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3章 重新振奋起来

“没有这么做,你……你诬陷我!” 恕泽大叫,愤怒的狂呼: “混蛋赤促!你这条狗!竟然,竟然暗算我们,你这条狗!” 图箜训嘴角上扬,视线已到冬雁身上。 “把终末之书给我,我就放了你们!” 冬雁没有察觉,危险已悄悄逼近。 图箜训缓慢的走向凌冬雁,接着伸出手,微笑说道: “把手给我,快点!” “不要,你……你为什么伤害我哥哥,你个坏蛋。” 恕泽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要伤害顾凡 “图箜训你为什么要伤害顾凡,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因为他跟终末之书的关系很密切,可能会成为第二个掌控终末之书的人,我必须杀了他,以免养虎为患!” 这时的顾凡坐了起来,吐了口血。 接着,顾凡伸出了手抱紧冬雁,奄奄一息的说道 “谁都别想,碰……碰她。” 这一幕吓坏了恕泽和赤促,包括顾凡本人,自己死活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坚持,身负重伤也不放弃,顾凡拼尽全力了。 图箜训没有正脸看他,反身一脚将顾凡踹飞,鲜血洒满了一地,凌冬雁看到这一幕,撕心裂肺的呐喊着: “啊啊啊,别这样!别这样!我跟你走,你别打他啦!求你了!我跟你走……求你了,求……你了!” 凌冬雁声泪俱下,绝望的做出了选择。 恕泽留下了眼泪,但也无能为力,大火一直蔓延,凌冬雁的决定,救了大家一命。 顾凡没有放弃,他用自己的下巴向前移动着,无力的移动着,嘴里念叨着: “不能走……不会……的!” 顾凡路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流出了鲜血,他仍然向前走爬,是为了妹妹!尽管四肢已经无力移动,他仍然向前爬行,是为了珍视!即便伤口与大地摩擦,他仍然向前爬行,是为了爱! 噗的一声,顾凡嘴里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光柱消失了,火焰消失了,延伸至房间各角落的龟裂,也如同被橡皮擦抹去般消失。 但就在这时,顾凡的呼吸像是停止了。黑烟中图箜训与赤促,还有凌冬雁都消失了。 那一瞬间,天空的月亮被遮住了一半。 如同被铁锤敲中脑袋,全身上下连一根小指头的力量,都在这一击中完全消失。 顾凡的脸仍然再挣扎着,即便他的眼睛已经无力睁开。 可他的双拳依然紧握。 如同细雪般飘落,凌冬雁的羽毛发卡落在了顾凡的身上。 即使如此,凌冬雁已经不在了。 努力的一切都化为泡影了。 这天夜里。 顾凡“死了”! “他很健康!” 在大学医院的诊疗室内,瘦高的医生说话了。 坐在旋转式办公椅上转圈圈的医生,或许他已经知道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少年所受的伤并不是这个世界所施加的,更像是外界的未知力量!所以着整个过程的手术都是由他自己一人所执行的! 站在门外的恕泽,最讨厌等待。 但是相比起等待来说,她更讨厌接下来如何向顾凡解释。 她真的不想跟顾凡说出真相,因为受到如此打击的顾凡已经不能再承受住第二轮打击了。 让恕泽担心的不仅是说出真相,还有一件就是…… 这时,医生开口说话了: “喂!外面的小姐你可以进来了!对了,你不能大声喧哗,还有一点,不能对病人说过于激动的话!” 恕泽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恕泽心里当然清楚,不能够对顾凡说过于激动的话。 因为她知道,顾凡一旦知道事情的结果,他一定会去跟图箜训拼命的。 原本以为可以将凌冬雁救下的顾凡,如今突然告诉自己,凌冬雁被抓走了,而且自己的好友赤促竟然是叛徒。这些事情一旦让顾凡知道的话,一定会使他的病情恶化的! “对了,这里有封信,是一个男子丢在医院门口的!”医生回身走了出去。 男子?在门口?恕泽心里犯嘀咕,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一封信呢。 “是赤促么!还是……”恕泽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信封。 “希望这不是一个陷阱!如果是的话,我可是会……” 恕泽打开那个信封,取出了信纸。 恕泽看到后目瞪口呆! “这……这,这是Y国文字!没道理的,怎么会有Y国人写信给我呢!” 恕泽用它强大的转化能力将英文转化为中文,才看到信中的内容: “在此我要郑重的宣布一件事情,即你们的行动已经严重干扰了大宪章的利益,现警告立即停止对Y国大宪章驻天网炼金术结社的袭击行动……” 这种埋怨炼丹术师的文章,足足写满了八张信纸。恕泽一言不发,把每一张都仔仔细细地揉成一团,往身后丢去。工作场所被人乱丢垃圾的医生,医生脸上逐渐露出困扰的表情。但是看着好像受尽欺负,恕泽所放出的莫名压迫感,医生什么话都不敢说。 第九张──最后一张信纸上,写了这样的内容: “总而言之,基于最基本的礼貌,你们事出在先,我们所进行的是正当举措。免得你将来还要跑来找我们纠结损失问题。我们大宪章与你们炼丹术势力有约在先,你们首先违规,那我们将要履行《互利协定》中所规定的权利来制裁你们。我们无法信任你们这些东方世界的人,所以现已囤兵在医院楼下……” 看到这时,恕泽的火气一下子就爆了,恕泽走到窗前,看到医院门口下有四位奇奇怪怪的人在哪里做着奇怪的术式,这是的恕泽,破窗而出,从21层的大楼上跳下! 