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1章 最终计划和虚体

“你们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将她抱在怀里,保护她..不是么?她不是你们最好的朋友么,就连我这个只是认识她不到一天的陌生人,都能为了她,与两个比自己不知道强多少万倍的炼丹术师战斗!而你们作为最好的朋友,却做出了这种软弱的决定!不觉得很可笑么?” 即使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顾凡依然拚命移动自己的双手,抓着恕泽的拳头。移动他那残破不堪的身体,挣扎着想站起来。呼吸异常的急促,就像是快断气的活死人一般。 “你……你已经变成这幅德行了,还要反抗么?” 恕泽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凡。 “哼!可笑!” 顾凡嘴角上扬。 “好了,顾凡,事情已经演变到这个地步了,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坚持?” 一直不说话的赤促反而是制止了顾凡,他继续说道: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这件事到底有多么的重要,你再这样逼迫恕泽,恕泽也只能是无助的哭泣!我也一样,也只能在这里做无用功!这件事,东方世界已经做出了指示,如果我失败的话,还会有更强的人出现,来抓冬雁,他们的话可就不是像我们这样了” 赤促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在“最终计划”的时间内,东方世界会不惜派遣大量战斗人员去捉拿凌冬雁!到那个时候!你一定不会,在活着与我们对话!” 想来也没错。 冬雁说过,如果陷进来的话,面对的将是整个东方世界,不管你再怎么强,东方世界都会将你置于死地,只要是与东方世界作对者,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哼!可笑!” 但是,这些根本无关紧要。 顾凡一边发抖,一边勉强撑起随时会倒地而死的身体,瞪视着眼前的恕泽。 不带丝毫力量的眼神,却让在场的两位炼丹术师不寒而栗。 “哼!少跟我说这个,你们只会嘴上说说而已!如果你们真的要保护她,那就坚持下去,竭尽全力的去保护她!” 顾凡抬起伤痕累累的脚,往前踏出一步。 “不再逃避,不在遮遮掩掩,就像今天你们所发泄出的怨恨一样,所流出的眼泪一样,站出来,不在退缩!” 浑身无力的顾凡,将头微微抬起,颤抖的身体,向前移动着。 “来呀,行动起来,不在退缩,证明给自己看,证明个冬雁看,也让那,该死的东方世界看看,就算在黑暗的夹缝中活着的人,所蕴含的感情,一样不会改变!” 伤痕累累的右手,指向了面前的炼丹术师。 “你们与我不同!我最多也只能在这几天里保护冬雁,到了以后,我们有可能无法见面了!永远不会见面了,可是我,不舍得,也不忍心,更不甘心,就这样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里,她还是个少女,他的路还长着呢!我……我不甘心呀!” 说着说着,顾凡哽咽了,像是说不出话来一般,像是被泪水堵住了嘴,只是在那里抽泣。 但即使如此,顾凡,仍然坚持要把话说完。 顾凡,已经没有力气了,已经身心疲惫了,能站起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以前的我,现在的我,就是废柴一个!”顾凡费力的张开了已经干裂的嘴唇:“但你们却有着,可以永远保护冬雁的力量!我……我……” 地面开始摇晃。 就在这一瞬间,顾凡的身体如同电池没电了摔倒在地。 视野开始变暗。 顾凡的头与地面的距离还剩下5公分。 顾凡倒在了地上,大地在摇晃,是幻觉么,还是说是“影术”仍然在运行着!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孤帆的头与地面的距离,还剩下2公分。 顾凡用着最后的力气说着! “我,希望……希望你们可以保护她……永远的保护她……” 顾凡的头与地面的距离还剩下,0公分。 因为嘴唇干裂,口干舌燥的原因,顾凡从昏迷中醒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顾凡?你醒啦!” 顾凡花了不少时间,才分辨出自己存在的景象,并不是幻觉。自己正躺在地板上,凌冬雁拿着自己的羽毛正在骚顾凡的痒。 而令人惊讶的是,明亮的阳光正从窗外射进来。那个晚上,顾凡不是被恕泽打晕,在敌人面前昏迷了吗?