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8章 威逼利诱

顾凡有些不明白了,强者到底有什么特定的“界限”么,为什么强于赤促的恕泽会被赤促所“吸引了”。 而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竟然会理所当然似的不断从自己脑海涌出。 “你别在哪里胡猜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赤促嘴角上扬,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因为我正面对抗她基本没胜算,所以我才把她引开,至于为什么他会上我的当,那是因为,一个人强大并不是完全取决于“战斗力”包括心理抵抗力,她的心里动摇了,所以他才会中我的“影术”就像你之前中了她的影术一样!” “心理抵抗力”从没有听过的字眼,他们从没提起过,但是现在却说了,强者果然不是有多莫么能打,而是综合能力! 顾凡在这个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离强者离得更远了! “奇怪的”赤促像是从顾凡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与失落,闭起一只眼睛轻轻笑了。 顾凡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只能暧昧地微笑,以强硬的方式将心中的诡异感觉压抑下来。 那一瞬间,赤促睁开眼睛,说道: “你不想知道,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么?” 赤促的笑容如同蜡像的脸被溶化般,向两侧扩张。 一阵寒意。 顾凡想起了之前那种燥热感,对身体发出了电波,诉说着危机感,自己的精神告诉自己,这种燥热感就是他发出来的。这使得顾凡不能在处于被动了,他要自己占据主动权。 还来不及思考,顾凡便举起拳头。 顾凡迅速地将右拳伸向眼前,如同要遮断正射向眼里的光芒。那一瞬间,赤促的右手手掌中喷出火焰,简直像是从赤促手中喷出了汽油,瞬间便生出了一条火红的“鬼脸”。 赤促连一秒都没有等待。 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宽容,用力地将火焰“鬼脸”朝顾凡脸上挥下去。 火焰“鬼脸”在接触到物体的那一瞬间便迅速膨胀,并且如同气球般爆裂,火焰洒向了周围。 火焰吸收氧气,发出了可怕的声音。摄氏三千度的火焰地狱带着漩涡侵略周围的一切。 轰!火焰的气势完全没有停滞。 唰!但在一瞬间,便如同结冰并碎裂似地消失了。 “啊!我的天啊!” 顾凡依然没有放下慌忙举起来想要攻击的右拳,不断重复着粗重的呼吸。 红色的微光,出现了“气场”。 存在于顾凡体内的神秘气场。不管顾凡怎样的“废柴”这个气场都可以将其变为“棘手的战士”。 “呼……呼!” 看着全身僵硬、颤抖、完全动弹不得的顾凡,赤促终于又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图箜训说的没错,那个残留的气场果然在这个少年的体内,可是……好像跟上一次的战斗差不多啊,没有太多的变化啊!我想我明白什么叫做“扼杀在摇篮里了”!” 赤促在心里喃喃自语,他的笑容,如同被撕裂、溶解般向外延伸。 但是,顾凡却无法做出回答,面对那个明知故问的问题“你不想知道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么”? 是谁都是想知道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又一次的剑拔弩张,这一次没有满腔的愤怒,也没有恕泽的指导,只有这一副残破不堪的身体。 顾凡咬牙切齿:“混蛋,来吧!” 顾凡急忙地往后退了两三步。顾凡本能的反映正在诉说危险的到来。 这一次在小巷内的战斗对于顾凡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这一次,顾凡是孤军奋战,面对如此强大的炼丹术师,顾凡绝对是毫无招架之力的,但是顾凡并没有被吓到。 就在这时,顾凡的额头留出了汗!顾凡的手心里留出了汗!顾凡的脸上留出了汗! 面对着这样状态的顾凡,赤促的脸上浮现出了更加诡异的笑容。 “嗯!你的样子告诉我了,你不想打!。” “这脑残在说什么鬼话?”顾凡在心里想着,但就在这时,赤促在袖口里取出了一个信封。 “这种信封,一看就是就是最平常的那一种。难道他想要跟我说的事都写在信里了么?” 顾凡蹙起眉头。 顾凡越想越不对劲:“不对啊!他这个人没有那么矫情啊!难道这是凌冬雁的信么?” 想到这里,顾凡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面前的这个信封很薄,就像是空心的一样,但是就在这时,赤促取出了信封里的东西。 “这?”顾凡想要知道答案。 信封被赤促打开,紧接着取出了一个蓝色的小薄本,通过赤促手指的缝隙,顾凡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小本子上有圣保罗的区印,顾凡的表情变了,变得严肃起来,他觉得赤促手中的东西绝对不是他自己通过正当手段拿到的! “啧!