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9章 面对火焰的双拳

就在顾凡心里打量着赤促时,顾凡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对了,言归正传,你为什么要那个证件” 顾凡的这句话让赤促的表情变了。 “啧!这种问题你就别问了,很麻烦的,你趁早别问,还是问些其他的问题吧!”。 好一段时间,顾凡的怀疑的看着赤促的脸。 “你这个不让问,那个不让问,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绝对不是真心想帮我的!” 顾凡重新的敌视着赤促,大吼道。 “混蛋!本来我是想让你加入我的,我们一起去营救凌冬雁,把她救出来,你的力量足以与图箜训抗衡的,你我联手一定能救出她的!” “但是”史提尔接着深吸吸了一口气说道: “可是看样子,你很不配合啊!。” “原来如此!你是这么想的,我能明白,你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要救凌冬雁出去,但是根本无法把她从地狱里救出来,你这么是徒劳无功的,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她“自由”而救她,而是为了解除“诅咒”而就她” 顾凡大叫着,训斥着赤促。 “等你的目的达到了,冬雁她就已经死了,我就问你,帮不帮忙!”赤促开始强制的让顾凡服从。 “……不!”顾凡一口否定。 “好啊!哼!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拿到艾达的证件!” 顾凡感觉到气氛不对! “如果,你不帮我的话,我会让这个艾达死无葬身之地!”赤促的表情变得很狰狞! “……你疯啦!为什么要把别人牵扯进来!你这么做只是会把事情闹大的!” 顾凡急忙的阻止赤促,因为顾凡绝对不可以再让其他人卷入了,况且,艾达佐伊决定不帮自己了,所以他更没有理由卷入这场纷争。 “我不管,为了冬雁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我需要你的力量,我需要你跟我去营救她。” “……” 顾凡露出一副不知该怎么响应的表情。 “我在问你一遍,你到底帮不帮我!” 赤促像是发布了最后通牒一样。 “如果你还这么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宁愿死,也不会助纣为虐!。” “哈哈哈哈……”他用简直像是嚎叫的声音狂笑。 “你疯了赤促,这么做早晚是死路一条!” “我曾经发过誓,我不会再让冬雁痛苦了,这次我不会心软了!” 赤促咬牙切齿地说着。 “你只会越走陷得越深,我们可以联手,但是绝对不是你那种,你那么做,只是让凌冬雁恢复自由,还是无法解除诅咒,解除“最终计划”让凌冬雁脱离“虚体”啊!” 顾凡紧握双拳。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开玩笑!顾凡!不过……” 赤促的嘴唇微微颤动,像是在叨念什么。 “赤促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顾凡不知道,赤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变得如此疯狂。 “还是因为那本书么?”顾凡心里喃喃自语。 正当顾凡思考而忘记赤促在面前的时候,顾凡恍然听到,熟悉的语言! “丹朱口神,吐穢除氛,舌神正倫,通命養神!” 还没有结束,顾凡还是能听到,那些熟悉的声音!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这些奇怪的文字,顾凡曾经听到过,就是在那天晚上,也是从这个男人嘴中说出,顾凡感觉到空气变得沉闷起来,温度急剧上升,顾凡瞬间感到口干舌燥。 “开玩笑!我倒是真希望你是在开玩笑!好难受啊!” 顾凡咬着牙,艰难的向后退。 能够如此完美操纵火焰的炼丹术师,将魔爪再一次的伸向这个少年。 “哼!这次我绝对会杀死你,这次最后的机会,你到底合不合作。” 赤促的脸几乎是裂开来了,像是僵尸的脸要被撕破一样。 “……混蛋,都说了几次了!不!” 顾凡的嘴已经被闷热的空气逼迫的无法张开,只是在心中否定。 但是,眼前的男人的语气是如此的严肃,让他没办法完全嗤之以鼻。 “混蛋!执迷不悟!啊啊啊啊啊!” 赤促像是疯了一样将火焰的范围再次的扩大,周围的建筑物又一次的呈现出了那天晚上的景象,顾凡再一次的陷入地狱! 赤促在一旁非常的自信,对于这次的战斗志在必得,向顾凡解释着那天晚上战败的原因: “你少摆出一副一定会胜利的脸,那天的战斗是我的失误!。” “啊?这家伙……”顾凡以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摆不出一副“一定会胜利”的脸。 “那天晚上,因为凌冬雁的关系,我没有释放我的全力,所以今天我要用全力消灭你!” 赤促的话有些不对劲,顾凡早就感觉到了,刚才赤促还说着让自己合作,为什么现在却要杀了自己呢?态度转换的这么快么? “之前说要用艾达佐伊来威胁我,而现在却又只字不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我发出的奇怪气场竟然无动于衷?