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7章 与火焰的又一次相撞

恕泽酝酿一番,开口说道: “这么跟你说吧!凌冬雁是事出于终末之书,而终末之书是世界三大势力所争夺的焦点,每个大势力都想得到他,很显然大宪章已经出动了!”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凌冬雁和终末之书已经影响到其他的势力了,现在如果我们的动作慢了,就会让事情变得更遭,而现在必须赶紧救出凌冬雁!” 顾凡恍然大悟。 “……不,现在你是最重要的,你身上有终末之书残留的气场,会让其他势力追踪而来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保存住自己的气场,别被吞并了。” 恕泽警告着顾凡。 顾凡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到阵阵的无力! 顾凡现在必须要变强了,必须要先学会保护自己,才能学会保护别人。现在,恕泽和艾达佐伊都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如果自己不变强的话肯定是会托累大家的。 “我能插一句嘴么!那个女孩子是什么……大宪章什么的?” 艾达佐伊问着恕泽。 “大宪章是Y国教会于13世纪所创建的炼金术士社团本来是经过天主教会支配的,后来在16世纪经过Y国的国教改革之后,这个社团便由Y国的国王直接管制,封建性逐渐的展露出来……总之这个社团会和东方世界出现冲突,是敌人。” 恕泽语气很重的解释了这段历史,但这段历史好像并没有说服艾达佐伊,艾达佐伊仍然持反对意见。 “为什么?大宪章只是个信仰而已啊,为什么让宗教卷入战争呢,我并不是很乐意帮助你们来达到这种目的!”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为什么不能好好的谈一谈呢,你们都别说话了,我想问一下,咱们今天来到这里到底为了谈什么事啊!” 顾凡把话题转移到了重点上。 “你要是不说我都忘了!今天我叫你来是为了谈论一下,去解救凌冬雁的事情,不过,看这位恕泽小姐的态度,是非要把宗教卷入进来了,所以……”艾达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顾凡,脸变得通红,生气的说道:“我决定不再帮你们了!” 艾达佐伊说后扭头走出了店门,扬长而去。 “喂!喂!艾达,别走啊……”顾凡叹了一口气。 恕泽在一旁,对顾凡说:“我就知道天网的“能源操控者”不可靠,想把凌冬雁救出来,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放心吧,顾凡,我会帮你的!” 顾凡笑着对恕泽说:“谢谢你啊!能这样不计后果的帮助我!” 顾凡像是很感谢恕泽,抬头看着恕泽,微笑的看着。 恕泽脸红了,歪过头去,双手抱在前胸,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说道:“那个……没什么啦,我只是坐我该做的事情而已啦!” 这时,顾凡坐的一板一眼,用很无奈的语气说道:“好吧,说点实在的吧,今天……谁结帐!” “啊!?” 恕泽无奈了! 夏天的傍晚。 为了缓解之前的紧张情况,顾凡决定让恕泽轻松一下,所以开了一个玩笑“那个说些实在的吧,今天谁结账!”。 恕泽像是一个高考出分前一天的学生一样,坐立不安。看样子她很担心那个“无神少女”和“大宪章教会”,但是顾凡就是要让恕泽忘掉这些事情,然后从长计议,毕竟像恕泽这样也是“像没头苍蝇一样”! 百货公司林立的车站前大马路上,只有顾凡和恕泽两个人。 顾凡叹了一口气。 就在“两人独处”这样的字眼浮上脑海的瞬间,有种令人发麻的紧张感,从脑中央透过背脊扩散的全身所有角落。 理由当然不用说。 “顾凡,我知道我这样的状态让你很紧张!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被之前狂揍自己的“女汉子”这么问,当然只能回答“没什么问题”。顾凡小心翼翼不被旁边的恕泽发现,又叹了一口气。 毕竟是“大敌当前”啊! 面对这样的情况,每个人都会不淡定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重要的是,不仅是因为凌冬雁,现在因为自己身上残留的“气场”导致自己也被“两大势力”盯住了。 从医院回到学生宿舍已经过了数日,但是在回来的这几天里,听恕泽说,“每天都被监视着”这一点顾凡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直到今天,恕泽才说出了真相,顾凡对于这种情况根本招架不住,而且对于顾凡这个弱者来说,根本就没有反击的余地。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顾凡无力地喃喃自语。“受伤前”的顾凡,跟现在一样,也是在无力的呐喊! 顾凡心里想着。事实上,只要让自己变强就好了,但是“变强”说的轻巧,对于顾凡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是顾凡在潜意识中认为存在于自己身体内的“终末气场”说不定可以“挽救战局”! “啊!” 走在旁边的恕泽突然停下脚步,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咦?”带着忧郁心情的顾凡随着恕泽的视线看过去。在一个柳树的下根部,有一个奇怪的树杈,树杈上站着一只更奇怪的鸟。 恕泽疑惑的看着前面的大树说道:“顾凡!是鸟……” “啊!那又怎么了,很正常啊!” 在恕泽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被顾凡打断了。 “……别打断我的思路,这只鸟怪的很!。”恕泽继续说道! “怪!的确是挺怪的,它的毛色挺怪的。”