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7章 手足无措

“我当年离开联络线就是因为,不愿意再看到冬雁被作为筹码被人利用,不愿意在充当打手才离开的,你不知道么,混蛋,到现在,你却装起好人来了!” “那个,我们暂且不说这事请了!” 赤促的语气变得不再那么尖锐了。 “再过不久那个少年就会来找我了,我们最好不要在一起,不然那个少年就不会相信我了!知道么!” “我自有分寸,但是你要保证,你的寒冰符不会伤害到冬雁!” 赤促像是在警告书恕泽。 “哼!你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喜欢她么!” 恕泽看着赤促。 “这种事,你不用管。” 两人计划好了。但是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一旦顾凡与两人开战,那将怎么办,顾凡的的能力的确很棘手,只要终末之书没有被毁,基本就是无敌的存在。 一旦真的开战,将是一场持久战,而且这场战斗决不能让冬雁知道,也绝对不能再伤害其他无辜的人,绝对不能不能与天网城起冲突。 就在这件事上来说,“敌方战力不明”这一点,对炼丹术师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他们好像很焦急。” 炼丹术师双眼放光,手做着一个手势,望着六百公尺的前方,突然这么说: “好像冬雁的寒冰符的术式已经发动了,要开始了,那个少年要来这里了,现在好像要来了。” 赤促站在恕泽的身后,一样望向六百公尺的前方。 因为在使用炼丹术符,所以不需要望远镜也可以将远处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连声音也可以很好的记录下来,这件事炼丹术师的强大之处。 “心情很复杂吗?”恕泽用机械式的口吻问道:“毕竟你还喜欢着她,看到她如此痛苦,你……” “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赤促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听声音的缘故了么!” 恕泽默默问着。 “啊!是呀,不听到声音,心里还好受点,如果我能帮她的话,我一定不会站在这里的,一定不会站在原地的。” 炼丹术师闭上了眼睛。 “啊!呃……”冬雁挣扎着,像是自己的身体快炸开来一样。 从危险到安全,又从安全回到了危险,这么一来的话冬雁的身体是撑不住的。 原本冬雁的刀伤就没有痊愈,而现在她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发冷,这该怎么办呀! 难道是约翰老师没有治疗彻底?还是说约翰老师根本就是胡乱治的?顾凡的思绪越来越乱,这是房门打开来,艾达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冬雁她不是已经康复了么,怎么?” “你在问我么?我怎么知道呀!” 艾达.佐伊面对着这样的场景可以说是手足无措了,到底该如何治疗,到底该怎么办? 这种问题对艾达来说简直就是外星人的题目一样。 顾凡看着已经裹着棉被的冬雁仍然是哆哆嗦嗦般的颤抖,顾凡只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冬雁,他一点忙都帮不上。 如果用手碰她的话,冬雁会被自己的能力所影响,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那根见死不救根本没什么两样了。 顾凡咬着牙说着:“真不晓得那些混蛋,在冬雁身上又施加了什么符咒!”顾凡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暖水袋敷在冬雁的额头上。 艾达佐伊看着顾凡,自己的双手不知该做些什么,就算有想法的话,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 对艾达来说,自己的超S级战力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自己的学生会副会长的身份也是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任何权利也行使不了,像是那种召集帮手这种权利也无法行使。 “哥哥……哥……” 冬雁轻轻上下晃动着嘴唇,用着不清楚的声音,颤颤叫着顾凡的名字。对于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来说,就这个举动来说也是比较过分的了。 更何况,凌冬雁还是一个柔弱的少女。 “我在这,有什么事?” 顾凡用一副“你可千万不能死呀”的神情看着冬雁。 自从刚才冬雁与顾凡讲了那些东方世界的事端之后,自从顾凡得知冬雁的身世之后,得知了冬雁为什么会“跑路”的真正原因之后,顾凡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不管怎样绝对不能让她死,一定要好好保护她,就算是与整个东方世界为敌,也会一直保护她的。 “你们,还是把我丢到外面去吧,不,不要,管我了……” 就只是说了这么简短的一句话,但是却像是废了全身的力气说出来一样。 听到这句话的顾凡,双眼瞪着面前的冬雁。 “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你等着,我会救你的,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顾凡不会放弃的,他绝对不会抛弃冬雁于不顾的。 “如果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冷的话,那我或许可以帮她,试试么?” 艾达拍了下顾凡的肩膀。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么,那你快试试把,如果你能把她救活,我会“自首”的,你可以将我就地正法,我不会有怨言的!” “嗯?笨蛋,都这时候了,还开玩笑!” 艾达一把推开顾凡,自己的手放在了冬雁的额头上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招会不会管用,我只能试试了,但我不保证能成功!” 艾达不敢保证。 “没事,不管怎样,总要先试试吧。” 顾凡想艾达佐伊点了点头。 艾达.佐伊的手中出现了绿光,慢慢的艾达的额头流出了汗珠,只见艾达的手一下子收了回来,坐到在旁边,如果说是收回,还不如说是被弹开。 “喂!怎么了,你没事吧!” 顾凡凑上前去,艾达瞪着大眼看着躺在床上的冬雁,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冬雁。 “从没有这种情况,在天网控制的地区,我的核动力是无法被排斥的,可是我的核动力刚才却被她的身体给排斥了,这不可能的!” 原本以为只有顾凡的身体才会对艾达的核动力进行中断和排斥,但是面前的冬雁竟然也对核动力进行了排斥,难道是她体内的终末之书么?还是说有其他的原因 “啊!别白费力气了,我会,连累你……们的……” 冬雁摇着头否定,长长的银发左右晃动。 “对了,我有办法了。” “办法?”对于顾凡所用字眼,艾达不禁蹙起眉头。 “嗯!就在刚才,我的老师约翰在这救了冬雁,他一定有办法解释冬雁现在的状态,解铃还需系铃人呀!” 顾凡笑了。 真的如同像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般。 现在的顾凡又得到了一条求生的路线,顾凡打开房门冲了出去,现在的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便是找到约翰,救活冬雁。 艾达佐伊一边照顾着冬雁,一边祈祷着不要有什么怪事发生。 另一方面,顾凡则一个人在大街上狂奔。 如果想要冬雁活下去,那就赶快找到约翰。顾凡已经心知肚明,那位约翰老师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似乎和冬雁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但是为什么冬雁不去找他呢?却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顾凡在大街上狂奔,跑着跑着,才慢慢发觉,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而且自己所走的路与往常不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感觉怪怪的。 而且顾凡所走的这条路在平常看来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大街,就算是在晚上,这里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可是今天的情况貌似与平常不同。 今天的大街的感觉就像是黑暗的小巷一样,幽深,无声,就连猫咪的叫声都没有。 “怎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顾凡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巷道般的路上,嘴里喃喃自语。 顾凡很清楚,如果把她带去“天网安全局”的话。 她一定会被认为是神经病的吧,而且会被干出来的吧,就算是有人相信了,她也一定会被天网的人给拉入实验室进行试验的吧!这一切太恐怖了绝对不行! 顾凡感觉胸口似乎扎了一根刺似的。但是,却又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又不能让冬雁回到东方世界,可是如果不把冬雁交给东方世界,她就会永远冒着被炼丹术师追赶的危险。若说自己要跟着冬雁去,那也是太不切实际的梦想。 居住的世界、所在的环境、生活的次元,一切都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顾凡活在网络数据的世界,冬雁活在炼丹术法力的世界。 两个世界就像陆地与海洋一般,绝对无法交融。就这么简单。 虽然是这么简单的事,却让顾凡宛如喉咙卡了鱼刺般难受。 “咦?” 空转的思绪,忽然停止运转了。 有种奇怪的感觉。顾凡看了一眼百货公司霓虹招牌上的时钟。差不多晚上9点。根本还不到睡觉的时候,为什么周围像夜晚的森林般安静? 好阴森的感觉。 回想刚刚,自己所经过的地方也是空无一人,阴森的旋律围绕在今晚的这条大街上。 顾凡的头四处张望,接着向约翰老师家处跑去。 当他跑到十字路口时,发现红绿灯仍然在闪烁,但是在大街上顾凡没有看到车的踪影,别说车了,就连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 像这样的十字路口,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是交通最难治理的地区,但在今晚竟然没有一个进出的“物质”。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7章 手足无措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