤促的火焰冲天,黑烟笼罩了太阳,火焰形成了一条火龙,盘旋而上! 顾凡抬头望着天,心中默念一段咒语:“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 顾凡的心情马上平静下来。 7月中旬的夕阳红得像是火烧一般。大楼的窗户、夕阳的云彩,所有的一切都被染成了橘红色。又加上了赤促的“真火龙”整个天空被染成了血红色,就像是但丁笔下的“炼狱”一样恐怖。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 顾凡又念了一遍,赤促没有发觉顾凡的变化,还是在控制着他那红色的火龙。 顾凡将那段咒语念了一遍又一遍。 “上啦!将整座大楼和你全部吞没吧,哈哈哈!” “你就别想着可以把这招顶回去了啊,这招整个东方世界也只有我一个人会!”赤促兴味索然地说着:“东方世界的火焰永远不会自行熄灭,永远不会的,目的没有达成,火焰节不会熄灭!” 在天空盘旋的火龙对着地面上的顾凡直冲而去。 火焰全倾而下,像是死神索命一般。 龙的眼睛已经被火焰团团抱住,像是空洞无神黑洞一般。 龙爪被火焰裹住,像是火球一样,像是陨石从天而降一般。 “哈哈哈!死吧!” 整个景象被红色所控制,除了高温就是炎热,地面已经被烤的融化,除了顾凡,整个火墙里没有一个完整的物质了!整个景象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 “现在才为自己祈祷啊,你少来了!你……”赤促停顿了:“诶!不对啊!这咒语他怎么会……” “来啦!”顾凡的身体向前倾斜,轻松的绕开了火龙! “啊!啊啊啊啊!”赤促只剩下了惊讶。 还没等到赤促反过神来!顾凡的右拳已经打在赤促的胸口之上! “……啊!”赤促得嘴角溢出鲜血。 “怎么可能,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怎么能躲过火龙!。” “你又输了,赤促!”顾凡缓慢的收回了拳头,身上的红色光芒变得更加耀眼。 当顾凡的拳头收回之时!赤促仍然保持着被打的状态,顾凡的速度已经超乎赤促的神经反应能力,和肌肉敏感能力。 “那种咒语!……怎么会。” 赤促的衣服被顾凡的拳气所撕破,全身出现了淤青,整个人瘫坐在地。 周围的火墙像是没有了钢筋支撑的大楼一样,瞬间倒塌,火龙也像是被人抽掉龙筋一样,直接瘫落在地,形神已散!周围一切的火焰“自行熄灭了”!在熄灭的火焰所残留下的黑烟中间,顾凡矗立在此。 “火焰……自……自行熄灭了!” 赤促看着面前的景象,嘴唇微微颤抖着,但是这一次的颤抖,赤促并没有念出咒语,而是“醒了”! “火焰……自……自行熄灭了!” 赤促已经没有了力气,一副残破不堪的样子瘫坐在大楼脚下。 “你输了,而且这次你没有任何的理由来狡辩了!而且这一次你输是并不只是输而是“失败”知道么!”顾凡双拳松开说道:““火焰无法自行熄灭”这算什么混蛋逻辑,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可笑至极了,赤促!” “咳咳……”赤促没有说话,而是不断的咳嗽,而且不断有血咳出。 “呵呵哈哈哈哈!我输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赤促像是疯了一样仰天长啸! 看到这样的赤促,顾凡感到的并不是担心,而是放松,因为当一个人将心中的愤懑完全发泄出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大叫,这样一来,赤促就能摆脱之前的那种“疯癫”的状态了。 “你应该冷静了吧,心中的火焰应该熄灭了吧,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么?” 还能够说出这么冷静的意见,或许顾凡真的是因为终末之书的关系才能保持如此“境界”的冷静。 但是顾凡所说的没错,人在发泄之后是最冷静的时候,在冷静的时候才可以听进他人的意见。 火墙退却之后,地表一片狼藉,被烧得漆黑,周围围绕着难以散去的黑烟,黑烟之中只有赤促和顾凡两人。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气氛非常的静,3分钟了,赤促终于开口了,但是赤促一开口就让顾凡吓了一跳,不仅是下了一跳,还有愤怒。 “你……你杀了我吧!” 赤促费力的说出了令人惊讶的话。 “我活着没什么意思了,我已经背叛了组织,被祖叛宗了!根本就无法救出她,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赤促抬头望着天,绝望的说着。 “……真没想到,你这么怂,你说过火焰不会自行熄灭,为什么现在却出现了马上就要熄灭的样子了呢!”顾凡不屑地说:“不是说好的守护她的么,为什么现在却是一副懦夫的样子,不坚持的话,根本就什么都做不到!” 赤促仍然抬着头,一言不发。 “我和冬雁生活了有一段日子了,可能没有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长,但是我……我知道她绝对不喜欢轻言放弃的人,虽然她很柔弱,但是她内心绝对很坚强,我想她心中所想的赤促,也绝对不是你这个样子!” 顾凡继续对着一言不发的赤促说着。 “或许这就是上天所安排的吧!跟88年前一模一样,根被没有改变!……没有变!” 赤促突然说话了,但是他说的话顾凡一句也没听明白。 “你什么意思!”顾凡靠近了赤促! “88年前,简直是一模一样,不管我怎么努力,结局都是一样……我一个人根本就改变不了这些规则,这个体系!还是让我珍视的人生活在这样的……这样的生活之中!”