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30章 火焰自行熄灭

赤促低着头伴随着诡异的笑声,这句话也像是魔鬼在操纵着赤促的神经说出一般。 “我现在只能这么做,也只有你的能力可以帮我了,我绝对不会在失去这个机会,我绝对不会在放弃,我一定要这么做!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救出冬雁!只有这样,她才能活下去!” 话音刚落,赤促的食指再次的燃起了火焰,赤促抬起了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手指的火焰形成一个箭头,赤促说着:“你不帮我,我就……就杀了你,夺走你的能力!” “即使付出所有的代价,我也要救出她,不管是什么危险我都要这么做!”赤促大叫,赤促的手指像是一个喷火器一样,瞬间的喷出火焰。嘴里仍然重复着那句话:“不管是什么危险我都要这么做!” 那个燃烧的手指距离顾凡的额头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了顾凡的脖子上! “为了不再让她流泪”赤促在最后大叫!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啊!……啊!”惊讶和恐惧占据了赤促的心头。 他的表情简直像是看到了恐龙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地球上一样,只有恐惧和惊讶! “啊!这……”赤促惊讶的已经无法说出一段完整的话! “哼!懦夫!”顾凡的身体燃起了红色的微光,一把抓住了赤促的手臂,让火焰改变了轨道。 顾凡抬头看着赤促,咬牙切齿,拳头攥出了咔咔的声音,一拳挥了上去,不偏不倚的击打在了赤促的右脸颊上,整只拳头像是镶进了赤促的脸上,一口鲜血喷血而出,赤促摔倒在地! 顾凡站了起来,红色的微光遍布全身,对着倒在地上的赤促。 “怎么可能!这……”赤促不敢相信。 “你个懦夫!废物!你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因为这样就自暴自弃了么!” 顾凡对着赤促大叫。 “啊!” 赤促的呼吸僵住了! 顾凡的将火墙的高度降低了30公分,顾凡出现了微弱的气场,这一幕让赤促看的目瞪口呆,并不是因为,顾凡的气场,而是顾凡说出的那句话,还有那一拳,就像是把赤促打醒一样。 顾凡回想着的赤促对顾凡说的话“为了不再让她流泪”。 赤促不想被顾凡打醒,因为醒来之后还是要面对冬雁的那张痛苦的脸,赤促绝对不会向顾凡妥协,而顾凡的样子,也是要跃跃欲试了! 赤促站了起来,擦干了嘴角的血,对着顾凡阴笑:“哼哼!哈哈哈!来啊,就是你的这种力量,来吧!” “啊啊啊啊啊”赤促仰天大叫,之间赤促的身体被火焰包裹住。 顾凡攥紧双拳! “混蛋,我今天就把你打醒,懦夫!” 顾凡正在思考着那名叫做凌冬雁的少女的事情! 面对“快要疯掉”的赤促,顾凡必须把凌冬雁的事情考虑的全面一些,不然的话一旦有些错误的决定,都会影响整个计划的制定,况且,对于赤促来说,夺取顾凡的力量也是为了救出凌冬雁。 说到顾凡的能力,实在是让人头疼。根本捉摸不透这种力量,只有在持有者神经紧绷的时候才会出现,当持有者神经松懈的时候,能力便会直接消失,而且使用力量过后,持有者身体不会有任何使用过的迹象,所以很难让人明白这种力量的原理。 所以,对于赤促来说,杀死顾凡在夺取能力会更省事一些。 也正因如此,赤促的话和做法彻底的激怒了顾凡,致使隐藏于顾凡体内的力量再一次的出现,也使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接下来,顾凡开始上下打量面前的赤促了。 之前刚刚与这个家伙战斗过,基本的战斗套路,顾凡已经了解的差不多,可是对于身边的这圈火墙,顾凡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如果想要为了全面了解赤促的战斗方式来拖延时间的话,这样一来就太说不过去了,况且赤促一定会看出顾凡的心思,也会加快战斗的进程。 “顾凡!” 赤促的掌心燃起火焰。。 赤促的掌心出现了火焰,不仅是火焰,还有类似于岩浆的液体。 “我说顾凡啊!火山喷发的温度也不过如此,我看看你能不能承受的住啊!哈哈!” 伴随着诡异的笑声,如同岩浆般的液体在赤促的手中喷射而出。 顾凡也感觉到了危险,也跳到了另一个地方,暂时的躲开了岩浆的蔓延。 “我看你最好不要把这种液体认为是你们那种“化学反应式”的液体一样,时间长了之后会变成岩浆岩,我的这个岩浆可不会就此冷却凝固,你还是别乱跑来拖延时间了!” 果然,赤促所释放的岩浆不是普通的演讲,就像他所说的“真火”一样。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东方炼丹术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释放出人类科学所控制的“岩浆”呢? “喂喂喂!别跑啊,来啊,烧死你!” 赤促就像是一个刽子手一样,挥动着手中的由岩浆组成的“岩浆之刃”劈向顾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咦?啊!我知道,这招我见过,可是直面迎敌的话,我的会搜一定会被烧烂的!” 顾凡回身一闪,躲开了那岩浆之刃,岩浆之刃打在之前的那滩岩浆上,令顾凡没想到的是,落在岩浆上的刀刃,竟然变得更大了,赤促反手一挥,岩浆之刃再次的挥向顾凡,顾凡瞪大了双眼,这次没有机会躲开了。 