如今醒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顾凡心中充满迷惑,所以甚至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还活着感到高兴。 跟之前的房间一样。看来这还是艾达佐伊的房间呀! 可是,顾凡面前的凌冬雁像是状态很好。有着十分充足的精神头,微笑的看着顾凡。顾凡这时才明白,这里不是幻觉,看来凌冬雁的病应该完全康复了,这是的顾凡才松了一口气。 “嗯?你这一身是谁的衣服”顾凡边移动身体边说道:“应该,不是你的吧?啊!胳臂酸死了?不!这么看来,好像是麻了?哎,既然麻木了,为毛还这么疼呀?” 凌冬雁用着埋怨顾凡的语气回答:“一醒来就这么多问题么?” 正当顾凡满脸疑惑地抬起一边的眉毛,凌冬雁接着说了: “真是“麻烦少年”呀!” “麻烦少年?咦?麻烦?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问你自己呀!” 凌冬雁突然大叫。 就像在迁怒的声音,让顾凡不禁屏住呼吸。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大脑里只有一个回忆片段,就是,就是,你变得很痛苦,然后我去找就你的人,然后,就跟炼丹术师打了一架,……然后……然后我就这样了!” 她言词中的怒火,并不是针对顾凡。 如此自责的声音,让顾凡更加说不出话来。 “是一个大叔带你回来的,艾达佐伊看到了,带回来的你身上没有什么伤,只是你处于在昏迷状态,什么也没说,就倒在地上了,而且,他也没做设么解释!” 凌冬雁突然停止继续说下去。 因为她需要空出一点时间,吸一口气,慢慢地说出这最重要的一句话: “……我……我很担心你,还以为你死了呢!” 凌冬雁那小小的肩膀在颤抖。她咬着下唇,一动也不动。 即使如此,凌冬雁却依然不想让顾凡看见自己的眼泪。 已经彻底觉悟的心,让凌冬雁甚至不能露出一点点的感伤与同情。顾凡心里想着,面对一个甚至不让自己看见眼泪的人,自己又能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所以,他选择专心思考现在的状况。 麻烦。 到底怎么麻烦了,我晕倒了之后难道还能做出什么违背她们意愿的事情么….真搞不明白? 为什么她会说出这种话?而且那个把我带回来的人是个大叔,是赤促么? 不对,如果是赤促的话,冬雁会认出来的,那就是恕泽了,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动手将冬雁带走呢?真奇怪? 等等,先不说这个。“麻烦”这个字眼好像还有个更重要的意义。顾凡感觉背上似乎有无数虫子在爬。想到这里,他终于记起来了。 “最终计划!” 顾凡你说了出来! “顾凡?怎么了?” 凌冬雁满脸迷惑地看着心惊胆跳的顾凡。顾凡回头看着孩童般容颜的冬雁,心中不仅流出一丝酸楚,最终计划已经实行了,面前的少女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顾凡觉得松了口气,又不禁很想掐死自己。顾凡很纠结,到底该不该开这个口,该不该去问面前的冬雁,到底与冬雁摊牌,还是说继续让冬雁活在痛苦之中,顾凡恨不得杀了自己。 “该死,好痛呀!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感觉全身好痛呀!怎么回事呀?” 顾凡咬牙切齿,强忍疼痛。 “你才察觉么?” “啊?啥意思呀,什么叫做才察觉呀?我现在察觉很不正常么,还是说,这是我落下的后遗症么?” 凌冬雁什么话都没说。 接着,似乎是终于忍不住了,眼泪从眼角渗了出来。 凌冬雁的这个举动,比起任何大叫声都更让顾凡感到彷徨。接着顾凡终于理解到,感觉不到疼痛才更显示伤势的危险性。 顾凡觉得面前的凌冬雁越来越奇怪,为什么好端端的就哭了,是我哪里做错了么?顾凡看到这样的冬雁,心里很不是滋味。 顾凡上去拍了自己的胸脯一下! 顾凡看着冬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想要显示自己现在的状态很高,不需要为自己担心! “好啦,看看我,我现在状态很好呀!看啊!” 冬雁嘴里嘟囔着:“昨天,你回来之后,身上没有伤,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你很痛苦,可以说是身心疲惫把!就连医生也说,你在发高烧,什么药物都用了,药物根本就不起作用!” 冬雁抬起头,眼角渗出了泪珠,继续说着“是因为你的特殊能力,导致了药物无法扩散,医生也手足无措,我们整整急了一个晚上,今天一早,艾达她就出去给你去买药去了,这一次是中药,希望能有效!” “呵呵!真是的!” 顾凡看着天真的冬雁,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又伸出自己那已经麻木的右手,帮冬雁擦掉了眼泪,说道: “你还真是傻呀!