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9章 难言之隐

顾凡缓缓的站直了身体继续说道“从你之前救冬雁来看,你就没想对她痛下杀手,说明你还有怜悯之心,作为一个拥有人性的人,你也没有将我杀死,我知道你可以分分钟的秒杀我,但是,你没有!” 恕泽已经表示过好几次了。 希望能在我解放之前,解决这一切。 虽然之前那位名叫赤促的炼丹术师并没有这么做,顾凡也并没有将赤促定义为没有人性的人。 北野恕泽沉默不语。但是因疼痛而意识模糊的顾凡,却完全没有察觉她的变化。 “既然如此,你应该了解才对。就像是一只鸟儿,在最温暖的夏季还要南迁,将她逼到这个世界,甚至斩断了它的翅膀这种事根本不该发生!我想,南迁并不是因为天气冷了!” “冷的,是人心呀!” 对于顾凡这些泣血之言,恕泽只能默默地听着。 “你知道吗?因为那本无聊的书,已经快将她逼疯了,你知道么?” 恕泽没有回答。 顾凡完全不懂。如果是为了拯救患了不治之症的小孩,或是为了让死掉的情人复活,为了类似这样的“需求”。 所以才想要成为能够扭曲世界一切法则的“清”,因而追赶冬雁,想要夺取“终末之书”,那还可以理解。 但是,这家伙却不是这样。 这家伙只是“组织”里的一分子。只因为上面的人吩咐,只因为这是工作,只因为这是命令。 就因为一本书,就因为区区一本书,我知道,那本书对你们很重要,但是她还只是个孩子,你们难道认为你们拥有夺走一个孩子生命的权利么?这太荒谬了! “到底是,为什么呀?” 顾凡不断重复地问。咬紧牙齿吐出一字一句: “我只是一个流落于市井的混混,一个命贱身贱的小混混而已!就算是拼上性命也无法撼动东方世界的权威,无法保护自己的珍视!就算是我有着最崇高的能力!但是,如今的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如今的顾凡就像个孩子,随时会哭出来。 “但是,你不一样” 顾凡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以你的能力,可以保护任何人,任何东西,你可以拯救任何人!” 顾凡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 “如果我拥有你的能力,我一定会保护她!如果换做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顾凡终于说出口了。 心中的不甘。 “如果我能够拥有像你一样的能力,我可以保护任何想保护的人!” 真不甘心。 “原本,可以将她救活的,的确是救活了!可是为什么你要在她的身上释放了那种咒符?她很痛苦,知道么?你知道么!” 真不甘心。 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似乎比眼前这个人还没价值。 真不甘心,眼泪快流下来了。 “……” 沉默。无比的沉默。 如果顾凡的意识清楚,一定会感到惊讶吧。 “这……我……” 因为恕泽竟然被逼得不知所措。因为终末之书的事情顾凡也知道了,看来恕泽无法隐瞒下去了。 几句话,就把面前的这位东方世界的强者逼得不知所措。 “我本来也不想伤她的,我只是想要换一种方式去救她,而且我也不是联络线的人了!我……本以为我!” 顾凡无法理解恕泽说这句话的涵义。 “我也不是心甘情愿做这种事情!” 恕泽突然笑了出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继续说道: “呵呵!看来你还是被蒙在鼓里呀,看来你并没有完全的看破影术呀!” 恕泽对着顾帆苦笑了,但是她并没有像顾凡一样,选择了哭泣,而是选择了苦笑! “从我治好冬雁之后,你就已经进入我的影术结界里了,也就是说,你从那一刻起,所看到的都是幻觉,包括冬雁的伤痛,懂了么!” “不过不得不说,你很有觉悟呀,呵呵!真让我感到惊讶,你的话,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震撼着我,我真的被吓了一跳!” 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顾凡都瞪大了眼睛: “她不仅是你的珍视,也是我的珍视,我们在许多年前就是好友了,也是因为终末之书的原因一直在保护着她,又因为东方世界上层的原因,一直压制着我,我一气之下,脱离的联络线,在暗中保护冬雁,没想到赤促他也插手此事了,我动摇了!随之我想过要放手了!但是……” 恕泽,对着顾凡微笑,舒了一口气。 “谢谢你了,顾凡,没有你的话,我还以为我真的动摇了!我决定了” “我会保护她的,不管怎样,都不会再放手了!” 听不懂。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顾凡满身大汗倒在马路上,仰头看着恕泽,怀疑自己是不是仍在影术结界里的关系,而产生幻听。 因为,那实在太没道理了。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影术结界”里了么?太荒唐了,还有,既然冬雁是她的珍视之人,那为什么不去保护她,而且东方世界到底是出于保护她,还是要击杀她,这一切都需要去解释清楚! “你听过所谓的“虚体”么?” 恕泽说道。她的声音非常温柔,根本不像是个东方世界的强者,倒像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且说话的语气也像是一个大家闺秀一般,跟刚才的她,简直变了个人一样。 “是冬雁自身的能力秘密,对吧?” 顾凡用被干裂的嘴唇说道:“她不说,你们不说,我也知道真相!看得出来,冬雁她以前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而且,你所说的虚体,也绝对不是,冬雁本身就存在的,对吧!” “看来,你已经对她很了解啊,对吧!” “不就是一个普通女孩,自己身体里有一个巨大秘密!只有这些了,不是么?” 恕泽没有感到惊讶,只是带着微笑的表情轻轻说道: “呵呵!我就知道,你没那么聪明,你觉得一个普通女孩,能在这两个世界,这28个次元里来回穿梭么?” “……” “呵呵!