顾凡条件反射般的接住了岩浆之刃,这让赤促吓了一跳,更惊奇的是,顾凡的手没有受伤,而且红色光芒向顾凡的那只手积聚,瞬间光芒吞噬了岩浆之刃。 然后,只听见“噼啪啦”像是玻璃被打破一样的声音,岩浆之刃被打碎了。 “搞……搞什么啊!这没理由的!” 赤促握着已经断掉的剑柄,张着大嘴,断断续续的说出了那句话。 “咦!真是神奇哈!”顾凡全身僵住,看着那只发挥力量的手,不可思议的笑着:“呵呵,赤促啊!看来那天晚上的事情又要重演了!” 说完的一瞬间,赤促的嘴角微微颤抖,紧接着,顾凡听到了赤促叨念的咒语:“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我去!这家伙又来了,只要一念这些奇怪的文字,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或许是因为跟赤促战斗过的原因吧,虽然不了解这些古老咒语的意思,但是顾凡知道这种咒语,绝对不是好兆头! “呜!顾凡,你等死吧!”赤促的身体火焰变成了金色。 “这又是干什么!”顾凡握紧了双拳看着“异变”的赤促! “看着这招,一招打穿你!” 赤促伸出了右手,伸出了两根手指,食指跟中指,之间金光在指间积聚,形成了一个箭头。 “这……”顾凡的嘴唇仿佛抽筋般的说道:“啊!身体没办法移动了!怎么搞了!” “哈哈哈!你动啊!混蛋!” 赤促之间的金光越来越强。 “你别想动了,那滩岩浆已经禁止了你的行动!”赤促眼睛向地上瞥了一下。 “混蛋,太大意了!怪不得,那滩岩浆没打中我,这家伙一点都不惊讶!” “只要你不动,那你就死定了!” “……招家伙吧你,金身覆!”赤促的指尖打出了一道金光,金光直插顾凡。 虽然有点不现实,但是顾凡还是想奋力一搏,顾凡抓住还没有退却红光的那只手,伸向前方,想要接住那道金光。 “可恶啊!”顾凡用右手对向金光。 “……等你成为一个合格的炼丹术师在接我这招把!”赤促志在必得! “用不着!……这种招数,只是用蛮力就可以……顶过去啊……啊!” “开什么玩笑啊你!” 顾凡的身体开始向前移动,很缓慢的移动,那只右手已经接住了金色的光柱。。 “这……” 赤促瞪大了双眼,看着慢慢向前移动的顾凡,手指微微颤抖。 “……好了!给我接住了!”顾凡紧紧地咬着后齿! “呃!”赤促这时才回过神来,发现顾凡已经向前移动了近3米的距离。 “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不可能的!” 赤促像是恼羞成怒一样,紧接着又是一掌将快要弹回来的金光顶住。 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刚才的那招已经让赤促费了很大的力气了。 “啊啊!赤促你这么做一点用处都没有,跟我在这里浪费这么多的力量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冬雁看到这一幕也不会开心的!” 赤促已经对这种话麻木了,不管顾凡怎么说,赤促也是不予理会。 “少废话!”赤促开始用力。 “执迷不悟!啊啊啊啊啊!去死吧你”顾凡咬牙切齿的说着!顾凡上肢一用力,金光被打散了! 就像是跳水运动员掉入水中时,水花四溅一样。金色的光芒被打散了,赤促看着被打散的金光,咬牙切齿的看着顾凡,顾凡站在一旁像是能听到赤促的牙齿相互碰撞,互相摩擦所发出的声音! “我看你趁早放弃算了,我的能力是越打越兴奋,永远不会累的!” “麻烦死了!图箜训说要扼杀在摇篮里,果然是对的!……不行,不能让图箜训杀了他,不行……我不能放过他”赤促喃喃自语。 “我看你趁早放弃算了”听到这句话,赤促的耳朵抖了一下,说道:“你以为我真的是怕你么,你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么,太可笑了!” “不然呢!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就算你赢了,你也得不到什么,就算你把我杀了,夺取能力,然后救出凌冬雁,你认为她能高兴么!” 顾凡的心中还是想要让赤促回头是岸,不希望把事情搞的“剑拔弩张”。 “唔!你的意思是我这么做一点用都没有用?”似乎会错意的赤促继续说道:“也罢!我会让你后悔,我这么做一定有我的道理,我告诉你“东方世界的火焰不会自行熄灭”,永远不会”。 嘴里不断碎碎念的赤促,像是还有没有释放的招数!。 于是,顾凡隐约察觉到一件事。 “你喜欢凌冬雁么?” “你……”赤促脸红的像是心脏翻了过来似的,说道:“这个你不用管,我喜不喜欢她跟你没关系!” 顾凡嘴角上扬,像是在嘲笑着赤促的做法是有多么的可笑。 因为顾凡已经察觉到了,赤促的做法到底是为了什么,顾凡也知道了到底该把力气用在什么地方。 顾凡并不知道,赤促和凌冬雁之前有过怎样的故事,也不知道他和凌冬雁有过怎样的誓言,总之,顾凡能理解,现在的赤促的心情,他并没有疯掉,只是因为让冲动控制了心灵。 如果现在顾凡用尽全力将赤促击败,那将会让事情变得更糟,顾凡必须一针见血,把赤促从“疯掉的边缘”拽回来。 顾凡在心中感叹,赤促也是一个重情义的汉子,如果让这个家伙“风掉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混蛋!这次我要把你给烧死!真火!” 赤促变得面红耳赤,火焰像是已经燃烧到了赤促的心脏一样,周围的火墙变得更加火旺,赤促的脸像是在扭曲了一样,墙内的温度开始上升,像是要融化这里一样!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30章 火焰自行熄灭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