赤促的语气突然变的不再那么尖锐。 “88年前……怎么了……这?。” “136年前,我还是一个普通的东方炼丹术学者,在东方世界遇到了那个影响我一生的少女,凌冬雁!” 顾凡觉得这里面绝对有很大的秘密,所以没有打断赤促。 ……136年前,东方世界。 一片荒凉之景,没有任何的物质在这片荒野之中生长,只有一个,身材矮小的少年躺在荒野之中!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就连一双完好的鞋子都没有,嘴唇已经因为干渴而干裂,已经奄奄一息。 这时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女孩子,从远处走来,发现了这个奄奄一息的少年,将仅有不到一碗水的水给了这个奄奄一息的少年,过了一段时间,少年在昏厥中醒来。 “你醒啦!”少女用非常娇嫩的语气问着这位少年。 “啊!你谁啊!我认识你么?”少年本能的坐了起来。 “我叫做凌冬雁,是一名炼丹术师,请多指教!”凌冬雁伸出了手,示意友好。 少年也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说道:“你……你好,我叫做赤促……那个,是你救了我么?” “对啊,是我救了你,我看你快死了,所以把你给救了,呵呵!不用谢了啊!” 凌冬雁有些呆呆的傻笑着。 “那……那好吧……呵呵呵呵呵哈哈哈!”赤促也和凌冬雁傻笑着。 就这样两人相识了。俩个人共同生活了几十年的时间,突然的一个时间让俩个人分开了。 在一间破烂的房子里,一个身着鲜亮服装的高大男子站在房子的中间。在一旁坐着一个可爱的少女,而另一旁坐着一个长得更高的男子,但是衣服就显得很破落了,这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说什么!你要……要把凌冬雁带走!”赤促用质疑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位“来使”! “对,因为凌冬雁小姐身体是一个很好的炼丹术的身体,经过专门的训练的话,会成为一个很棒的炼丹术师的!” “……这个么!我……”凌冬雁咬着手指空思冥想着! “不行!我不同意”赤促一口否定,这个举动的确是吓到那位“来使”! “我尊重你们的意见,当然我还会来找你们的”那位来使看着赤促说道:“我明天还回来的!” 凌冬雁回头看着赤促,微笑着说道:“你怎么啦,为什么这么激动啊!” “不为什么……总之,我不希望你去什么地方去学习炼丹术,那种地方是一个无底洞,总之进到那个地方的人,很难再活着出来的!”。 赤促摇了摇头!。 “没什么!既然没有争取统一的话,我也不想去,在这里生活的挺好的,我也不想过那些提心吊胆的生活!” 赤促虽然听到这句话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心中总是感觉着这个少女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他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当赤促第二天遇到那个人的时候。 “你应该想明白的,那个地方更适合她的生活,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不配和她生活在一起!” 赤促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对于这句话还有些认同感。 “回去好好想下,那种生活更适合适合她,她的体质可是很珍贵的,可以为东方世界做出巨大的贡献!” 说后那个人回去了。 “真的该好好想想了……” 赤促的这句话,认真程度想必超过一半以上。 “你在想什么呢!”回到那间破屋子里,凌冬雁问着迷茫的赤促。 “冬雁!你去学习炼丹术吧,我……我感觉那个东西很适合你啊!”赤促说出这种话像是费了全身的力气一样! “……开……开什么玩笑!赤促不是很讨厌那个地方么,为什么要我去呢!为什么啊?” 凌冬雁问着赤促。 “……因……因为那个地方很好啊,比这里睡的舒适,比在这里吃得好,穿的暖,而且也不需要每天去想如何去找食物,而且还可以免费学习最好的炼丹术,这样不是很好么!……不是么!” 说道这里时,赤促已经有些磕巴了! 凌冬雁走到一旁,无力地说道“那……那么,赤促希望自己去那个地方么?” 当凌冬雁主动的说出这句话时,赤促只能这么回答“这样不是很好吗!到了太府,你就变成大贵族了呢!实在太好了!到那里去当学生,那可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当贵族想吃什么都没问题!啊!我好羡慕你哦!而且还是立刻毕业呢?啊啊,真是让我羡慕到嫉妒呢!真的……真的……” 赤促说道这里,已经忍不住了,他走到一旁,刻意的隐瞒着自己情感。忍住自己,为了不让凌动眼有负担。 “……”凌冬雁没有说话,便离开了。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赤促拼命的锻练自己,希望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考上“太府”(太府是东方世界的炼丹术的最高学府,由天宫控制)来找到凌冬雁。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31章 操纵火焰男人的眼泪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