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4章 术式 九宫八卦阵

“老师!” “恩!” 约翰的脸变得严肃起来。 “我现在就去医院!你们两人尽量的救她把,我会在尽快的时间内找到医护用品的,你们尽管放心吧!” 艾达佐伊决定要去医院一趟。 之前想要叫救护车的念头在艾达的脑海里彻底打消了,因为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就会越麻烦,还不如就我们这几个人知道,自己将其包扎好,虽然很困难,但也只能如此了。 艾达.佐伊虽然是天网城内的NPT能源操控者中的强者,但是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呀,可以说艾达已经有些迷茫了,刚才说出的那一番话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接下来唯一的问题就是,顾凡必须要稳定自己的情绪,绝对不能有情绪波动。 如果在救护之时,顾凡的情绪突然波动,那么,顾凡的能力便会响应,到时候就会出现危险。 但是,现在的顾凡情绪极其不稳定,是绝对不能进行“炼丹术救护”的,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让一个经历过这么大挫折的人平定情绪,这简直太难了。 但是这就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冬雁!”顾凡轻轻地询问躺在床上上的冬雁: “冬雁,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啊!” 冬雁在拼命的想说出她要说出的那句话,但是她却说不出来,一直哽咽着。因为自己已经无法的控制自己的脑神经了。 看到冬雁这样,顾凡我进了双拳,使劲的握紧着! 双手已经红了,但是顾凡还是使劲的握着。 顾凡完全帮不上任何忙。 面对冬雁如此的状态,顾凡的心情更不能平静了。 “老师!我该怎么做才好!” “稳定情绪,平稳下来” 约翰没有转头。 顾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盯着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 对于自己的无能,顾凡在疯狂的压制着心里的情绪波动。 顾凡的心里一已经开始大吼大叫了。 顾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嘲笑般的告诉自己。 “哼!你一点用处都没有,还说可以保护她一辈子,但是现在却只能这个样子,哼!可悲呀。” 正当顾凡看着镜子是,约翰老师说话了。 “请问现在的时刻?今天是几月几日?” “七月六日” 顾凡想都没想脱嘴而出。 “笨蛋,我说的是阴历,不是洋人用的阳历” 约翰像是训斥着顾凡一般。 “哦!那个,今天是,六月十号。” “这有什么好奇的么,不看阴历,看什么呀。”约翰很不耐烦的解释着。 顾凡不耐烦的解释了理由,算是转移了顾凡的注意了,但是即便如此,顾凡的情绪仍处于不稳定的波动状态。 约翰老师望向窗外,盯着夜空。 “以星相的位置与占卜的经验来判断,星宿方向的角度一致,今天是六月初十,这个日子不错。” “嗯,是个好兆头!” 之前还沉寂在冬雁重伤的悲痛氛围里的顾凡,被约翰老师的解说吓了一跳。 约翰老师突然变得如此迷信,实在下了顾凡一跳。 只是为什么不能一口气救活冬雁呢。 没有人可以解释。 如同一件未解之谜一样。 “顾凡,心情调整好了么?告诉我,可不可以进行救护行动,可不可以进行施法?” “啊!”顾凡因惊愕而发出的声音,在房间内听起来特别清晰。 “我,我还不确定,我是否可以,我……。” 顾凡生怕自己的情绪不稳定会害死冬雁。 “不,你已经可以了,你的情绪已经平定了。” 约翰为顾凡打气。 “不,我自知自身的情绪,我……” 顾凡因为紧张变得磕磕巴巴。 “呵呵,小子,如果你认为情绪稳定是绝对性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情绪平稳是相对的,如果让一个人的情绪完全的平定下来,那么一来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个死人!” 约翰用轻松地表情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我懂了!” 顾凡点点头,擦掉了脑门上的汗和身上的血迹,坐在了约翰的对面。 接下来,约翰做出了同样的事情,掐灭了香烟,将烟灰弹在了地板上,随之,约翰的的手指便从地板上滑动起来,过了几秒。 呈现在顾凡面前的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图案,像是八卦图。可是却说不清这个八卦图有着什么诡异之气。 接着约翰将自己胸前的挂坠拿了出来。放在了图中心。 老师的这个挂坠在平常从没有出现过,现在却让顾凡看到的一清二楚,挂坠是一个阴阳八卦,样子很神秘,像是神赐予的宝物一样。 接着,约翰老师他又在周围画满了不知是哪国文字的神秘记号。 或许是配合约翰嘴里轻唸的咒语吧。 事先询问现在时间,应该是因为八卦阵必须随着时间和星象来转变的吧。 