还真是麻烦,一个小本子放的那么紧密,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赤促像是在埋怨这个小本子的质量。 微风吹过顾凡的脸,让顾凡感到的不再凉爽,而是阴冷! 随着夕阳西下,天色慢慢的暗了,阴森森的感觉愈来愈强,这个小巷像是与世隔绝一般,好像只有顾凡和赤促两人一样。 赤促打开了那本小本子,里面有一张2寸的照片,顾凡看一眼就认出了那张照片的主人。 赤促低吟到:“我就知道,你肯定认识她!” 如同要打破夜晚湖岸的宁静似的,赤促轻轻笑着说: “我想,在你看到圣保罗中学这几个字的时候,你就应该认出这是一个学生证了啊!” “对吧。”赤促说着,将手中的那个小本子抛投出去。薄薄的学生证件如飞盘般旋转,并慢慢降落到顾凡手上。 顾凡并不想相信这个东西的主人是顾凡心里所想的那一个。 赤促身上的火焰慢慢的退却了,他扬起嘴角,继续说道: “你听过“nuclear”么,你应该听说过得吧?” 赤促用玩笑的口吻说着。 大量的画面从顾凡的脑中翻过,顾凡可以确认了,这个东西的主人就是“艾达佐伊”。 可是,顾凡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赤促为什么要找她呢,难道是因为她是“核动源”么,但是这种名号对于一个炼丹术师来说,没什么用处啊? “据说,这个女孩子是你们学校最厉害的能源操控者啊!。” 赤促意兴阑珊地说着。 “我们学校”!这个字眼好奇怪,至少顾凡听起来很奇怪,在此之前顾凡也见到了类似的字眼!。 “我知道了!那条短信,有提到我们的学校!”顾凡把这些事串在了一起。 “阴谋!不对,不是阴谋,对于赤促的性格来说,他根本就没有“阴谋的能力”可能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才这么做的,而且他绝对不会否认是他做的,但是就为了一个“学生证件”么?” 顾凡心中喃喃自语。 赤促看着满脸写着疑惑的顾凡,一把将“学生证件”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啊?还给我!” 看得出来顾凡对赤促这样的做法感到很不舒服,并不只是因为一把抢走证件,大部分是因为赤促放火烧了学校。 赤促没有理会顾凡,而是收起了艾达的学生证,像是哪走自己所丢的东西一样的名正言顺。 “事情是这样的!”——赤促兴味索然地说明。 “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我是来帮助你的!” 顾凡愣了一下,看着赤促。 并不是因为“帮助”这个“不可信”的字眼,而是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认真的。如果他真的想帮顾凡的话,为什么要在那天晚上叛变,而今天又通过放火来得到艾达的学生证呢? “嗯!你不相信很正常啊,我突然的说出了这句话,的确是有些突然,不过我也不是逗你玩的啊。” 赤促反手一挥,收走了所有的浮在天空中的火焰残渣,好像是在以示友好。 但是,对于面前的这位男人,顾凡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他不敢轻易的相信他,他希望可以借此问出所有的问题。 可话又说回来,赤促毕竟是自愿的来帮助自己,而且还表现出自己很友好的一面,如果在怀疑的话,可能就连如此渺茫的机会都没有啦。 对于顾凡来说,与其为了防范叛徒来孤军奋战,还不如广招同伴,共同的战斗,如果顾凡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的话,可是会后悔死的。 “我要确认一下,你要配合我!”顾凡上下打量着这个曾经背叛过自己的男人。 “……随便!”赤促没有任何的怨言,又扬起了嘴角。 “你可以随便问,但是凌冬雁的事情绝对不能提!” 赤促不耐烦的说着。。 “啊?这是为什么!”顾凡讶异地皱起眉头。 “总之不能提起就对了,你可以问别的问题,快点吧!” “缓兵之计”顾凡明白赤促是怎么想的,反正早晚也要说出真相,现在还不如问些其他的事情。 顾凡脑子里之前一直要确认个事情,这个学生证件是怎么得来的?圣保罗学院和这件事和赤促有关系么? “那好,你现在告诉我!那个学生证件是怎么来的!” “哦!那个证件是我从圣保罗学院里拿到的!” “因为,那张照片对我挺重要的”赤促毫不在乎地说:“我只是在出来的时候被发现了,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放了一把火把后面的校舍给烧了,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了。” “真的?”顾凡不可思议的看着赤促。 “是啊。你怎么了,好像很惊讶啊!” 赤促理直气壮的回答到。 “……算了,就不跟他计较这件事情了,对他来说,这种事就像是吃饭一样,很平常!” 顾凡心里喃喃自语。 “还有什么事么?都问完了,你最好相信我,因为我是真的想帮你!” 顾凡吓了一跳。 这句话,顾凡真的不敢相信,一个昔日的叛徒,竟然反水,再一次的加入了自己的队伍,无论如何顾凡都想不到的。 而是因为他这么做,却反而被认为不对劲。 感觉就好像是没有什么事,就来献“殷勤”,顾凡更坚信了那句谚语“无事不登三宝殿”。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8章 威逼利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