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6章 对话

“嗯!”凌冬雁用仿佛快死掉的声音说道:“不过他们夺取这本书,看来是有人可以打开这本书的,想打开这本书,必须拥有以上两个条件的其中一个。” “什么条件?” 顾凡迫不急待的想知道答案。 “第一,是站在东方世界巅峰的人,就是炼丹术师的至尊级别的人“清”,第二,就是“清”的转世。” “并非是水滴之清,而是将炼丹术力量发挥到极致的强者,我们会尊称为“清”。“ “清!” “我听谁好像说过!” 顾凡不知不觉咬紧了臼齿。 看冬雁的模样就知道,她也不是自己愿意成为这本书的牺牲者的。顾凡想起了赤促对他说过的“清”。 无视于她原本好意的那些炼丹术师,让人很不爽。 而将她视为“只是一个牺牲品”的那些正义一方,也很让人不爽。这些家伙都不把人当人看。 但是让顾凡最不爽的,是顾凡明明眼中看见的都是这么自私的人,为什么却依然可以如此为他人着想? “对不起。” 顾凡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但是凌冬雁的这句道歉,却真的把顾凡惹毛了。 他轻轻地抹了冬雁的鼻子下。 “你别傻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自己憋在心里?” 顾凡露出犬齿瞪视着眼前的病人。 把冬雁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感觉好像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眼睛张得大大的,嘴里似乎拚命地想诉说着什么。 “可是,我已经说过了,你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没必要……而且我也不是为你才说的……” 几乎快哭出来的冬雁,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在顾凡耳里,凌冬雁似乎是这么说:“而且我不想让你在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扯淡!我听你在扯淡!”似乎可以听见顾凡脑血管爆裂的声音。 他吼道:“扯什么呀!那本书的秘密?东方世界的秘密?是啊,的确很夸张!的确怎么想都是在胡扯一样!即使是现在的我还是认为你现在还是在撒谎!” “但,即使如此”顾凡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又能把我怎样呢?” 冬雁眼睛睁得大大的。 小小的嘴唇似乎想诉说什么似的拚命颤抖,但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别把我当成一个怂货!难道只不过是说了一些令人感到不爽的话的你?当那些混蛋找上门来的时候,难道我就会丢下你自己逃走?”顾凡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开什么玩笑啊,我要是那么怕事的人我就不会在外面打仗在外面惹是生非了,同样我也会一开始就把你赶出家门了啦!一开始就不会认你这个妹妹!” 顾凡一边吼,一边终于理解到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 顾凡只是想帮忙而已。他只是不想再看到凌冬雁受到伤害,如此而已。 但是,冬雁嘴上说着不是为了顾凡但是心里还是选择了保护顾凡,但却从来不让顾凡保护自己。顾凡从来没有听她说过“救救我”一直都没有,从第一天见到她开始。 这一点,让顾凡很不甘心。 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你为什么总是口是心非,自己心理承受这委屈和打击,为什么你就这么善良呀,这么傻呀?” “我告诉,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你,凌冬雁是我的妹妹,谁要是敢动你一个手指头,我就跟他拼命,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呢!” 就是这么简单。就算没有自身很弱,但是也要保护她。顾凡一辈子都会坚持,永不放弃! 他绝对不会退却。 凌冬雁有好一段时间,茫然地抬头望着顾凡的脸。 忽然,她眼角泛出泪光。 简直像冰块溶化似的。 为了不哭出声音,凌冬雁的嘴唇拚命忍耐,轻轻颤抖,咬住了原本拉到下巴的棉被。如果不这么做,或许她会像幼稚园小朋友一样嚎啕大哭吧。因为她眼角的泪滴是如此大颗。 她的哭泣,应该并不只是因为被刚刚那些话所感动。 顾凡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说的那些话没那么有影响力。想来应该是顾凡的那些话,让凌冬雁压抑已久的情绪一口气爆发出来而已吧。 顾凡一边心疼过去竟然没有人跟她说过类似的话,一边却又觉得终于看到了凌冬雁柔弱的一面,反而感到有点高兴。 但是顾凡毕竟不是变态。看到女孩子的眼泪当然不会一直觉得很高兴。 相反的,实在有够尴尬。 如果让其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被认为是流氓的吧,而且如果被那个艾达看到的话,一定会在我的原有罪名上再添加一条,流氓罪名吧。 “啊!那个,因为我与别人不一样,我本来就是一个爱打架的麻烦少年么!” 顾凡搔了搔后脑勺,傻笑着。 “可是,呜呜……你说过,你为了我来到这里,但是我却骗了你……” 凌冬雁抽泣着。 “我有这么说?” 顾凡假装失忆了。 “绝对有!” 冬雁好不容易找到了顾凡的弱点,可不会那么快放手的。 “干嘛因为这点小事,你是说影响我的正常生活了吧!你别在意,反正我的生活就没正常过,每天也不上学,一学期也不会去几次,平常混混噩噩的,反正我就是这样的呵呵” 要是艾达.