顾凡将目光聚焦在那只鸟的身上。 顾凡在注视那只鸟之后有继续说道:“为什么?为什么那只鸟的毛色是……是火红色呢!” “正是因为这个,我才保持警惕的,这种毛色只有鹦鹉才会有,但是这只鸟很明显就是一个普通的鸟,它的緣……跟鹦鹉不同!” 恕泽紧张的看着那只鸟。 “我也觉的挺怪的,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呢?可它还是一只鸟啊!” 顾凡一脸疑惑的看着恕泽。 “在东方世界,这种把戏是最基本的,这种把戏是一种监察和监视的方式!” 恕泽小心的,慢慢的移动着。 “你在后面等着,我去杀了那只鸟,不管是不是都要确认下!” “恕泽,你别那么激动,那只是一只普通的鸟,应该不是什么“坏鸟”啊!” “我看那个可不是什么好鸟!”恕泽继续前进,她的嘴像是在叨念着什么。 顾凡小声的说道:“小心点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夏天的傍晚有些微风,但是因为面前的这只鸟的原因,让整个凉爽的傍晚再次变回到了闷热的“正午”? 在恕泽看来,那只鸟可能是一个“间谍”,但是顾凡更愿意相信这只鸟只是一个长相奇特的“飞禽”。 但是,“真相女神”的天平却向恕泽一方“倾斜”! 恕泽的动作变得迟钝起来,手指上闪耀着淡淡的微光,嘴里悼念着:“幡咒幡悬普利无边诸神卫护天罪消愆”。 慢慢的恕泽手指的微光消失了,瞬间,那只“奇怪的鸟”的身上燃起了赤棕色的火焰。 在一旁的顾凡看到之后,不禁的打了个冷颤!心里想着:“我去!这招不是烧我的那一招数么!虽然不是烧我,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慎得慌”!” “……该烧成灰了吧!”恕泽死盯着那团火焰。 “啊!我说……恕泽,那只鸟的应该死了吧,留个全尸啊!” 顾凡死盯着恕泽,不敢乱动。 “叽叽……吱吱……” 那只鸟的哀嚎声让人听了简直是毛骨悚然!难道“恶灵”是来索命了么! 恕泽猛地一抬头,瞪大了双眼,嘴里发出了“啧”的声音,眼睛注视她之前所释放出的那团火焰。 “干....干嘛?怎么了你,恕泽!” 顾凡一边说一边向恕泽一旁移动!。 “……好奇怪!那团火焰,好像是……像是变成了血红色,希望不是我的眼睛看错了!” 恕泽看着顾凡喃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啊!那团火焰变……” 顾凡的话说到一半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一下子把到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 顾凡感到一股燥热感,这股燥热感,顾凡曾经遇到过,在凌冬雁出事的第一天晚上! 正当顾凡要告诉恕泽的时候,这时恕泽说了: “那个混蛋回来了!叛徒!走狗!” 说完之后,恕泽便露出如同刀锋般锐利的眼神,往道路的边缘,大厦之间的小巷内冲了进去。 “啊!喂喂!恕泽!” “你先别动,我去去就回来,别跟过来!” 就那么一下子,恕泽的身影便消失在小巷内。 “叫我先回去.可是……” 顾凡面前的这位“女汉子”真是行踪诡秘,行动诡异!但是顾凡这一次却没有这么认为,因为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股不祥的预感自己曾经也遇到过。 到底是谁啊!顾凡叹了一口气。随手拿出手机想要看看时间,发现手机中来了一个短信,短信是圣保罗中学发过来的,内容是: “圣保罗中学第3院的第9区出现发生火灾,紧通知各位学员防火逃生” “诶!这不是艾达的宿舍的地方么,还真是流年不利啊,不会是因为生气……把宿舍点着了吧!还真是“大小姐”脾气呢” 他叹着气,举步正想追着恕泽进入小巷子,就在这时…… “好久不见了,顾凡。” 背后传来了声音。 原本要朝小巷子跨出的脚,不得不停步。 因为,这句话的语气非常的“令人作呕”,而且之前那种燥热感再次袭来!这一次更加强烈! 这时,顾凡心中闪过一个人的名字“赤促”。 “没错,就是他,赤促!” 顾凡猛地一回头。顾凡努力的要记起他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和那个男人的脸。 他定睛一看。 “切!” 站在那里的男人,顾凡果然认识,那人正是让顾凡“击败”过一次的,让恕泽辱骂为“叛徒和走狗”的“东方火焰的使者”赤促。 一点都没有变,就连衣服都没有换。对于眼前这个身高超过190公分的高大男人来说,“东方人”这个字眼又有点不搭调。这个男人虽说是东方,但是他的骨架和身板是亚洲人所没有的,真的很壮。 但是,若说他非常的壮,但是他的近身格斗技能却还不如顾凡,在说他的装束,在如此之热的夏天里,竟然还梳着古代男子的发式,而且身着着黑紫色的长袍,脚下穿着古代只有达官贵人才可以穿的“官靴”,再配上他的言行举止简直是“跳大神的”。 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个男人的脸! 但是记得这个男人的脸,却不想想起这个男人做的事。 “哼!“切”是什么意思啊,在古代语言文学里,这个字是没有正式的解释的,但是我可以理解为“很不友好”的意思。” “跳大神”似的赤促说和蔼的说出了这句话。 面前的赤促,并没有向顾凡显露出“不友好”之类的样子,可是顾凡看到他就是有一种敌视。 另外,还有一件令顾凡挂怀的事。 顾凡往小巷内瞄了一眼。恕泽一个人跑到了那条小巷里,就算恕泽很强,但是顾凡还是有些担心! “啊!你别往小巷里瞥了,我只是用一个假象把恕泽吸引走了。” 顾凡愣了一下。 在顾凡的印象来说,恕泽是强于赤促的,但是为什么赤促的技能会把恕泽“吸引走”。 “这……” 顾凡的喉咙,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7章 与火焰的又一次相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