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4章 东方统治者

这时,恕泽突然走到了顾凡面前:“顾凡,你不要难过了,我承认我失职了!冬雁被抓走我逃脱不了干系,我也承担了很大一部分责任……但这不代表着,你就在此一蹶不振了呀!” 顾凡转移了视线,抬起头来看着恕泽,充满敌意的眼睛!充满愤怒的眼神!充满杀气的脸! 顾凡现在简直是恨透了面前的这位“不靠谱”炼丹术师,他心里认为妹妹被掳走是因为这些家伙出尔反尔,不守诺言,还有那个叛徒“赤促”出卖了顾凡。 顾凡终于站了起来,抓着恕泽的衣领怒吼: “混蛋!你还跟我在这里讲道理,你没有资格!……你们口口声声说会帮我,但是最后帮出一个叛徒来,你说呀!” 恕泽只能忍耐,因为她心里非常清楚,顾凡绝对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因为在昨天晚上的那段谈话已经让恕泽看清了这个少年,好似一个可靠的战士,所以她需要让顾凡发完火,宣泄心中的不满之后,就会恢复理智。 就在这时,顾凡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那个羽毛发卡…… “完了,全完了,全完了……” 还没有等顾凡发完牢骚,只见艾达佐伊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单手抓起顾凡的衣领,用力拉到了与自己一样的高度,紧接着艾达的右手随风袭来,稳稳当当的打在了顾凡的左脸上,顾凡紧接着滚倒在地。艾达佐伊当时的气场简直就是一个男孩子一般。 “你个废物!从一开始你就在哀嚎,一点用处都没有,你算什么哥哥,算什么守护者,口口声声的说要守护自己的珍视,可现在,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废物!一个丧家犬!” 艾达佐伊像是在辱骂着一个懦夫般的对着顾凡大吼。 顾凡坐倒在地捂着左脸,愣在那里,沉默着。 “我艾达佐伊从来到天网后,让我第一个感觉到有压力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你!不管我怎么打你,你都一笑而过从不婆婆妈妈,磨磨唧唧的,而今天你怎么就变成这般样子了,真不像你!” 艾达佐伊站在高处,俯瞰着顾凡。 “我告诉你,虽然我是一个在Y国长大的混血儿,但我有这5分之三的Z国血统,我父亲告诉我,Z国人是永不服输,永不言败,就像长城一般,历经千年沧桑仍然屹立不倒的形象,但是你这个样子简直是恶心到极点了!” 艾达佐伊的话每一句都震撼着顾凡的心灵。 让顾凡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竟然能说出如此震撼之语! 让顾凡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习惯了万人宠爱的千金小姐竟然能有如此高的觉悟! 让顾凡更是没有想到的是一个让自己感觉着“总是爱哭鼻子”的学妹,竟然把自己给打醒了! 恕泽在一旁也是听得目瞪口呆。 顾凡脸上的伤慢慢的消失了,胳膊上的刀疤也变浅了,身上开始出现了微弱的红光! 那一瞬间,遮住阳光的云散开了。 如同是当头棒喝,这时顾凡的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像是痊愈了。 顾凡的脸从绝望变为了希望。 因为他的双拳紧握! 如同是地下的涌泉,凌冬雁的羽毛发卡从地上飘起被顾凡抓住! 即使凌冬雁不在了。 但是顾凡现在已知之前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这天夜里。 顾凡“回来了”! 这里并不像是一个房屋,像是一座宫殿。 一个有着5米高的大门,没有楼梯,没有电梯。有的却是说不清楚的门和走道。 以建筑物来说,这个房间丝毫不具备任何机能性。除了常年从这里生活的人才有可能在这里不会迷路,不然在这么大的一座宫殿里一定会迷路的。现在可以确定,这是一座宫殿,像是那古代东方帝国的宫殿。 在这个以金砖铺路,朱瓦建制的大型宫殿,号称强度“超越核子庇护所”的之中,只有两个人,一个人正襟危坐,另一个站在大殿的中央。 站着的那个人,他的名字是赤促。 精通火行炼丹术,特别是对火焰法术极为在行的炼丹术师赤促,同时也是一名宫殿的守护者。以不到300年的年纪就可以达到守护宫殿的炼丹术师的等级,可以说是特例中的特例。 本来,他并不是应该站在这里的人。 “这里”指的不是“这个巨大宫殿”,而是这个“世界”。因为他是东方世界派往驻扎在“天网”的类似于“公使”的职位,而他所在的这个地方正是凌冬雁口中所说的“东方世界”的中心的外围宫殿,“东方世界”并不是一个地区而是一个次元,不同于天网所控制的28个体系次元的次元。 他在这里,就如同表示着,他回到了他的家。 但是在这里以此身份出现并不是他的本意,他的表情上还带着一丝愤恨。 现在的他,是以在恕泽看来是“叛徒”身份,来跟“东方世界”的“阴暗一面”进行“对谈”的。然而,“叛徒”一词并不是他想要得到的,那天夜里,他被恕泽误会,被恕泽认为是叛徒。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赤促独身一人回到了东方世界。 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他可以毫不迟疑地,命令火焰将一个活人裹住。 “……”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人,对于眼前看到的景象,还是有些惧怕。 这里的空间若称之为室内实在太过宽广,而且完全没有照明设备。但是房同内却充满了阳光般的亮光,因为房间四周墙壁是折射板,房间是向阳的,太阳正在发出光芒,从四个折射板上延伸出来,不管是多少光,只要有一点连光,就会被折射成巨大的光芒,如同太阳的照射,光芒全部集中在房间中央。 