都说了我有“神功护体”呀!不瞒你说,我从小就没得过病,因为除了我体内的细胞之外,什么细菌和细胞都无法进入我的体内知道了么!” 顾凡在哄着凌冬雁。 “嗯?这……我不知道呀!这个!”少女擦掉了自己的眼泪继续说道:“原来你没事呀!太好了,虚惊一场,那艾达佐伊她不就白跑一趟了么!” 凌冬雁笑了出来。 “没事,让他多跑几次都没关系!呵呵!” 顾凡傻笑着! “没事?”凌冬雁对顾凡说出来的话感到不满,嘟着嘴巴说道:“顾凡!你怎么这样呀,你真的应该改改你这个不顾他人感受的毛病了!我是说真的!” 顾凡把头埋在枕头里左右摇晃,意思如同在说“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嘛”! “如果可以的话,我把头露出来之后的话,你能不能不在讲述关于炼丹术的事情?” 顾凡想起了在自己的公寓里,凌冬雁说明着东方世界炼丹术时的表情。 她那种声音,简直像学校的数学老师一样,如同上数学课一般,就像是在听天书一样。 她那种表情,简直像学校的训导主任一样,如同听她的说教一般,就像是在受审一样。 慢着,顾凡差点忘了自己想说的话是什么。 之前那个“最终计划”,“虚体”,还有赤促与自己解释的那个东方世界政策,除了赤促,还会有更强的人来回收“终末之书”。 他不愿意相信。 “顾凡很讨厌,炼丹术么?” 冬雁小声问道。 “唉!你自己不是也讨厌炼丹术么?他们这么迫害你,你难道不觉得很委屈么?不感觉他们很可恨么,就因为有炼丹术,才会有终末之书,才会是你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顾凡想要用激将法,让冬雁自己说出那个“最终计划”和“虚体”,来判定冬雁是否知情。 “啊!原来如此,你是在纠结这个问题呀!其实我讨厌的只是东方世界的黑暗一面,并没有,对炼丹术和东方世界完全的持否定态度呀!” 两个炼丹术师,背着明月,将宿舍的大门踹开,走了进来。 即使赤促与恕泽再度出现在眼前,凌冬雁也已经不会挡在上条前面了。当然,更不会喊着要他们走开。 如今的凌冬雁,已经明白了,不再做无谓的反抗了,她明白她的反抗只会给顾凡更大的压力和内疚。 “……” 似乎连积雪的轻微声音都会让头盖骨破裂似的,剧烈的头痛。 顾凡与炼丹术师之间,没有任何言语。 非常没有礼貌的撞门而入,使顾凡脸上留下了汗珠,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无力的看着。 全没办法保持平衡,如同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了,跌坐在已经脏掉的地上。 赤促甚至看都不看顾凡,就像是从未输过一般。 他来到手脚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凌冬雁身旁,蹲了下来,嘴里好像在喃喃自语什么。 他的肩膀在发抖。 那是一种“真实的恐惧”。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在眼前,却只能告诉她真正的噩耗,所引发的恐惧。 赤促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他站了起来。 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他的表情已经不再具有任何人性。 那是为了拯救一名少女,为了不再为黑暗卖命的炼丹术士的表情。 “我决定了!恕泽,我来说出真相!” 赤促的这句话,让顾凡许久不得平静,一个曾经要置于自己于死地的人,竟然会大发慈悲,说出真相,真是不可思议。 “啊!” 虽然心里早就明白,说出真相是迟早的事情。 之前顾凡也曾经对恕泽说过,真相比一切都重要,真的是要救活她,就必须说出真相。 不管有什么危险,只要在知道真相情况下的话,大家齐心协力,相信她也可以不再受伤害,衷心期待新的生活。 最终计划和虚体,是时候该告诉她了。 顾凡在不知不觉中握紧了拳头,几乎要把指甲捏碎。 该是时候了,必须这么做了。凌冬雁不能再背负着“罪人”的名称了,是时候该解脱了,告诉她真相把。 “算了!赤促,我来说吧!” 恕泽坐了下来,点上了一颗香烟,长吸一口气,说道: “你们必须知道,我现在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再跟你们说着东方世界最大的秘密,而且,就算说了可能也是于事无补!” “等一下!” 于是,顾凡拾起了头。 为了与眼前正打算拯救凌冬雁的炼丹术师,正面对抗。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1章 最终计划和虚体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