落在大楼脚下的恕泽毫发无伤,面不改色,探头看着面前这四位奇怪的人,大吼道: “刚才那封信,是谁送的!” 从四人身后走出一位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的男子,身着像是神父穿戴的宗教衣物,胸前挂着一个十字架,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的靴子,看着就是一个神父,脸部没有任何装饰。眉骨与顾凡和赤促的高度不同,鼻梁也高于顾凡和赤促,恕泽断定,这家伙是欧洲人。 这时男子开口说话了:“我发的,我是代表Y国大宪章福音团的利益所向你们这些东方蛮人所发送的警告书!” 男子的语气的确是让人不爽,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 恕泽嘴角上扬:“我当是谁呢!哼,是你,乔治爱德华!” 恕泽解开了双排扣,长袍被风吹开,露出了那迷人的胸部及那火爆的身材,斜靠在墙根下,点燃了一根香烟,悠闲的说道:“你不在Y国做你的王子,来这干什么!” 爱德华看着眼前的恕泽,说道:“来这里制止你们的行动,维护大宪章的利益!” “哼!我们的行动还由不到你来管,这次行动是东方世界内部的事情,没有你们插手的份!” 恕泽的牙齿咬着香烟的过滤嘴,说着。 “你们最好别这么自私,那本书,没有明确的规定,或者是你们有明确的证据来肯定,那本书是你们的……所以,我们有权力来分一杯羹!” 爱德华的语气中带着杀气,对于“那本书”的理解,恐怕就是“终末之书”了吧! 恕泽扔掉了香烟,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走进了爱德华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叨念道: “我想这个消息对你们来说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那本书已经被拿走了,不幸的是,是被东方世界的人拿走了!” 爱德华握紧了拳头,说不出话来!这时,恕泽回身走回了医院的门口。 “你们这么做也是徒劳无功的!书根本不在这里。” “不,我们所做的魔法阵已经感应得到,这所医院内就是那本书的所在地!而且就在你读信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确定那本书在你的附近!” 爱德华用质疑的眼光看着恕泽。 恕泽这时有些不安了,这就是恕泽所担心的另一件事。 凌冬雁身上的终末之书的力量果然是渗透到了顾凡的体内,一旦如此,其他的势力便会对顾凡发起进攻,来夺取这块“肥肉”,即终末之书。单凭恕泽一人的力量难以与众势力所抗衡!所以恕泽现在必须极力的隐瞒终末之书的真相。 “我想那是你们的术式除了错误,终末之书不在这里。”恕泽极力的隐瞒事情的真相,但是这位爱德华先生并不相信恕泽所说的话。 恕泽边说着套话,心中边默念着咒语,这时整座医院被金色的微光遮住,这时爱德华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像是很吃力,沉默了几秒钟,就看旁边的四位教士被弹开。 接下来的一刹那,大楼地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魔法阵,随之破碎解体。恕泽装出了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回头露出了“下了人家一跳”的语气说着: “天呀,你怎么能把六芒星阵随便的放在这里呢!” 爱德华气的咬牙切齿,二话没说离开了医院,这时的恕泽才舒了一口气,急忙的跑回了病房,到了病房发现,顾凡不见了。 恕泽跑去问医生,医生表示没有看到。 %%%%%%%%%%%%%%%%%%%%%%%%%%%%%%%%%%%%%%%%%%% “谁呀……”艾达佐伊打开了门,看到了恕泽急忙的问道: “顾凡来过这里么!” 艾达佐伊还没反应过来,眨巴眨巴眼睛后,说道:“他不是跟你在医院休息么?” 恕泽回头说道:“他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真是急死人了!” 艾达佐伊看着门外不远处的学校,说道:“我知道他在哪了!” 艾达佐伊来到了学校,发现顾凡头上绑着绷带,一个人坐在操场的角落里,拿着那根羽毛发卡在那里发呆。 恕泽跑上前去,顾凡背对着恕泽和艾达佐伊。 “你们来啦,随便坐吧!” 艾达佐伊在一旁吐槽:“我去,坐哪里呀!还有,你怎么在这里啊,很担心你的!” 恕泽看着顾凡,转过身去,抬头望着天,沉默了…… “恕泽小姐,恕泽小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呆呆的望着天呀!”艾达佐伊还不得知,凌冬雁被抓走的消息。 恕泽也很怀疑,为什么顾凡会如此难过,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凌冬雁被掳走的消息了么?还是说他偷听到了我和爱德华的谈话么? “慢着!可能他偷听了我和爱德华的谈话了吧!以终末之书赐给他的感官力量足以听到百米之外的事情。”恕泽断定,顾凡偷听了谈话的内容,这么一来恕泽无法再隐瞒什么了。 至于艾达佐伊的身份也不重要了,看在她再救凌冬雁生命的行动中出过一份力的面子上,就顺便让她知道吧!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3章 重新振奋起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