佐伊听到这些话,大概又会在我的原有罪名上在多加上一条吧。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 冬雁含着眼泪,默默地看着顾凡的睑。 “那你为什么要生气呀?” “啊!” 顾凡想起来了。那时候顾凡的心情不怎么好,所以才会发怒的。因为当时顾凡真的很愤怒,所以顾凡才会对着凌冬雁大吼大叫的。 “我想,你有你要做的事,你有你的日常生活……我不应该打扰你的!” “我待在你身边,好像让你很不自在!” “很不自在!” 凌冬雁含着眼泪说了两次。顾凡理解到关于这一点,已经无法打哈哈混过去了。 正当顾凡像回答的时候,冬雁的表情突然的变奇怪了,像是很痛苦!” “喂……你怎么了,喂!” 冬雁的身体开始发抖,紧裹着棉被,嘴里发出了像死人般的说话语气。 “我,好像,有点……冷……” 顾凡惊慌失措了,不知该怎才好。 距离六百公尺远,某栋混居公寓的屋顶。赤促在脸上贴上了一个创可贴。 “我早就知道了,你们这帮家伙肯定会来” 一名少女来到赤促正后方发问。赤促并没回头,他答道: “啧!妈的,你伪装的不错啊,忽男忽女的,恕泽。” 少女沉默不语。 少女的年纪是十八岁,但是跟一旁的赤促比起来,显得更加年轻些。 不过那是因为赤促刚与顾凡战斗一场,脸上有些憔悴了。 及肩的短发,耳朵上戴着奇怪的耳环,身着战斗型的道袍,嘴上叼着一根烟,身后背着一个大卷轴。 但是若称她为“炼丹术师”,又不太合适。 因为她身上随然穿的是道袍,但是下身穿的却是短裤,穿的是黑色军靴,远处看感觉就是一个异类,可是却长着可少女的脸庞,但是却乳量惊人。 看起来就像有着巨乳的不良少女,因为他毕竟吊着一根香烟么。 跟满身的传统死板的打扮的赤促不一样,两人站在一起非常不自然。 “好吧,我的确一直在旁观看,而且交给了那个少年打败你的方法!” 恕泽平息一口气。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杀了他有什么不好么,可以消灭一个路障呀,难道你希望我们被他阻拦么。” 赤促急的大呼大叫。 “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杀了他,然后引起真个天网城的关注么?”恕泽将香眼叼在嘴上,眼睛瞪着烟头,烟头就自己冒出火花。“别跟我说你能断后,哼,如果不是我的话,我看你的冬雁早就死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 赤促回头奇怪的看着恕泽。 “你打在冬雁身上的伤口太过于重了,她已经奄奄一息了,所以在少年打败你后,我带着少年去救冬雁了,懂么,害得我发动了禁术,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啊!”赤促低头说道:“那实在不好意思了,谢谢你了,不过你不要认为这样的话,就能违反图箜训的命令了,你难道忘了图箜训的命令了么。” “废话,我干什么管那种事,我本来就不属于联络线的人了,我想怎么做都是我自己的事。” 恕泽装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在事前,赤促的组织上级领导者已经下令敢挡在终末之书面前的人,要全部抹杀。 当然,命令是死的,但是人不是死的,可是即便如此,对于东方世界的人来说,命令是第一位,其他的都不重要。 “看来,你知道我们一定会来。再加上终末之书的影响,所以你一定会阻止我们么?还是说还有其他原因呢,难不成你已经投靠了暗部么?” 赤促说道。 “在目前的情况来看,我的确不属于你们的组织管辖,但是我也没有投靠其他组织,我只是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当当老师什么的。” 也就是说,面前的恕泽正是之前的约翰老师,呵呵,这一切的变化也太快了吧。 “那么,既然那个少年你认识,那么他是什么人,是天网城内的特殊组织者么。” 赤促质问着恕泽。 “呵呵,他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而已,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只是他的能力有些特别而已,中断能力。” 恕泽的回答使得赤促明白了顾凡的特殊能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他根本猜错了。 顾凡的特殊能力在于神经是否紧绷,所以天网之城内的身体检查仪器根本测不出他的能源性质,所以顾凡虽然被定为“未知体”。 这个少年也没有一个名称,虽然给了这么一个名分,可是仍然被别人看作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不良少年。 “看来我错了,如果说那个少年有那种特殊能力的话,那就更不可以跟冬雁在一起了,神经紧绷,那明明就是因为终末之书的影响,使那个少年得到了特殊能力!” 赤促急忙说道。 “关于这点我已经有了不错的法子,我们会让那个少年知难而退的,我在他们的感官上做了一个假象,会让冬雁感觉到痛苦,一旦那样的话,少年一定会再来找我,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带走冬雁了,懂么。” 听到“让冬雁觉得痛苦”这句话时,赤促有些按耐不住了。 “喂,你说什么,你是说又将冬雁作为筹码是么,混蛋,我不同意!” 赤促掐着恕泽的衣领,狂吼道。 “喂,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恕泽也发起火来,打开赤促的手,大叫道: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6章 对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