正如我所说的,你没那么聪明,我之前说过,她的能力,“虚体”,是一个新名词,就是在她拥有终末之书之后所产生的新名词,只要是一个有自身思想的生命体,一旦与终末之书结合,便会使其身体机能产生异变,会变成一个新的能力,“虚体”。” 恕泽自嘲般地笑了:“正如我所说,她依靠着她的虚体,穿梭于各个次元之间,整整的躲了近3年之久,呵呵!说实话,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根本做不到。” 没错。 顾凡如今终于看到冬雁的真正能力。即使跟她生活了2年的我,根本不知道她有如此之大的秘密,更想不到,她足足逃了3年之久。 “但是,不管她逃到什么地方,东方世界绝对不不会放过她!” 恕泽一口断言:“不管她是不是虚体,只要她的体内的终末之书存在一天,东方世界也要追查到底,我敢肯定,东方世界的暗部说不定也会出动。并且,这本书的价值可能会引发其他势力的关注,而且东方世界决不允许其他势力的插手,所以事情拖得越长,危险就越大。” “即使如此!”顾凡咬着已经发紫的嘴唇说道: “我也不会放弃她的,我不是东方世界的人,我才不会管你们东方世界的事,我是不会放弃的!绝对不会!” “你说得没错”恕泽点头说道:“这也是我被你震撼到的原因所在,凌冬雁有你这样的哥哥的确是很幸福啊!” “啊!” “呵呵,别那么惊讶!要知道,你所说的,所做的,这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我就是钦佩这样的人,你的言行,真的震撼到了我!” 这件事的确很令人惊讶,但是现在顾凡更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 “既然你说,东方世界绝对不会放过她,那为什么你会选择保护她呢?难道说你不是东方世界的人了么?而且她既然是虚体,那虚体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顾凡静静地咬紧臼齿,继续说道: “难不成你要跟我说,现在还是我的幻觉么?” 这绝对无法相信。如果现在仍然处于幻觉,那为什么我还活着?那恕泽她为什么还心平气和的与我交谈? 就算不去思考这些现实面的逻辑,顾凡在“影术”的影响下也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了。 “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恕泽犹豫了一下,接着做出回答。 如同快要窒息,心脏就要被捏扁一般。 “真的,你还是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情了!” 突然的转变了语气,恕泽的做法让顾凡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突然的说出这种话!为什么? “好了,你我的谈话,到此结束了,我该走了!我会把冬雁带走的,你就此打住,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明白了么!” 顾凡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话,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间变了脸色。 顾凡,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站在了恕泽前面,拦着了恕泽。 “等等!这还是说不通,你这么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的让我别插手这件事情,如果是因为我说错了什么话,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情,那我可以不再追究!可是,你绝对不能让我放弃冬雁,绝对不行!” “闪开!”恕泽屏住了呼吸说道:“没有余地了,你知道的太多了!” 这种时候,根本没必要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请不要让我出手,离开这。” “我不想再见血了!” “为什么?”所以,顾凡选择提出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不是冬雁的朋友吗?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并不是冬雁单方面喜欢你而已!对你来说,冬雁也是重要的朋友把?我们不也是达成一致了么?” 顾凡想起来了,冬雁对自己展露的那个笑容。 那是对世界上唯一的朋友才会展露,蕴含寂寞的笑容。 “因为我非这么做不可。” 恕泽坚定地回答道。 “为什么!” 顾凡几乎是朝着头顶的月亮狂吼:“这也是我答应过她的,不要让其他人再因为这件事而在陷进来,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呼吸完全停止了! 皮肤所感觉到的仲夏热带夜的热气,毫无理由地一口气下降。全身的感官如同想从现实中逃离般逐渐朦胧。 简直就像是自己变成了尸体。 “我说过了,他是虚体,她不是一个正常人,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恕泽的肩膀微微颤抖,她继续说道:“虚体,这种东西,我怎么跟你解释,如果你知道的话,你也是会有生命危险的!你知道么!” “这……怎么可能!” 否定。不管任何理论与逻辑,顾凡现在都是站在“否定”的立场来思考。 “这,呵呵!我的这条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与其浑浑噩噩的活着,还不如干出点大事来!让自己活着的时候也有些价值!”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9章 难言之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