真是非常奇怪!从开始到现在,他拖延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做什么事情!奇怪!” 顾凡不断的分析着赤促的一举一动,他绝对事情非常蹊跷,绝对有更麻烦的事情。 “之前所解释的火焰,所释放的东方之火只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在后面还有更强大的火焰。”赤促讽刺般地笑道:“你应该听说过,“真火”吧!” “听说过啊!怎么了……啊!” 顾凡勉强的站直了身子,与赤促面对面的说到。 “你是Z国人,对你解释的话,应该好解释的多。”赤促收敛了笑容,用诡异的表情诉说着:“窻前雪花落,真火中自然,“真火”代表着内火,象征着生命力旺盛!” 赤促的语气,就像是在对马上要受刑的犯人解释着那些令人无法忍受的刑具一样。 “你有病啊!我听不懂!要说什么快点说!” 顾凡摆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生命力极其旺盛的火焰,被称为真火,意味着,火焰不会熄灭!懂了么!” 赤促的表情像是一个饥饿的野兽看到了一个猎物就在自己眼前一样! “你们所看的一些无聊的神话故事里会有所提到的,“三味真火”之类的,不过我们只用“真火来命名这种火焰!” 赤促的嘴唇再一次的微微颤抖! 顾凡这一次没有回话。 “这样的火焰需要普通的火焰来祭祀,所以我才会……” 赤促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的“祭祀仪式”就要开始了! 顾凡还是没有答复,但是顾凡的手心里已经流出了汗,面对已经疯掉的赤促,顾凡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武力将他打醒,可是……太难了! “昭昭其有,冥冥其无,勞溺可扶,冥將有賴,是昇仙都!” 赤促念出咒语!之间周围的火焰像是点燃了汽油一般,瞬间猛涨,从火栏变成了一圈火墙,奇怪的是,火墙内的温度变得不再那么高,但是墙外就没那么好过了,火墙周围的建筑物被烧成了灰尘,外面的温度急剧上升,像是要把温带的温度变成热带的温度一样,高温和炎热统治着城市。 “这回有意思了,顾凡,我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妥协!”赤促威胁着顾凡。 顾凡又觉得不对劲了,赤促的立场和态度又变了! “之前要消灭我,现在又要让我妥协,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顾凡心中喃喃自语。 在听他说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必须做出一个了断,赤促的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跟他打,就算打了又能改变什么,这些事必须做出个了断。 顾凡要赶快的结束这场闹剧,所以简洁有力的提出了质疑。 “少来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的目的绝对不是这个,一会要杀了我,一会又要让我妥协!你到底想干什么!” “……啊!切!你哪来这么多的话!”赤促反手一挥,出现了一刀炎刃,将顾凡砍到再地。 “啊!啊啊啊啊!可恶,疼死了!” 顾凡捂着自己受伤的左臂,坐在地上哀嚎着。 “混蛋!”赤促走上前去,伸出右手,露出食指,对着顾凡的脑门。 “混蛋!我只是要你跟我去救凌冬雁,你就这么多话,这么多的原因和理由!” 赤促的食指燃起了火焰。 “你到底想干什么!赤促!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你到底是想杀了我还是让我妥协?” 顾凡抬头质问着赤促! 沉默了!赤促不再说话了,食指的火焰慢慢的退却了,瞪大了双眼看着坐在地上的顾凡,许久没有说话,顾凡也对视着赤促,也是沉默了。两人互相的瞪着对方。 这时,已经过去了3分钟了,赤促小声的说着: “这……”赤促的声音非常微弱,低下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赤促的动作让人看得很伤感,像是一个想要救出自己的珍爱的人,但是却毫无任何的办法,给人的感觉是非常的无助。 “我希望你能正视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作出决定的,我知道你很担心凌冬雁,我也很担心,希望你能了解这些事情!” 顾凡这些话是在劝说这面前的“迷途者”。 如果不能劝说赤促,那将失去一位重情义的朋友,将会失去一位能打的盟友! “呃……” 全身发抖。心脏的鼓动像是被木桩钉住般激烈,赤促的身体开始抖动。但是赤促的却露出了笑声,诡异的笑声。 “你少来这一套,我已经成这个样子了!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我就是个废物!”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9章 面对火焰的双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