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8章 幻象 恕泽参上

原本让人觉得很狭窄的人行步道,如今变得好宽阔。车道上一台车都没有,看起来简直像是飞机边停放的车子,也是如同被遗弃般,车内一个人都没有。 简直像是走在穷乡僻壤的农业道路上一样。 顾凡感到不对劲了。 一阵寒意。突然传来的男性声音,宛如一警铃一般,在提醒着顾凡。 事前完全没有征兆。 这个男性并没有躲在阴暗处,也不是从后面偷偷跟着顾凡。她就站在如同飞机滑行跑道般宽广的三车线车道的正中央,距离顾凡大约十公尺,挡住了顾凡的去路。 并不是太暗所以没看到,或是顾凡自己没有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在一瞬间以前,确实是一个人都没有的。但是就在一眨眼的瞬间后,一个大叔就出现在那里。 为了驱散人潮,面前的大叔像是使用了一个法术似的。但并不是把所有人驱赶,而像是从新创造出一个新区域一样,从未见过的区域,像是之前这个十字路口的复制品一样。 经过了之前与炼丹术师的战斗之后,顾凡有了一些经验,那就是从现在开始遇到的所有奇怪的人都要保持警惕,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顾凡像是又回到了平常打架的状态之中,所有的神经全部绷紧,顾凡的直觉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松懈”! 大叔穿着T恤及下处的休闲裤般的服饰,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正常,比较能让人接受。 面前的大叔除了身着一身休闲服饰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装饰。 虽然看不到其他的装饰物品,可是面前的这位大叔的身体周围也是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场,就像第一次见到赤促一样! 令人感到很不舒服的气场,而且他还是侧脸看着顾凡,但是因为背光的关系,顾凡根本就看不清楚对方的脸。 “你是什么人,让我看清楚你的脸” “顾凡吗!果然来了。” 大叔本人却一点紧张感也没有,简直像是在闲话家常似的,更让人觉得可怕。 这时大叔转过头来,那张脸,顾凡最熟悉不过了那张脸,但是顾凡仍想确认一下。 “你是谁?” “我叫,唉!你看到我的脸还没看出来么!” 大叔像是开玩笑一般回答了顾凡的问题。 “约翰?老师?” 顾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答对!” 虽然早已经猜得到,顾凡还是不禁往后退一步。 不知为什么,前面是自己的老师,但是顾凡仍然条件反射似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么说来,你知道我回来这,你一直等着我么?” “啊!”只有一瞬间,约翰皱着眉头露出无法理解的神情,接着才说:“喔,确切的说,是因为凌冬雁的事情吧!” 瞬间,顾凡没有了知觉,神经线像是断开一样,明明有鲜血流出,但是却感受不到疼痛。 “什么!” 顾凡吓了一跳。 不是假象。 顾凡看的一清二楚,鲜红的液体流出,溢了出来,滴在了地上,是血。 顾凡急忙想要用布缠住伤口,即便他很努力的在动,他的身体仍然不听自己的命令,只能看着鲜血滴在地上,自己却无法触碰,这种感觉就像是看着冬雁奄奄一息,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约翰看着顾凡,微微眯起眼睛。 顾凡用左手握住血流如注的右手,当场跪倒在地。 下一个瞬间,顾凡躺在了地上,鲜血溢了出来,流了一地,就像是被割破了大动脉的野兽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令人惊讶的是,顾凡竟然还在呼吸,竟然还有心跳,瞪大了双瞳,一动不动的看着天空。 当然,绝对不是顾凡死不瞑目,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死,可是那一地的鲜血的确是从顾凡的身体里流出的顾凡的确是被约翰的攻击所打中了。 顾凡躺在在地上,抬头往前一看。这时,已经风平浪静了。 以蓝白色的满月为背景,约翰就站在眼前。而在约翰的前方,有着像是一层保鲜膜的东西。 看起来就像一层玻璃。沾上露水的玻璃。那并不是露水,而是顾凡的汗珠,为什么回事汗珠呢,不是应该是鲜血的么!为什么? 顾凡突然发现自己的伤口没有了知觉,不对!并不是没有知觉,而是根本就没有受伤,还有地上的血,根本就不存在,这一切都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是”顾凡咬着牙齿说道:“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觉?” “我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难不成全部都是幻觉么!.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才发觉!” 顾凡突然明白了!这一切的确是幻觉,约翰会这种招数根本不稀奇,因为他也是炼丹术师。 这也就说明了,顾凡根本没有受伤,也只是受到了惊吓而已,就像是海市蜃楼一样,自己越是着急,越是激动就约会被迷惑,而当自己将心境平静的话,那就戳穿假象,看到真的景象。 