画着八卦阵的约翰老师,看起来完全不像个平常在学校教课的人。 或许他一直是这个样子,我们一直没有发现他。 约翰的挂坠闪出了光芒,很柔和的光。顾凡被惊住了。 “这这……这是什么?” “出现了!”约翰只用一句话回答他。 接着又说道:“接下来,我即将进入下一个术式的阶段,所以你一定要稳定情绪,要静心,别有杂念。” “你在说什么啊?之前可没那么多复杂的规定呀,怎么到现在却多了那么多规定呀,这个怎么办呀!” “嘘!别说话,你会触动神灵的,集中注意力,别有杂念,稳定情绪。” 顾凡面前的这位老师,没有了平常老师的样子,现在看来,约翰在顾凡的眼里看来,就是一个算命先生,不,应该是一个封建迷信的老道士。 但是,不管约翰老师做出在奇怪的事情,顾凡都不会去阻拦,因为这是解救冬雁的最后办法了。 “请你配合我。” 但是约翰老师却用非常冷静的神情,说出这句话。 约翰老师的嘴角,鲜血正混着唾液流出来。 没有任何的气势,没有任何的紧张感。但是那过度的“自信”与“冷静”,却反而更让人觉得可怕。 感觉就像是坏掉的机械没察觉自己损坏了,依然卖力运转一样,约翰老师的每个动作,都让人觉得那么的不可思议。 “为什么,约翰老师会流血,他又没受伤,怎么回事!” 从约翰老师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一定很痛苦,他一定在做些什么,比如像是跟赤促一样再向神借力量,还是说在与魔鬼进行着什么交易。 “你快说,我该怎么做” 顾凡突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快在我还撑得住的时候,给我一滴你的血!” “啊?这是干什么!” 顾凡不明白为什么。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快点。” 约翰急忙的大叫。 “好的!” 顾凡一边说,一边照着指示将自己的手指拉破,鲜血流了出来。 顾凡虽然一头雾水,但是看上去快撑不住的约翰老师是一本正经。 在苍白的脸孔与尖刀般的锐利眼神注视下,顾凡丝毫不敢有怨言。 “那接下来呢,该怎么做。” “把你的血滴在我的挂坠上,然后将冬雁放在挂坠上面,快点。” 听起来,约翰老师所说的就像是神话电影里的剧情,显得很假,但是顾凡还是照做了。 “好了,然后呢。” “看你的了,现在把你的手放在她的伤口上,一定要控制情绪,静心,别有杂念,一定要控制你的能力的能力,如果有误差的话,就算是一丁点的误差的话,也会要了她的命,不过事到如今,如果术式失败的话,估计我的小命也难保了。” “恩!我的意思是我把自己的身体当做开通你们两人生命联系的桥梁,然后利用你的身体来传输给冬雁好的能力因素,但是切记,千万不能有情绪波动,一定不要将你的特殊的能力因素释放出来,懂了么。” 顾凡吓得发出“噗”的声音,但是约翰老师却完全不介意,继续说道: “看你也不靠谱,告诉你一个口诀,你念着这个口诀的话,应该可以静下心来的。” 约翰嘴里唸的,听起来已经不是语言,而是单纯的“声音”。 顾凡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接着。 “呀啊!” 顾凡大叫。 “干什么呀,你”。 约翰很气愤的看着顾凡。约翰吓了一跳。 “啊啊啊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说人话呀!”。 顾凡像是在抓狂。 “好吧,你仔细听着!”约翰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就这么说,记住不要读错,绝对不能读错,绝对,绝对!” 顾凡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开始读起约翰老师刚才叙述的咒语。 突然问,地板上的八卦阵出现了反应,八卦阵外围的八个卦象开始出现光芒,8个卦象没有一个是同样的颜色都闪耀着不同的光茫。 慢慢的出现了八个卦象各个代表的字符,慢慢的成了字形,眼前的一切就像是电影的特效场景一样。 这时候顾凡没有吓得中断口诀,是完全归功于他在之前经历了一场与炼丹术师的战斗之后所积累的经验。若是普通人,应该早就吓呆了吧? “九宫八卦阵,封。”约翰老师的声音与地板上的八卦阵几乎同时出现,这时的冬雁,身体漂浮在半空中。 “好了,这么一来,顾凡你就可以将身体内的“生命活力因素”注入冬雁的体内了” 约翰说道。 一瞬之间,约翰便对着顾凡大叫。 “快,用手去触碰她的伤口,马上,快呀” 这时的顾凡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顾凡将手放在了冬雁那深深的伤口之中。 霎时间,顾凡看到了九宫八卦阵,内围的九个字符也出现了字形,九宫八卦阵的光芒的颜色,瞬间融在一起,同时绘出了一本书的形状。 “好了,就是这个东西。” 随着约翰的一声令下,那本金色的书被固定在了空中,笔直的浮在冬雁身体的上方。 这时,昏倒的冬雁突然说话了: “啊?我在哪!”冬雁回头看着顾凡,继续说道 “对不……起,呃!”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4章 术式 九宫八卦阵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