房间的中央有一个朱红色的椅子。 宽度达到2米,长达3米,以染上红漆的纯金做成,表面看来像红宝石一般光滑。 据说这颜色代表着尊贵,在东方世界只有极少的人可以配坐。当然,可想而知面前正襟危坐的人,正是东方世界的高层人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红椅之上,坐着一位身披红袍,梳着发髻,双手很自然的打在椅子的扶手之上,扶手上纹着麒麟的头,在远处看来像是“君王”。 除“君王”这两个字之外,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形容他。这个有着朱砖红瓦配件的“人类”,身着贵族般的长袍,一脸的严肃,在此情此景之下,没有比“君王”二字更适合他的了。 该说是他获得了“君王”所能追求的所有可能性,或是他舍弃了“君王”所拥有的所有可能性? 不论是哪一种,唯一可以碓信的是,只有“君王”这个字眼能够用来形容他。 “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呆呆的看着周围,你跟他们都一样,从未来过这种宫殿吧!” 红椅上的“君王”说话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身经沙场将军,又像是一个受过苦刑的犯人一般沙哑,又像是一个刚刚“篡位”成功的反贼。 “你应该知道,来到这里的规矩吧!” 这位“君王”正在交给赤促在这座宫殿里生活下去的法则 这位“君王”已经在这座宫殿里生活了500多年了。按照东方世界的生存年岁,这已经算是比较长的了,对于恕泽和赤促来说,年纪也仅仅维持在200道400之间,这就是东方世界的一个强大之处,利用炼丹术来延长自己的寿命。 他所说的规矩并不是这个宫殿的礼仪,而是对于上层的绝对服从!对于眼前这个炼丹术师,赤促来说,这种服从是天生要学会的。 面前的“君王”的意图,赤促无从得知,显得面前的“君王”很是“可疑”。 赤促抬头对着红椅上的图箜训说道:“我想……你是另有所图吧!杀了那个孩子,你不仅仅是为了那本书吧!” 联络线的领袖,这座宫殿的主人,“君王”图箜训正襟危坐,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你认为呢?我有什么意图!” 对于图箜训说出来的这句话,赤促不禁皱起眉头。因为他没有办法想像眼前这个“君王”,竟然会跟自己“玩文字游戏”这种玩笑话,看来图箜训的计划不是自己一个人所参与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意图,我只知道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赤促据理力争。 当然,赤促的心情是万分焦虑的,因为他必须看图箜训的脸色行事。因为他知道,只要让图箜训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自己有意要叛变,自己当场就会被大卸八块,一旦自己的罪名定了下来,那这一切就没有救了。 就算是误会也好,错觉也罢,只要一旦让图箜训如此认为,赤促的命运就走到终点了。 因为这里是东方世界组织“联络线”的大本营,这里是东方世界的军队指挥中心。 “嗯!”图箜训看着颤抖中的赤促说到:“你别担心,我不会给你定下罪名,也不会绞死恕泽,更不会杀了凌冬雁!但是这又一个大前提,就是你,必须确认那个名叫顾凡的少年已经死了,或者是说他绝对不存在反抗能力!” “……” 赤促听了这句话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赤促心里有一件事非常明白,那就是现在的图箜训已经不再信任自己了,他需要自己为此交一个“投名状”来表示自己的忠心。 这时,图箜训又说话了。 “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可以的话,你马上回到天网“确认”一下,如果你认为此事不可,那你就等着给凌冬雁收尸吧!” 这时的赤促在也无法镇定下去了。 “最终计划”现在仍在进行之中,图箜训绝对有权利先斩后奏,杀死凌冬雁然后给赤促定罪,然后再上报“天宫”。这么一来图箜训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理由来牵制赤促。 对于赤促来说没有人比凌冬雁还要重要,但是在这种背景之下,赤促绝对不能在做出背叛朋友的事了,赤促开始犹豫是否该同意图箜训的“大前提”。 “嗯。既然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强求。”图箜训坐在红椅上继续说着:“但是你应该明白,联络线之所以有现在的规模那绝对是依靠着“天宫”的势力所发展的,同样这个命令也是天宫所下达的,你最好明白,惹恼了“天宫”的后果!” 天宫和联络线属于主人和仆从的的关系,也是“主子”和“奴才”的关系。 图箜训的行动绝对不是来自于一个人,他在幕后有着操控者,而操控者绝对“天宫”的人,在千年之前,天宫就是东方世界的领导核心了,它们所制定的计划必须执行,很显然“最终计划”也是出自于天宫之手,联络线只是行使了“行政能力”。 “我答应你。” 赤促以淡然的口气说道。 赤促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因为依靠他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与图箜训作对,他只能妥协。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4章 东方统治者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