顾凡站了起来,擦了擦脑门的汗珠,深吸一口气。 “呼!” “厉害呀,竟然突破了我的假象,我的影术!。”约翰用着了然于胸的口吻说道: “赤促说的没错,你的确挺难对付的,不过你能看穿我的影术,我并不觉得稀奇,这只不过是我利用了与光的折射关系与我的结界产生了新映像,从而干扰人的视觉感官,又因为我的炼丹术,将你全身的感官都干扰了,所以你才会看到那么多恐怖的事情!” “啧!” 顾凡握紧了自己的双拳。 “不过你可别误会!”约翰用着一种近似疼惜的眼神看着顾凡说道: “你最好别有什么侥幸心理,因为我的能力并不是这种垃圾技能,如果你破解了这招,也就说明,我还会使出更恐怖的招数哟’。” “可恶!” 紧握自己的拳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何况,我还没解放呢!” “……” 握紧。 “你最好别惹怒我,臭小子!”约翰咬着嘴唇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不想解放呦!” 握紧的拳头正在发抖。这家伙跟赤促不同,并不是一上来便进行解放。感觉到,他解放之后一定会变得很强,非常的强,非常的强! “哼!那就让我看看,你解放后的姿态,怎样?” 即使如此,顾凡依然没有放开握紧的拳头。虽然他的双拳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但却依然紧紧握着。 当初冬雁被炼丹术师打伤的时候,冬雁没有退缩,而是张开了羽翼,为了保护顾凡。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少废话,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我看看,在早上还是为人师表的你,现在却成了一个杀人的恶魔!” 顾凡握紧已经麻木的拳头,朝眼前这个混蛋脸上挥了过去。 但是,在拳头抵达之前,约翰吐出了最后一口烟,嘴角上扬,上唇和下唇,靠在了一起,张开: “人身之诅,神心之咒,解放,咒火术灵!” 在顾凡还来不及呻吟之前,就看见了约翰被黑色的气体缠绕,像是要把自己给包裹住,形成了一个虫茧般的外壳。 顾凡急忙向旁边滚开,就在这时, “现身!” 在听到声音的同时,黑色的气体弹开,把顾凡周围的柏油路面斩得粉碎。爆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细小的碎片如同子弹一样飞散,顾凡的全身就暴露在这豪雨般的撞击中。 简直像是同时被五、六个人围殴的痛楚,让顾凡在地上不断打滚。接着,他听见约翰的长靴在地上踏得喀喀作响朝他走来。 “是靴子!不,那是只有古代才会有穿的长靴,怎么回事!” 顾凡抬头看着前方。 他心里想着一定要站起来,但是双脚却像累坏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看到了么?”约翰用近乎疼惜的细微声音说道: “你何必为她做到这个地步?你知不知道,每一个想看到我解放姿态的人,还没有看道,就被我的黑色气场给杀死了,你还不错么,还活着,值得鼓励呀。” 虽然意识已经逐渐朦胧,但是顾凡还是在心中想着。 是啊,不管自己选择怎么做,冬雁都绝对不会责怪自己。 但是…… 正因为她从来不责怪别人,只会一个人苦撑,所以顾凡才更不想放弃。 顾凡无论如何,都想帮助那个即使受尽艰辛,也能露出完美笑容的少女。 如同一只濒死的昆虫,顾凡勉强自己握住了自己已经麻木的双拳。 身体!又能动了!顾凡看到了面前的约翰老师,吓得瞠目结舌,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个,有着爆乳的,御姐型的少女,身穿黑色战斗道袍,身后背着卷轴,在冲着自己微笑。 “又能动了?” 恕泽看着顾凡微小的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女人,还是说你不是约翰老师,还是说,你们两人是一个人所扮么?”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东方世界的炼丹术师,北野恕泽,东方世界前任联络线,领袖!前任东方世界禁术道观的首席讲师!今天早上是你的老师,而现在,是你的敌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个阴谋么,还是说这仍然是幻觉! 不,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顾凡根本接受不了,但是顾凡不能再不相信了,面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真实往往太残酷了! “懂了么?”恕泽看着眼前的顾凡,温柔的说道: “看来,小凡凡同学,已经明白了呀,面前的我就是你的老师,也是你的敌人啊!怎么还要继续打么?” 顾凡瘫在地上,用细微的声音说着: “做这种事,不是你的本意吧?你跟那个赤促是一伙的吧?” “啊!你什么意思?” 恕泽看着顾凡。 “我明白了,我的确明白了,你根本就不想杀死我,也不想杀死冬雁对吧?”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8章 幻象 恕泽参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