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20章 无力的呐喊

顾凡毫不在乎。 “别傻了!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冬雁早就警告过你,你以为你是神么,你以为你能了解这件事情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恕泽的语气中,感情正在逐渐消失:“你知道虚体,代表什么意思吗?” “他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所理解的,虚幻的意思,虚幻只是表面,它所代表的本质,是“次元的消失”你知道么!” “什么呀!” 顾凡不解。 “因为终末之书的关系,导致生命体产生异变,从而出现虚体,而终末之书本身所蕴含的力量,其中不仅仅是防御,还拥有跨越次元之间的界限的能力,这也就是她可以自由穿梭次元界限的原因,但是……” 接着,恕泽用冰冷的声音说: “但是如果次元的大门一旦关闭,她不仅是会死亡,而且会消失不见,永远都不会出现!” “关闭次元之间的大门,就等于封锁了次元的通道,截断了通往另一个次元间的桥梁!”恕泽用冰冷的声音继续说道: “但是,控制次元大门的人,并不是凌冬雁,也不是我,而是东方世界的暗部,如果凌冬雁真的找不到了,他们会……他们会实行“最终计划”,就是封锁次元大门,让凌冬雁和终末之书,完全的消失!” 顾凡的思绪整个崩溃。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情要降临在自己的头上,从一开始我就不相信这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却一件件的发生了,而且都降临在了自己的头上。 顾凡绝对不会就此认命的,绝对不会放弃凌冬雁,绝对不会…… “还有,多少时间?” 顾凡问了。 这种提问,表示这时顾凡的内心某处已经开始相信。 “距离那项计划实行还有……还有多少时间?” “那项计划……已经进入实行期了,不出1个月,冬雁她……她就会死!” 顾凡全身发寒。冬雁她并没有跟自己说过,虚体的事情,还有最终计划都没提到过。 还有,她不管怎么劝说我,都是对虚体和最终计划,几乎是只字不提。 不过,如果是冬雁她自己不知道呢? 如果她现在随时都有可能会灰飞烟灭,她自己却毫不知情呢? “现在你能够理解我们的立场了吗?” 恕泽说道。 她的眼中没有眼泪,似乎连表达自己的感情也无法容许。 “我们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相反的,只有我们才能救她。你现在您能否离开她,不再插手此事?” 顾凡似乎看见凌冬雁的脸浮现在自己眼前。 顾凡咬紧臼齿,闭上双眼。 “你现在最好明白!你现在继续从这里拖延时间,并不是在救她,反而会害了她,把她交给我们,你脱离这件事,是最好的办法,你既然不希望她在受到伤害!那就别再纠结了!” 这些话,让顾凡感到些微不对劲。 “知道了么,别再固执了,再怎么执着,到最后你谁都救不了,这么做你能得到什么?” 恕泽继续训斥顾凡。 “你在说什么鬼话?” 不对劲的感觉,顾凡一口气爆发出来。就如同在汽油中点火一般! 顾凡再也忍不住了:“你在说什么鬼话!至少她现在还活着?你听着!既然你还不明白,那我就直截了当告诉你!我是冬雁的朋友,过去是站在她那边,以后也会站在她那边!还有,我的坚持不是固执,而是执着,是为了保护自己朋友的执着!” “刚刚听你说那些鬼话,我越想越不对劲。如果她只是一个虚体的话,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执着,如果她真是一个定时炸弹!”顾凡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执着的守护她,你能回答么!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就由我来告诉你…是因为你心里根本就没有要放弃她的念头!”顾凡继续说道: “你心里仍然有想要保护她的心情,这个心情从未消失过,可能我的确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但是我也知道,最要好的朋友,就是自己的珍视之人,我与你一样,不会放弃她的,从来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啊!烦死了!你这个局外的家伙!” 顾凡的怒火,被来自正前方的恕泽的咆啸给压垮。不再顾及言词分寸,完全裸露的感情,几乎要将顾凡的心脏捏烂。 “你个白痴,你根本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参杂这怎样的缘由,知道么?你也不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有多么的重要,知道么?”恕泽的愤怒到达了极点: “你更不可能知道,冬雁的命运就是代表了东方世界的命运,就连冬雁所迈出的一小步,都有可能决定整个东方世界的命运,你知道么?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如果我真的为了自己的一个朋友,而摧毁了这整个世界,我……宁愿亲手了结她……你知道吗?” “可是,她是无辜的!”顾凡哽咽着说出“为什么?” “混蛋!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种命运会降临在一个孩子的身上!我也想知道答案!啊啊啊啊啊!” 恕泽像是对着天空咆哮,无力的呐喊着。 顾凡被恕泽的态度改变给吓了一跳,但是在顾凡还没发出错愕的声音之前,恕泽已经一脚踢在顾凡腰侧,让他像颗足球般飞了起来。手下毫不留情的一击,让顾凡的身体飘在半空,接着跌到地面,然后又滚了两、三公尺。 一股血腥味从肚子深处冲到口中。 但是,根本没时间让顾凡疼得在地上打滚! 因为就在头顶上方,恕泽的脚落在了石灰地上,接着顾凡整个人被震了起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恕泽竟然光靠腿力就将顾凡振起了三尺多高。 “啊!” 传出一声闷响。 恕泽的右手,就像影子一样,锁住了顾帆的咽喉,并不是揪住衣领,而是将顾凡的脖子掐在手心之中,将顾凡举了起来。 但是,恕泽甚至不容许顾凡发出哀嚎。 在顾凡眼前,恕泽的手随事都有可能要了顾帆的命。 顾凡觉得,好可怕。 并不是因为顾凡怕死,而是恕泽的决心太过于恐怖了,到底是为了什么能使她如此的狠心。 恐怖的眼神盯着顾凡,顾凡自己都已经不明白了,恕泽到底是为了冬雁付出性命,还是在为了东方世界而牺牲自己,恕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呀。 “啊啊啊!不要再逼我了!我到底该如何抉择,是就此认命了么,还是说站出来,独自面对整个东方世界,包括东方世界黑暗势力,凭我的能力根本做不到” 恕泽说出的每个字,像是在谴责着自己所做出的事。 “我能做的只有脱离东方世界,然后自欺欺人的活着,看着自己的朋友生活在地狱里!但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就像赤促所说的,我这么做只是逃避我能做的也只有逃避!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像恕泽的语气一样,掐在顾凡颈部的那只手也在不断的用力,像是要掐断自己仇人的脖子一样。 恕泽的脸变红了,杀气注满了整张脸庞,掐住顾凡的那只手臂,暴起了青筋。 “啊!逃避!逃避!到最后我还是在逃避!” 似乎可以听见咬紧牙齿的声音。 突然,恕泽的动作停止了,恕泽放开了顾凡,顾凡摔在了地上。 “有时候,我也想用我的禁术,让终末之书从这个孩子的体内取出来!但是就算我有这个能力,那个孩子也只是会说出这句话!“算了吧,与其牺牲我的朋友,牺牲整个东方世界,还倒不如牺牲我一个人”!” 恕泽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快说不出话了:“每当我……我想起这句话时我都有中愧疚感,真希望活在地狱的人是我!” 恕泽全身发抖,似乎一步也动不了。 这时,一个黑影走了出来,脸上写满了疲惫!顾凡能看得出来,那个人是赤促,但是顾凡怕是自己看错了,赤促的脸上竟然有水珠,是汗珠么,还是说是“泪珠”呢! “我们已经……无法再承受下去了!我们没有办法再继续看着她的笑容!” 赤促的确是哭了,原来赤促一直在旁边看着,顾凡与恕泽的对话,终于,他忍不住了。 以冬雁那种个性来说,“离别”想必比死亡还痛苦。 不断地尝到离别的痛苦,那跟置身地狱有何不同? 尝到比死还痛苦的离别之后,遗忘一切,却只能走向下一场注定的离别。那对她来说是如此的残忍。 “虽然,恕泽已经不是东方世界的人了,但是她仍然在暗中保护这冬雁!但我却只能听从着东方世界那非人的命令,继续追杀自己的珍视之人,最喜欢的人” 赤促已经无法在掩饰自己的情感,无法再遮挡自己的泪珠。 到这时,顾凡明白了,这两个人都是活在过去的人,对冬雁做出这种事,也是身不由己;但是不管自己表面变得如何凶残,但是内心永远为冬雁留了一个位置;顾凡也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还是说自己已经被感染了呢! 冬雁已经活不长了!最多再活1个月了,一旦那项“最终计划”正式实行的话,那冬雁将会永远的消失在这个次元之中,他们两人虽然方式有所不同。 但是其本质都是为了让冬雁能在最后的一个月里,能与他们在一起生活,虽然有些自私,但是这毕竟是能与冬雁在一起的最后时间了。 这样一来,对着两人来说,就不会太过于内疚。 不知为何,顾凡可以体会他们的感觉。 这些人都是使用法术的专家。 他们可以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可以完成他们心里所想的,可以说是万能的。可是正是这样万能的他们,却无法去救一个小女孩,却无法将这个孩子从深渊中拉出来!. 但是,他们却无法做到。 而像冬雁这样的人,世间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永远都是在为他人着想,不管自己吃多少苦,都藏在心里,从不说出来。越是这样的冬雁,才越让他们感到愧疚。 就跟平常一样的笑容。 从冬雁的脸上笑出来,总感觉是最甜的,最美丽的!可是又有谁能知道,这个笑容背后,隐藏着多少心酸呢。 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 “哼!真可笑!”顾凡咬紧牙齿说道:“别再我的面前哭了,就算我能理解,但也是做无用功!你们真的认为,你们这么做,冬雁她会高兴么!会么?” 这三年间,冬雁只能孤单地不断逃命,没人能帮她。 难道这就是最正确的选择?她绝不同意。她无法接受,也不想接受。 “哼!最后的一个月,你们才想起这种恶心的办法,很窝囊,不觉得么?你们,2年前在做什么,不知道是么,让我来告诉你们,你们在逃避,你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 顾凡瞪大了眼睛,对着面前的两位炼丹术师大叫:“但是,你们却选择了,掩耳盗铃的做法,欺骗自己,告诉自己这就是救冬雁的最好的办法!你们错了!” “你……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恕泽挥起了自己的拳头,朝着顾凡打了过去。 顾凡举起伤痕累累的右手,在拳头打在脸上的一瞬间前,拦下了恕泽的攻击。 顾凡已经对眼前的炼丹术师,不再感到害怕或紧张。 “不!恕泽,别这样,让他把话说完!” 赤促,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拦住了即将暴走的恕泽。 “我有什么资格!哼!” 顾凡咬着牙齿说道:“我当然没资格,我本身就是局外人,本身就没有做出什么改变这一切的举动,但是相比较而言,你们更没有资格在这里解释你们那软弱的决定,和那虚伪的决心,冬雁就在你们的眼前,不是么?” 顾凡握紧了自己的双拳,继续说道: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20章 无力的呐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